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昏婚之夜 第7章(2)

作者:金晶
  两人吃饭吃得很沉默,她是没话说,而某人则是作贼心虚,不过他平常也话少。

  吃了饭,不想欠他一顿饭,姚天乐主动地收拾了碗筷。

  她洗了洗手,擦干了手,问站在一旁的秦逸盛,“还有事?”

  “肠胃现在好点了吗?”

  她本来就没有事,不过是避开他的借口,却料不到躲来躲去,人家主动送上门来,她根本就无处可逃。她现在对他的感觉很复杂,已经对他死心,可他出现在眼前,她又会心绪不平。

  “没事了。”

  秦逸盛上前一步,将她困在他的胸膛与流理台前,她的小手轻轻抵在他的胸膛上,“你干嘛?”

  浓重的男性荷尔蒙将她团团包围,本来清醒的脑子都开始发晕,姚天谨掌腕都开始软了。秦逸盛的呼吸拂过她的额头,心跳乱了节奏,她慌乱地四处乱看。

  “我有事。”

  “什么事?无论什么事情都不需要跟我贴得这么近吧,你走开。”她挥挥手,就像在赶苍蝇一样,小嘴不满地嘟着。

  秦逸盛低沉一笑,大掌轻而易举地拿下了那双作乱的手,“做一件我从刚才就一直想做的事情。”

  “啊……嗯!”姚天乐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都快要变成咸蛋超人的双眼了。她无法理解前面的男人在做什么。他在亲她?他居然在亲她!

  他一向凉凉的唇此时好像火焰般在燃烧,在她的唇瓣上烧出了别样的火花,激情的烟火在他们周遭绽放,秦逸盛低下脑袋,肩膀顶着她的,长腿紧密地贴着她的大腿内侧。

  秦逸盛吻住她被他偷窥已久的红润小唇,舌尖轻刷她口内的敏感处。姚天乐轻哼一声,小手成拳地握着,左脚一软,靠在他的小腿。秦逸盛一瞧见她这个小动作,心头痒痒,伸手扣住她的后脑杓,狠狠地加深了这个吻。

  姚天乐被他吻得双颊艳红,腰肢发软,秦逸盛善心大发地将她抱上了流理台,极其自然地站在她双腿之间,坚实的腰部贴着她最细腻的大腿内侧。

  下楼的时候,她只穿了一件舒服的长版短袖,长度堪堪到她的膝盖,姚天乐的大腿能清晰地感受到秦逸盛柔滑的裤子布料,而挡不住的是他火热热的体温,她羞得耳朵都红了。

  秦逸盛将姚天乐的手放在后颈,让她圈住他。一掌揽住她的腰部,大掌在她纤细的腰肢上轻轻揉着。姚天乐不由自主地软在了他的怀里,轻蹙着眉,鼻间的氧气逐渐减少。

  在她快要无法呼吸的时候,他恋恋不舍地离开她,缓缓地转移了阵地。秦逸盛轻轻啄吻她小巧白净的耳朵,时而舔弄,时而轻啃。

  姚天乐攀住他的肩膀,等眩晕过后,她恨不得直接昏过去。她如浪荡女一般靠在他的怀里,双腿大开,大有欢迎他进犯的意思,她真的羞愧死了。

  她想收拢大腿,秦逸盛却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也不退出,也不做什么。她气愤得捶打了一记他的后背,“走开。”

  她越是想并拢腿,越是将他夹紧,可要她无动于衷地任由他站在她双腿之间,她觉得太丢脸了,“你还不走开!”

  秦逸盛凝视着她,似是喟叹地说:“你好甜!”

  啪的一声,姚天乐觉得外星人进攻她的脑部,不然她为什么会听到秦逸盛挑逗她?她说不出一句话,完全呆了。

  她呆愣的模样太可爱了,秦逸盛笑着分别在她的脸颊落下两个吻。

  姚天乐在他的笑声中猛地清醒过来,气得用力推开他,敏捷地跳下了流理台,飞速地跑到了楼上去。

  秦逸盛意犹未尽地舔舐着嘴角,眼里尽是偷腥的得意。

  为什么他要来接她上班?姚天乐站在门口,看着秦逸盛跟姚父、姚母相谈甚欢的场景。

  “秦叔叔、秦阿姨,下次再聊,我先送小乐上班。”秦逸盛主动结束了话题,打开车门让姚天乐上车。

  姚天乐在三道视线下有一种被火烤着的压迫,她头皮麻麻地上了车,系好安全带,贝齿微微咬着红唇,当车子一开出姚父、姚母的视线,她就开始发飙了。

  她的怒火积累了很多天了,那天秦逸盛在厨房吻了她,她落荒而逃之后,意识到自己不该逃,她逃什么,明明是他做下流的事情,她是受害者,应该大声反驳他才是。

  这股委屈就憋到了现在,她还没找他算帐,他居然开始在她父母面前演起了好女婿的样子,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她都说了要解除婚约,他却忽然发神经地要负责。睡了她就要负责?天呐,这个原始人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

  她都已经放弃他了,他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定要出现在她的面前刷存在感,拜托,他不是大总裁吗?他不是很忙吗?

