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半婚 第5章(1)

作者:金晶
  宋坚不知道吻了多久,也不知道他为此意乱情迷了多久,只知道当他离开她的唇时,她的眼睛泪光闪闪,唇瓣红艳如血。说不出的妖娆,让他看迷了眼,“小爱……”

  舒米爱沙哑着声音,愤怒地看着他,“宋坚,你知不知道你很恶心,别拿你吻过别的女人的嘴来吻我,你这个不要脸的混蛋!”

  “你在说什么?”宋坚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什么别的女人?她不能诬陷他,“你有别的男人,所以想离婚,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舒米爱发誓,他是她见过最会睁眼说瞎话的男人,“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有别的男人!”

  宋坚冷笑,右手用力地勒住她的腰背,两人紧紧地贴着,他凶恶地说:“你这件衣服不是穿给他看?”

  她被羞辱了!舒米爱用力地上前,咬住他的脸颊,不留情地留下了一个牙印,“去你的!自己偷吃还诬赖我,我告诉你,这件衣服是阿花送给我的。”

  “谁送的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要穿给别人看。”他的脸颊泛疼,可他更疼的是她竟然有了别的男人。

  “这么露的衣服我才不要穿,我就是压箱底也不要便宜你这个混蛋。”

  宋坚一愣,“是穿给我看的?”

  “不是,谁都不给看!”她越描越黑,见他又转移话题,她只想踢死他,“你骗我说你每天加班,却被我抓个正着,什么加班!明明是陪女生,你是不是金屋藏娇?不用了,我告诉你,我成全你们,我们离婚,你去跟那个女生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她看到什么了?宋坚惊愕,更没想到她会把他想成这样的人!

  “我没有。”他严肃地摇头。

  她冷笑一声,“宋坚,你还是不是男人,敢做不敢当,还想脚踏两只船,你作你的春秋大梦,我才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我要跟你离婚,你要是不跟我离婚,我就找征信社,找到证据之后,我告死你!”

  宋坚听得只觉得头大,要说话,她却打断他,“天天加班,我就知道有鬼,哪有天天加班的人,呵呵,我打电话问你在哪里,你说什么,你说你在加班,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你跟一个女生在一起!”

  被欺骗的感受很难形容,舒米爱只觉得当时头顶上的白天都黑了,她的世界都没了色彩,整个人就傻掉了。

  对,她看起来很恰北北,但是她其实心很软,很容易受伤。而且伤害她的人还是她的老公,出轨,这世界上这么多两只脚的男人,偏偏这么巧,她中了大奖。

  “我没有!”他根本就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他对婚姻的忠诚度就这么轻易地被她怀疑了,他觉得莫名其妙。他料不到他和宋雅在一起,这么巧被她看到了。

  “那个女生是谁?”舒米爱冷笑地看着他,等着他怎么编。

  宋坚为难地看着她,半晌他缓缓地站起来,丢下一句“等我”便往书房走去,舒米爱整理好身上的睡衣,双手抱胸地等着,看他能编出什么样的故事!

  几分钟之后,宋坚走了回来,将手里的照片递给她,“是她吗?”

  舒米爱拿过来一看,“对,是她,你承认了?”

  他坐在她对面,淡淡地说:“她是我妹妹,我们结婚之前我就跟你说过,我有一个妹妹在美国求学。”

  “是她?”舒米爱拿起照片,跟宋坚对比了一下,摇摇头,“一点也不像。”

  “嗯,我们长得不像。”宋坚点头。

  “你跟你妹妹一起出去,你为什么骗我说加班?”舒米爱无法理解。

  “她……”宋坚摸了一把脸,“她出了一些事情。”

  也就是不能跟她说?舒米爱轻笑,“好。”她直接将照片扔回给他,“OK,就算我误会了,不过我还是要跟你离婚。”

  宋坚瞠目结舌,“既然是误会,解开了就好了,为什么要……”他笑着摇头,“你还是不相信我。”

  对,她不相信他,也不纠结相信不相信这个问题,反正早晚要离婚的,那又为什么在乎。

  “我现在还不能带你去见我妹妹,等过一段时间……”

  “从你第一次说开始加班就是为了你妹妹?”

  “不是。”

  “这就是问题。”舒米爱冷淡地看着他,“我要的是一个能给我一个家的男人,而不是一个每天都在加班的男人,我们很缺钱吗?需要这么拚死拚活地去工作?”

  宋坚语塞地看着她,“你是讨厌我加班?”

  “不。”舒米爱摇摇头,“我是觉得结婚和没结婚差不多,不如离婚。”

  宋坚定定地看着她,“我辞职。”

  舒米爱无语地笑了,“你要辞职?”她有撞墙的冲动,为什么她跟他无法沟通,她拍了拍额头,努力保持清醒,“这不是重点。”

  宋坚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脸,“睡觉吧。”

  “开什么玩笑,我们根本还没有说清楚。”舒米爱避开他的手,认真地说。

  宋坚已经快速地将她抱起来,“我懂你的意思了。”

  他真的懂了吗?他真的懂了,为什么还要抱着她去卧室?他应该跟她去办离婚才是啊!

  “我还不想睡。”舒米爱抓着他的衣领,不想进卧室。

  他笑而不语,将她放在床上,自己也跟着躺了下来,“小爱,以后不要随便吃醋,虽然我还满喜欢你吃醋的,但你说要离婚的时候,我很想揍你可爱的小屁屁一顿。”

  拜托,她才是超级想揍他好不好啊!还有,谁说她吃醋了,这根本跟吃醋没有关系,任何人看到这一幕都会不开心,他是她开垦的田,有野花要种在上面,她不拔光才怪了。

  但是,他不要模糊重点啊,她都说了,她要离婚啊,她不要过一个有名无实的婚姻生活,每天看到老公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比看到阿花还要少,哪一对夫妻是这样的。

  就算平时相处少,那么假日呢,他假日也加班,他根本没有身为人夫的责任,还随口就说辞职,请问他辞职了要用什么养家?

