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半婚 第6章(1)

作者:金晶
  阿花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感叹道:“有男人真好。”

  舒米爱看了一眼阿花,她们正在吃宋坚买来的早餐,她心里很感动,嘴上却说:“这么多吃的都塞不住你的嘴哦。”

  阿花咧嘴一笑,“哎哟,果然是小吵宜情。看看你们两个,吵一个架,感情还变得更好了。”

  闻言,舒米爱满头黑线地吃早餐。那天之后,宋坚就不再逼着她回家,但总时不时就会到工作室,有时候送个早餐,有时候找她一起吃晚餐。

  他似乎退了一步,但她却觉得他更近了一步,因为他柔和的态度,她反而说不出绝情的话,而且吃吃饭什么的,她也不好拒绝。

  阿花还在一边滔滔不绝,她连忙说:“武媚娘那个头饰,怎么做好?!”

  最近武媚娘好红,不少人想cosplay,有人专门找上来要制作武媚娘一套衣服,从头到脚都要,甚至细节到耳饰都有要求。

  “我已经找朋友帮忙了,毕竟那一块不是我们的强项,做个手链还行,那个头饰要技术,我们不行。”

  “嗯,听你的。”舒米爱点头。

  “哎,女人做到武媚娘这样的,真的太厉害了,老少通吃,最后还弄了一个女皇帝当。”阿花一脸感叹地说。

  “你羡慕啊?”舒米爱好笑地说:“前一段时间你不是说要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吗?”

  “才不羡慕,我还是做小女人就好。”阿花吐了吐舌头。

  两人吃完早餐,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舒米爱拿起昨天做到一半的腰带,正要继续做的时候,手机响了,是严肃。

  舒米爱拿着手机走到阳台,“严先生?”

  “你喊我严肃就行了。”

  舒米爱笑着说:“那我就叫你严大哥吧,严大哥,你找我什么事情?”

  “哦,你跟宋坚说过了没?快让他把辞职信拿回去吧。”严肃说。

  “没。”她忘记了。

  “说实话,其实你也不赞成他这么莽撞的决定吧?”

  “这……”

  “我就知道,一定是他擅自决定的,我去说说他啊。”

  舒米爱看着挂掉的电话,一脸的呆样,严肃先生到底打电话给她干什么啊,她完全没有弄懂。

  傍晚宋坚下班过来后,她才知道严肃打的是什么主意。

  “严肃说,你很不想我辞职?”宋坚将刚买来的优酪乳放进冰箱里,她很喜欢喝优酪乳,这是阿花吃了他很多早餐之后,吃人嘴软地给他的一个建议。

  舒米爱望了他一眼,嘴角一弯,正要说什么,他突然转过头,一双黑眸亮晶晶地看着她。

  他在期待什么啊?她又不是坏人,现在台湾失业率这么高,难道她还希望他失业?他工作忙碌不好,但也不至于要他辞职。可严肃到底跟他说了什么,让他用这么期盼的眼神看着她?

  其实严肃没有跟宋坚说很多,就只是说老婆、家庭很重要,工作也不能随便辞掉,不然谁来养家、养老婆、养小孩。接着又说特意打过电话给舒米爱,她也不愿意他辞职,这话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在宋坚的理解里,舒米爱乐意管他的事情,那她就不会想着要跟他离婚了。

  他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她,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的时候,阿花插了一句,“小爱,我先走了。”

  舒米爱赶紧转过身,对着阿花说:“好啊,路上小心哦。”

  她避开了这个问题,让宋坚难掩失望,他跟在她身边,就跟可怜的小狗似的,她看了他几眼,“咳,工作是你自己的,你有决定权。”

  宋坚看向她,半天才吐了一句话,“嗯,那我不辞职了。”

  他们终于可以结束这个话题了吧,舒米爱正要松一口气,他又开口来了一句,“如果太忙的话,我就辞职,你比工作要重要。”

  舒米爱脸红红地看着他,谁,是哪一个丧尽天良的家伙教这个男人说这种不要脸的话!

  事实上,没有人教宋坚,纯粹是他心里的想法。

  “小爱,我绝对不会因为工作而忽视你。”

  他已经成了情话大师了,舒米爱瞬间被雷劈了似的看着他,“你……晚上吃什么?”转移话题、转移话题。他可千万不要跟她说他晚饭想吃她,这么小说情结的桥段就不要再发生了,否则她要被雷劈得外焦里嫩了。

  “你做的都好。”

  她被劈死了,这个嘴巴像情圣的家伙真的是她那个木头老公吗?难道她提出离婚的事情让他这么深受打击吗,整个人都变了!

  舒米爱怀疑地看着他,上前以食指戳了戳他,“喂,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她怎么这么问?

  “哦。”她收回目光,淡定地点点头,“没事。”

  “我帮你洗菜。”宋坚很贤惠地说。

  舒米爱瞄着他,见他挽着袖子要洗菜的样子,她挑眉,“你要留下来吃饭?!”她没有开口邀请欸。

  “嗯。”宋坚点点头,一点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奇怪的。

  “你最近没有工作?”他应该自己回家做饭吃,吃完就工作,而不是在她这间小公寓里。

  “有,但能应付,严肃还想安排一个工作给我,我觉得那样会太忙了,所以我推掉了。”他轻声解释道。

  她想说的是,他可以不用推掉的,最好忙碌一些。

  “对了!”宋坚突然想到什么,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张卡给她,“密码是我们结婚的日子。”

  “干什么?”舒米爱看着他,他们结婚之后,他每个月都很自觉地将钱划到她的帐户上当家用。

  从她说离婚,他到现在还是有给她家用,不过她没有用,现在都是用她自己的钱。

  “这是我的储蓄,里面是我这几年工作之后一直没动的钱。”

  舒米爱扬扬眉,“现在给我?”

  “嗯。”

  “之前为什么没给我?”她知道自己不该问,可他现在这么做很可疑,让她很怀疑他这么做的目的。现在他是故意在取悦她,对吧?

  宋坚摸了摸头,尴尬地说:“我之前没有想到。”

  “哦,那宋先生现在是怎么想到的?”

  宋坚看向别处,不自在地说:“我跟爸聊天的时候,爸说的。”

  舒米爱赶忙转过头,脸上憋不住的笑意,“哦。”所以他还不算笨,还知道找人取经。“妈还说,我们很久没有回家吃饭了,她还想替你补补身子。”

  “你没有跟他们说……”她和他要离婚的事情?

  “没有。”宋坚迅速地打断她的话,“只是一段插曲,没必要让他们知道。”

  舒米爱点点头,“哦。”

  “周末吧,周末回家一趟。”他对她说。

  她可以拒绝吗?他又开始用很热情的眼神看她了,哎。

  “我妹也出院了,医生说她有忧馨症,她还没有见过你这个嫂子,多接触人对她也有好处。”他再接再厉地说。

  她默默地看着他,“今天吃炒饭吧,你炒饭炒得不错。”

  “好。”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她不拒绝就是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