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昏婚之夜 第7章(1)

作者:金晶
  上天肯定没有听到姚天乐的祈祷,所以在美丽的星期六早上,姚天乐一起来就听到了晴天霹雳的消息,秦母邀请他们一家人去秦家玩。

  以前姚天乐还满喜欢去秦家玩,同时能见一见心上人,现在她只觉得是压力,解除婚约的事情该怎么说出口呢?

  早晚都要说,但此刻她说不出口,她现在只想着要如何避开今天的聚餐。姚天乐突然地捂着肚子,努力挤出一张苍白的小脸,“妈,我不舒服,大概是吃坏肚子了。我能不能不去?”

  姚母眼中的姚天乐从来不会撒谎,姚母丝毫不怀疑她话里的真实性,一脸关心地说:“不舒服?怎么不早点说,是不是又肠胃炎了?”

  姚天乐常有肠胃炎的毛病,肠胃经常不舒服。今天好好的,却撒了谎,看着姚母一脸担心的模样,她内疚不已,“妈,我吃几粒药就好了。”

  “好吧,我跟他们说一声,你还是别去了,免得吃了不该吃的,病得更厉害了。”姚母很爽快地说。

  “好,那我上楼再睡一会。”

  “等等,反正起来了,多少得吃一些,垫垫肚子再吃药。喝点粥好不好?”姚母问道。

  姚天乐点了点头,“好。”

  用过了早饭,姚天乐借口睡回笼觉上了楼,她不知道楼下正在发生一些她不知道、不期待的事情。

  “阿盛,你怎么来了?”姚母惊讶地问。

  “哦,我正好也要回老宅,听妈说叔叔、阿姨要过来玩,我就过来接你们了。”秦逸盛一身简单的休闲服,一双球鞋,整个人没有坐办公室的严肃,多了几分活力。

  “哦。”姚母笑着点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其实也不用麻烦,就我跟你叔叔,小乐肠胃不舒服,不过去了。”

  秦逸盛神色一滞,“哦,她一个人在家?”

  姚母听出来了不一样的意思,顺着秦逸盛的话说:“是啊,她一个人,今天星期六,我让佣人都回去,放假一天。”

  “她一个人在家不大好吧。”

  “我也这么想。”姚母不手软地出卖女儿,想着要替秦逸盛和自己女儿制造机会,“可也没有办法……”

  “不如我送叔叔、阿姨先过去,再回来陪小乐吧。”

  姚母闻言,笑开了脸,果然是她的好女婿,嘴上仍客气地说:“这样你太累了……”

  “没事,她一个人我也不放心。”秦逸盛笑着说。

  “不用了,我们自己过去就好了,你就留在这里吧,来回太麻烦了。”姚母还是心疼未来女婿的。

  “好,那我上去看看小乐。”秦逸盛不知道姚天乐常得肠胃炎,不过他知道这个病很麻烦,不是很严重的病,但是需要细心呵护,有些食物是不能吃的,免得刺激了肠胃。

  姚父正好下来,听到了秦逸盛的话,心里很满意,能心疼他的女儿,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先别上去了,小乐应该睡着了。”

  “好。”秦逸盛颔首应道。

  “我们走吧,阿盛说他留下来陪小乐。”姚母挽起姚父的手。

  姚父看了一眼使眼色的姚母,又看了一眼安静的秦逸盛,“阿盛,小乐要睡到中午才会起来,你……”

  “没事,叔叔,我坐在客厅等她醒过来。”

  “好,那你就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不用太拘束。”姚父说道。

  “好。”

  秦逸盛目送他们出了门,回到了客厅,他依言没有上楼,而是坐在客厅看起了财经节目。快中午的时候,他才起来上楼喊姚天乐起来吃饭,可刚走上楼,他愣住了。

  他来过秦家好几回,不过他没有进过姚天乐的房间,自然不知道姚天乐住哪一个房间。

  此刻,甚少被事情难倒的秦逸盛站在走廊上,镇定地打量着几扇一模一样的门。

  他不可能每个房间都打开看,这样的举动实在很失礼,他做不出来,可就这么枯等着也不是他的作风。他拿出手机,找出姚天乐的号码,按下通话键。

  一阵轻悠的音乐声从他左手边房间里传了出来,他快速地结束通话,曲起手指轻敲了几下房门,里面没有动静。

  秦逸盛的手握在门把上,稍稍使劲一按一推,走进她的房间,一股清淡的香味飘过他的鼻尖,是她的味道,他下意识地放轻了手脚。

  姚天乐的房间和他所想的不一样,他以为她的房间应该会是很女性化,结果她的房间很简单温馨,米白色的墙纸、桃木地板、欧式家具。

  秦逸盛缓缓地走到她的床边。姚天乐就像一只毛毛虫一样蜷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张小脸,洁白的脚丫露在床外,像小孩子一样睡得香甜。她的手机摆在床头柜,她睡得很深,所以没有听到手机铃声,照旧蒙头大睡。

