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半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半婚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下班前,宋坚收到了严肃送来的葡萄籽,一时好奇,打开一看,眉头一皱,颜色似乎不一样,他打电话给严肃,“你朋友会不会是坑你,这个颜色不对劲。”

  严肃一听,“那个朋友跟我关系很铁,怎么可能骗我,你拍一张照片给我,我问问。”

  宋坚拍了照片传给了严肃,没一会,严肃就回了他,“没错,是这个颜色,我也上网查了,没错啊,是玫红色啊。”

  “小爱吃的是白色。”

  严肃皱着眉,摸了摸下巴,“你拿两种药去医院问问好了,可别让你老婆吃出问题,反正我朋友这边是打了包票,现在骗子很多,要小心。”

  宋坚一听,紧张了,“好。”

  他开着车回到了家里,舒米爱还没回来,他就开着车去找一个医院的朋友,想让朋友帮忙看看。他还真的有点怕舒米爱吃了假药,如果吃了假药,那就要去医院做身体检查才行。

  舒米爱从工作室回家时,宋坚还没回来,她打开灯,在厨房里开始烧饭做菜,等厨房里溢满了排骨汤的香味时,她听到开门声。

  她走出厨房,看到宋坚站在鞋柜边换鞋,“回来了啊,洗一下手就可以吃饭罗。”

  他的身子奇怪地僵硬了一下,缓缓地抬头看着她,看得她莫名其妙,她摸了摸脸,“干嘛这样看我,脸上有脏东西?”

  宋坚迟缓地摇摇头,穿着拖鞋,淡淡地说:“我去洗手,换一套家居服。”

  “哦。”舒米爱看着他回卧室的身影,轻蹙眉头,“今天怎么怪怪的。”

  宋坚安静地坐在床上,本来就很少表情的脸上此时紧绷着,肌肤之下隐隐的青筋凸着,就好像在隐忍着什么。

  半个小时前,他医院的好友特意帮他查了一下,很确定地告诉他,白色的药丸是避孕药,玫红色的确实是葡萄籽。

  宋坚头痛地揉着太阳穴,他记得自己上次看到她在吃药的时候问过她,她在吃什么,她说是葡萄籽。他记在了心上,本来想买些她爱用、爱吃的东西给她,想讨好她、取悦她,但事实上,这一切竟是一个笑话。

  如果那是假药,他相信她也是被蒙在鼓里的,但是避孕药,她不可能连避孕药和葡萄籽都会买错,将两者混为一谈。只有一个可能,她不想怀孕。

  他头疼不已,在她还没提出离婚前,她还撒娇地跟他说过,她想要一个孩子,他甚至跟好友聚餐都下意识地戒烟、戒酒。

  但她不想要了,她不想要孩子,她是不是也不想要他了?他伸手捧着头,陷入无限的患得患失。她不想要孩子可以跟他说,可她偷偷地进行这一切行动,为什么?

  一双温柔的手贴在他的手上,宋坚一惊,一抬头就看到舒米爱担忧的目光,“你怎么了?”

  舒米爱担心地看着他,黑暗的卧室捶他灯都不开,像雕像似的坐在床上,他在想什么,有什么烦忧呢?

  “你……”他张了张唇,他想问她为什么,可心跳得剧烈,眼皮不祥地跳着,他退缩了,不敢问了,他朝她一笑,“没什么,我只是在想……”

  “想什么?”

