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昏婚之夜 第3章(2)

作者:金晶
  下班之后姚天乐和秦逸盛就直接去了聚餐的地点。

  地点定在了一个高级饭店的自助餐厅,路上塞车,车位又比较难找,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秦逸盛才找到车位停好车,他们乘坐电梯到了餐厅。

  他们是来得最晚的,姚天乐看到花花绿绿的男男女女的时候,无奈地笑了,“我还以为是普通聚餐。”所以他们两个都是极其商业的打扮。

  秦逸盛哂笑,“无所谓,留一会我们就走。”

  姚天乐一喜,正要说出她今天的计划时,张敏过来跟他们打招呼,“两位姗姗来迟哦。”

  姚天乐只好先将计划摆在一边,抿着唇笑,“迟到一会嘛。”

  张敏也不是真的跟他们计较,笑着说:“行啦,你们来就是给我面子,你们刚下班肯定还没吃东西,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好。”姚天乐笑着点头,她挽着秦逸盛的手臂去吃东西,“想吃什么?我帮你拿。”

  秦逸盛望了她一眼,率先伸手拿了盘子,快速地挟了几块丁骨牛排,转身就递给了她。

  姚天乐喜悦地一笑,这是她爱吃的。

  秦逸盛又挟了一盘蔬菜,“不要只吃肉。”他满疑惑的,她为什么不胖。不爱运动又爱吃的她,到现在一直维持着窈窕身姿。

  “好。”姚天乐心喜地接下,现在他要她去吃草,她也愿意。打动一个男人,就跟挖水井一样,一点一点地挖下去,对方总会把自己放在心上的。

  他们找了一个安静的位置吃了东西,秦逸盛先吃完,端了一杯果汁给姚天乐,低声道:“我看到熟人了,去打声招呼。”

  “OK.”她还不想动,正好可以偷懒坐着不动。姚天乐看他挺拔地走到几个男人身边低声地交谈着。

  这里的人她都认识,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她也看到了上次的短发女生李菲,不可否认,李菲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生,不仅能跟女生做朋友,还能跟男生聊天。

  环视了周围一圈,见大家都各自在联络感情,姚天乐慢慢地喝完果汁,之后起身找几个女生说说话,否则显得她太孤傲了。

  跟她们说了一会话后,姚天乐去了一趟化妆室。等到回来,她没有看到秦逸盛的身影,微微雏了下眉,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她又不好意思跟别人问,只好假装是在逛,从这里走到那里,最后,在一根大理石柱后她看到了秦逸盛。

  姚天乐正要上前,却看到了李菲,她抿了一下嘴唇,心口一闷,犹如在炎炎夏日恹恹地说不出话,不由自主地做了一个深呼吸。心里很不痛快,一种被忽视、被冷落的感觉如箭般穿透她的心,令她浑身冷飕飕的,姚天乐下意识地抱住自己。

  良久,她放开双臂,神情自若地走过去,“阿盛、李小姐。”

  “是姚小姐啊。”李菲笑了笑。

  姚天乐微笑着,“你们在聊什么?”

  “生意上的事情。”秦逸盛回答了她的话。

  姚天乐神色不变,她知道秦氏最近跟李氏是有生意上的合作,只是没想到负责人是李菲。她垂着眼,遮去眼里的妒意,“那你们继续吧,我去旁边坐一会。”

  她表现得大方得体,俨然是一个合格的未婚妻,只是当她不用面对人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就退下了,她坐在一边像一个木头娃娃。

  服务生正好经过,姚天乐随手拿了一杯,张嘴喝了一口,才发现是酒。她不喜欢喝酒,一点也不喜欢喝酒,但香醇的葡萄酒似乎有麻痹神经的作用,姚天乐觉得那根叫妒忌的神经暂时不再叫嚣了,于是她一口气喝了一半。

  她理智尚存,没有像个疯子似的乱喝,剩下的半杯她就揣在手心里。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她偶尔会用眼角看看秦逸盛和李菲,他们仍然谈得正开心。如果不是生意上的事情,她绝对会插一脚。姚天乐的食指摩挲着玻璃杯,心中萦绕着淡淡的不悦,就算是生意上的事情,他们也聊得太久了吧。

  没有心思去找别人说话,她就安静地坐在那里。姚天乐开始对自己生气,也开始在赌气,他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结束话题,想起她这个未婚妻,接着会过来找她?

  眼睛往下瞄,十分钟,再给他十分钟,如果他十分钟之后还不过来的话……

  十分钟眨眼就过去了,对姚天乐却像一个世纪那么长,她生气地一口喝掉了剩下的半杯葡萄酒,忍着气,站起来又端了一杯酒,找了几个熟识的人开始说话。

  她需要转移注意力,否则她会一直想着秦逸盛这个混蛋为什么还不过来找她这件事情,但越是这么做,她越是感觉到一种无力感。

  一种对他们之间感情的无力感,为什么他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而忽略她的存在,生意再重要,能重要到将她这么大一个人给无视了?

  姚天乐在跟他们聊天,但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连他们说什么也没听仔细,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笑,她其实更想哭……手上的酒杯空了,她又拿了一杯,但她喝不下了。

  抿了几口,找了借口坐在了沙发上,姚天乐高举着杯子,一个高大的身影呈现在红色的液体中,秦逸盛缓缓地向她走来。

  可她一点喜悦感都没有,姚天乐听到他走到斗边,轻声问:“喝酒了?”

