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昏婚之夜 第4章(2)

作者:金晶
  也点了一杯拿铁,等拿铁上来之后,姚天乐思索着怎么开口,她偷觑了一眼前面的男人,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镇定。她端起拿铁喝了一口,“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

  秦逸盛眼睛如鹰隼般尖锐地看着她,“什么事情?”

  “我想了很久……”姚天乐一顿,“我们解除婚约吧。”

  如果有人跟秦逸盛说,明天是世界末日,他也许会相信,但姚天乐要跟他解除婚约,他百分之百不能相信。

  他纹丝不动地望着姚天乐,试图从那张小脸上找到蛛丝马迹,可她的脸被墨镜遮得很密实,他只能从那片黑色的镜片里看到自己的模样。

  自己这张脸,他看了将近三十年,第一次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急迫,虽然不明显,但他看到了,真切地出现在他的脸上。

  “你同意吗?”见秦逸盛没有开口的意思,姚天乐主动地问道。她已经看开了,但是他这副过于淡定的样子真的让她好想爆粗口。

  以前觉得他这样很迷人、很酷、很帅,但相处之后,这块冰块一直不融化,反而冻伤了自己,得不偿失。

  秦逸盛低下头,温声道:“你有什么不满足的?”

  姚天乐一愣,不解地瞅着他。

  秦逸盛也很善意地解释道:“那一夜,我没有让你得到高潮吗?”

  他自然地问出了疑惑,却让姚天乐瞬间有暴走的冲动,他们在说正经事,他这副放荡不羁的口吻真的……她轻咬着红唇,“秦逸盛!”

  他淡淡一笑,那笑差点让姚天乐闪了眼,他噙着笑看着她,“听你的口气,对我那天的表现应该还满意吧?”

  姚天乐咬牙切齿,他神情自若地说那一夜的事情,她真的做不到他这么率真坦诚。

  那一夜的记忆零零散散,可第二天醒来之后的酸痛告诉她,战况一定很激烈,否则连大腿内侧那么羞人的地方也不会留了痕迹。真的太过分了,到底是怎么在那种位置做出这么色情的痕迹!

  秦逸盛话锋一转,冷酷地说:“既然没什么不满意的,为什么要解除婚约?”

  姚天乐庆幸自己今天戴了墨镜,她被他说得满脸通红,他看不出来;她此刻的吃惊,他更看不出来。

  他什么意思,他不想解除婚约吗?为什么?姚天乐默默地摇头,他想不想都不重要了,事实上是她想解除,必须得解除,就这么简单,“我想解除婚约。”她收回吃惊,淡定地说。

  “嗯?”他稍稍扬高了声音,显然是有些不信,但下一刻,他双手环胸,很认真地说:“你是我的女人,我会负责任,我不会解除婚约。”

  快结疤的伤口又被剥开了,负责!这个词语居然会用在她的身上。双眼因愤怒而猩红,桌下的手用力地握紧,姚天乐死死地忍着。

  “对婚姻,我是认真的,既然答应跟你订婚,我就打算做好身为丈夫、身为父亲的角色。”秦逸盛缓缓地解释。

  姚天乐听得眼角抽了抽,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一直是以这样的心态跟她在一起,真的是可悲又可怜。丈夫?父亲?也就是说他对她是一份责任,来自家庭的责任、对婚姻的忠诚,而不是爱。

  怪不得她怎么示爱、怎么示好都没有用,因为他一开始就把她的位置死死地定好了,她就是他的妻子,他以后孩子的妈,就这么简单。

  她突然想放声大笑,那时的自己为什么没有问过他订婚的理由呢,也许就不会陷得这么深。但就算时光倒回去,她仍旧会坚持当初的选择。

  没有尝试过,怎么能轻言失败,她做不到,她的死心眼就是造成眼下死局的原因。她没想到,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将感情清楚地划分,她真的佩服他,但她就是做不到!

  “很抱歉,我不想。”废话不多说,说再多也没用。难道要她大声地说,秦逸盛,我要的是爱,没有爱的婚姻我不要?

  而她也不想再爱了,爱一个人这么痛苦的话,她想找一个人爱她,让她享受被宠爱的滋味,而不是一味地去讨好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但,说不爱、说放手很容易,她的心偶尔还是会颤痛,特别是坐在她面前的男人那副淡定从容的模样,好似一切都掌控在他的手中。她好想看他失控一次,可惜,能让他失控的女人不是她。

  秦逸盛不解,这是她第几次说抱歉了,她什么时候对他这么礼貌了?严格来说,他喜欢礼貌的人,但她的礼貌让他有一种刻意为之,要划分界线的感觉。

  为什么突然要跟他提出解除婚约?短短几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懂。一切的脱轨是从聚餐醉酒开始。

  他抿了一下唇,“我不答应。”

  姚天乐拧了拧眉毛,伸手拿下了墨镜,神情凶横地看着他,火气猛烈地朝他发射,“我说解除就解除……”

  “岳父、岳母不会答应。”秦逸盛斩钉截铁地说:“他们不会让你这么儿戏。”

  他说中了她的弱点,她真的不敢跟父母说。他们是宠她,可在这件事情上一开始是她自己同意的,现在不愿意的又是自己,真的是太任性了。所以她打算先瞒着,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他们更在意我幸不幸福。”姚天乐口气火爆地说。

  放在膝上的食指抽动了一下,秦逸盛不悦地看她,明显因为她明指跟他在一起不幸福而生气,“你跟我在一起不幸福?”

  “对。”没有爱,怎么可能幸福呢。

  秦逸盛静静地看着她,“我不同意。”

  她想笑,事实上,她真的笑了。姚天乐眼带嘲讽地看着他,“秦逸盛,你凭什么不准?”

  她倏地站起来,脸色阴沉地拿起包,二话不说就走。

  却突然停止不动,白细的手腕被一道强硬的力道扯住,姚天乐回过头,怒目以对,“还有事?”

  秦逸盛冷着脸没有说话,再好的耐心面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怒火直线上升,他站起来,走到姚天乐的身侧,薄唇对着她的耳根动了动,姚天乐的眼睛蓦然变大。

  在她要爆发的时候,秦逸盛松开了她的手,信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