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昏婚之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昏婚之夜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姚天乐只不过是去了一趟化妆室,回来就看到了几个妙龄女生围着秦逸盛。当然秦逸盛身边也是有几个年轻男子,只是她直接忽略了,同为女人,对于那些另有所图的女人,她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

  姚天乐笑着上前,很自然地站在一边,也不急着要去挽着秦逸盛的手臂。优秀的男人身边怎么可能没有花花草草,只是她不能忽视胸口闷闷的感受。她神态自若地跟那几个女生交谈着,即便她们不想跟她说话,可当着秦逸盛的面也不可能没情商地黑着一张脸。

  几个年轻人彼此都认识,毕竟是在一个圈子里,年纪又相仿,即便没见过真人,也听长辈提起过。

  “Hello,我叫张敏。”

  姚天乐认识她,她是今天宴会主人的孙女。姚天乐友好地笑着作了自我介绍,几个女生都互相说了名字,说了一会话,其中一个短发俐落的女生对她的敌意最强烈。

  有敌意啊,姚天乐小心地打量了她一番,这个短发女生不仅外形很干净俐落,连性格也是,作自我介绍的时候很清楚地说了名字和职位,其他的什么也没多说。

  姚天乐看她刚才是从男生那边过来的,她讲的话题很受男生瞩目,能找到共同的话题跟他们凑到一起,说明她真的很厉害。

  姚天乐想着她的名字,刚才是说她叫李菲吧?

  “李菲真的好厉害,不仅长得好看,连交际手段也是一流,居然跟那几个总裁都有话说哦。”其中一个女生说道。

  李菲笑笑不说话,张敏拉着姚天乐,促狭道:“我第一次看秦大哥带女生来哦。”

  姚天乐浅浅地笑着,娇羞地不说话。

  李菲听到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她是秦大哥的未婚妻啊。”

  这一句话听起来很正常,可姚天乐敏感地听出了别的意思,因为她是秦逸盛的未婚妻,她才会出现在这里。她笑容僵了一下,见别人没什么反应,只好忍气吞声,要自己不要多想。

  李菲却笑看着她,“不知道秦大哥怎么追求你的,我好想听哦。”

  秦逸盛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工作能力强悍的人,没有人不知道他多重视工作,谈恋爱也要掐着时间,所以李菲这话真的勾起了别人的好奇心。

  连张敏也开口了,“是啊,我也好想知道。”

  “说说嘛。”

  姚天乐骑虎难下,故作娇羞地低着头,心里真恨不得揍李菲一顿。什么追求,根本就是长辈提出来,觉得小辈可以在一起,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跟追求没有关系啊,秦逸盛没追求她,现在是她在求爱。

  姚天乐咬着唇,一脸的为难,红润的脸此时有些苍白。她偷偷看了一眼秦逸盛,见他跟他人聊得正开心,没有注意到她这边的情况。

  她叹了一口气,她大可以说谎话,大肆地宣扬秦逸盛怎么追求她,说谎谁不会呢,可她心里难受,谎言说出去之后,他听到了会怎么想?就算为了两家的脸面,他不会说什么,可她自己却会很难受。

  因为谎话就是一面镜子,她说的话都是反的,是假的。而且描述得越是美好,现实就越残酷,心理素质再好,她也不想面对那样的场面。谎言就跟烟火一样,最美的片刻稍纵即逝,剩下的是一片清冷。

  姚天乐不着痕迹地扭着手,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小鸟依人地说:“这个啊,你们问他好了。”

  她的话惹来大家一片善意的笑容,不少人当她是害羞不敢说,别有用心的则认为她在硬撑。

  姚天乐也知道自己这句话有多薄弱,只要心细的人都能发现她的不自然,可她只是挂着笑容不多话。

  秦逸盛有注意到她们这边的动静,眼睛微微一眯,快速地转回了视线。

  他们待了一个小时,秦逸盛就带着姚天乐离开了。

  一离开宴会,姚天乐才发现窒息的空气远离了,她偷偷地做了一个深呼吸,在秦逸盛没有注意的时候低着头扳着手指。

  她异常的沉默让秦逸盛多看了她一眼,知道宴会上发生的事情让她不开心了。虽然他不觉得怎么样,可见她这么在意的神情,他知道女生的心眼比较小。

  秦逸盛也不多话,沉默地开着车子。

  在姚天乐缓过神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车子偏离了原路,“我们去哪里?”

  “夜游。”

  她的眼睛惊喜地一亮,好像比收到生日礼物还开心,原来她的话他有放在心上,他也不是完全地无视她这个未婚妻嘛。

  夜游,车子就是漫无目的地开着,这样很浪漫,姚天乐这么认为,但这份浪漫消失得很快。

  秦逸盛的轿车披着黑夜的冷雾游走着,半个小时之内将他家到公司,公司到她家附近的路绕了一遍,最后稳稳地停在了她家门口。

  姚天乐一愣,“怎么停下来了?”

