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昏婚之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昏婚之夜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个小时后,姚天乐他们一群人从店里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人殷勤地要送姚天乐回去。

  姚天乐似有所觉地回过头,正好陷入一双黑瞳里。她倒抽一口气,没想到还会再见秦逸盛,而他的神情论异古怪。

  她淡淡地瞟了他一眼,收回目光,跟身边的同事说话,但不知道是不是夜太静了,她听到一阵清楚的脚步声。心跳咚咚地跳了起来,即便不想去爱,可看到这个人,她的心跳仍是会短暂地失序。

  姚天乐深呼吸一口气,一只大掌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她转过头,是他!

  姚天乐努力放松因慌乱而紧绷的脸部肌肉,故作镇定地面对着秦逸盛,“是你啊,真巧。”

  巧个头!秦逸盛眼里闪过一抹不悦,他特意站在这里等她,像个傻瓜一样在夜风里等着。嘴一张,说出的话却如平常一样,冷冷淡淡,“我有事找你。”

  有事找她?姚天乐直觉秦逸盛找她是为了婚约的事情。他一个星期未出现在她的眼前,她以为他不会再出现,毕竟那天她说的话那么狠、那么可恶。所以他主动找上来,她真的很惊讶。

  她侧了一下身子,不着痕迹地躲开了他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清咳了几声,她正要说话,身边的一个男同事先开口了,“小乐,他是谁啊,你们很熟哦?”

  秦逸盛的目光从姚天乐的脸上移到了那个男同事身上,男同事悄悄地打了一个冷颤,硬着头皮看着他,他胁迫的目光让男同事头皮都麻了。

  周围奇怪的气氛让姚天乐轻蹙着眉,她没有回答男同事的话,而是笑着对大家说:“我朋友找我,我先走了。”

  转过身,想要跟秦逸盛走,可秦逸盛却站在那里不动,她皱眉,伸手扯了一下他的手腕,低声问他,“不是有事吗?”

  秦逸盛淡然地点点头,在背过身时轻轻虚扶了一下她的肩膀,给后面的人留下了无数的遐想,又悄然地收回手,整个过程姚天乐都没有感觉。

  他们走到秦逸盛的车旁,他换车了,不再是白色轿车,是一款黑色的跑车。

  姚天乐没有上车,就站在车门边,双手环胸,“什么事情?”

  “你在哪里工作?”秦逸盛不答反问。

  姚天乐离开秦氏,没有去姚父的公司上班,反而找了一个普通的公司当行政人员,如果是自己家公司,少不了要应付一些知道她和秦逸盛婚事的人。

  她现在还没有跟父母说解除婚约的事情,既然秦逸盛默许了,那她要找一个适当的机会说出这件事情,免得对父母冲击太大。对于她不去秦氏当小助理,姚母当她是三分热度,说了她几句,倒没有生气。

  她要做的就是一步一步地远离秦逸盛,疏离彼此之间的关系,到时说出解除婚约,父母也不会太惊讶。

  “你在哪里工作?”秦逸盛又问了一遍。

  姚天乐斜视着他,“华达公司当行政人员,干什么?”好好地问她工作干什么?

  “那些人是你的同事?”

  “是啊。”她疑惑地看他,“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秦逸盛抿着薄唇,“上车,我送你回家。”

  姚天乐一愣,脱口而出,“你不是要跟我说婚约的事情?”

  “这件事情有什么好说的。”秦逸盛冷瞟了她一眼。

  姚天乐深吸一口气,胸口闷闷的。果然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大男人,哦,不对,他没拿起过,何来放下?她咬牙切齿地说:“我还以为你要跟我说一些婚约解除之后要注意的事情……”譬如他们要统一口径,为什么要解除婚约之类的。

  秦逸盛轻描淡写地说:“上车说。”

  姚天乐深吸一口气,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冲动地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座上。秦逸盛跟着上车,稳稳地开车往姚家方向开去。

  姚天乐等了等,等到屁股上长蚂蚁了,她忍无可忍地说:“你可以开始说了。”

  秦逸盛像美洲豹似的瞄了她一眼,高雅清贵地说:“说什么?”

  她被他拐骗了吗?姚天乐火大地看着他,“你不是说上车说吗?”

