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昏婚之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昏婚之夜 第1章(1)
  目录 下一页
  姚天乐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脚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踩着泥土,踢得鞋尖变得黄黄的。她百无聊赖地坐在那,没有精神地看着远方。

  闷热的空气扼着她的喉咙,让她热得想进室内吹冷气,但是,她却闷闷地透过二楼一大片落地窗,小心地窥探着坐在书桌前的男人。

  他高大挺直的背部正背对着她,性感的线条告诉她,这个男人即便常坐于办公桌前,他也常常运动。他的头发剪得很短,几乎只有半截指头的长度,但是他的脑袋形状好,剪得再短都很好看。

  光是一个背影,他就是一个大帅哥,更不用说那冷峻妖魅的五官了。她闭上眼睛,开始回忆他的模样。

  他的眼睛深邃暗沉,每每一笑,妖异的琉璃光彩在他的眼里旋转着,无声地蛊惑着人心。他的鼻梁很挺,她听人说过,男人的鼻梁代表他的性能力,虽然他们还没到那一步,不过她想他绝对不是一个软脚虾。

  因为他从小就很出色,书读得好、工作能力强,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在那方面输掉呢,所以她猥琐地认定他是一个超人,在每一方面都很强大的男人。

  他的唇呢,一点也不性感,却是最天真纯洁的粉色。每一次看到她都很想吻他,可是他嘴唇的温度却是天下最冷的,宛若亲一块大冰块,冻人的同时勾着她蠢蠢欲动的心。

  他的肤色很白皙,因为常年在办公室工作的缘故。但这种白不会让人以为他是一位娘炮、以为他是一个奶油小生。他的白就如雪山最顶端不可一世的雪,衬得他高傲清贵,难以亲近。

  就连她这位未婚妻,也很难亲近他。十五分钟前,他冷淡地跟她说,随便在房内逛逛,但是不要干扰他工作。

  只有这个院子里的视野最好,能清楚地看见他在工作地方的一举一动。白色短袖下的二头肌正贲起,手肘微微弯曲,他正拿着钢笔在写什么。他的腿太长,不能伸直,正曲在书桌下。

  姚天乐才不会承认自己此刻正在对着他流口水,正偷偷地观察着他每一个细节。

  她有些气馁,他们认识彼此很久,但成为未婚夫妻只有短短的一个月。

  一个月之前,他们在双方的亲朋好友见证之下,完成了神圣的订婚仪式,她开心得都要飞到天上去了。在她的心里,她已经把自己当成秦太太了,从小她就认识他,对他满满都是崇拜。

  小时候,姚母常常在她的耳边说,秦逸盛是一个多出色、多优秀的男生,那时只是觉得他好厉害,她好崇拜他。他比她大五岁,等她懂得什么是情愫的时候,爱情的红线就让她跟在了他的后面。

  当她还在读大学,他已经是一个成功的继承者,她以为这份喜欢会一直悄悄地埋在心底,却被心细的姚母看了出来。接着她和他的母亲就开始交头接耳,怎么能把他们两个小辈绑在一起。

  她一点也不反对她们的想法,甚至很期待,同时也有些担心他会拒绝,但他没有拒绝,欣喜若狂的她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快乐的滋味了。

  但她似乎高兴得太早了,在她被姚母和未来婆婆给赶到这里与他培养感情的时候,他却跟傻瓜似的埋头在工作里。

  没错,他是一个傻瓜!她这么一个大美女站在他的面前,他波澜不兴地颔首,礼貌地请她喝茶,要她随便找地方玩耍,他自己却闪身到书房工作。

  姚天乐忍不住伸手咬着指头,两眼闪着烁烁的火光,额上冒着滴滴汗珠。她不信邪,他不可能真的准备把她丢在一边,自己在书房里待一天吧。

  于是,她耐着性子等着,可等到她热得快要跳脱衣舞的时候,这个男人还是没有反应。她受不了地走回了客厅,拿着纸巾擦拭着汗,虚脱地坐在沙发上,一边努力地灌水。

  她的眼睛贼溜溜地看着四周,空荡荡的客厅就只有她一个人,他真的完全忽视了她这个人。

  手机正好响起。

  “喂?”

  “天乐,出来玩吧。”

  姚天乐看着手机显示的号码,这个男生是追了她一年的莫学长,常常会约她出去玩,即使十次她只会去一次,他还是很努力地打电话给她增加存在感。

  她一个头两个大。看了看紧闭着的书房门,嘴角扬起一抹坏笑,她的眼珠子一转,应了下来,“好。”

  她报出一串地址让对方来接,继而悠扬地起身,使坏地敲了敲书房的门,他低沉的嗓音响起,“什么事情?”