  “秦逸盛,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是不是吃饱撑着没事情干!”姚天乐生气地说:“我说不用你负责,你偏要负责;我说不用你送我回家,你偏要送;我没让你来接我上班,你偏要接。你是不是天生反骨,我说什么不行,你就偏要去做?”

  秦逸盛是不会让父母担忧的模范小孩,优秀到父母完全地放养他。他没想到在别人眼中出众的自己也有一天会被人嫌弃,而这个人还是他的未婚妻。

  “我接你上下班,很奇怪吗?”秦逸盛反问。

  “你从来没有吃过鸡蛋,有一天有人要你去吃鸡蛋,还逼着你去吃,你不觉得奇怪,你会乖乖地去吃?”姚天乐火大地说:“你以前没有送我上下班,现在为什么要送我上下班;你以前从不会主动出现在我面前,你现在出现在我面前干什么?”

  秦逸盛微微抿着唇,正努力消化她说的话,她说话的语速很快,就像子弹似咻咻地射过来,他握着方向盘的大掌紧了紧。

  她又说:“你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

  这句话之后,车里莫名的安静,没有人说话,而车子始终平缓地前进。直到姚天乐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打开一看,是同事。

  她深吸一口气,调节好自己的情绪,“喂?”

  “小乐,你上次说要谢谢我,你还记得不?”

  姚天乐一愣,这位同事是她隔壁的小天,性格开朗、乐于助人,上次她处理的文件出了问题,就是他帮忙解决。

  “记得啊,我说过的。”

  “嘿嘿,你上次带来的咖啡豆很好喝,再给我带一点吧。”小天是真正的咖啡爱好者,每天都要喝咖啡。自从喝了姚天乐带过来的咖啡豆,他就深深爱上了。

  姚天乐想到小天嗜咖啡成性,不由得发笑,“好啊,不过我已经出门了,明天带给你,好不好?”

  “没问题,谢谢了。那小乐,掰掰。”

  “掰掰。”姚天乐挂了电话,将手机放回包里。她的眉头一皱,发现车子不是往她公司方向开的,他改变了路线!她急忙看向驾驶座上的秦逸盛,“你带我去哪里?”

  咖啡豆?秦逸盛突然想到她曾经买给他的咖啡豆,那时他不喜欢她剥夺了他煮咖啡的乐趣,却还是爱上了她带来的咖啡豆,很香、很美味,那咖啡香好似进入他的骨髓,让他想忘也忘不了。

  后来咖啡豆喝完了,没了,他特意找人去买,最后找到了,而他恋上了那咖啡香,再也没有煮其它种的咖啡豆了。

  但就在方才,他聪敏的耳朵清清楚楚地听到她答应了别人,要给别人送咖啡豆。不管那咖啡豆是不是她上次给他的同一种,他都无法抑制心中的怒火,更何况那个人还是一个男人!他的未婚妻要给别的男人送他喜欢的东西?该死!

  “秦逸盛,我在跟你说话……”姚天乐看着面色发黑的秦逸盛,心里怕怕的。

  “闭嘴!”她把对他的好转移到了别人的身上,秦逸盛突然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她怎么可以这么做!

  车速不知不觉地加快,姚天乐的脸色也逐渐苍白,她手指掐在大腿上,迫使自己冷静。

  车子在她的期盼之下停了下来,她抬头一看,脸色却更白,这里是她最熟悉的地方,秦氏地下停车场。她松开安全带,“干嘛带我来这里?”

  秦逸盛下了车,一把拉开车门,直接将她拉了出来。

  姚天乐慌慌张张地跟在他的身后,她的手腕被他扯得好痛,她想大声喝斥他,却发现自己是一个怕恶的人。

  他一张脸黑得如阎罗王似的,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不能招惹他,她哪里敢说什么。可他实在走得太快,她穿着高跟鞋,跟不上他的脚步。

  “啊!”她脚下的高跟鞋一扭,她的腿呈现不自然的状态,膝盖直接撞地,痛楚从膝盖处散开,疼得她皱起了眉。

  她的手还被他扯着,听到她的痛呼,秦逸盛如梦醒了般转过头。看到姚天乐狼狈的模样,心头一惊,急忙上前,双手穿过她的手臂内侧,圈住她的腰肢,将她抱了起来,“怎么了?”

  “你眼睛有问题哦?”她痛得脸都扭曲了,“扭到脚啦!”

  她刚一骂完,身子一轻,秦逸盛抱着她往回走,快速地将她塞进了车子里,他跟着上了车,看她安全带还没系上,又替她系上,慌慌张张地带她去看医生。

  秦逸盛带姚天乐去看了中医,抹了药味十足的药酒,推拿了好一会,确定没有问题,他开车回家。姚天乐左脚踩处多了一个包,膝盖上一片青紫,看着很吓人,但没有一开始那么疼了。

  但这伤足以将秦逸盛给唬住了,他没想到她的脚踩会肿得这么厉害,“是不是很痛?”

  “你眼睛看前面就好,不要一直瞄我的脚,注意安全。”姚天乐受不了地说,烦躁地想将头发都拔了,“跟你说几次了,不痛、不痛,你耳背啊!”

  秦逸盛开着车,脸上有着淡淡的自责,“小乐,是我不好。”

  姚天乐侧过头看他,看不清他的脸,从他的口吻中听出了与平时不同的异样情绪,“刚刚发什么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