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半婚 第10章(1)

作者:金晶
  不要问她到底爱不爱他,因为她从来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样的,没有人告诉过她,她也没有经历过爱情。

  舒米爱哭着,用力地哭着,就像是发泄着她的不满、她的委屈,而宋坚冷情地看着她,快速脱掉他自己衣服,大手拉开她的双腿,站在其中,他的腰部往下沉。

  她一僵,哭声渐渐地停了,身上的男人轻微地一颤,也停住了,她以为他会不顾她的意愿……

  宋坚趴在她的身上,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他的神色莫名,“舒米爱,你来找我回去吗?”

  舒米爱颤抖着嗓子,“对。”她想他跟她走,想他回家。

  她的身体有些冷,他突然起身,离开了她,随意披了一件浴袍,她骨碌碌的大眼望着他,小手拉过薄被裹着赤/裸的身体。

  沉默在他们之间绵延,宋坚背对着她,留给她一个宽厚坚硬的背部,他淡淡地说:“你走吧。”

  她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她已经晕了,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只知道他刚才像疯子似的朝她吼着。

  他爱她啊,因为爱她,所以他才会想要平等的对待,他也想要她爱他。但她爱他吗?

  舒米爱眨眼看着他,她只知道,他离开之后,她再也无法开心,再也无法一个人生活,她会思念他,她吃饭的时候会想他,睡觉的时候会想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她就想他。

  他如空气般钻入她的生活,无所不在。她不知道,原来他在她的生活中这么重要,重要到她必须要来找他回去。

  “我们离婚吧。”

  熟悉的声音说着熟悉的内容,舒米爱愣怔了一会,后知后觉地发现刚才的话是出自他的嘴里,而不是她。

  这一刻,她突然有些明白他当初听到她说离婚时的感受了,迷茫不解,甚至有一股闷闷的凑躁,随时要爆发。

  “为什么?”她听到自己这么问,就如他曾经这么问。

  但他并不像她这么冷酷,他给出了理由,“因为你不爱我。”

  “那如果我愿意……”

  “你不爱我。”宋坚打断她的话,他不需要她的怜悯,也不需要她的施舍,不爱就是不爱,她既然不爱他,他又不可能强迫她。

  最痛苦的是,他爱的这个女人不爱自己,却愿意跟他生活在一起,这太复杂了、太伤人心了。

  身后的人太过安静了,他无奈地嘲笑自己当初的激动,那时他拚命挽回,怎么也不肯离婚。但她呢,离婚正是她所想的,是她愿意的。

  说完之后,他觉得自己心痛得要命,好希望自己没有听到过她与阿花之间的对话,永远不知道。也许,时间一长,她也会爱上他,到时他可以问问她,但现在太迟了,她说了她还没有爱上他。

  一双洁白的小手绕上了他的胸膛,他头一低,是舒米爱的手,她的无名指上还戴着婚戒,他的眼沉了几分。

  “我不要离婚。”

  “你不爱我,为什么不离婚?”宋坚缓慢地转过身,在看清她时,脸上多了一抹不自在。

  她未着寸缕地站在他的眼前,纯白的身子在灯光下无声地邀请他,他是一个男人,一个迷恋她的男人,他无法克制自己,很快地有了生理反应。

  “我不离婚。”她一直说着同样的话,脸上闪着坚定的光芒。

  宋坚微微撇开头,“把衣服穿上!”

  “是你把我脱掉的。”舒米爱笑着说:“而且有些被你扯坏了。”

  他脸上闪现着淡淡的尴尬,他瞥了她一眼,“你干什么?”这不符合她害羞的性格,她的性格怎么可能愿意裸着身子给人看。

  舒米爱红着脸,她努力地控制住自己想要环住身体的念头,她微抖着双唇道:“我不知道你说的爱是什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我不想跟你离婚,所以……”

  听着她的话,他的心评评作响,看着她伸出一手抓着他的手放在她的胸口上,她脸上娇羞地浮着两朵红云,“你想做的话,那就做好了。”

  宋坚瞬间脑子空白了,他怀疑是不是自己酒喝多了,酒精中毒了。但他掌下的胸脯软绵绵的,是他最爱的手感,口感也很不错……

  该死,他居然被她影响,精虫又上脑了,他动了动手,想抽回去,结果她一手不够力,两只手合着将他的手按在胸口上。

  “你干什么!”他故作凶狠地说,实际上他却很慌乱,他的小弟弟已经抬头了,他觉得自己快要化为狼了。

  再气,他也做不出伤害她的事情,何况她哭得这么悲伤,他更做不出来。

  “你刚才说的,你想要宝宝,我也想要……”她心中很羞愧,说这种求欢的话让她无地自容,但她知道如果她今天真的走出这个门,以后他们不可能再在一起。她不想要这样,她想跟他在一起,就是这样的念头支撑着她做出了大胆,不同于以往的举动。

  “舒米爱!”宋坚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他现在如她所愿,她又为什么要缠上他,她应该高兴地离开才是。

  “你不喜欢吗?”舒米爱看他僵持在那里,眉头微蹙,直接上前跳到他身上,双腿环住他的腰,两手环住他的颈。

  宋坚黑着脸要扯她下来,可她只能上下蠕动躲开他,弄得他更加“性”致勃勃了,专属她的香气在他的鼻尖窜动着,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勾引。

  “够了,下来!”他生气地说,两手不断地想拉她下来,她却成了狗皮膏药,怎么也不下来。

  “不要不要,我不要下来,我不要跟你离婚,也不要你住饭店,我要你回家。”她带着浓浓的鼻音,“我一个人在家里好难过,你不在我身边,我做什么事情都恍神,我好想你、好想你……”

  她的话一字一字地走进他的心里,她说她想他,她说不想要离婚,赤/裸.裸的告白让他心跳加速、血脉贲张。她在乎他,她有在乎他!

