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半婚 第5章(2)

作者:金晶
  舒米爱接到严肃的电话是在中午过后,当时她以为对方打错了电话。

  “宋太太,我是宋坚的老板,也是他的好朋友,你们结婚的时候,我还过去了,还包了很大的红包,你还记得我吗?”严肃罗嗦地说了一大堆,真怕她记不起来。

  舒米爱怎么可能会忘记严肃这个人呢,名字叫严肃,可干的事情一点也不严肃啊,当天率着几个男人一起闹了洞房,临走时还送了一份大礼物。

  她只要一想起那一箱保险套礼物,她就无言以对了。他还好意思问她记不记得他,她要是能忘记他才真的是厉害了。

  最可恶的是那一箱保险套的存在,无时无刻地都在提醒宋坚用掉,所以新婚那几天她压根下不了床。过度纵欲的下场,她想起来就怕。

  “我记得你,严先生,你送的礼物让人印象深刻。”舒米爱假笑,“到时你结婚,宋坚一定也给你送一份大礼。”

  严肃尴尬地笑了笑,“呵呵,不用这么麻烦,宋太太,我这次找你,主要是要跟你说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舒米爱也觉得奇怪,宋坚的老板怎么不找宋坚,反而找她有事呢?

  “哦,就是宋坚今天跟我说要辞职,请问你知道这件事情吗?”严肃一直想不透宋坚为什么要辞职,只好从他身边的人下手问问看。

  舒米爱拿着电话呆了,宋坚真的要辞职!她以为他只是说说,以博取她的好感,却没料到他是真的要辞职。

  “宋太太,宋太太?!”严肃得不到回应,在电话那头喊着。

  “呃,严先生,其实我吓了一跳……”

  “是吧是吧,我就说他作这个决定太突然了,也不跟你好好商量一下,我不瞒你说,其实宋坚在公司里表现一直很好……”

  “所以他常常加班?”

  “呵呵,之前赶一个案子,所以加班是避免不了的。”

  所以他说加班,是真的加班,舒米爱不得不相信了,也许真如他所说,他的妹妹发生了一些事情,他不好说,才会沿用加班的借口。是她误会他了……

  “所以宋太太也是反对他辞职的吧,不如宋太太帮我劝一劝宋坚?”严肃像是看到曙光,开口让舒米爱帮忙。

  舒米爱沉默了,他的事情她不能插手,“这件事情……”

  “那就这么说定了!”严肃很快地截断她的话,“谢谢,宋太太,再见。”

  舒米爱看着挂断的电话,整个人脸都黑了,果然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物以类聚。

  阿花走过来,看她愁眉苦脸的,“怎么了?”

  “没事。”舒米爱摇摇头。

  “没事,没事你会这么傻乎乎的样子?”阿花才不信,“是不是你家那个又烦你了?”

  “跟他有关。”

  “说真的,你们到底怎么样了?”阿花坐在她身边,关切地问。

  “就这样,还能怎么样,等他想通了,我们就离婚罗。”

  “你是觉得他大男人主义放不下?”阿花摇摇头,“不像啊。”

  “不管他怎么想,我想的就是离婚。”

  “其实两个人走在一起真的是要看缘分,你们能认识、能结婚,这就是你们的缘分,干嘛不给他一个机会呢?”阿花不解。

  舒米爱看了阿花一眼,淡淡一笑,低下头没有说话了。

  阿花无奈地说:“哎,你们这些已婚妇女的心情我是不懂啦,我那个女同学被她老公家暴了好几次,她都不离婚,你呢,却要离婚。”

  “是、是,我们已婚妇女很麻烦的,你这位未婚少女劳驾站,一边去。”舒米爱糗她说。

  “喂喂,我很惨好不好,我也想当已婚妇女,可是我一直找不到一个顺眼的。”阿花开始悲惨地述说她第好几十次的相亲经历。

  舒米爱一边听,一边随手拿起一本漫画看。

  为什么要离婚啊?她先是冲动,因为他总是加班,忽略她;因为他后来骗了她。

  接着,就不是冲动了。最后,她觉得离婚挺好的,也许有些任性,有些不负责任。

  舒米爱看着站在她前面的男人,心中的气都叹完了,她都不想叹气了,“宋坚,你这样把门给堵住了,让人怎么出去。”

  楼梯间就这么狭窄,他人高马大地挡在那里,进也不是,出也不是。

  “我来接你回家。”宋坚这么说。

  如果她不答应,他是不是像上次一样先绑着她回去再说呢?那样真的很糗欸……她软了口气,“我去买菜,你要陪我去吗?”