  骑虎难下,秦逸盛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叫她起来。

  他犹豫了一会,缓缓地俯下身。淡蓝色的枕头上,素颜的她净白安静,像雏菊幽静地开放。黑瞳直直地瞅着她恬美的睡颜,偌大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声音,只有他突然变得急促的呼吸。

  秦逸盛像是中了迷魂药一样地伸手轻抚着她的额头,掌心轻触着滑腻的肌肤。收回手,掌心处却痒痒的,令人欲罢不能地想再去抚摸那一片光洁。

  “唔……”姚天乐忽然发出低哼,手搓了搓脸颊,翻了一个身,精细的小脸背向他。

  秦逸盛这时才发现她是裸睡,没有穿衣服。脸发出微微的热度,他不知道他自己也会有脸红的一天。

  他伸手拿被子,却反手摸上了她光裸的背部。她的肌肤暖暖的、细细的,与他的完全不同,理智告诉他收回手,可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的yu/望,那股yu/望不停地催促着他摸下去、摸下去……

  手停在了她的腰上,那凹进去的性感曲线隐隐地发出诱惑的气息,勾引着他,让他不要轻易离开,他的手似有意识地摸在上面,想挪开却挪不开。

  好看的额头开始冒汗,秦逸盛的眼睛盯着姚天乐雪白的肩背,喉咙咕噜咕噜地上下滑动。啪的一声,他的神经似乎断了,虔诚地弯下腰,他甘愿为她折腰亲吻上那一片雪白。

  温润的触感宛若晨起时润喉的温水,让他渴望得更多。下一刻,理智骤然回笼,帅气的俊脸上布满了红晕,就像做错事的小孩,踌躇不安。

  秦逸盛快速地替她盖好了被子,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地离开了,他自己却知道,他的心跳快要从嘴巴里跳出来了。该死,这种刺激的感受比赛车还要令人惊心动魄。

  姚天乐睡到了下午一点钟才醒过来,靠在床头玩了一会手机,才慢吞吞地洗漱之后下楼,走到一楼,她闻到一股香香的味道,“世上只有妈妈好……”

  不用想,她也知道肯定是姚母让人做了饭,开心地蹦蹦跳跳地走到厨房,却看见熟悉的背影,她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怎么可能会是他,“秦逸盛?”她震惊地叫道。

  秦逸盛转过身,“起来了?正好,一起吃饭。”

  “你怎么会在我家?”

  “我来接你们去我家,不过你肠胃炎发作了,所以我就留在这里照顾你。”

  “谁让你留在这里照顾我。”她又没有答应,他干嘛强迫中奖,还有他这么一副贤夫的样子给谁看啊。

  “岳父、岳母都同意。”

  她瞬间休战了,姚天乐气馁地耸着肩膀,“你……”她觉得刚刚睡醒的神清气爽都不翼而飞了。

  “过来吃饭吧,这些菜可以吃吗?”秦逸盛的眼睛很自然地落在她的肚子上。

  她一脸的黑线,为什么他的目光让她觉得像是在看孕妇?姚天乐黑着脸,“吃了药舒服多了。”撒谎了就要圆谎。

  秦逸盛颔首,他虽然做菜不厉害,可也比姚天乐的厨艺好,起码两菜一汤他还是能做的。他从冰箱里找出了可用食材之后做了清蒸鳕鱼、西红柿炒蛋、肉丸汤。

  他洗了洗手,盛了饭,递给她,“吃饭。”

  姚天乐傻愣愣地接过饭碗,站在那里看秦逸盛自在得跟在自家一样的模样,她总觉得事情完全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

  她在睡了一觉之后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本来想很有骨气地说不吃,可看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她觉得要饿疯了。

  姚天乐傲娇地坐了下来,“你做的?”说着,她挟了一筷子的鳕鱼,两眼顿时冒星星。

  好好吃,想嫌弃他的话顿时说不出口了。

  “嗯,我只会做这几样。”秦逸盛缓慢地吃着饭,眼睛时不时地溜向姚天乐,想起她的雪背,心口又一阵火热。

  只会这几样?姚天乐觉得身为女性的自尊心被打击了,好伤心啊,她连一道都不会,“都没听说过你会做菜。”

  “我没有做给别人吃过。”秦逸盛淡淡地说。

  “秦阿姨都没有?”

  “你是第一个。”秦逸盛认真地说。

  要不是她知道他对她没有意思,要不是她知道他不是花心男,她都要怀疑自己,清峻的他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姚天乐极度冷淡地说:“哦。”因为了解,她知道秦逸盛绝对不是在调情,也不可能是在讨她欢心,这个男人跟她说的每一句话就跟“今天天气很好”是同样道理。

  “你有肠胃炎,就要注意饮食。”

  “谢谢。”她礼貌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