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昏婚之夜 第1章(2)

作者:金晶
  “嗯?”他瞟了她一眼,叮当,咖啡机发出一道完工的声音,一道汨汨的暗色液体开始从咖啡机里缓缓地往下流,用来盛放的白色瓷杯放在下方。

  她用力地咬着唇,唇瓣疼得更厉害了。在他眼里,泡咖啡比她还重要吗?她深吸一口气,“我有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他漫不经心地说,眼神始终停留在咖啡上。

  “我跟别的男生出去玩,你有什么感觉?”她松了一口气,感觉压在心头的大山终于移开了。

  秦逸盛端起盛满咖啡的瓷杯,闲适地喝了一口,“没什么感觉。”她的问题倒是莫名其妙。

  姚天乐胸口一闷,原来挪开的山又重新压在胸口,“没感觉?”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正常的男人多少会介意吧。

  姚天乐看着秦逸盛,他眉目清朗,眼神镇定。她闷闷地垂头,她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他真的不在意。

  “你有没有……”有没有爱过她?话到了嘴边,她不敢往太深的方面说,舌尖打了一个转,她轻轻地问:“你喜不喜欢我?”

  她像一朵花,洁白单纯、脆弱天真,他终于认真地打量了她一番。她是一个精致的美女,本来就漂亮的五官加上精细的化妆技巧,使得她如白玉娃娃般讨人喜爱,简单的白色洋装很配她的气质,无意间有一种海芋绽放的不可思议和惊艳。

  他弯唇瞅着她,她的身体微微地在颤抖,她似乎在紧张,他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她怎么紧张了?

  “喜欢。”他平淡地说。

  噗嗤,她就像被绿巨人给揍了一拳似的,疼得她笑脸扭曲了。他肯定不知道他说出的喜欢就跟毫无重量的空气一样,消散在空气中,没有一点可信度。她不是在跟他讨论天气好不好、咖啡好不好喝,他们说的是感情……她眼睛微涩,咬着唇瓣,“秦逸盛……”

  他悠然地看着小未婚妻,这位年纪比他小五岁,看起来似乎不怎么成熟的小女生此刻情绪有些不对劲。

  但他并没有意识到她的不悦皆由他引起。

  “我告诉你……”姚天乐气势汹汹地跑到他的前面,双手揪住他的领口,迫使他俯下身,望进她认真的眼眸里,“下一次,你绝对不会再这么云淡风轻地说这句话,我会让你爱我爱到卡惨死!”

  爱到卡惨死?秦逸盛黑眸里渗入一丝笑意。她的想法太可爱了,不过他很确定,他无法达到她的要求。

  见他还有闲情逸致在笑,根本没有把她的话当真,就好像她只是在说笑话,而他很捧场地笑了几下。又委屈又气愤的情绪在姚天乐的胸腔里撞击着,她撂下狠话,“我一定会做到!”

  他温雅地点了点头,她膨胀如气球的怒气咻一下就放掉了。姚天乐涨红了脸,实在说不出话,纤纤指头一松,手往他坚硬的胸膛一按,秦逸盛没有防备地被她推倒,身后的流理台顶着他的后腰。

  突如其来的推力晃动了他手里的瓷杯,几滴咖啡不易察觉地弄脏了他的衣服。他挑眉看着她,意外她的举动。

  她气得脑充血,压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脚一踮,雪白的藕臂一伸,往他的后颈一揽,她直接抱住了他脖颈,红唇霸道地往他的唇上一印。

  没有技巧可言。姚天乐只知道,她要让他知道,她不是开玩笑,她是认真的,她一定要他爱到卡惨死!

  他一动也不动地任由她在他的怀里蠕动着,娇小的她奋力地向他索吻,淡淡的清香从她的身上传来,跟她炽烈的行为不同,那香带着一股镇定人心的气味。

  他的嘴唇一向很凉,并不是因为冷的关系,而是他天生就是如此;与他相反,她的红唇很火热,就跟一团火球似的烧向他。

  她在亲一个大冰块吧。姚天乐努力掩饰沮丧和气馁,抿着唇缓缓离开他,丢下一句话坚定地离开了,“秦逸盛,等着瞧!”

  秦逸盛浅笑着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淡定地抽了几张纸巾擦拭着身上的咖啡渍,可惜咖啡渍早已融在衣服上擦不干净,他微微皱眉,有洁癖的他不允许自己穿着不干净的衣服。

  他端着瓷杯又喝一口咖啡,放在桌上,转身往浴室走去。

  姚家里,姚母正在熨烫衣服,她是典型的家庭主妇,很开心地在家庭生活中忙着。

  砰的一声,她转过头,看见女儿一脸难过地走了进来。

  “小乐,怎么了?”姚母惊讶地出声。

  姚天乐默默地摇头,走到姚母身边,笑着说:“妈,我毕业也有一段时间了,在爸的公司里帮忙过,我可不可以……”

  “嗯?”正听得出神的姚母疑惑地看向她,“可不可以什么?”

