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半婚 第6章(2)

作者:金晶
  星期天,宋坚中午到舒米爱那里吃饭,吃完饭,又躺在沙发上睡了一个午觉,醒来之后催促着舒米爱去宋家。

  舒米爱被监视了大半天,在他灼热的目光之下,不得不服从命令,半路她去附近买了蛋糕。

  到了宋家,宋父笑着迎他们进去,“你妈在楼上,和小雅在一起。小爱还没见过小雅吧,小雅跟你年纪差不多大,应该会有共同话题讲。”

  “好,爸,那我上楼跟妈和小雅打声招呼。”

  “嗯,去吧。”

  宋坚陪着宋父在楼下,两人说着话,宋坚分神看了一眼舒米爱。

  “你干什么,还怕你妈和你妹欺负她?!”宋父揶揄道,宋坚刚才看舒米爱的眼神就跟护着小鸡的母鸡似的,让旁观的他哭笑不得。

  宋坚难为情地笑了笑,“没。”

  舒米爱走到楼上,她以前来过,知道哪一间房是宋雅的,她敲了敲门,“妈,你在吗?我是小爱。”

  “小爱来了啊。”宋母开了门,笑着说:“也太久没来了,怎么看着有点瘦了。”宋母拉着她的手进了房。

  “呵呵,瘦了吗?现在流行瘦嘛。”

  “瘦哪里好了!”宋母不悦地说:“你不要跟那些小女生一样赶着要减肥,又不是当明星,要瘦才会上镜好看。”

  “知道了,妈。”舒米爱倒不觉得自己瘦了,这一段时间她吃好睡好,反观宋坚,他倒是清瘦了。

  “来,见见你小姑,你都没见过她。”宋母拉着她介绍宋雅,“她是宋雅,你叫她小雅就好了。”

  舒米爱不是第一次见她,大街上匆匆一瞥,她根本没仔细看,就急着给宋坚定罪,现在仔细一看,宋雅的脸色很难看,唇色也是一片粉白,一看之下真的有几分林妹妹的纤弱。

  “小雅。”舒米爱笑着跟宋雅打招呼。

  宋雅毫无生机地看了她一眼,礼貌地喊了一声:“嫂子。”

  舒米爱忽然明白宋坚之前为什么不让她见宋雅了,宋雅今天的状态都这么差了,那以前又能有多好呢。

  舒米爱的眼角瞄到宋雅手腕上未愈合的伤痕,她努力控制自己想要认真察看的冲动,她不敢太过明目张胆,以免刺激到宋雅。

  现在的宋雅很敏感,一点也受不了别人的眼光,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只要逗留几秒,她就会浑身不自在。

  尽管舒米爱很小心,可宋雅还是感受到了,她急忙地将手缩回了被子里,怯懦地说:“妈……”

  宋母心疼地正要说话,舒米爱开口道:“小雅,我有一个cosplay服饰工作室,里面有很多动漫人物的衣服,还有现在很流行的电视剧角色,你对这个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我那里玩哦。”

  宋雅怯怯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喜欢动漫吗?”舒米爱自在地坐在不远处的凳子上,“有喜欢的人物可以跟我说,我可以帮你设计一套哦。”

  “我不看这些,谢谢嫂子。”宋雅轻轻地说。

  “小雅是学音乐,从小就喜欢唱歌。”宋母疼爱地摸摸她的头。

  “原来是遗传,你哥哥唱歌也很好听,不过音准有些问题,你有空要指导指导他。”舒米爱发现宋雅虽然有些不爱说话,但很有礼貌,说起宋坚她也会认真地听着。

  “哥哥会唱歌?!”宋雅吃惊地看着她,“我从小就觉得哥哥的音色很好,可他很少唱歌洽我德。

  “呵呵,是啊,我跟你哥第一次见面时,多亏了你哥的歌声,否则我们还吃不到免费的晚餐呢。”

  宋母也有了兴趣,她还没有听过儿子说起这件事情,“他唱了什么歌?餐厅怎么不收费呢?”

  舒米爱说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事情,宋母听了笑个不停,宋雅苍白的小脸浮现淡淡的红润,小声地说:“哥哥真厉害。”

  三个人聊了一会天,舒米爱提议道:“我买了一个芝士蛋糕,你们要吃吗?我去拿。”

  “小雅,要吃吗?!”宋母问宋雅,宋雅自从回来以后,胃口一向不好。

  “好。”宋雅点头。

  舒米爱正要站起来下楼,刚一拉开门,宋坚正一手拿着蛋糕,一手举着要敲门,猝不及防,手就敲到了舒米爱的头上。

  咚的一声,很响。舒米爱疼得两手捂着额头,怒骂:“宋坚,你干嘛?找打!”

  “小爱,我……”宋坚紧张得不知道说什么,想去摸她的头,手上却拿着蛋糕,想找一个地方放蛋糕,结果没地方放。

  宋母看得直摇头,她这个儿子真是傻气,她正要说话,宋雅开口了,“呵呵,哥哥,蛋糕拿进来吧,赶紧看看嫂子,免得嫂子今天不让你睡床。”

  舒米爱被说红了脸,接过蛋糕,顺便以手肘顶了他胸膛一记,“走。”

  “小爱。”宋坚站在原地。

  宋母看着一脸笑意的女儿,心头一暖,上前拿过舒米爱手上的蛋糕,顺便把他们两个都赶了出去,“赶紧哄一哄。”

  宋雅笑着看门关上,“妈,哥的性格会哄人吗?”

