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昏婚之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昏婚之夜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姚天乐看见秦逸盛买单离开了咖啡馆,她的脚不知为何千斤之重,挪也挪不动,整个人就跟石头一样杵在原地。她伸手摸了摸发烫的耳根,她的听力肯定没有问题,有问题的绝对是他!

  她有没有听错?他说,他会尽快跟岳父、岳母敲好结婚的日子。他的耳朵有问题吧?

  她说了,她说要解除婚约了,他干嘛还要跟她结婚?

  姚天乐快速地跑了出去,秦逸盛正打开车门要上车,她砰的一下将毫无防备的他狠狠地按在了车门上,一副霸王的神情瞪着他,“你说什么?”

  秦逸盛玩味地看着她。他是第几次被她暴力对待了?她出乎意料的力道真的让他惊喜万分,但……男人并不喜欢居下风。

  反手一个巧劲,她被他拿下,整个人被他抱在了怀里。

  他们抱得很亲密,亲密到姚天乐可以感受到他诱人的温度,脸不争气地红了,她凶恶地说:“放开。”

  “乖,迟早要结婚的,只不过是把这个时间提早了些。”他像哄小孩似的说。

  姚天乐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以为我要解除婚约就是逼着你要快点结婚?”他是不是疯了?解除婚约对他们而言可不是随便说说的,毕竟有了婚约,结婚的事情就是排上计划的事情了,铁定是要结婚的。

  她提出解除婚约,是不跟他结婚,意思就是她丢了面子,会被人嘲笑。她都不想跟他结婚了,他难道以为她欲擒故纵啊?

  坦白说,秦逸盛确实觉得姚天乐在暗示这一点,本来他们的婚礼应该是在明年的时候,如果她等不及的话,其实他并不介意提早。这事情不大不小,只是他不喜欢她这样的暗示方式,可瞧她似乎要火山爆发的模样,他又觉得似乎不对劲。

  “秦逸盛,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信口开河?”姚天乐冷冷地笑着,“你一个男人还接受不了一个女人的退婚……”

  “你为什么退婚?”秦逸盛完全不解,“我们之间都已经到了发生关系这一步了,接下来水到渠成,结婚生子,不是很正常吗?”

  姚天乐听傻了,她完全不知道原来他的思想这么保守传统,有婚约就要结婚,有关系就要在一起,真的是一个很负责的男人啊!她嘲讽地想着,可她要的不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

  他跟她之间只有责任,他现在简直是在火上浇油,就算她决定不想爱他了,可他不需要重复着他对她有责任之类的话!

  姚天乐的脑袋一阵痛,她抬脚往下,狠狠地用高跟鞋往下踩了下去,将他的皮鞋踩在了脚下,并且邪恶地转动了几下鞋跟。

  她听到他痛哼一声,手臂却不松开,她难受地挣了几下,“你放开!”

  “看来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冰冷的话就如冰雹一粒一粒地落在姚天乐的心头上,她浑身不自在地颤抖了一下。下一刻她被秦逸盛抱了起来,双脚在半空中飞舞着,随后被塞进了后座,脚下一凉,她的高跟鞋被脱掉了。等她坐直了身子,车子飞快地飙了出去。

  而姚天乐只来得及看到她那双高跟鞋被扔在了原地,瞪大水眸,怒气冲冲地说:“你干什么,你还我鞋子!”

  秦逸盛是在报复,踩着油门的脚背还在隐隐作痛,她狠起来真的是一点也不省力气,扔掉她那双杀伤力极高的鞋子之后,他竟心情舒爽了。他忍不住眨了眨眼,他的脾气最近变得古怪,而这一切都是在后面叫嚣的姚天乐引起的。

  “你不要太过分了,秦逸盛!”姚天乐坐在后座上下蹦跳,真想抓他几下,可他在开车,她就是再生气也不能拿命玩。

  秦逸盛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眼神邪魅地看着她,“我过分?”

  “对!”姚天乐用力地点头,“你干嘛把我推上车,我根本不想跟你谈一谈,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你耳朵是装饰用的?”

  “我相信,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秦逸盛伸手指了指她的外表,“首先你得整理一下你疯婆子的形象。”

  姚天乐被他扔进来的时候,头朝座位地被扔进去,狼狈不说,裙子底下的春光差点乍泄。她随意地弄了弄头发,拉下裙摆,咬着唇,愤怒地看着秦逸盛。

  秦逸盛的车子停在了一个公园边,公园的人并不是很多,他一停车,姚天乐就张嘴了,“你让我怎么回去?没有车子、没有鞋子!”

  “我会送你回去。”秦逸盛压根不觉得这是问题。

  “可我不想让你送,你太自以为是了。你要送,我就要让你送,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能左右我的思想?”姚天乐坐在位置上,两眼都要因吃惊弹跳出来了。

  “我送你不是应该的吗?”秦逸盛反问。

  姚天乐差点要吐血了,他这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看得她快要疯了,“我不需要你送,我也没有理由要你送,因为……”

  “我不会跟你解除婚约,不要再让我说第三遍。”秦逸盛冷冷地打断她的话,他的神色沉沉的。

  他这副阴森的模样让姚天乐下意识地收起了气焰,她思考了一下,正想说话,他开口了,“为什么逃走?”

  他无法忍受一夜激情之后,她将他丢开的举动,真的太伤男人的自尊心,特别是之后她就提出了解除婚约,这很难让他不把两者之间联系,难道两者有关系?