  “我一开始就说了这件事情没什么好说的,如果你要说的话,就尽管说,我听听就算了。”

  姚天乐觉得自己被绕晕了,不是他来找她的吗,不是他一副有事情要跟她说的吗,怎么到后来,成了她有事情要说了?她按捺着火气,“是你主动找我的。”

  “对。”秦逸盛爽快地点头。姚天乐今天身上喷了淡淡的香水,那股带着水果甜味的香气让他忍不住地多闻了几下,之前他很少闻到她身上有香水的味道。

  再仔细一瞧,她画了一个精细的妆,用过餐之后的唇瓣上已经补好了唇膏,苹果肌附近也擦着淡淡的腮红,让她看起来像一颗白里透红的水蜜桃,让人想凑上去咬一口,看是不是与勾引他的味道一样甜美可人。

  秦逸盛回忆了一下,她之前待在他身边时也很注意外表,可不知为何,见她以这么美丽的模样出现在别的男人面前,他不禁闷闷不乐。

  听到他的回答,姚天乐露出一副被她抓包的模样,“对啊,你先找我,你说有事的。”

  “送你回家不是事吗。”秦逸盛懒洋洋地说,剑眉轻轻一扬,十足的痞子味。

  姚天乐倒抽一口气,“你说的有事是送我回家?”她优雅地翻了一个白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需要人送我回家?”她刚才都在思考要坐哪个同事的车回去,结果他插了一脚,秦氏总裁真是悠闲啊,还当她的司机!

  “我不需要你这么善心大发,你没看到我有那么多同事吗,他们随便一个都会送我回去的。”她气愤地双手插腰,脸颊因怒意更是红通通的。

  她的话打断了秦逸盛暂时的分心,他从那美味的香气中回过神,冷哼一声:“认识多久就让人送你回家,你胆子真大。”

  他古怪的口吻让姚天乐吃惊地看着他,好像他刚才不是说话,而是口中吐出了一只怪物,“秦逸盛,你刚才的话很容易让人误会!”

  其实他也弄不懂自己在干什么,他做事情一向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他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一开始他就说了不会解除婚约,虽然他被她气到了,没有去找她,但不代表他同意解除婚约。

  看见她的时候,他仍在气,所以阿迪问他姚天乐是不是他未婚妻的时候,他就否决了。

  他以为她会看到他,结果她笑呵呵地在一堆同事里谈笑风生,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就坐在离她不远处的他。

  他相信,就算姚天乐看到他,她也不会在第一时间里过来找他,和之前那个一心要抱他大腿的姚天乐简直是判若两人。出了火锅店,他就该离开,可他很烦躁,就站在车门边抽烟,等她出来了,他仍旧是烦躁。

  特别是在看到她被几个男人族拥着,他心头的火就蔓延开了,充斥着四肢百骸,最可恶的是,她看到了他,居然像见鬼似的立即回头,假装没看见。

  他秦逸盛什么时候被人忽视到这种地步了?他不是夜郎自大,但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对他,而恰好现在敢这么对待他的人还是他的未婚妻!

  秦逸盛开着车,车速不知不觉地提高了,他轻淡地重复着姚天乐的话,“误会?”

  “对,误会你在吃醋。”说完她自己先笑了,没等他说话,她自己先开口了,“不可能的乍情。”

  盛妆了一下眉,但很快就松开了,“嗯,是吃醋了。”吃醋就是这样?他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个回答可以解释他反常的行为。

  姚天乐睁大眼睛,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秦逸盛,你脑子有病!”

  说话间,秦逸盛的车子快速地开到了姚家,车身漂亮地停在了路边。

  姚天乐头痛不已,不想跟他再说下去,她转身就要下车。

  车门又被锁住了,她下次要是再上他的车,她就是猪!姚天乐深吸一口气,“我要下车。”

  “说清楚。”

  “有什么好说的。”她难受地揉着额头,秦逸盛突然变得这么难缠真的好烦人。

  “老实说,我不喜欢你说解除婚约,也不喜欢你在别人面前当作不认识我。我长得很丢你的脸?”

  “不是,等等……”他们又绕到了婚约上的事情,姚天乐叹了一口气,“你是不是有大男人主义?”

  “没有。”

  “你是不是有处女情结?”她又问。

  秦逸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没有。”

  “皆大欢喜,那请你离我远一点,不需要对我负责,谢谢。”他不会真的为了负责两个字就一直追着她不放吧?以前也想过要他追,可现在不想他追的姚天乐看到他这么强悍地追着她,她吃不消了。

  秦逸盛仍旧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脸上扬起风华的笑容,“婚约的事情以后不要提,既然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当然要负责。送你回家有什么奇怪的,我不可能让心怀不轨的男人送你回家。”

  哪里有心怀不轨的男人!别人对她有好感就是心怀不轨,他死脑筋地要对她负责,他这样叫脑袋有问题!

  姚天乐还想说话,秦逸盛下了车,绅士地打开车门,“我送你到门口。”

  她不想说话,想直接揍死他。姚天乐咬着牙下了车,食指一伸,点住秦逸盛的左胸,

  狠狠地说:“你给我回去,我自己会走,不用送!”话一说完,她就小跑地溜了。

  秦逸盛站在她的身后,感觉刚才被戳到的地方有一股暖流在汇聚,严肃的俊脸上露出一抹淡雅的笑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