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昏婚之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昏婚之夜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姚天乐这一段时间很忙,她忙着进入秦逸盛的生活。

  以前她只知道他有多厉害,现在才明白风光的背后总是一片的黑暗。对姚天乐而言,秦逸盛的生活从早上睁开眼开始到闭上眼睛睡觉就只有工作,但他也不全是工作狂,因为他也不会加班,累死他自己。

  但那种高负荷的工作量仍然让她面无血色,至少她觉得在秦氏工作之后,她必须每天敷面膜,不然她真怕自己的颜值要不断地下降了。

  甚至,她还很贴心地买了一些男士面膜送给秦逸盛,当时秦逸盛的表情真的是太奇妙了。

  “什么东西?”他问。

  “面膜,专门给你补水,天天对着电脑,皮肤会变得很差的,就算你是男生,你也要小心啦。”姚天乐看了一眼他完美的肌肤。这个男人真的是得天独厚,明明应该是满脸暗沉的形象,到了他这里成了一个风华正茂的成功男士。

  秦逸盛盯着那一盒面膜足足十秒,半晌他收回了目光。晦黯的眼神在她的脸上逗留了一会,漫不经心地转开,收起了那盒面膜放在抽屉里,低低地说了一句:“谢谢。”

  姚天乐有一种面膜从此不见天日的想法,她默默地咽下这个想法,笑着向他邀约,“下班之后去约会,好不好?”

  秦逸盛望着她,淡然地点头。

  秦逸盛对于约会的概念就是吃饭,吃完饭就算交差了。但等到下午下班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约会不仅仅是吃饭,因为吃完饭之后,姚天乐又提出看电影,甚至不给他说不的机会,直接拉着他去了电影院。

  看了近两个小时的电影之后,她又说去夜游。秦逸盛哪里是这么好摆布的人,他噙着文雅的笑容,“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二话不说,他开着车,以非常坚定的心情将油门踩到底,车子在黑夜里就如银色的子弹般快速穿梭着。

  到了姚家,姚天乐自然不想这么早就跟他分开,她坐在副驾驶座上,努力想找话题跟他聊。

  “刚才吃饭的时候,我看你都没有动鱼排……”

  “不喜欢。”秦逸盛飞速地说。

  “香酥鱼排很好吃啊。”

  “不喜欢。”

  “哦,对了,看电影的时候,你都没有吃爆米花……”

  “太吵。”

  他是觉得边看电影边吃爆米花的她影响到他了?姚天乐顿时接不下话了。

  秦逸盛反而神清气爽。

  她转过头,忍着羞涩,厚脸皮地说:“那下次你一定要带我夜游。”

  秦逸盛笑了,姚天乐当作他答应了,眉开眼笑地下了车。

  而车子在她两脚刚站稳时分毫不差地快速离去。姚天乐顿时气黑了脸,他急什么啊!她气愤地踩着高跟鞋回家。

  尽管姚天乐在一头热,但她还是精神奕奕,她知道秦逸盛喜欢咖啡香,特意让好友从国外带了咖啡豆,他一进办公室就能闻到刚磨出来的咖啡香。

  但秦逸盛并不喜欢,他走进办公室,第一个表情便是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虽然很细微,但眼尖的她看到了。

  姚天乐踌躇地看着他,“不喜欢吗?”她学不来女生楚楚可怜的质问方式,反而开门见山地问。如果他不喜欢,那她就改吧,不需要他勉强他自己。

  煮咖啡是秦逸盛的一种放松方式,可现在某人剥夺了他的爱好,他的脸色不由得黑了些,“咖啡我喜欢自己煮。”

  言外之意就是她多管闲事了,姚天乐的嘴角微微下垂,但很快,她振作地弯起嘴角,“O.K.啊。”

  秦逸盛没有再多说什么,脱了外套坐在办公桌前,“还有事吗?”

  姚天乐笑容灿烂地看着他,“有啊,昨天说好的夜游,不准反悔。”

  秦逸盛惊讶地看着她,正要说话,她像一只脱缰的野马快速地跑了出去,“我出去工作啦。”

  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愉悦,而秦逸盛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小女生喜欢的约会方式对他而言是浪费时间,吃饭、看电影、逛夜市,这些事情他不是很乐意去做,但姚天乐是他的未婚妻,所以他可以抽些时间陪她,可是要他全身心地投入这段关系中实在是太早了。

  他自认为他已经在负一个未婚夫的责任。抽出时间陪她吃午饭,虽然是在办公室吃饭,虽然吃的是她从她家带来的便当;他也抽出时间陪她去看了电影,虽然那部电影真的无趣到让他身在曹营心在汉地想着隔天的企划案。

  甚至于,她所说的夜游,他以后也会陪她去,但不是眼下。他更不想她天天想着跟他怎么玩、怎么闹。他的时间不是用来浪漫,也不是用来风花雪月。

  可是,她很识相,在上班时间她绝对不会骚扰他。当初秦母说让她过来当助理的时候,他心里是反对的。他心想,不过是一个娇娇女,她最多也就是能在这么沉默闷人的工作环境下待几天就会离开,出乎意料的,她能很迅速融入紧凑的工作中。