  他邪气地一笑,“我想是先吃你还是先吃饭。”

  “宋坚!”她恼羞成怒。

  他笑着抱住她,重重地将她揉在怀里,“好想吃了你。”好想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可他又怕问出口了之后,他们这段时间的甜蜜幸福就消失了。

  “等一下晚上还要陪我去看我妈。”她捏了捏他的鼻子,“不许胡来。”

  宋坚强颜欢笑,笑着将刚才的事情扯远了,“那回来继续。”

  舒米爱轻哼几声:“去吃饭了。”她拉着他的手,不知为何,他刚才的异样让她心头忐忑不已。

  “衣服还没换。”

  “我帮你。”她冲动地说,说完不好意思,可话已说出口,她假正经地说:“我帮你换衣服,不过你不要动手动脚。”

  她的话让他馨闷的心情微微散去,“遵命,老婆。”

  她拿出他平时穿的灰色家居服放在床上,纤长的指尖扯开他的领带,顺便解开最上面的几个扣子,他身上立刻透出颓废的帅气味道。

  “在家里穿随便点没关系,在外面要穿得正正经经,虽然死板了点,但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舒米爱悄悄地掩饰自己看到他男色时的蠢蠢欲动,坏心眼地打算要他永远做一个阿呆先生。

  “嗯,好。”宋坚很享受她此时的黏人与贴心,乖乖地站立着,为了方便她脱衣服,微微弯腰,如此拉近了距离,他都能闻到她手腕间的香水味。

  她习惯将香水擦在手腕上,很淡,只有跟人很近的距离才能闻到,但是奇怪的是公司里不乏有人擦一样的香水,这款channelNo.5擦在她的身上,与她自身的香气相混合,已经不是单纯的人工香水了,是她的专属香气。

  “闻什么?刚刚才炒完菜,是不是有菜的味道?”舒米爱皱着鼻子,一副自我嫌弃的神情。

  “你身上有一股宋坚的味道。”宋坚含着她的耳垂轻轻地说:“是我在你身体里种下的。”

  她的脸红了,他种下的味道?她想到了他每晚的激烈渴求,“脱裤子了,宋先生,抬脚。”

  宋坚温驯如绵羊地抬起脚,方便她脱下,“脱完了,老婆,你是要继续脱呢,还是要开饭呢?”

  他只穿了内裤站在她前面,一副任她蹂躏的模样,弄得她啼笑皆非,“宋先生,你在耍宝哦,快点换上衣服,吃饭啦,菜都要凉了。”

  即便他的身材如太阳神阿波罗般完美,让她看得眼冒爱心,但她可不想浪费一顿食物。

  “真的不要?”宋坚魅惑地朝她眨眼。

  她捂嘴偷笑,“宋先生,你很饥渴喔?”

  “嗯。”

  “那我就……”舒米爱跳上他的身上,两腿环住他的腰部,“那我就允许你光着身子吃晚饭,降降火吧。”

  “是。”宋坚无奈地说。

  “赶紧抱着我去吃饭。”她用力地拍打在他坚实的肌肉上。

  “遵命!”

  这顿饭最后是吃了,但他们却没有再出门,本来要去舒母那儿的计划也取消了,因为他们两个就像干柴遇上烈火似的滚床单去了。

  激烈的欢爱之后,她悄声地下了床,他裸着身体趴在床上,背上是被她抓出的痕迹,他此刻就像一只吃饱喝足的慵懒狮子。但他的精神时刻集中,他半睁开眼睛,看她倒出避孕药混着水喝了下去,他幽幽地开口,“美白祛斑也只是噱头,药吃多了不好,就算是保健品。”

  他看到她的手微微一颤,转头面向他时,她甜甜地笑着,“放心,偶尔吃,而且女生年纪大了,这些东西要开始吃,你不是女生,你不懂啦。”

  他确实是不懂,不懂她在想什么……

  “过来。”他阴沉沉地朝她招手。

  舒米爱听话地上了床,靠在他的胸膛上,突然,她睁大眼睛,“你还要啊?”他的大掌正在她的腿间摸索着。

  宋坚望着她,像一个绅士般拉开她的腿,又像一只禽兽般冲进她的身体,低哑地说:“要不够。”

  她闷哼着,在他的撞击中上上下下,她迷离地望着他,想不明白他的动作怎么变得粗暴,连力道也变得沉重。

  舒米爱一边纳闷着,身体很快地适应了每一面的他,她的身体像一叶扁舟在他狂暴的暴风雨中迷失了方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