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半婚 第8章(1)

作者:金晶
  清晨的活/塞运动在宋坚一句“小爱,为我生一个小孩吧”拉开了帷幕。

  舒米爱在惊心动魄之中达到了高/潮,像一只搁浅的鲸鱼在床上喘息着。

  她听到他下了床、洗了澡,又对着她耳语,“我先去上班,我已经蒸熟了包子、热好了牛奶,吃完再去工作室。”

  她是自己的老板,她的时间可以自行控制,而他不能,他有上班的时间,否则他非常乐意在床上与她厮磨。

  门,关上了。

  舒米爱躺了一会,慢慢地爬了起来,掀开薄被,身体一动,一股液/体从双腿间流了出来,她面红耳赤地抽了几张卫生纸擦了擦,拿过床头的浴袍穿上,去浴室整理自己。

  他昨天做得有些狠了,她的腰都有些疼,双腿都无法并拢,她低咒一声,真不知道他脑子是被多少精虫给吃了,在床上折腾起她来手下丝毫不留情。

  她洗好澡,挑了一件白色短袖和一条高腰花裙,今天的她实在不适合穿裤子,连内裤也摩擦得她不舒服。

  舒米爱坐在餐桌前吃着宋坚为她准备好了的早餐,吃完之后,她收拾了桌子,拿了包包要出门的时候,她鬼使神差地走到房间里的柜子前,拉开抽屉,看着静静躺着的药罐。

  她很清楚,瓶子里装的根本不是葡萄籽,而是避孕药。结婚没多久,她很想要小孩,真的很想要一个有老公、有小孩的家庭,但是她的想法渐渐地变了,她跟宋坚之间的感情根本不稳定,他们之间出现过一次想离婚的念头,难保不会出现第二次。

  婚没有离成,不代表他们之间没有问题,不如等感情稳定一些的时候再说生小孩的事清吧。

  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很自私、很过分,瞒着他偷偷地吃避孕药,特别是在他强烈地表现出想要小孩之后,她也没有开诚布公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反而表面迎合,私下偷偷地反抗。

  她应该说出来的,但她说不出来,这种话怎么说?对不起,因为她觉得还不到要小孩的时候,所以暂时先不要?她这么说,宋坚会怎么想她呢。但是瞒着他,她心里又有一种内疚感,她不该骗他。昨天晚上差点被他抓包,听到他说吃多了药不好,她难免多想了。他是不是知道了?

  但下一刻,她又笑自己想太多了,他不可能知道,他对女人的一些东西并不是很了解。舒米爱缓慢地关上抽屉,重重地吐了一口气,算了,暂时让她钻进乌龟壳里去吧,这个问题先放着。她转身离开了公寓,自己开着车去工作室。不过很意外,今天工作室里来了一个意外的人。

  “小爱,有人来找你哦。”舒米爱刚进门,阿花就笑着对她说。

  舒米爱眉一挑,她好奇地看向背对着她坐在沙发上的人,她走过去一看,脸上立即出现了笑容,“小雅?”

  “嫂子。”宋雅害羞地一笑。

  “小雅,你可总算来玩了。”舒米爱热情地说:“要喝什么?”

  “不用了。”

  舒米爱还是给她倒了一杯她和阿花平常喝的花茶,“喏,喝花茶吧,养颜美容。”

  “好,谢谢嫂子。”宋雅接过花茶小口地喝了一口,“嗯,好好喝哦。”

  “喜欢吗?等等你带一些回去。”

  “嗯,谢谢。”宋雅笑着说。

  舒米爱只比她大了两岁,可是处事为人比她圆滑很多,她也不想表现得太小家家子气,而且舒米爱的话很真诚,她觉得老说不用,场面会很尴尬。

  “对了,我上次忘了跟你说地址,你怎么找到的?”舒米爱好奇地问。

  “妈跟我说的,爸送我过来的。”宋雅温温地说:“我最近在家里看了动漫,就是那个很红的onepiece,觉得很有意思,所以就来这里看看。”

  “那你喜欢什么角色啊?小爱还有一个绝活呢,她做布偶也很棒,让她给你做一个。”阿花一边扫地,一边插话道。

  “嫂子会做?”宋雅崇拜地看着她。

  “会做,还放在网路上卖呢。我给你做一个,你喜欢哪一个?”舒米爱笑咪咪地说:“可别说每一个都喜欢,海贼全家福都要的话,可是要一些时间的哦。”

  “我都想要。”宋雅吐了吐舌头,“嫂子,你就做一套给我吧,我可以等的。”

  舒米爱这一次看到宋雅,觉得宋雅有些不一样了,她脸上恢复了神采,红润的小脸也不再总是低着。

  不过她还是发现宋雅在跟别人说话,例如阿花,她表现得拘谨,但这已经很不错了,总会慢慢好起来的,她咧嘴一笑,“好啦,小姑子开口,我哪有不从的,不然你哥就要说我不疼你了。”

  宋雅脸蛋一红,“谢谢。”

  “要等等哦。”舒米爱打算慢慢做,做得精细一些,毕竟是给小姑子的,她当然要十分用心。

  “好,没关系的,我一定等得住。”宋雅脸色一黯,“我打算回台湾继续学业。”

  “太好了。”舒米爱装作没有看见宋雅变化的神色,真心为她高兴,“妈和阿坚都很想你,你要是在台湾读书就最好了。”

  宋雅颔首,“嗯。”

  “你离开台湾也有些时候,台湾发生不少变化,不如哪天周末我们一起出去玩,叫你哥当司机先生。”

  宋雅觉得舒米爱身上有源源不断的活力,她也被感染了不少,只要不去想那个人,不去想曾经从她身上剥离掉的孩子,她觉得自己可以过上正常的日子。

  宋雅微微一笑,点头说:“好啊。”

  “这是什么?”

