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半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半婚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宋坚的车子开得飞快,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舒米爱还是抬不起头,她觉得太丢脸了,宋坚下楼之后,脸皮厚得一脸淡定,她都不太敢看他。

  即便这样,吃饭的时候她也能感受到他炙热的目光,出了宋家,坐上车回去时,他的目光更是赤/裸裸了,活像要生吞了她。他们一路无话,车子飞驰着,良久,她脸颊上的红晕稍稍退去了,她才敢抬起头,车道旁熟悉的景色让她又红了脸,“你开去哪里啊?”

  宋坚一本正经地说:“回家。”又强调地说:“回我们的家。”不是她的工作室。

  “你……”

  “你那里的床太小了。”他皱着眉,很认真地说。

  舒米爱直接暴走,“我那里床大小跟你有什么关系!”说完之后,她想到他曾经说过要回家继续。继续?才怪!她睁大眼睛,“你停车。”

  宋坚倏地一个转弯,利落地踩下刹车,两眼发光地看着她,“到了。”

  “我不上去。”舒米爱扭了扭身体,被他挑逗过的身体还很湿润,刚才在宋家她根本来不及整理。

  宋坚又一副深沉的模样,“车子里更小。”

  啊啊啊!舒米爱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他的脑核真的被精虫吃了吧,她直接一掌拍在他宽厚的背上,“你真的疯了,我要回去。”

  “小爱。”

  她转过去,他迅速地亲了上来,她嘤咛一声就被他抓住了,她迷迷糊糊地被他吻着,等她被抱起来的时候她才清醒过来,他们离开了车子,乘着电梯往上。

  她抬头看他,他的眼睛深处似乎有一个巨大的黑洞,她望进去之后就迷失了自己。咔嚓,门一开,宋坚将她摁在墙上,饥渴地深深吻住了她,她挂在他的身上,双腿主动缠在他坚实的腰间,尝过天堂滋味的她,身体很自然地为他开放。

  她已经忘记了一切,只知道她想要这个男人,忍不住地拱着身子将自己完全奉献给身前的男人。

  ……

  当她稍稍清醒过来时,他们已经在床上了,曾经熟悉的床被他们弄得乱糟糟,被子、枕头和她最喜欢的骨头抱枕全被扫到了床下,她的内衣在羊毛地毯上孤零零地躺着,床上只剩下他们赤/裸交缠。

  他们变换着姿势,她疯狂地放开叫着,她已经不在乎有没有人听到,她只知道身体里烧着一把火。他也是,舒服的时候喘息着,痛快的时候喊她的名字,高/潮的时候发出畅快的喊声。

  他的力道太大了,激烈的撞击力道使得床发出古老的声音,吱嘎吱嘎……她的身体里被他填满,来不及喘息,他没有让她说话,俯首攫住她的小嘴,在她的身上一次又一次地占领……

  舒米爱最终还是从工作室搬回了家里,在阿花暧昧的眼神中,她回到了曾生活半年的家中,一切都没有变,每一样物品都放在原处。

  她看了一眼正辛勤搬东西的宋坚,舔了一下干涩的唇,去厨房里拿了一杯优酪乳,坐在流理台边的高脚凳上,慢条斯理地喝着。

  她的男人身材很好,夏天快到了,在家里有些热,他穿了一件白色棉质背心,露出两条坚实的手臂,虽然他的肌肤白了一些,但可以看出他平时也有锻链,二头肌那里鼓鼓的像一座小山丘,怪不得她掐他的时候他都不疼。

  透明的汗珠滑进了眼睛里,他就摇摇头试图甩开,接着散开的汗珠顺着他出色的五官一路往下,流到了他的身上,湿透了他的衣衫。

  水渍在他的背心上形成一块一块的图案,就跟今天蓝天上的棉花云一样。他似有察觉到她的目光,回头对她一笑。

  “我的东西不多,慢慢来就好了,你坐下来休息一会吧。”舒米爱说。

  宋坚听话地放下箱子,走到她身边,倚在她身边的流理台,她鼻尖嗅到他淡淡的汗味,并不难闻,反而有一股清新的男人味,熨烫了她的脸。

  她心不在焉地喝着优酪乳,感觉到身边的他虎视眈眈,无声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自了一勺优酪乳凑到他的嘴边,“喏。”

  一抹灿烂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他张口吃了一口,眉宇间尽是得意的神情,像一个小孩子似的满足地待在她的身边。

  她实在是受不了他那种赤裸裸的暗示,又听到他说:“还要。”

  舒米爱瞟了他一眼,无奈地舀了一勺给他,宋坚张嘴含上,眼角瞄到她皓白的手腕,他意犹未足地伸出舌尖轻舔了一下。

  她叫了一声,收回了手,两眼瞪着他,“干什么!”优酩乳的凉透过他的舌尖传到了她的肌肤上。

  “很好吃。”他邪气地朝她眨眨眼。

  “好吃?”她哼了一声,将优酪乳都塞到他的手里,“你自己吃。”

  宋坚莞尔地看着她走到沙发边,坐在上面,两脚一翘放在了茶几上,他笑着拿着优酪乳坐在她的身边,“小爱,我喂你。”

  “不用了,你离我远一点。”给他几分颜色,他就开起了染房。

  他笑了笑,喝了一口优酪乳,神速地堵住她的嘴,将优酪乳喂给了她,抹油地吃了她一嘴才退回来,“好吃吗?”