  姚天乐舔了舔嘴唇,“我想去秦逸盛身边当助理啦。”她一向是一个敢于争取的人,既然放话了,她就要做出事情来。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姚母取笑道:“怎么了,现在就要夫唱妇随啦?”

  “妈,我是认真的。”姚天乐嘟着嘴,不满地说。

  “为什么?”姚母疑惑地问。

  “没有为什么,就是想多了解了解彼此,婚后生活才会和谐嘛。”她笑着说。

  “你一肚子的主意。”姚母摇头感叹不已,女儿养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知道她喜欢秦逸盛的时候,姚母是拉着老脸问好友,幸好老友也有这个想法,否则就尴尬了。

  姚母也是看着秦逸盛长大的,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她很清楚,也很放心把女儿交给他,但……姚母看了一眼姚天乐。她的女儿太要强了,甚至很敏感,在一些问题要含糊其辞是不可能的,总想着要去弄个清楚明白。还记得她那时问女儿喜不喜欢秦逸盛的时候,女儿很坚定地点头了。

  她是过来人,爱情游戏里谁先认真,谁就会占下风。她心疼女儿,自然也乐意为女儿争取利益,何况秦逸盛这个未来女婿她很喜欢,私生活一干二净,为人礼貌稳重。

  “妈?”姚天乐询问地看着她。

  “你这个鬼灵精,你的要求我有说过不吗。”姚母笑着说。

  “谢谢妈。”

  “不过,妈要跟你婆婆商量一下,看她如何说。”

  “嗯,好。”姚天乐一下子复活了。秦逸盛,不要以为她是开玩笑的,她一定会挖空心思,再挖好陷阱,让他掉进她织好的情网里。

  是谁说,男人最好的出轨对象是办公室的女人,就好比总裁跟小蜜的关系?又是谁说,未婚妻进公司,男人一定会好好供着?

  是她,都是她想的。

  进入秦氏之后,姚天乐才知道自己太异想天开了。她的确跟在秦逸盛身边帮忙,做他的小助理,但是她是来享福的吗?错了,她完全是来被他奴役的!秦逸盛简直就是古代天子一般,完全不把所有人看在眼里。

  在慌慌张张地做好报表上交之后,她才有时间安安稳稳地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水。她进秦氏两个星期,黑眼圈就已经熬出来了。

  姚天乐偷偷地挪动着椅子,靠向一边的同事,“阿Ken.”

  “什么事?”

  “你知不知道伟大的秦大总裁为什么只请男秘书和男助理啊?”她好疑惑啊。第一次刚踏入总裁办公室,满满都是男人的场景,让她有一种进入某女皇后宫的错觉,真的是太吓人了。

  阿Ken知道姚天乐的身分,好心地为她解释道:“因为boss说,女人有生理假、有产假,还有失恋情结、失婚阴影,会影响工作进度。”

  姚天乐听到这个解释的时候,额上微微冒汗。虽然很想反驳,可秦逸盛说的倒千真万确,女生的问题是比较多啦,可女生也很重要啊,自古以来就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

  “可别的部门有女生欸?”她像好奇宝宝地问。

  阿Ken偷偷笑了,“哦,她们都不在总裁身边工作,没影响啦。”

  姚天乐无语地回到位置。

  她简直不敢相信秦逸盛的想法,所以在中午跟他一起吃饭的时候,她一边将家里带来的便当拿出来摆好,一边歪着脖子问他。

  “阿盛。”每次喊他名字的时候,她的耳根子微微发热,她甩着脑袋,试图遮掩自己的害羞,“你有没有想过儿子是为别人家养,女儿是体己的。你只用男生做下属,就不怕其他公司的女生把男生给拐跑了?”

  正要吃饭的秦逸盛一愣,抬头看她,一脸的匪夷所思。那张俊脸上似乎在说你还有脸问这个问题啊?

  姚天乐一开始怔住,不明白他这副古怪的神情,后知后觉才想到她这个姚氏的女儿跑到他这里上班,似乎是他拐跑了她,而不是她拐走了他。恍然大悟的她顿时满脸通红,想转移话题,结果看他已经低头吃饭了,她满脸羞窘地坐在他对面,很快就抛之脑后,热心地给他挟菜。

  “不用挟给我。”

  “要啦要啦。”这样才能亲亲密密、恩恩爱爱。

  “我有洁癖。”

  姚天乐挟菜的动作一顿,深深地看了秦逸盛一眼,扬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我知道,所以我多带了一双筷子。”一双专门替他挟菜的筷子。

  秦逸盛瞄着她,“哦?”

  她背地里可是作了很多功课的,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习惯,“快点吃饭吧。吃炖排骨,这个排骨炖得很烂,很好吃哦,还有清炒高丽菜。”

  秦逸盛静静地吃饭,默默地吃着她所说的每一道菜。真巧,每一道都是他爱吃的,是谁出卖了他的资料给她?

  他心里已经有一个答案了,他亲爱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