  舒米爱和宋坚一起吃过晚饭,两人抱着一起看电视,宋坚突然拿了一个盒子送给舒米爱,舒米爱吃惊地接过,没有很快就打开,反而先问他。

  宋坚深深地望着她,“还记得阳明山之约吗?”

  “嗯,当然记得,有人爽约了,我怎么可能不记得。”舒米爱轻哼一声,本来依偎在他怀里的她动了动,移出了他的怀抱,靠在另一个沙发背上。

  看着记恨的她,宋坚不觉得她小孩子气得讨人厌,反而觉得这样的她很可爱、很天真。因为在乎,才会记恨,

  “那天小雅自杀,进了手术室,所以我才失约的。”他话音一落,就见她挪动着臀部一点一点地回到他的胸膛前。

  他啼笑皆非,她的性格很有趣,是他的错,她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看,但如果他有正当的理由,她又很快就会放下矜持,马上跟他和好。

  “所以这个呢?”舒米爱还是不懂。

  “那天我买了这套首饰要送给你,可没有机会送出去,现在送给你。”宋坚亲昵地亲了亲她的额头,温文地说。

  “哦。”她平淡地应了一声,嘴角却往上一弯,打开一看,首饰倒是满对她的品味,简单经典。她侧过头看着他,小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嘟着小嘴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我很喜欢,谢谢。”

  “亲错地方了。”宋坚不满意地将嘴凑向她的樱桃小嘴,被她以手心堵住。

  “我就爱亲那里,不行吗?”她威胁地伸手掐住他腋下最柔软的肉,一双水眸狠狠地瞪着他。

  “亲爱的,你没有错,我错了。”他态度良好地说。

  舒米爱这才笑着松开手。

  宋坚狗腿地说:“我帮你戴项链。”

  “不用了,我平时不爱戴这些东西。”她一向喜欢简单轻松,珠宝之类的奢侈品也是在特定场合才会戴。

  他却不理会,坚定地将她全部头发撩在了一边,他小心地扣上,一条泪滴状的钻石项链垂在她的锁骨处,晶莹剔透,衬得她越发的光彩照人。

  宋坚看着她美好的颈部,虔诚地在她的颈上吻了一下,“喜欢吗?”

  “嗯。”舒米爱点点头,脸上红红的,脖颈那里就像火花在激射般,弄得她心跳加速。

  宋坚又拿着精小细致的钻石耳环穿过她的耳洞,同样亲了一下她的耳垂,“真的喜欢?”

  她说不出话地颔首,坐在她身后的他看不见她娇羞的面容,她低下头,看他拉起她的手腕,将纤细的碎钻手链缠绕着她的手,宛若缠住了她的整个身心似的,他执起她的手,留下温热一吻,“真的很喜欢?!”

  舒米爱气急败坏,他又在挑逗她了,她没好气地拿赤裸的脚丫踹了踹他的小腿,“我喜欢,很喜欢、很喜欢,不要再问啦!”

  宋坚大大地咧开嘴,笑意从脸上延伸到眼角,“你自己说的,所以你是不是亲错了?这么、这么、这么喜欢,那怎么也该亲我的嘴吧?”

  她掉进他的陷阱,被他给耍了,太过分了,她一把抱住他的头,眼对眼、鼻对鼻,她在他的嘴边说着话,彼此的呼吸火热地纠缠着,“对啊,我喜欢,很喜欢、很喜欢,可我就是不亲,你怎么办呢。”

  男人不能害羞,要勇于追求自己的利益。宋坚以前就是太傻、太木讷,不知道夫妻之的打情骂俏才是情感升华的垫石。男人太正直、太不解风趣,女人又怎么会喜欢上他呢。当然,调情也只能对着自家的娇妻,这是铁一样的规律。

  宋坚邪邪一笑,大掌早已悄声无息地绕到她的后脑杓,在她话音|落,他的手就按了下去,她吃惊地支吾一声,直接火星撞地球,两人死死地贴在了一起。

  两人的唇就像有磁性似的黏在了一起,呼吸加重,心跳加快,完全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这就是磁场的作用。

  舒米爱闭着眼睛,任由他在她的嘴里探索着,放纵他的手在她凹凸的曲线上滑动,唯有呼吸不畅的时候,她才推开他,急促地汲取着新鲜空气。

  “我要去洗澡了。”鉴于他最近太勇猛,她想着要逃,哪知她的动作不够快,他的铁臂圈住她的腰身。

  他性感沙哑的声音低低地说:“一起洗。”

  一起洗?那他们还要不要单纯地只是洗呢!

  “不要,我洗我的,你洗你的。”

  “听说这叫情趣。”宋坚又补充道:“古代有鸳鸯浴,现代有鸳鸯浴加高级按摩浴缸,嗯,肯定很舒服。”

  舒米爱白了他一记,“你心里有什么阴谋?”

  “没有,就是想跟老婆洗鸳鸯浴,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到底是谁得了便宜又卖乖!

  宋坚笑着抱起她往浴室走,“我保证很舒服。”

  舒米爱无语地看着他压制着自己走向浴室,恨得牙痒痒的,为什么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是真的舒服,还是舒服过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