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半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半婚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舒服过头的后遗症就是让舒米爱又一次地差点下不了床,在她犹豫着是不是该离家出走的时候,宋坚说星期天宋家要BBQ聚餐。

  她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情,开始满心为BBQ忙碌起来,她最喜欢烤肉了,当然二话不说地加入买食料的队伍,跟着宋母和宋雅去买食材,烤肉器材就交给宋坚去买。

  到了星期天,因为人多热闹,舒米爱就把阿花也叫了过来,而且宋雅现在跟阿花也比较熟。

  除此之外也没有叫别人,怕宋雅不习惯。早上吃了早饭,宋坚就开车载着舒米爱和阿花去了宋家。

  宋家院子里有一棵很大的树,烤炉就放在树下,正好遮阳。食材早就处理过了,没过多久,宋坚就开始他烤肉的艰巨任务。

  他拿出肉,刷了一层烤肉酱,接着放在烤炉上烤着,不时地翻一翻。舒米爱不会烤,就会吃,她站在宋坚身后,不断地说:“我要吃骨肉相连的,还有……”

  “不要急,慢慢来,你去屋子里坐着,免得晒到了。”宋坚额上冒着汗,一边烤肉,一边劝说她。

  她感动地贴着他,拿着卫生纸给他擦汗,在他的耳边说:“嗯,好,加油。”

  宋母看到儿子跟儿媳妇感情好,心里也开心,转眼间看到宋雅安静地在旁边串香肠,宋母心头忧郁,可想到宋雅现在身体好了,精神也渐渐恢复,不再要死要活的,宋母也就没有太多的奢望了。

  阿花坐在宋雅身边,看着不远处肉麻的一对,忍着鸡皮疙瘩说:“他们两个大庭广众之下也太恩爱了吧!”

  宋雅笑了笑,“不会啊。”她哥哥幸福,她高兴还来不及呢。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要生小孩……想到这,她的脸色微白,仿佛看到了自己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

  “怎么了,人不舒服?!”阿花不解地看着她。

  “没,我进屋休息一下。”宋雅转身进屋。

  舒米爱陪着宋坚一会就被他给赶回屋里去,她一走进屋里,就看到宋雅苍白着小脸,双手紧张地握着。

  舒米爱心头一跳,“小雅,你怎么了?”

  宋雅纤弱的身体不断地颤抖着,“嫂子……”

  “怎么了?”舒米爱赶紧抱着她,却发现她身体冷冰冰的。

  “我是不是很残忍、很坏,我拿掉了宝宝……”这是宋雅的心魔,她一直觉得自己谋杀了一条生命。

  舒米爱轻轻地说:“不是你的错,是命中注定你跟宝宝没有缘分。”

  “是我要去拿掉的。”她红着眼睛。

  “不是,你不想拿掉,你是没有办法,你是被现实逼的,不是你的错,宝宝也会原谅你的。”舒米爱心疼地说,这么年轻的女生就因为这样的事情弄得憔悴悲伤,真的太可怜了。

  “是吗?”宋雅恍惚地说。

  “当然了。”舒米爱温柔地说:“小雅是好女生,所以才会感到伤心,但是你想想,你以后会结婚,还会有小孩的,曾经失去的以后会回来,现在没有了是因为时机不对。”

  良久,宋雅慢吞吞地说:“就像你跟哥哥,会结婚,会有小孩。”

  舒米爱愣了一下,接着用力地点头,“嗯。”

  确实,每一个女生都会像她一样组建自己的家庭,有一个不错的老公,有一个可爱的小孩,这是每一个女生都想要的。所以她还是满幸运的,因为她嫁给了宋坚,这个男人在乎她、疼惜她,以后他们还会有自己的孩子。

  忽然,她不排斥怀孕了,也许他们之间该有一个小孩,为他们的家重新注入充满生机的元素。

  一想到一个像他和她的小肉团,她不自觉地嘴含笑容,“小雅,也许过不久,你会有一个侄子或者侄女了。”

  宋雅惊讶地看着她,眼神温和,听了舒米爱的话,她的忧愁淡了不少,更因为后面的暗示而欣喜,“真的吗?”

  “嗯。”

  舒米爱突然意识到,之前的避孕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烤肉结束之后,宋坚夫妻俩先送阿花回家,接着他们手牵手回家。

  宋坚因为烤了一天的肉,身上一股肉味,一回家就冲到了浴室里洗澡。

  舒米爱帮忙拿换洗衣服,手机响了起来,是阿花,“怎么了?”