  “你说你不爱我。”宋坚轻声地说,大掌托着她的臀部,怕她累着掉下去。

  “爱是什么,宋坚?”舒米爱睁着迷蒙的眼睛看着他,“在我还没出生之前,我爸跟小三跑了,我妈到现在还一个人独居,没人告诉我,爱情是什么。

  我们之前和好之后,我就不敢要小孩,我怕像我妈一样,只是镜花水月,我们之间的关系不稳定,我不知道我们以后会发生什么。但是后来我想,如果我真的跟我妈一样,你最后离开了我,我想要一个你的小孩,我会养大他。”

  宋坚凝视着她,“如果我离开了你,你会怎么样?会难过吗?”

  舒米爱抿着唇,说不出话,两眼泡在水里,水汪汪地看着他,一切尽在不言中,她的神态说明了一切。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对他有感情,她爱他,不知道爱的程度是多少,但她一定爱他。

  宋坚激动地看着她,“跟我说一句话。”

  “什么话?”她望着他。

  “我爱你。”

  她一愣,咬着唇,他微微一笑,“跟着我说,我们就不离婚了。”

  狡猾的他,舒米爱踌躇地看着他,并不想说这样的话,但他抛出来的鱼饵太香了,“只要我这么说,我们就不离婚?”

  她到饭店找他,为的就是和他和好,如果说一句爱他就能让他乖乖回家,她什么损失也没有。但那一句话在她的舌尖打转,一直吐不出来,她反覆地试了几遍,还是无法说出来。

  “来,跟我念,我、爱、你。”

  “我……爱……你……”分开念,似乎就能念出来了,舒米爱轻轻地吐了一口气,说出来,他们就不离婚了。

  “再快一点,我爱你。”

  她皱眉,“我、爱、你。”他有完没完。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舒米爱的耐心告罄,生气地搂着他的脖颈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够不够?烦死了!”

  被骂了,他却笑了,真心地笑了,那笑容带了酒意,但凡看几眼的人都会醉倒。

  舒米爱看得两颊酡红,原来她说这句话会让他这么开心,他笑得就像得到了巨大的宝藏,好像把全世界的幸福都攒在了手上。

  她的心绪浮动着,她搂着他,紧张地问他,“那我们不离婚了,对吧?”

  宋坚深情地看着她,“嗯,我们不离婚,你说过一次,我说过一次,以后谁再说这样的话,那就……”

  舒米爱张大眼睛,等着他后面的话,“嗯?”

  “没有离婚,谁也不说。”

  离婚是他们之间的疤痕,每一次揭开一下伤疤,他痛,她也痛,既然怕痛,就永远不要说,永远不要去想。

  舒米爱偷偷地舒了一口气,原来说爱他并不难,说出来之后,压在心口上的石头被挪开了,而且说爱他的时候,她被蜂蜜似的甜蜜给淹没了。

  “是不是说多了,就有一种爱上我的感觉。”宋坚揉着她的头发,温柔地说。

  她惊奇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知道她的想法,确实,张口说爱他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真的爱上他了,而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

  “小爱。”他一顿,柔柔地说:“因为我就是这样的感受。”

  他爱她,所以他说时才会有感触,那她呢?舒米爱觉得自己渐渐地厘清了,她看向他,小嘴微启,小声地说:“我爱你……”

  他一笑,柔情万千地说:“我也爱你。”他低头吻住她的唇,她也爱他,没有比这个还要让人欣喜若狂。

  她低低地笑了,原来这就是爱的感觉,她忍不住地回应着他的吻,心里暖暖的,她激动地回吻,让他知道她的感情、她的感受。

  宋坚双臂一张,将她按在了床上,舌头野蛮地钻进她的嘴里,激动地吸吮着她的香舌,大掌在她光洁的身体上摩挲着。

  舒米爱轻喘着,他此刻的激动与刚才柳下惠的模样让她发笑,她忍不住地说:“你刚才很柳下惠的。”他刚才可是一直一直在赶她走。

  “遇到你,没有办法。”他喘息地说。她就像罂粟一样,他已经上瘾了。

  她娇笑,“我好喜欢你柳下惠的样子。”

  他听得笑出了声,“我好喜欢要诱惑我的你,像一只洁白的小羔羊,可爱性感,让我好想……”他凑近她的耳边,“好好操/你!”

  舒米爱轻哼一声,夹着他趁乱爬进她身体的手指,脸上红晕一片,她摇曳着头发,被他粗俗易懂的话给弄得面红耳赤,“宋坚!”

  她的宋坚,不会这么粗鄙;她的宋坚,会温柔、会可爱,还会关心她、心疼她;她的宋坚,默默地包容她的任性、她的无礼;她的宋坚,只属于她……

  但她又好喜欢说着这些龌龊话的宋坚,这么真实、这么血性,他说的就和他做的一样,他确实已经难以忍耐,按捺不住了。

  “我爱你,小爱。”宋坚含住她白嫩如珍珠的耳垂,千丝万缕地诉说着他的情意。她闭着眼睛,只剩下本能,她娇喘着,“爱,我爱你……”

  情/yu的火花在他们之间燃烧着,他强悍地充满了她的身体,她跟着心随着他的节奏摇摆着。

  他们激烈地缠绵着,彼此毫无保留地奉献出爱意,仿佛将承诺刻在彼此的身心上,一辈子也不会消逝掉,因为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