  她失神地点点头,“对啊。”

  秦逸盛看着她的脸,看不出她喝醉了没有,有些人喝了酒就跟没喝一样,所以他不知道,“喝了多少?”

  “不知道。”姚天乐冷淡地丢了三个字。

  秦逸盛耸耸肩,并不是很在意她喝了多少,因为他在这里,他会送她回去。于是他拿开她的酒杯,随意放回服务生端着的托盘上,弯腰扶起她的腰。她站起来,自然地靠向他宽阔的胸膛。

  她好想将脸埋在他的胸膛上,用力地蹭着他的肌肤,感受熨烫的温度。姚天乐睁着一只眼睛看向他,“我们要走了?”

  “嗯。”

  秦逸盛扶着她往外走,姚天乐的脚步很稳,背部挺得直直的,但他知道她有些不对劲,她的肌肤很热,隔着薄薄的布料,她的肌肤就跟火山似的滚烫。

  她绝对不是生病了,而是酒喝多了。秦逸盛眉头皱了一下,他不知道她会喝酒,甚至会喝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范围,想到这里,他的掌不由得加重了力道,牢牢地箍住了她的腰肢。

  他们跟张敏说了一声,彼此相依地走出了饭店,扶着姚天乐上了车,秦逸盛也坐在了驾驶座上。扭头一看,她竟然没有系安全带。

  侧身替她系好安全带,她却忽然开口了,“我本来打算聚餐之后,我们去夜市吃好吃的,我想你陪着我,我们手牵手一起逛夜市,多好啊。”

  所以她不开心,是因为他打乱了她的计划?可她口中的夜市,他确实没有兴趣想去。

  她突然打了一个酒嗝,红着眼又说:“可你真厉害,整晚都跟别人说生意,我还以为能早点走人,结果你不走……”

  秦逸盛一边开车,一边听着她的抱怨,薄唇紧抿着,他知逍自己是有些不对,他不该跟人说生意上的事情说到忘了她,但他觉得这是一件小事情,他有事的话,她可以自己找别的事情去做,可是她此刻说的每一句话却出奇地挑起了他的内疚感。算了,等哪天有空,他可以陪她去夜市玩玩,他思考着夜市哪一段时间人最少。

  耳边又传来她委屈的声音,她的声音不同于平时柔柔的嗓音,多了一丝压抑的哭腔,弄得他心跳乱乱的。

  “你知不知道我会吃醋,我很讨厌你跟别的女生说话,你知不知道?”她伸出两个拳头在空中挥了几圈,幸好安全带将她固定着,否则她有可能不只是挥拳了。

  秦逸盛的眼皮狠狠地跳了一下,听到一个女生大剌剌地说妒忌,说吃醋,他感觉一个头两个大,稳稳地握着方向盘,一向平静的心湖却被她搅得荡漾不已。

  “我跟你说,秦逸盛,你这个混蛋!我一个大活人,你眼睛瞎才看不到我,居然扔下我跟别人有说有笑。你太过分了,你知不知道!”

  她的声音变得尖尖的,开始有耍酒疯的意味,秦逸盛太阳穴的神经不住地抽动着,他不得已地打了方向盘,往自己的公离开去。

  她蓦然安静了,彷佛刚才的一切都是他的幻想,可秦逸盛不敢这么想,她醉成这样,他根本没脸送她回去。

  秦逸盛很快地将车停在了公寓楼下,到车外打了一通电话给他未来岳父交代了一声,那边通情达理地接受了。

  秦逸盛绕到姚天乐那侧的车门,将她抱了出来,一手锁了门。

  他住的复合公寓独门独户,一点也不用担心被人看到他们的狼狈。

  她是不说话了,却开始打他,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他的身上不疼,可她那副要跟他拚命的模样真的让他头疼。

  他绝对不会再让她喝酒,绝对不会!

  秦逸盛抱着姚天乐进了门,将她放在客房里,正要直起腰离开,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双腿圈住他的腰部,一个巧劲地扭转,转眼他就躺在了她身下。

  秦逸盛睁大双眸看着姚天乐,不懂她一副霸王的模样是要干什么。

  姚天乐朝他狰狞地笑了笑,“秦逸盛,你说我强吻你,呸!我不仅要强吻你,我还要强暴你,我要你全身上下都属于我。你这个混蛋,你再冷落我,你再无视我啊,我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

  躺在她身下的男人无法自已地笑了,被她吼了这么久,她一动也不动,嘴巴倒是很厉害,秦逸盛真的觉得她是一只猫,那种完全没有威胁性的猫。

  他的笑声悠悠地传进了姚天乐的耳里,她脑子一片混乱,总觉得他的笑带了嘲弄,她火大地伸出双手,对他上下其手,“我今天就发威给你看!”

  秦逸盛则是睁着一双看好戏的眼眸,好笑地看着这场闹剧,淡淡地回了她一个字,“哦。”

  平淡的一个哦字完全毁掉了姚天乐的理智,他就是这种态度,对她永远这么没情绪,永远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