  “不知道,反正老婆跑了,他自己看着办!”

  “呵呵。”

  “小爱工作室的东西很有趣,你有空就去看看,上回你说我戴的项链好看,就是小爱做的,不是很名贵,胜在新奇。”

  宋雅犹豫地低着头,很久才点点头,看得宋母放心了不少,肯出去走走散散心,也总比在家里闷成一个葫芦好。

  宋坚一把搂住被宋母推出来的舒米爱,一眼就看到她额头的红印,“疼不疼?”

  他这是要哄她的节奏啊,舒米爱恶寒地身体发颤,“不疼。”

  宋坚低头在她额头吻了一记,像哄小孩似的说:“不疼不疼,痛痛飞走了。”

  随便来一个人将这个男人拖走吧!舒米爱情不自禁地红了脸,用力地捶了他一记,“干什么,当我小孩啊。”

  “小爱,刚才不是故意的。”

  “你要是故意的话就死定了!”舒米爱耍狠地说。

  “真的不是故意的。”宋坚弯下腰,俯首露出光洁的额头,“别生气,我让你敲回来。”

  舒米爱立刻曲起食指要敲,可一想到被宋家人看到了不好,她阴森地看着他,“欠着,回去之后再跟你算帐。”

  这是不是意味着在宋家,他可以为所欲为?宋坚不由自主地伸手抱住她,属于她的香气钻入他的鼻尖,他心一动,紧紧地搂住她,薄唇落在她的脖颈上,他的唇能感受到她跳动的脉搏。

  他的双臂微微收紧,他的吻顺着她的脖颈不断地往上,舌尖赤裸地舔舐着她的耳垂,“你干什么,疯了?”

  他们好端端的说话,他突然色鬼附身似的吓了她一跳,还在这里做出这种事情,他们在走廊,要是被人看到了,她一辈子也不用抬头了。

  宋坚轻吮着她的耳垂,说话的当下呵出的热气吹得她颤抖不已,“我想抱抱你、亲亲你。”情圣再一次上身了,这种调情手段他哪里学来的,他该不会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吧?

  舒米爱闪避着他的唇,“不要闹了,被他们看到……”

  下一刻,她感觉下身悬空,他竟直直地抱着她,飞快地闪进了他的房间里,她脸上一阵燥热,他是不是误会她的意思了,她是要他放手,不是让他继续啊!

  “这样就看不到了。”宋坚难得俏皮地说,顺便摆出一副乖巧的模样,“我就抱抱你、亲亲你,我保证。”

  谁要他的保证,舒米爱赤红着脸,“你疯了,我才不跟你一起疯,走开啦。”

  他轻巧地压在她的身上,如他所说,他只是想抱抱她、亲亲她。火热的薄唇顺着她滑腻的肌肤一寸一寸地移动着,很想用力,却又克制地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她犹如身在夏天,被一团热气给笼罩着,她伸手拍他的手,他却不管不顾,很认真地在亲她,从她的脸颊一路往下,眼看他解开她的衬衫钮扣,要亲吻她的丰满。

  “住手!”舒米爱压低声音。

  “小爱,我就是亲亲。”他人畜无害地说。

  跟他说话就是浪费口舌,她指尖用力地掐进他的肌肉里,咬牙切齿地说:“给我放开。”

  宋坚凝视她片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地解开了她的内衣,张大的薄唇用力地含住她的丰满,她惊呼一声,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仍然执意作案。

  他不是一直很乖、很听她的话、很努力地要取悦她吗?现在是造反啊!舒米爱气得要踢他,他狠狠地一吸吮,胸部很隐密,就是留下痕迹,除了他也不会有人看到。

  她娇吟一声,身体软了下来,她整张脸跟番茄一样红,她无地自容地伸手捂住双眼,“宋坚,你给我记着!”

  他吸得啧啧作响,她头一低,就看见他像一个婴儿似的趴在她胸口,她羞愤地闭上眼睛,他肯定是精虫上脑了。

  ……

  宋坚听到她发出呜呜的声音,恋恋不舍地离开她,翻过她的身体,她艳若桃花的脸蛋上满满都是羞,眼角含着泪,眼里水光潋潋。

  “小爱……”他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下/身直挺挺地顶着她的小腹,“舒服吗?”

  舒米爱羞得闭上了眼睛,她居然被他的口舌弄得高/潮了,她真的不要做人了。

  “走开。”她的声音娇娇弱弱的,没有威胁性。

  宋坚抱着她,将脸埋在她的脖颈,身体蹭着她,她红着脸,“你别乱来,你自己说的,亲亲、摸摸……”越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小。

  他僵硬地停下蹭人的动作,沉沉地说:“回家再继续。”

  谁回家跟他继续啊,她逃都来不及了,她正要说话,门板上传来敲门声,宋母带笑的声音响起,“下来吃饭了。”

  丢人丢到家里去了。

  “知道了,妈。”宋坚回道。

  舒米爱瞥了他一眼,他眼里还残留着情/yu之色,而他身体还硬邦邦的。趁他没注意,她一把推开他,穿上裤子,远远地站在门边,她抓着头发,“我先下去了。”

  此地无银三百两,她一个人下来更尴尬了,宋母笑着让她坐下,一边问:“阿坚呢?”

  “他……”她勉强地笑着,慌张地编了一个理由,“他在洗手间里。”

  这个回答更让人浮想联翩,在洗手间里干什么呢。宋家人心照不宣,笑着吃饭,而舒米爱恨不得将自己的脸埋进米饭里。一失足成千古恨,她干嘛一个人下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