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昏婚之夜 第5章(2)

作者:金晶
  姚天乐头昏脑胀,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等他车子停下,她才真正地冷静下来,她拍了拍脸颊,为刚才的吻感到羞耻。

  就一个吻,她的感情就被出卖了!甚至忘记了她自己的本心,她是来跟他说分开的,不是要跟他和好的,更不是要将婚期提前。她居然就这么赤裸裸地沉浸在了他的吻中,不能自拔,就跟色女似的,如果他不主动退开,她也许真的要爬到他身上了。

  姚天乐握紧拳头,咬着唇,羞愧地拿着包包,推开车门要回去,车门却还是被锁着。

  她抬头看秦逸盛,他却已经下了车,往她家里走,她皱眉地看着他的背影。

  他要干什么,不会是要跟她爸妈说结婚的事情吧?老天爷,救命,千万不要让他乱说话,来道雷劈晕他吧!

  就在姚天乐发疯似的祈祷时,秦逸盛终于姗姗地回到车上,听到车门眶当一声,低着头的她立刻抬头,想质问的话还未问出,一双拖鞋摆在了她眼前。

  “以后少穿高跟鞋。”秦逸盛懒懒地说,高跟鞋固然是女人最好的武器,可当这个武器对着他自己的时候,他心里就不乐意了。

  姚天乐无语地接过他递过来的拖鞋,嘀咕了一声道:“要你管。”穿上拖鞋,问道:“你怎么跟我爸妈说的?”

  “磨脚,扔了。”

  姚天乐木着脸,觉得这个男人说的借口简直是太让人想不到了,就算磨脚也不可能扔了啊,好几万的鞋子,说扔就扔,她可没有这么败家。

  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秦逸盛面无表情地说:“既然磨脚了,为什么不能扔了。”在他看来,没用的东西扔掉绝对是正常的情况。

  姚天乐撇了一下嘴,伸手推了推车门,解锁了,她快速地跨了出去,脚步一顿,走到他的车窗前,对他灿烂一笑,“其实你不用负责,因为你不是最后一个上我床的男人。”

  秦逸盛瞬间黑了脸,眼睛里有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阴沉,他阴鸷地看着她,“你在说什么?”

  “第一,我跟你上床,处女膜不需要你负责;第二,婚约解除了之后,我照样有人追,你也不用为我嫁不出去负责。总之,你,不用负责!”姚天乐咬着牙说,最后两个字被狠狠地加重了音调。

  握着方向盘的一手倏地一紧,秦逸盛冷眸以对,“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前一刻被他吻得不知所云,现在居然在挑战他的底线。

  姚天乐望了秦逸盛一眼,也许以后都不会再见到他了,没有男人能忍受得了这么侮辱的话,而她也忍受不了他所谓的负责,既然如此,撕破脸面也比以后纠纠缠缠的好,“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秦逸盛,你清不清楚你在做什么,你是要负责,有必要将你以后的幸福都负责进去吗?”

  一向清澈的黑眸此刻多了迷茫,是谁说要他爱上她,是谁一直在他旁边团团转,如果解除婚约是一种手段,那么她所做的已经超出了他的底线。秦逸盛冷到极致的眼眸冷冷地注视着姚天乐,双手抓着方向盘,右脚一踩油门,他飞速地离开了。

  姚天乐站在被车屁股激起的灰尘之中,愣愣地看着秦逸盛离开。淡淡一笑,结束了,以后再也不会为这个人心疼了。

  一个星期之后。

  秦逸盛严肃地翻着文件,右手快速地拿笔在右下方签名,交给了正站在一边等候的秘书。

  秘书拿过之后,安静地退了出去,整个办公室里安安静静,没有任何声音,不经意间,他会想到姚天乐,但只是一瞬间。

  窗外的晚霞覆盖了半边天空,绚烂的颜色在蓝色的天空画布上潇洒地泼洒着。

  秦逸盛端起一旁的咖啡,慢慢地喝着,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他接了起来,“阿迪?”

  “是我,一起吃饭?”