  姚天乐不自然地瞄了他一眼,可惜从他的神色上完全看不出他是怎么想的,她抿着唇,“我没有逃,我只是醒了,然后就离开了。”

  秦逸盛挑挑眉,“哦?”

  “就是这样。”听他提及那一夜,姚天乐的心跳不规律地乱跳,明明不该这样,心跳却控制不住。

  “所以不是我的性能力让你质疑了结婚的可能性?”

  她光裸的脚开始不安分地动着,她好想揍他一顿,他昏了会不会好一点?姚天乐深吸一口气,“没有关系,跟你的那、那个没有关系。”

  看她害羞的样子,秦逸盛的心情突然好了,“哦,那跟什么有关系?”

  “因为……”心跳鼓动着,她半了一下眼睛,“沟不适合。”

  他仍旧是静如平湖的眼,“不适合?你现在跟我说不适合?”

  “与其现在后悔总比结婚之后后悔好吧……”

  “我不会后悔。”

  五个字坚定地从他的嘴里吐出来,听得姚天乐痴傻了,“你不会后悔?”她讽刺一笑,“是啊,你不会后悔。”

  秦逸盛凝视着她,姚天乐几乎能在他黑得纯粹的眼里看到她自己的倒影,但她很清楚,他的眼里没有她,“你不会后悔,但我会后悔。”她几乎能想象,他不爱她却跟她一起生活的场景,就为了责任。

  秦逸盛蹙眉,她扔出来的难题让他停顿了一下,他又道:“我不会让你后悔。”

  姚天乐笑了。他类似打广告的话真的很难让人有安全感,他不懂她需要的是什么,她无所谓地笑了笑。

  推开车门,姚天乐光着脚就要走人,她不想跟秦逸盛待在一起,跟他在一起,总觉得胸口闷得慌。

  脚刚落在地上,旋即腾空了,大掌掐着姚天乐的腰部,直直地将她抱了起来,她像小孩子似的在秦逸盛的怀里无法反抗,“秦逸盛……”

  秦逸盛将她抱到了副驾驶座上,“你想去哪里?光着脚?”她的倔强真的让他吃惊了,就是光脚也要逃离他的身边,他胸腔升起一股郁闷,“你坐好,不要动,我送你回去。”

  “不用。”趁他绕到驾驶座的时候,姚天乐快速地下了车,脚心踩上软软的泥土时,有一种说不出的踏实感。她两手插腰,嚣张地说:“我已经说过了,不用你送。你耳朵有问题哦,我劝你最好去看看医生。”

  说完,也不管他的反应是什么,她直接走人,一边伸手从包包里拿手机,准备叫计程车,但手机半途被人劫走了,姚天乐火大地发飙,“秦逸盛!”

  秦逸盛的脸色同样不好看,一向乖乖听话的可人未婚妻转眼变得这么难搞,耳边听着她喊他的名字,他的心情更差了。

  “你的耳朵很不好,嗯?”秦逸盛气得不轻,伸手粗鲁地将她塞进了后座,锁住车门,很干脆地让她下不了车。

  姚天乐气愤地甩着凌乱的头发,“你是不是男人,老是把我丢进来!”

  秦逸盛坐在驾驶位上,冷讽地看了她一眼,“我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

  姚天乐双手捧着脸,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口出狂言的男人会是她当初欣赏万分的那个人,“你……”她气结得说不出话来。

  “现在开始不要跟我说话。”秦逸盛冷冷地说。他发现,跟她说几句话,怒火总是被挑得高高的,他的自制力正在崩溃的边缘。

  “你让我不要说话就不要说话?秦逸盛,你太自负了,停车,放我下去!”姚天乐盛气凌人地说。

  烦躁地在后座上爬来爬去,脚丫弄脏了座位,她也不管,姚天乐很暴躁,整个人就像一桶火药,随时要爆炸。

  叽!车子在急速中停了下来,车子猛地一震,姚天乐猝不及防地撞上了前方,下巴撞在了椅背上,疼得她正要呼痛,嘴巴一张,却被湿润的唇给堵住了。来不及回神,唇舌已经被占领,她怔怔地看着英俊的男性五官渐渐放人,温暖和潮湿的感觉在唇齿之间滑动着。

  她一时间没有办法去思考,只能去感觉,唇瓣交缠的热度让她两条腿软成了面条,几乎无法支撑。秦逸盛伸手到她的脑后,轻轻一按,歪着脑袋加深了这个吻,他吻得很用力,彷佛要勾走她的灵魂。

  姚天乐快要无法呼吸了,他从来没有这样吻过她,被他做过印记的身体似乎记住了他的味道。他身上好闻的气味勾引出了她深沉的欲望,空气变得潮湿,她的身体渐渐地引出了空虚感,渴望着被他填满。

  她昏沉不已,不过是一呼一吸的时间,她忘却了自我,虔诚地奉献出甜美的唇瓣和香舌,他们之间隔着座椅,但却毫不阻碍他们的亲密和缠绵。

  秦逸盛的呼吸热热地拂过她的脸颊,唇瓣稍稍离开她甜美的嫩唇,鼻腔吸入的都是她身上淡淡的香气,看着她在怀里融化的模样,温驯不已。

  姚天乐睁开眼睛,他深邃的眼瞳正对着她,她差点无法呼吸,看见他的薄唇微微一张,“我送你回家。”

  她没有说话,秦逸盛转过身,坐直,松开刹车,一脚踩下油门,他瞟了一眼还在神游的姚天乐,眼里隐隐有着笑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