  “到了。”

  他是在敷衍了事吧!姚天乐有些生气,这股气从宴会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散去,本来已经被压下,一不小心就跑了出来,“该死的!”她不顾形象地骂了一句,“这样就完了?夜游欸,你起码要带我多绕几圈,带我多玩一会啊。”

  “很晚了。”

  她无语了,静静地看着秦逸盛,皮笑肉不笑地应了一句:“是哦。”

  秦逸盛侧头看向她,她的肌肤很白皙,晕黄的灯光投射在她的脸上覆上了一层柔柔的光晕,令她张牙舞爪的小脸多了几分柔和和俏皮,尤其是她红嫩的小嘴,此刻正不满地抿着。一双似水柔眸在车厢里轻眨着,无意间直直地撞入了他的眼里,让他的心蹦跳了一下,产生一股麻麻的感觉。

  姚天乐很生气,他的不解风情让她快疯了,哪有人这么白目的,但是他不喜欢她,这样的表现也是正常的。但他不喜欢她……每一次想到这个,她的心口就一阵压抑。

  她的眼眸里似乎溢出水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好像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样,秦逸盛不由自主地倾身。姚天乐感觉耳朵有一股热气弄得她痒痒的,她侧过头,就撞进了他黑幽的眼睛里。

  她无声地望着他,一股无形的电流在他们之间,秦逸盛微微一侧头,唇就落在了那抹粉红上。

  他的唇仍旧带着凉意,她的唇不适地颤了颤,他笑着加深了吻。他的吻凉凉的,还带着淡淡的香槟味道,姚天乐的神经不知不觉之中被麻痹了,连他的大掌什么时候搁在她的腰间都没有察觉。她就像进入了无人世界里头,在那里,只有他跟她。

  他轻轻地吮吻着她,灵活的舌尖扫过她的时,无法形容的快感由从舌尖传递到四肢百骸。她在他的吻下轻颤着、迷失着,无助地靠在他的身上,双手不知何时搭在他的肩膀上,仰着头像一个小孩在他的唇上讨着糖吃。

  这副贪吃的模样惹得秦逸盛低低地笑了出来,她痴迷地陷在他的吻中,甜甜的香舌热情地与他交缠着,热情可爱。大掌按在她的后脑杓,他毫不怜香惜玉地狠狠吻着她。

  静谧的车里,两颗头紧紧地贴着,就像分不开般,直到一声轻微的嘤咛打破了这份安静,秦逸盛沉着双眸缓缓离开她被吮红的樱桃小嘴。

  姚天乐红着脸不敢看他,她居然被吻得太舒服地发出声音,真的是太丢脸了!

  秦逸盛见她低着脑袋,恨不得要挖洞钻进去的模样,眼里点缀着星星般的笑意。

  “我、我下车了。”姚天乐结巴地说。

  “嗯。”秦逸盛笑着应了一声。

  姚天乐偷觑他一眼,见他的嘴上沾了她的口红,脸红得更夸张了,支支吾吾地伸手抽了几张纸巾给他,“你……嘴上……”

  秦逸盛明白地接过纸巾,很镇定地拿起来擦了擦嘴。见她娇羞不已的侧脸,她单纯得已经忘记了在宴会上发生的不开心事情了。

  姚天乐两眼不敢离开自己的手,始终垂着头,“那我走了。”

  秦逸盛忽然想到一件事,“你之前还强吻过我。”

  姚天乐听得耳垂都要滴血了,强吻和刚才那个吻不一样啦,那个吻就像亲冰块一样,而刚才的吻就宛若火与冰交融时的惊天动地。

  秦逸盛等着她的反应,见她像一个女王似的抬头睥睨着他,“对啊,我强吻过你。”他正想笑的时候,但下一刻她像子弹似的冲进他的怀里,快速地在他的唇上一吻,又快速地退出他的怀抱,骄傲地朝他扬眉,“我还可以强吻你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都敢追他了,他还以为她不敢再强吻他哦。

  秦逸盛笑弯了嘴角,斯文地说:“我是你的未婚夫,其实你不需要强吻,你想什么时候吻都可以。”

  姚天乐瞬间傻了,该死的,这是暗讽她的霸道女友路线太可耻了啊!她全然忘记方才被吻得如痴如醉的人是谁了,跟他斗嘴道:“你不知道强扭的瓜有强扭的味道,太柔顺了就乏味了。”

  跟花花大少似的腔调是从哪里学来的?秦逸盛无语地扶额。他这个未婚妻似乎真的很不一样,他以为父母替他安排的女生都是温温柔柔的大家闺秀,而不是眼前这个像女流氓的女生。

  “我走啦。”姚天乐像花蝴蝶似的开心地飞出了他的车,奔向了家门。

  秦逸盛忽然回忆起了很多年前的一幕,那时她的性格似乎就这么开朗可爱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