  “好。”

  阿迪在那头报出一串地址之后挂了电话。秦逸盛喝光了咖啡,将空杯放在一旁,看了一下时间,下班了。

  他穿上外套,走出了办公室。

  秦逸盛坐着专属的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坐上车快速地开向目的地。

  阿迪选的是一间有名的火锅店,他们特意选了靠窗的位置,两个人坐下之后点了菜。

  “最近怎么样?”阿迪笑着问,他们是高中同学,关系一直不错,偶尔会出来聚聚聊聊。

  “老样子。”秦逸盛回他。

  “是吗,我有一个好消息要跟你说。”阿迪贼贼地说。

  “什么好消息?”他感兴趣地问。

  “我要当爸爸了。”阿迪大嘴一咧,笑得像一个单纯的大男孩。

  看着好友餍足的笑容,秦逸盛好像被勾动了某一条神经,他想到了他那决然的未婚妻,快速地掩去眼里的异样,笑呵呵地说:“恭喜。”

  “哈哈,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最好是男孩啦,你知道我的性格,神经粗到不行,要是对上娇柔的小妹妹,我真的要完了。到时候养出一个男人婆,我老婆不砍死我。”阿迪满脸的欢喜。

  “我看你是想要妹妹吧。”秦逸盛倒了杯啤酒,喝了一口,轻易就看出了好友的心思。

  “我是真的很想要一个妹妹的,最好像我老婆,可我很怕把妹妹养残了怎么办,到时候太凶残没男人要,我就真的要以死谢罪了。”阿迪不自信地说。

  “我觉得你太太不会给你这个机会,去把妹妹养残了。”秦逸盛听了准爸爸搞笑的心理之后,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深了。

  “那倒也是。”阿迪笑得像傻瓜似的,“你呢,什么时候结婚,要一个孩子?”

  秦逸盛轻笑一声,“你突然变得很八卦。”

  “喂,我是关心欸.”阿迪眼睛转了转,“好吧好吧,我有私心啦,想你快点有小孩,到时候我家的宝贝有玩伴嘛。”

  秦逸盛想起姚天乐,想起她讲的话,波澜不兴的心湖立刻就翻腾了,他极淡地说:“再说吧。”

  “你这个性,小心你未婚妻不喜欢。女生还是喜欢男生热情似火,享受被追求的感觉,看你这副跩样,估计你未婚妻都是追着你跑吧,哈哈。”

  秦逸盛想到最初,一开始,姚天乐确实是追着他跑,前几天却为了甩了他,说的话绝情到了极点。他一向是占上风的人,自尊心强大,听了那些话,他不走人才怪。

  他们一边吃火锅,一边聊天,等快吃完的时候,一群人走了进来,有男有女,阿迪突然朝秦逸盛使了使眼色,“阿盛,那个人是不是你未婚妻?长得很像哦。”

  秦逸盛回头看了一眼,很快就回头,“不是。”

  “哦,好。”阿迪笑着点头,“看着有点像。”

  吃完之后买单,阿迪也开了自己的车来,“我还要去买些卤味,我老婆要吃。”

  “好,你先走。”秦逸盛从裤子口袋里拿出烟。

  “喂,不要在我面前吸烟,我要戒烟,不要诱惑我。”阿迪搞笑地捧着头,“我走了、我走了!”

  秦逸盛看着阿迪开着车离开了,缓慢地拿出打火机,火光在黑夜里一闪而过,烟上的星火缓缓地燃烧着。他姿态帅气地吸着,眼睛紧紧地盯着火锅店里的那人。

  是姚天乐,就算一个星期没见,他也在第一眼认出了她。她没什么变化,似乎瘦了一点,但她脸上灿烂的笑容可以看出她的心情很好。

  秦逸盛轻皱了一下眉,她的确过得还满开心的,没有因为与他的事情而不开心,而他,这个星期以来,他的心情一直很平稳。

  就因为太平稳了,反而不对劲,他甚至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他也不需要站在这里,可他的脚底生根似的挪不开,就这么站在这里看着她的一颦一笑。

  姚天乐身边照样有很多男生要追她,她说得没错。他的眼力很好,轻而易举地看出围绕在她身边的男生对她有好感。

  这样的场面刺激了他的眼,秦逸盛的目光下意识地转开,可下一刻又转回到她的脸上,好像眼球都不属于他自己了。

  她很对,她不怕没人追,不怕嫁不出去,不用他负责。现在他亲眼看到了,他信了,但他的心情却不好。

  秦逸盛自己没有注意到,从阿迪离开之后,他的脸就莫名地板着,就像是吃了苍蝇似的难看,甚至薛屁股烧到手,他似没知觉地甩了甩手,没有觉得指尖被烫伤了。他就跟身边的电线杆一样,站得直挺挺的,眼神远远地望着店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