  舒米爱放弃说话了,跟他,根本说不通,她就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他,她真的想跟他离婚。

  她碰到柔软的床,睁着眼睛看着他在她身边躺下来,她面无表情地说:“我还很生气,你去客房睡。”

  很显然,这样的话比他们离婚,不能睡在一起要来得有用多了,宋坚很顺从地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记,“等妹妹好一点,我带你去看她,你就会知道是误会了。”

  谁管是不是误会!

  “晚安。”

  快滚,她不想跟他说话了。

  宋坚静静地退出,室内一下子安静了,她悄悄地叹了一口气,好乱,被闹了一晚,她确实疲惫了。

  躺在熟悉的床上,睡意如潮水般袭来,让她一下子就有了睡意,她闭上眼睛。

  第二天,舒米爱起来的时候,宋坚已经起来了,床头放着一叠衣服,是他昨天拿去洗的衣服,她穿戴完整,洗漱之后往厨房走去。

  宋坚颀长的身影占据了半个厨房,正温吞地喝着水,“小爱,你起来了。”

  “嗯。”舒米爱随意地点点头。

  他放下他的杯子,倒了一杯温水给她,她接了过来,踌躇了一会儿,“谢谢,那个……我等等还要去工作室。”言下之意就是快点去把门给开了。

  宋坚温柔似水的眼眸注视着她,“好,等等我送你上班。”

  “不用了,你送我的话,你自己上班会迟到的。”她喝了一口水说。

  “不会。”他淡淡地说:“反正辞职了。”

  舒米爱觉得自己的头痛得很剧烈,“我……”

  “你说得对,我因为工作,忽略了太多的东西,所以我决定辞职。”

  舒米爱忍不住想打击他,“你不工作,你哪里来的钱?”

  “我接一些案子在家里做就好了。”他自然有想到这一点,“不过这样一来,我们不能换大一点的房子了。”

  “为什么要换房子?”舒米爱觉得自己的脑电波跟不上他诡异的脑电波了。

  “你不是说想要一个孩子吗?如果有孩子的话,那最好住大一点,要有一个婴儿房、玩具房,以后小孩长大了也需要一个书房……”

  听他喋喋不休地说着,她恍惚了。她一直觉得他不够贴心,没有长远计划,原来她不经意的一句话,他已经放在心上了。起码她只想到要一个孩子,但她还没有想到有了孩子以后要干什么,而他却想得很长远。

  她抿了一下唇,果然相亲结婚很坑人,认识几个月就结婚,结婚半年还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样的人。

  “生一个会不会太孤单?还是生两个好。”宋坚笑咪咪地说。

  舒米爱心情复杂而沉重,“宋坚……”

  “嗯?”

  “我……”她困难地张嘴,“离婚是认真的。”

  她清澈见底的眼眸里写满了坚持,他的眼睛没有瞎,看得很清楚,但他不在意,他扬唇,“我,不离婚也是认真的。”

  舒米爱默然,喝光水将杯子放在一旁,转身往外走,“我要去上班了,你把门打开。”他欣然上前,打开门,走出去,“我送你。”

  她看了他一眼,安静地尾随在他身后,他肯定是接受不了她提出离婚,她现在不该逼他,等他能接受了,婚自然就能离了。

  宋坚送她到了工作室,将路上买的早餐递给她,“早餐要趁热吃。”

  舒米爱接过来,应了一声,快步走向工作室,他看着她上去了,才开着车去公司。到了公司,他将辞职信交给了人事部。

  人事部通知了严肃,严肃简直要疯了,连call宋坚过来,“你要辞职?你跟我说你要辞职,我是不是听错了?”

  宋坚颔首,“我要辞职,你没听错。”

  严肃张大了嘴,嘴巴大得可以吞下一个鸭蛋,“你好好的辞职干什么?”

  宋坚抿着唇,他和舒米爱好好的,她也要跟他离婚,这是为什么,“没有为什么。”

  “你……”严肃深吸一口气,“肯定有原因,你说说看,我们是朋友,有问题我一定帮你解决。”

  宋坚看着严肃好一会,仍是摇了摇头。

  “你真是太……”严肃摇摇头,“辞职信先放着,你要放假,我可以先给你假期让你放松,你可以去花莲、垦丁,也可以去国外海岛散散心,到时候回来了再决定要不要辞职。”

  “你说的很对。”他应该和舒米爱去旅游一趟,他记得她最大的梦想就是环游世界,世界暂时去不了,附近的国家可以先去玩玩看。也许,这样能让她收回离婚的决定。

  “我说的当然有道理。”严肃骄傲地说:“所以你辞职的事情先放一放……”

  “我还是要辞职。”宋坚摇摇头。

  “你刚才不是很认同我吗?”严肃傻眼地看着他。

  严肃跟宋坚是大学时认识的,严肃当时毕业,宋坚还是大二学生,严肃看中宋坚的能力,就请了宋坚到公司当工读生。

  后来宋坚毕业就直接进了公司,一直工作到现在,也算是元老级的设计师了,现在宋坚提出辞职,严肃真的觉得很奇怪。以宋坚的性格,绝对不是跳槽。

  “好、好,辞职,可以,但是这个月要做完。”严肃只能想到拖延法,如果公司失去宋坚,一定会元气大伤。毕竟不少人是冲着宋坚的名号来公司,如果少了宋坚,生意一定会有影响。

  “我会做完这个月的。”宋坚想着有始有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