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昏婚之夜 第6章(2)

作者:金晶
  像机器人一样生活了三十年,秦逸盛第一次尝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姚天乐缠着他的时候,他冷冷淡淡;她帅气离开了,他却不爱这么清冷的生活了。

  于是,完成了一天的工作,秦逸盛心血来潮地提早了十分钟下班,将那一群男秘书和助理吓得脸色都变了,他本人则完全没有感觉地离开了。

  秦逸盛的车子开到了华达公司楼下,车窗降到了一半,两眼望着公司的大门。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十分钟之后,门口人头涌动,上班族下班了。

  秦逸盛的眼力很好,在姚天乐走出公司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她。她正笑着跟同事说再见,接着,她往左边走去,正好是他停车的方向。

  傍晚起风了,长发轻轻扬起,冰凉的风贴上肌肤上,透着一股沁人的凉意,姚天乐缩了缩脖子,拉了拉外套。

  她停了下来,秦逸盛伸手欲推门下车,却看到姚天乐停在一辆深蓝色的轿车旁,他的眼睛一眯,看到了一个男人走出车子,迎着她上了车。

  男人看着很眼熟,秦逸盛想了想,是那天接姚天乐出去玩的男人。在他思索的时候,那辆深蓝色的轿车已经开出去了。连想都没想,身体很主动地替他作了决定,车子快速地冲了出去。

  秦逸盛就像狗仔队一样偷偷地跟着他们的车,最后他们停在了一间牛排餐厅前,姚天乐和那男人下了车,男人走在她的右边,身高的优势让在旁边的姚天乐看起来小鸟依人。

  看着外表匹配的他们,秦逸盛心头一阵不悦,手指紧紧攀住方向盘,嘴唇抿得紧紧的。

  干净光亮的车窗上倒映着一张酷帅的俊脸,那双黑眸此刻没有往日的悠闲,狠戾的光芒时不时地从他的眼里闪过。而秦逸盛自己没有发现,平时耐性极好的他,此时正不耐地曲着食指敲打着方向盘。

  眼睛时不时地瞄着左手腕的手表,二十分钟、半个小时……秦逸盛突然伸手解开手表,啪地往后车座扔过去,顿时他松了一口气,抬手松了松脖颈的领带。

  不够!他直接扯下了领带,也往后一扔,冷静的面具呈射线状往四周裂开,他浑然不知地绷紧了肌肉。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终于走了出来,秦逸盛神色一缓。他们上了车,他随即发动跟上,他们驱车的路线是往姚家,他的神色更难看了,但半路,他们停了车。

  秦逸盛利落地停在不远处,仔细地看着那辆车,只见他们在说什么。半晌,姚天乐下了车,往姚家走去。

  秦逸盛皱眉地看着这一幕,男人的车子随即干脆地离开了。秦逸盛立刻踩下油门,开到姚天乐身边,只见她一脸的不好意思地回头,却在看清他的脸时,一脸的震惊。

  “秦逸盛?”姚天乐吃惊地看着他,“你怎么在这里?”

  秦逸盛一脚踩下刹车,快速地下了车,绕过车头,直直地走向她。

  姚天乐神经紧绷着,她敏感地觉得眼前的男人有些不对劲。

  秦逸盛大脚往前一迈了几步,很快地来到她的面前,大掌一把箍住她的手臂,“刚刚跟你吃饭的人是谁?”

  “啊?”姚天乐愣愣地说:“莫学长……”说完,她意识到不对,她干嘛要跟他说得这么清楚,她立刻甩手,结果他的手就跟铁牢似的坚固,死死地抓着她。

  “他怎么不送你回家,半路放你下来,他就不担心你的安危?”秦逸盛提高声音,不知是不满意那个男人送她回家,半路让她下车,还是不乐意见那个男人跟她一起吃饭,独处了这么久。

  “关你什么事!”姚天乐生气地回嘴,“我发生什么事情都跟你没关系,你管什么啊!”

  秦逸盛同样不好惹,一把将她摁在车门上,高大挺拔的身躯直接压在她的身上,让她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瞪大双眸,冒着火花地看着他。

  “你干什么?”硬挺的胸膛夹杂着烫人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料传到她的身上,姚天乐忍不住地发颤。

  “你说的,我做什么都跟你没有关系!”秦逸盛原封不动地将话还给她,显然他也被气到了顶点。

  姚天乐更怒了,他在跟她玩文字游戏,“你这个混蛋,放开我!”

  他偏不,嘴角噙着笑,慢条斯理地说:“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嗯?”

  威胁,他在威胁她!姚天乐红着脸,指尖收拢,要不是她不能动,她一定要打他一顿,“我说放开,你听懂了没有,快放开我!”

  她扭着身子,像一只毛毛虫般别扭地在秦逸盛怀里扭着,俨然是一对情侣甜蜜地拥抱着对方。

  他们贴得太紧,没有一丝缝隙,所以当秦逸盛的身体起了变化时,姚天乐立刻就发现了,她惊愕得不再乱动,瞪着他,“你、你……不要乱动。”

  此时天色暗了下来,就算有路灯,也不会有人太在意在车边亲热拥抱的情侣。他们看似亲亲密密,实则是剑拔弩张,要不是个子娇小被压制,她一定要往他厚厚的脸皮上踹几脚。

  “不关你的事情吧。”秦逸盛无所谓地说,可身体没有动一下,他自己也没想到就这么贴着蹭出了火花,真的是要命。生理反应来得又快又猛,完全将他吓住了。

  脑海里甚至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她白如玉的肌肤、妖娆的身段……秦逸盛垂头盯着姚天乐白皙的小脸,黑眸染着浓浓的情欲,他毫不掩饰地直直看着她,好像要把她吞下去一样。

  姚天乐脸都要烧起来了,大街上,他这么不要脸地对她?他真的疯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女生必须是先低头的那一方,她心有不甘地咬牙说:“他是我的学长。”她冷哼一声,继续道:“你不是说不管我的交友情况吗?他是谁你这么在意干什么!”

