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昏婚之夜 第3章(1)

作者:金晶
  秦逸盛考上大学的那一年暑假,他也跟别的学生一样到处趴趴走,到处玩乐,夜不归宿很正常。当时他刚从垦丁回来,晒得一身黑,哪怕是家人看到他,都不敢置信眼前的人是他。因为变化太大了,那一身黑皮肤就足以让人目瞪口呆,就算他还是很帅,比古天乐还要帅,也足以让他家的人看傻了眼。

  一大清早,天灰蒙蒙的,秦逸盛背着旅行包,大步地往家走。他掏出钥匙,安静地走进去,穿过偌大的客厅,正要上楼,余光瞄到厨房有人。

  顺着光线望去,他只看到一个窈窕的背影,小巧挺翘的臀部,纤细可一手盈握的小蛮腰,又长又细的双腿露在白色的睡裙下。

  看她的骨架应该还是少女,可她发育得很完美,假以时日一定是一个大美女。当她转过脸时,他有些意外,但又在情理之中。

  秦母有一个死党,她们时常聚会,他偶有看过这个少女几回,知道她是秦母死党的女儿,但那时都是匆匆一瞥,没想到印象中的小女生长大了。

  下一刻,他不禁笑了,少女应该是夜宿他们家,一时被渴醒了,一双美目紧紧地闭着,白雪似的小手在流理台上摸索着,运气很好地摸到了玻璃杯,慢动作地去倒水喝。

  秦逸盛惊讶地看着她,他不知道还有人能闭着眼倒水、喝水。他诧异地看着她端起水杯,豪迈得像个男生似的喝水,细长如天鹅的脖颈随着喝水的动作一起一伏,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显示了她真的很渴,身体很缺水。

  他站在原地,啼笑皆非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少女,他想,她什么时候会发现他的存在?

  少女喝完了水,满足地打了一个嗝,手在肚子上揉捏了几下,娇美的小脸露出一抹傻笑,一手揉着眼睛一边往客房走。

  秦逸盛微微往后一退,让出一条道让她走,一边环胸而抱,一边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他的目光微微往下,眼神闪了闪,略过少女发育得像小山丘的胸脯,快速地跳到那双小巧的脚。每根脚趾头就跟玉一样白皙透澈,跟穿人字拖的他一比,一黑一白,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又往上移,直接定在她仍旧闭着的眼睛,长长的羽睫一动也不动,她就连走路也像快要睡着了一样。他挑了挑眉,难道她在梦游?

  但很快,他这个想法就被推翻了,不知道被他关注的少女突然脚踩一扭,身体踉跄了一下,幸好及时稳住,否则就要摔个四脚朝天,当乌龟了。

  “混蛋,走个路还能摔倒,厚,见鬼了……”讲完,她娇小的身体微微一颤,“不会吧,真的遇到了那东西啦……”她的声音越来越轻,轻到最后她像见鬼似的跑回了房间。

  白色的裙摆在她奔跑时划出美丽的弧线,在她跑上楼梯时,站在下方的他很不巧地看到了她的白色小内裤。真的是独特的风景。

  在完全看不到她之后,他笑了,被她给逗笑了,他不知道,现在的女生原来这么的搞笑。

  天空已经完全亮了,敞亮如玻璃,温煦的太阳露出尖尖的一角,秦逸盛带着好心情回房间休息,这一段插曲很快就被他丢在了记忆的角落。

  到最后,姚天乐都没有发觉到他曾出现在她的身边。

  姚天乐是一个厨艺白痴,她最擅长的是黑暗料理,她有过美好的幻想,用她的料理征服秦逸盛的胃,但这个幻想很快就如泡沫般消失了。

  她专门拨出了时间学做菜,找了家里的厨娘王阿姨教她,结果连一向和善的王阿姨都把她赶出了厨房,甚至对姚母说,千万不要让她再进厨房。

  幻想破灭了,她只能依靠王阿姨的手艺,每天借花献佛地从王阿姨那里拿了便当,再转头献给秦逸盛。

  在吃了她每天带来各种花样的便当之后,秦逸盛突然开口问她,“这些是你做的?”

  姚天乐很诚实地摇摇头,下意识地将割破的指头放在了身后,不会做菜真的是要成为一个完美新娘的死穴,她一想到这件事情就沮丧不已。

  当下一刻看到他没有意外,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之后,她更难过了,如果她会厨艺的话,也许他还会对她刮目相看一番。结论是,机会给了,她却抓不住。

  秦逸盛瞄了她一眼,不解她的情绪怎么突然就变糟了,刚进来时还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姚天乐很快就把这件事情暂时地忘记,她要把握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分钟。她照旧很贤惠地挟菜给他,“你不喜欢别人挟菜给你哦?”

  “对。”秦逸盛吃了一口菜,慢慢地点头。他的性格不知道像谁,从小到大是家里最讲究干净的人,他不会用别人吃过的碗筷,无法容忍别人吃饭的时候拿着筷子在菜里挑着吃。

  姚天乐睁着一双大眼,一脸的好奇,“可我们都接过吻了……”一顿,“舌吻也有哦。”

  “咳咳……”秦逸盛被饭粒给噎到了,满脸的尴尬,“不一样吧。”

  “哪里不一样?”