  她推开沉重的门,入目是他认真看文件的模样,她的心不争气地跳了起来,她走到他面前,“哦,我朋友找我玩。”

  “嗯,知道了。”他的口吻就像上司对下属说话一般。

  她脸色微微一变,拉长了声音,“你不好奇那个人是谁,男的还是女的?”

  话音刚落,他抬头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姚天乐浑身一震,他的神色仍旧淡淡的,可她还是从他深黯如海的眼神中读出了不耐。

  不知为何,她有一种被看穿的心虚,他怎么可能懂女生的心思、女生的把戏……

  “我不会管你的交友情况。”他轻飘飘地丢了一句话给她。

  姚天乐咬着双唇,轻哼一声,扭头就往外走。

  身后的门一关,她站在客厅里,双手插着腰,努力地深呼吸。被抓包了!明明想要得到他的一个正眼,结果被他揶揄了。

  她烦躁地走来走去,手机响了,是莫学长。

  姚天乐叹了一口气,身边的人都知道她订婚了,但她的追求者并没有止步,她以为这样的异性缘可以让里面的他稍稍吃醋,可他什么反应也没有。

  拜托,她是他的未婚妻,是跟他关系很密切的人,他都不会担心她跟别的男生走得太近啊?他知不知道吃醋是怎么回事?他就不能吃一下醋,表现一下在意,表现一下他对她的占有欲吗?他不知道她很没有安全感吗?

  “天乐,你出来了没有?”

  姚天乐闷闷地说:“我出来了。”

  她走出客厅,绕过院子,不经意地抬头,正好看到落地窗前站立的身影。她的心思一下子活络,嘴硬的男人,真的可以做到无动于衷吗?她笑咪咪地拿着包走了出去。

  莫学长约了她一起吃饭,除了他们,还有几个跟她很要好的同学,一点也不需要避嫌。二楼的某人不知道,只看见她和学长,他会不会吃醋啊?

  她怀着小心思出了门,莫学长接她上了车,她趴在车窗上,两眼试图看二楼,却看不清。他看到了没有?吃醋了没有?她跟别的男人约会哦,他应该会有点不开心吧。

  “天乐,安全带要系好。”莫学长温柔地说。

  “哦,好。”姚天乐一边拉好安全带,一边等着某人能暴躁地跳出来,拉着她回去。

  秦逸盛、秦逸盛,快一点……

  车子缓缓地远离了别墅,姚天乐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耳边听着莫学长的话,心思早已跑远。

  他到底看到了没啊!

  秦逸盛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到窗边,眼睛自然垂落。目光落在楼下的一男一女,淡淡地看了一眼正坐进车子里的姚天乐,她笑容灿烂地朝着男人笑着,男人很贴心地打开车门,一手挡在她的头上,免得她撞上车门。两人显然是认识很久,他们之间的互动很熟稔,男人显然对她很有好感。

  秦逸盛无所谓地收回了目光,淡淡地对着手机那头的人说:“这件case谈判如果失败了,你就不用回来了。”

  远在他国的人打了一个冷颤,明明老板的声音还是很正常,可他知道要是没有完成任务就真的不用回去了,他苦命地应道:“是。”

  秦逸盛满意地挂了电话,停在门口的轿车也早已离开。

  他坐太久了,四肢都麻了,站起来动了动身子。走出书房,慢条斯理地拿出咖啡豆,倒在咖啡机里。

  咖啡他从来不喝速溶的,味道不行,而且少了一份情调。他享受一边等咖啡一边放松的方式,一手搭在后颈上轻揉着,一手轻敲着大理石桌。

  咖啡机默默地工作,不出一会,浓郁的咖啡味在屋子里流动着,他翕动了一下鼻子,闻到一股沁人心扉的咖啡香,精神为之一振。相比别人对咖啡的热爱,他其实更钟爱咖啡香,就像外国人,不论男女对香水的挚爱。

  他舒服地享受着这片静谧,啪的一声,他的闲情逸致被打断了。他冷冷地看向门边,眼里的冷意微散去,诧异地看着姚天乐,“你怎么回来了?”

  姚天乐喘着气,手上拿着秦母给她的备份钥匙。前一刻她坐在莫学长的车上,她越想越纠结,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地让莫学长将车停在一边,匆匆地下了车,坐计程车上赶了回来。

  一路上,她又慌又期待,秦逸盛生气了吧,他一定会生气吧?但,瞧瞧,她看到的是什么!

  她眼中的场景是这样的,一个男人悠闲地靠在流理台边,优雅地伸展着身体,像猫科动物般带着慵懒与闲逸,屋子里飘着醉人的咖啡香,满室的悠然让人沉醉。

  如果没有前面的事情,她对他的迷恋只会更上一层楼,但一想到她的未婚夫竟然是以这样的心态面对她跟别的男人出去玩,她心里就不好受了。

  白色的贝齿咬着下唇,咬红了唇瓣,显得格外的娇艳,“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