  也许她比不上国外回来MBA毕业的专业人士,但她认真、识趣的态度让他欣赏,对这个未婚妻的满意度也在不断提高。但如果她不是这么爱玩就好了……

  正在敲打键盘的姚天乐并不知道,她所谓要培养感情的方式被秦逸盛直接定义为她太爱玩了。天知道她只是找时间让彼此了解,让他发现她的好,进而喜欢她,爱上她。

  姚天乐看了一下文件,确定没有问题了,将文件发给了负责人。

  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她接通,“喂,对,是我,你放在管理员那里就好了,谢谢。”

  前几天姚天乐在网路上看到一套卡通咖啡杯,十二生肖的造型很可爱,她想他这么喜欢喝咖啡,就特意买了这一套送给秦逸盛。

  生活总是要点情趣嘛,秦逸盛总是拿着白瓷杯喝咖啡,虽然看起来很帅,可会不会太无趣了,她就想着要为他的生活增添不一样的风景。

  例如他家里的植物都太单调了,是很好养活的仙人掌,她就想着去找几盆兰花来装饰。她一点一点地渗透他生活的每一个细节。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下班时间一到,姚天乐闭了闭眼睛,脑子里跳出来的都是文件的内容,她头痛地敲了敲太阳穴。

  她一抬头就看到走出办公室的秦逸盛,她拎着包包走向他,笑着说:“夜游。”

  秦逸盛看向她,嘴角上扬,“今晚有一个宴会。”

  那就是不能夜游啦?姚天乐遗憾地垂下嘴角,半晌她猛地抬起头,亮晶晶地看着他,“嗯?宴会哦。”

  秦逸盛的背脊突然有一种凉意,他微微眯眼看着她,“对。”

  “那你一定没有女伴吧?”姚天乐笑着看他。她是知道他这个人的,他出席宴会从来都是如孤狼一般,独自一人,来去自如。

  秦逸盛的下颚收紧,黑眸瞅着她,“什么意思?”

  “你没有女伴,我当你的女伴嘛。”姚天乐的俏脸一冷,“难道你还真的有别的女伴?”

  秦逸盛顿时有些啼笑皆非。如果他真的请别的女人当女伴,她又能如何呢,真的这么在意?可挂在他手臂上的小手在不断地收紧,她在紧张他的回答,他朝她淡然一笑,“我习惯一个人。”

  闻言,姚天乐笑了,“哦。”她的嘴角不住地往上翘,“可是你现在可以带女伴啦,我是你的未婚妻嘛。”

  秦逸盛笑着点头,“如果不耽误你的时间的话。”

  这是答应了!姚天乐开心不已,但他为什么会认为陪他是耽误时间呢,她疑惑地看向秦逸盛,“不会啊,跟你在一起,做什么都好。”

  这么梦幻的话让秦逸盛难得地挑了一下眉,他没想过她的回答是这么有趣。她的眼睛如少女漫画里人物一般亮晶晶的,脸颊酡红,看起来像是偷喝了爷爷酿的酒,俏皮可爱。

  这样的她在他的身上寻找浪漫因子,真的是匪夷所思。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绝对跟浪漫没有关系,能跟她约会已经是极限了,如果还要他像电视剧里的男主那样为女主费尽心思地做事情,那个人绝对不是他。

  可看着期盼的她,他做了一件他自己都觉得奇怪的事情。秦逸盛伸手拍了拍她滑嫩的脸颊,“时间真的不够了。”据说女人要花很多时间在打扮上,而他们绝对不能在宴会上迟到。

  他的大掌比她的脸还要大,当他的掌心贴着她的脸颊时,姚天乐的心跳得非常得快,几乎要破皮而出。

  令她垂头丧气的是,男人不是如爱人地轻抚她,只是轻拍了她脸颊两下。她一愣,这是什么动作,情侣之间有这样的吗?脑海里突然出现黑社会大哥威胁人时的动作,真的是如出一辙了,她为这个想法满脸黑线,艰难地说:“哦,我很快。”

  秦逸盛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公司。

  姚天乐没有时间去美容,直接回家换了衣服。她选择了一件简单大方的黑色礼服,幸好她注重保养,否则淡妆可掩饰不了她最近稍显暗淡的脸色。

  秦逸盛过来接她,在楼下没等多久她就下来了,他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像是没料到她会这么快下来。他很快收回目光,礼貌地跟姚家长辈打了一声招呼,绅士地揽着姚天乐的肩膀去参加宴会了。

  姚天乐坐在车上,巧笑倩兮地说:“我好看不好看?”

  秦逸盛认真地看了她一眼,默默地点头。

  她难免有些失望,他太不会说话了,夸她一下不行哦。不过看在他是点头而非摇头的分上,姚天乐收回了猫爪子,像个淑女笑着说:“谢谢。”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用在姚天乐的身上是最合适的。她的外表再像一个窈窕淑女,她本质上还是一个女人,一个看到别的女人对自己的男人勾勾缠时会吃醋的女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