  “我很疑惑。”秦逸盛缓缓地说:“上一次你坐上车之后又回来,这一次你上了车又中途下车……”

  姚天乐僵硬着身子,上一次故意为之,是想看秦逸盛会不会吃醋,这一次则是在车上的时候莫学长又一次地向她表白了,她认真地跟莫学长说清楚了,很努力地说服了莫学长她真的跟他没有可能。她不能让莫学长一直追着她,她不喜欢他,也不会接受他,拖下去只会是个坑。

  就如她和秦逸盛一样,他不喜欢她,而她又死死地追着,弄到最后两人都不开心。她主动下了车,不要莫学长送。死心了就不用像她这么惨,被伤得身心疲惫。

  “嗯?”秦逸盛不耐地催促着姚天乐。对于她的沉默,他莫名地烦躁。

  “这是我的私事,你管太多了。”她不悦地说。

  “好。”秦逸盛很干脆地没有逼问下去。但他用行动告诉她,她不说清楚,他是不会放开她的。

  诡异的安静在他们之间蔓延,姚天乐咬着牙关,死死地看着秦逸盛,他脸上带笑地望着她。

  最终她不耐烦了,“我跟我学长吃饭而已。”

  “嗯?”秦逸盛动了一下,脸上流露出欣喜若狂的喜色,他邪笑地将脚插在了她的双腿间,使得他们的姿势越发的暧昧。

  姚天乐直接僵化了,咬着唇瓣,无可奈何地说:“学长向我表白,我拒绝了,不要再问了。”

  “他向你表白?”秦逸盛脸色不愉地瞅着她。

  她淡然地说:“对啊。”

  “很多男人追你?”秦逸盛认真地看着她的小脸,果然是一张很容易让人有好感的脸。

  心中产生一种所有物被人觊觎的愤怒,愤怒就像埋在地心的熔岩,啪啦啪啦地燃烧着,就差一个缺口迸发。

  姚天乐的异性缘一向不错,就连她跟秦逸盛订婚之后,还是有不少的男生会对她示好,但她跟他们只能做朋友,不可能进一步发展。

  特别是她现在失恋了,她需要的不是一场新的恋爱,她想要先整理好心情,再跟别人开始一段新的爱情,否则她觉得对别人很不公平。

  秦逸盛见她不说话,心火烧得更猛烈了,他压抑得连眼神都变得灰暗,“看来是满多的。”

  她继续一声不吭,秦逸盛又开口了,“明知道有我的存在,他们还要追你?”

  “他们追我又怎么了,难道我不值得他们追吗?”姚天乐很认真地说。

  她的话让他一愣,秦逸盛很坚持地说:“但你已经有未婚夫了。”

  很好,话题重新回到这件事情了。姚天乐头痛不已,他的固执太可怕了,她不想跟他争这个问题,“我要回家了。”

  秦逸盛抿着唇看着她,似乎不满她的逃避,“我送你回去。”

  她的眼睛闪了闪,“哦。”

  秦逸盛放开了她,离开了那副馨香的、软软的身体,淡淡的失落飘在他的心口上,以致于他没有注意到不断远离他的姚天乐。

  等他走到车头的时候,她已经在小跑步了,边跑边喊:“谁要你送!”

  秦逸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一边跑一边回头对他做鬼脸,明明很生气,为什么他觉得她好可爱。

  秦逸盛无声地笑了,径自上了车。

  姚天乐兴奋不已,以为自己摆脱了他,脸上带着花儿的笑容走在路上。但她的笑容没有维持很久,路人总是往她这里看上几眼,她怪异地敛了笑容,跟着回头一看。

  她瞬间惊呆了,秦逸盛的车子极缓慢地跟在她的身后,他很有心机地没按喇叭,像跟屁虫地跟在她身后。

  姚天乐顿时明白为什么别人都这么怪异地看她了。太丢脸了,幸好这条街上没什么车子,不然以他这种开车的方式,不被人骂死才怪勒。一跺脚,她跑了过去,“你干什么?”

  “送你回家。”秦逸盛扬起四十五度完美笑容。

  姚天乐以为她的性格很固执了,直到这一刻她甘拜下风,原来还有人的性格比她还要执拗,简直比茅坑里的臭石头还要顽固。

  其实这里离她的家很近了,姚天乐说:“我家要到了,你不用送我了。”

  “我不放心。”夜晚的路上虽然也有三三两两的人,可放她一个人回去还是太危险了。

  她知道他这个人有多难讲通,所以她叹了一口气,无奈地上了他的车,有气无力地说:“不要开这么慢。”她不想让人看笑话了,真是太太太丢人了。

  秦逸盛领命地踩下油门,车子飞速地前进,几分钟就到了姚家门口,姚天乐看了看他,心就跟乱成一团的毛线一样,她抿了一下唇,“我走了。”

  “要不要回秦氏?”想了很久,他还是觉得她回秦氏的好,他真的不喜欢她身边的苍蝇。

  姚天乐握了握拳,“不用了,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不见。”她下了车,飞速地离开,每一次回家就跟逃难似,唯有回了家,他才不会无孔不入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上天啊,他既然不喜欢她、不爱她,可不可以离她远一点?拜托了!

  秦逸盛看着姚天乐的背影,大大地皱眉。他发现她越来越喜欢把背影留给他,而他很不喜欢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