  其实一样……秦逸盛看着她的唇,想到那晚的吻,一头莫名的火热,对她笑道:“所以呢?”

  “就是你可以挟菜给我吃,我可以挟菜给你吃,反正我们连口水都交换过了。”姚天乐镇定地说。

  但她红透的耳根出卖了她,秦逸盛邪肆地盯着她,二话不说,伸手绕到她的后脑杓,很用力地吻了她一下,只见她的脸蛋也红了。

  姚天乐傻乎乎地看着他,“你……”

  秦逸盛摸摸她的头,“乖,想要我亲你就告诉我,不要拐弯抹角地暗示我。”

  这下不是脸红的问题,她连脖子以下都要红了。他想太多了!她只不过是要彼此多些互动,又不是专指接吻。

  姚天乐安静了,偷偷地看向他。他又长又细的手指以一种说不出的好看手势拿着筷子,优雅地用餐,宛若吃的不是便当,而是法国大餐。他不是装腔作势,他那股气场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彷佛令人赏心悦目的清幽兰花。

  他难得的戏谑让她不好意思,可转念一想,她在追他欸,不好意思干什么啊。姚天乐正经八百地说:“哦,如果你想亲我的话,不用跟我打招呼,随时欢迎。”

  秦逸盛有一种想大笑的冲动,他正要开口,门口传来咚咚的声音。

  他放下筷子,“进来。”

  “总裁。”

  “什么事情?”

  张秘书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姚天乐,回答秦逸盛的话,“是找姚小姐的。”

  姚天乐惊讶不已,“什么事情?”

  张秘书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呃,花店送了一大束的玫瑰给你,放在桌上了。”他在秦逸盛身边当了这么多年的秘书,秦逸盛的性格他也算了解,秦逸盛绝对不是那种会给女生送花的男人,所以那一束炫耀的玫瑰花绝对不是秦逸盛送的。

  姚天乐第一反应是去看秦逸盛,她跟秦逸盛认识到现在,他都没有送过她花,难道他心血来潮想到了送花?

  但她一看秦逸盛冷淡的神情,心头一紧,不是他!她轻轻地说了一句:“哦,是吗?”

  “对方要你亲自签收。”这才是张秘书硬着头皮打断他们午休时间的原因。

  姚天乐又瞅了秦逸盛一眼,见他一副完全不在乎的样子,她微微垂眸,安静地往外走。

  “是谁送的?”在姚天乐走出办公室之后,秦逸盛轻飘飘地问。

  张秘书庆幸自己当时多嘴问了一句,“是一位莫先生。”

  莫学长。姚天乐打开卡片一看,无声地叹了一口气,上次明明跟他说清楚了,他还是坚持只要她没结婚他就有追求的权利。

  而在办公室的那位对此事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让她看着就火了,他能不能有点不开心、有点吃醋呢?她烦恼地垂着嘴角,幽幽地看着那束妖艳的玫瑰花,什么时候她的爱情也能如这花一般美丽盛开呢?

  姚天乐,就是天天快乐的意思,这是姚父、姚母的希望,她也确实一直很快乐,直到她遇到了秦逸盛这道坎之后,她开始不断在烦恼中徘徊。

  如果只是单单喜欢一个人,也许很简单,但问题是,她希望对方也能喜欢她,她偷偷喜欢了他好久,她不想再偷偷地喜欢,她要光明正大地喜欢给他看,让他知道她喜欢他,她爱他,她更想他也能付出同等的情感。

  但是……姚天乐凝视着总裁办公室紧闭的门,那扇门的主人想她进,她才可以进,若是他不想,她就是想破头也没有办法进去。

  但是,属于她和他的爱情战争已经拉开序幕了,她一定要追到他,抓住他的心。

  难过、气馁等等负面情绪,她要通通抛开,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她一定会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他会爱上她的!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转眼,姚天乐在秦氏工作也有两个月了,她虽然是一个小助理,也有点忙不过来。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时间可以过得这么快,她突然好恨自己为什么曾经在马尔地夫晒太阳、玩潜水,那时的时间就像是从这里偷过去似的,她一边工作一边继续她的追爱计划,她和秦逸盛之间的关系似乎雨转阴了,但她好想阴转多云,多云转大晴天,等待他爱上她好似一场漫长的马拉松。

  距离下班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她在脑子里绘声绘色地想着应该拉秦逸盛去做什么,相处下来,她知道他晚上有运动的习惯,最近她也穿着运动服陪着他夜跑。

  不过今天她不想迎合他的口味,她想跟他一起去逛夜市,吃好吃的。她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立刻想发简讯给他。

  突然,姚天乐想到他们今天有一个聚餐,是张敏提出来的,她转念一想,聚餐之后再去夜市也行,随即将手机放在了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