  舒米爱俏脸红通通的,她用力地拍了他一下,“你恶不恶心、矫不矫情!”

  “嗯,那这样呢?”宋坚舀了一勺凑到她的嘴边,“这样就不恶心、不矫情了吧。”他的老婆似乎很容易害羞啊,耳根子都软了,他很喜欢嘴对嘴的喂法,不过她太害羞了,还是一步一步来吧。

  舒米爱眼睛一魅,觉得妻权被挑战了,她邪邪地一笑,伸手拿过勺子,将优酪乳涂在他的脖颈上,做出一副吸血鬼的模样,“我要吸了你的血!”

  宋坚一愣,她俯首在他的脖颈处舔舐了一口,凉凉的优酪乳被她吃掉之后,她火热的唇灼烧着他的肌肤,他一热,红了脸。

  她尖尖的牙齿深入他的肌肤,留下了痕迹,她满意地一笑,他宠溺地看着她,对她挤眉弄眼,“我很喜欢你这样的吃法。”

  臭不要脸!她转过了头,不理他。

  宋坚直接脱掉背心,“你喜欢吃哪里都可以。”

  一语双关,活活将她堵死了,舒米爱的食指用力地戳着他的胸膛,“你从哪里学这一招的,现在的脸皮这么厚。”她的手转而掐着他的脸。

  “没有。”宋坚才不会告诉她,只有他死皮赖脸的时候,她才会理他、才会脸红,而且他发现,她身边的位置是他最想待的,脸皮厚一点也无可厚非。

  “信你有鬼!”以前木木讷讷的男人,现在虽然没有油嘴滑舌,可是他的眼神太炙热、行为太挑逗了,让她好不习惯啊。

  “老婆,晚上想吃什么?”

  “你除了炒饭、炒面,我觉得你没有别的可以拿出手的。”舒米爱毫不留情地说。

  宋坚嘿嘿地一笑,炒饭、炒面还是他炒了很多年,熟能生巧地练出来的,“去外面吃饭吧,有一间日式料理还不错,吃完我们可以看看电影、逛逛街。”

  他的提议很不错,舒米爱点了点头。

  直到完成了他所说的流程,洗完澡上床睡觉时,她突然意识到,这是他们结婚以来第一次像一对正常的夫妻,平日柴米油盐酱醋茶,偶尔约会调剂。

  舒米爱躺在宋坚的胸膛前,满足感油然而生,嘴角一扬,看着他平静的睡颜,笑着闭上了眼睛,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严肃走到宋坚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宋坚。”

  “嗯?”宋坚从办公桌前抬头看了一眼,“怎么了?”

  “没事,把这个东西还给你。”严肃笑着将辞职信放到他的桌上,“以后可别再给我这个东西了。”

  宋坚微笑地颔首,将辞职信撕掉,“可以了吧?”

  “喂,看你春风得意的,有什么开心的事情?”严肃看宋坚最近的心情很好,嘴角带笑,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没有。”宋坚低调地摇头否认。

  严肃摆明不信,“肯定有什么好事发生。”

  确实是好事,宋坚最近和舒米爱的关系缓和,而且他们之间的感情比刚一开始亲密多了,他也越来越喜欢现在的生活状态,享受娇妻相陪的甜蜜日子。

  他们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侣,彼此拌拌嘴、闹一闹,周末去附近玩,一起手拉手地去探望彼此的家人,两边家庭都不落下。

  严肃看宋坚笑得像猫咪偷腥之后的满足,白了他一眼,“要我说几次啊,我是单身啊,单身,不要在我面前摆出这么幸福的样子,可不可以啊!”

  宋坚淡笑,“你找一个就好了。”

  “你当找女人跟找机车一样,满大街都能随便找一个出来啊!”严肃无奈地说。

  宋坚扯了一下唇,“嗯,那你就继续单身吧。”

  “话说你老婆有没有认识不错的女生,到时候给我介绍介绍嘛。”

  “我记得你说过,你要的女人,脸要好、身材要正点、性格要温驯,人前是淑女,人后是狼女。”说完这句话,宋坚汗颜不已,严肃要找一个女人真的比登天还难,毕竟人家都上外太空了,严肃连女人还找不到。

  “咳,这个要求是难了一点,但不代表没有嘛。”严肃耸耸肩,眼角一瞄,看到一张纸,“这是什么?”

  “老婆的购物单。”

  “什么!”严肃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你现在是娇妻俱乐部的人了?抱老婆大腿也抱得太明显了吧,居然还给老婆买东西,什么化妆水、卸妆油……”

  “钱不给老婆花,给谁花。”宋坚很正经地说。

  严肃一头雾水,他跟不上宋坚的思维了,钱是给老婆花,但是给了钱就完事了啊。已婚男士的思想他想不通,也懒得去想。

  严肃指着其中一样,“你老婆吃这个牌子的葡萄籽?”

  “嗯,好像是美白淡斑的功效,她很爱美。”宋坚看舒米爱吃过几次,也就记住了这个牌子。

  “我有一个澳洲的朋友带了几瓶给我,我给你吧,反正我不用美白淡斑,而且身边也没有女人可以送。”严肃很够意思地说。

  “好。”宋坚点点头,“那我不客气了。”

  严肃横了他一眼,“你就从来没有跟我客气过,下班之前拿给你,我回去了。”

  “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