  “我把充电器落在你老公的车上了。”阿花气馁地说。

  “啊?那我送过去给你……”

  “不用,你明天带给我,我今天先去隔壁邻居那里借借看。”阿花率直地说。

  “好。”

  “喂,我今天看肉麻的夫妻剧一天了,你们两个是不是如胶似漆得过分了,专门欺负我这个单身女子。”阿花可怜兮兮地说。

  “有吗?”她甜蜜地一笑,一点也没有感觉。

  “有!”阿花愤怒地说:“秀恩爱分得快!”

  “诅咒别人的姻缘,小心你自己的姻缘!”舒米爱不客气地顶回去。

  电话里静默了一会,两人同时笑了出来,阿花擦着眼睛,“哈哈哈,你的嘴这么坏,让你老公多给你喂些蜂蜜。”

  “哼,有甜言蜜语也不说给你听。”

  “你得意、你矫情吧。”阿花无所谓地说:“反正地球人都知道你舒米爱爱你老公!”

  “谁说我爱他!”舒米爱一愣,“还没到爱的地步吧。”

  哪有这么快就爱了呢,舒米爱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样的,在她容量很小的脑里,爱情也许就像偶像剧一样轰轰烈烈。

  “是吗?”阿花很怀疑。

  舒米爱正要说话,却心有灵犀地转过头,看到站在门口的宋坚,她愣了一下,随即对阿花说:“我先挂了。”

  “你怎么还没开始洗?”她看他还穿着原来的衣服。

  “我想拿换洗的衣服。”

  “哦,我帮你整理好了。”舒米爱拿起衣服给他,但她的手抬着好一会,他也没有接过去。

  他就站在门口,高大的身影就像石头似的堵在门口,宛若堵住了她的心□,她不知为何心跳加速,心中莫名的不安。

  “阿坚?”

  他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她,良久,他找回自己的声音,平日好听的声音此刻干涩沙喷,“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

  舒米爱呆呆地看着他,好一会才想到他指的是她刚才在电话里说的话,她想了想,张口问:“哪一句话?”

  宋坚不想兜圈子,直截了当地说:“你说你没有爱我,还不到爱的地步。”他不知道,从来不知道,这个在他的怀里甜笑,在他的身下辗转的女人居然一点也不爱他。

  还没有到爱的地步,什么叫还没到爱的地步?她心中的爱又是什么,他们朝夕相处、日日缠绵,已然是彼此最亲近的人,他都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

  还没有爱上他。直白一点,她不爱他!

  宋坚全身的血液几乎都要冷掉了,没有任何消息比这一句话还要来得恐怖,如果她问他,他爱她吗?他会毫不犹豫地说,爱!

  但她却说不爱……

  这种被背叛的感受如刀子一般切割着他的肉,一片一片,不仅是他的肉,还有他的心,他的心被凌迟着。

  宋坚看着她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她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手无足措的慌张。他冷笑,她慌什么,他会骂她、会打她吗?不会,他怎么会这么做,他爱她都来不及,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只是他接受不了她这么冷酷无情的话,他的眼眶发热。

  男人有泪不轻弹,屁!他现在只想找一个地方好好舔舐他的伤口,他移开眼,不敢看她一眼,他怕自己会疯了。

  在他抬脚离开时,她慌张地喊道:“宋坚,你去哪里?”

  他去哪里?他不知道,他只听到自己弱弱地问她,“舒米爱,你真的没有爱过我,对吧?所以不想怀孕,不想跟我生小孩,你还是想着离婚,对不对?”

  他问了,却不敢听她的回答,像一个懦夫,脚下踉跄地快步离开,被丢在原地的舒米爱迷茫地看着他离开。

  砰,门被关上的声音震醒了她,舒米爱赶紧冲出去,脚一歪,人撞在了墙上,疼痛提醒着她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伤害了他,白痴一样地伤害了他,他对她的感情显而易见,可她刚才却说不出安慰他的话,哪怕说一句假话留住他的脚步。

  不,她傻住了,她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宋坚要问她,她爱他吗?她爱不爱他,对他很重要吗?爱,真的很重要吗?

  她闭了闭眼睛,脑海里却浮现了舒母的身影,她的母亲没有爱情,她的母亲为了生计而努力赚钱,艰苦奋斗。

  没有爱又怎么样?他们之前没有说到爱时,他们不是相处很好、很开心吗?无数的问号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的心剧烈地跳动着,想不通爱不爱的问题。

  他去哪里了,他还会回来吗?他爱她,那她爱他吗?

  舒米爱头疼地靠着墙,无助地望着空旷的房子,泪水唰地哭了出来,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宋坚……她默默地在心里喊着他的名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