  宋坚看着她,眼睛闪亮,他还没有陪她去买过菜,他果然很失职,怪不得她会想跟他离婚。身为一个男人,身为她的老公,他应该时刻关心他的老婆。

  于是宋坚被她诱拐着去买了菜,还送她回工作室,她又开口邀请他一起吃饭,他答应了。

  舒米爱煮了火锅,他好久没有吃火锅了,红通通的火锅里飘着一片片鲜美的肉片,牛肉、羊肉……

  她喜欢吃牛肉,他挟了牛肉给她;她喜欢吃贡丸,他挟贡丸;她喜欢吃虾,他挟虾……

  “停,我已经够了,你自己吃。”舒米爱指了指前面堆积成山的碗,真的很够她吃了。

  宋坚这才停下来,随意挟火锅里剩下的食物,他并不挑食,什么都能吃。吃几口菜,再配上啤酒,真的是太美了。

  吃完了火锅,他还帮忙收拾,全部整理之后,他又站在她身后,无声地催促着她该走了。

  舒米爱深吸一口气,转头对他一笑,“走吧。”

  闻言他笑了,“嗯。”

  他在前、她在后,他刚走出去,身后砰的一声,他听到她用轻松愉快的声音,“掰掰。”

  宋坚一愣,转过身一看,只看到公寓紧锁的门,他的脸瞬间变得很难看,她今天晚上格外的好说话,等的就是要他降低戒心,然后把他赶出门。这个女人……太狡猾了!

  他站在门口,昏暗的楼梯间里只有他颀长的身影,透着几分凄凉之感。他吐了一口气,拿出手机打给她,没有意外,她的手机关机了。

  他抡起的拳头正要敲门,停在了半空,没有捶下去。半晌,他收回了手,垂放在两边,他默默地垂眸,席地而坐。

  今夜,有人正睡得酣甜,有人失眠。

  第二天一早,舒米爱开开心心地起床,吃了早饭,接着打开了门,却看到一脸樵悴的宋坚,“你怎么还在这里,你一夜没有回去?”

  宋坚静静地看着她,“你仍然不相信我,是不是?”

  “我……”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那个女生叫宋雅,是我妹妹,她在外面跟有妇之夫有了关系,后来怀孕了才知道被那男人骗了,结果偷偷拿掉孩子回来,可是她心里受了伤,甚至觉得自己杀了一个小孩很有内疚感……”

  他的声音第一次这么的沧桑和沙哑,听得她的心里也泛起一阵苦涩,“她还好吗?”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继续说着:“我有时候会陪着她,她回来之后已经自杀两次了,每一次都是从鬼门关那里拉回来的,她是家里的老么,我们都很疼她,我也不知道一向很乖巧的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舒米爱安静地听着,只有她知道,她的心跳得有多快,不仅仅是因为那个叫宋雅的女生很可怜,更因为眼前的男人脸上流露出的痛苦和无助。

  他一定很疼他的妹妹。她相信,如果那个伤害他妹妹的男人出现的话,他一定会狠狠揍那个男人一顿。

  “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你坚持要离婚,小爱……”宋坚两眼无神地看着她,眼里的空洞就像死神似的揪住了她的呼吸,“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总是最后一个知道。妹妹的事情我是最后一个知道,你要离婚也是最后才通知我。我是一个傻瓜,对不对?”

  舒米爱沉静地看着他,不敢轻易地开口。

  “真的……一定要离婚吗?”宋坚上前,轻轻地搂着她,低声下气地问。

  她说不出话了,他们都不好,他家里出事不想告诉她,她心里有事不会跟他倾诉,他们在一起,心却分开。

  舒米爱伸手轻轻抱住他,缓缓地拍了拍他的背,“我……”

  “我不会跟你离婚的,除非……”宋坚坚定地看着她,他飘渺地一笑,继而否定自己的话,“没有除非,我一定不会跟你离婚。”

  这个男人为什么一定要挽回这段婚姻?如果他趾高气昂的话,他会头也不回地签下离婚协议书;如果他满怀愤恨的话,他会大骂她一顿,骂她不知好歹。

  可他什么事都没有做,甚至顺着她的意去做,舒米爱本来坚持要离婚的心,开始动摇了。为什么要结婚,因为她想要一个家、一个疼她的男人;为什么要离婚,因为他不是她想要的那个人,给不了她一个家、一份疼惜。

  但他真的不疼她吗?他不疼她,他怎么会知道她的生日,怎么知道她惯用的护肤品,知道她喜欢吃什么,知道她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呢。有些人在一起生活了一辈子却不了解彼此,她好怕他们会成为这样的人。

  “舒米爱。”第一次,他叫着她的全名,“婚,一定不会离。”

  舒米爱从他深邃如海的黑眸里看到了认真和坚定,他的眼神如此告诉她,他绝对不会离婚。

  她以为相亲换来的是一份简单的婚姻,却惹上了一个看似简单,实则一点也不好惹的男人。全身而退,似乎困难重重,遥不可及。

  她轻启红唇,又抿住,该说什么呢,她自己都不知道了,她的世界乱了,被一个叫宋坚的臭男人扰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