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半婚 第4章(2)

作者:金晶
  她坐在沙发上,瞬间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她说什么,他都没有反应啊,除了她说离婚之外。

  他居然还有心思在里面洗碗,他不知道她要等疯了。

  舒米爱急匆匆地走到厨房,两手插腰,“你要干什么?”

  “嗯?”宋坚轻轻地应了她一声,心思还在洗碗上。

  她顿时无语了,看着他贤惠地洗好了碗,她又说:“我要回家。”

  “这里就是你的家。”

  他的眼神超级认真,看得她莫名的心虚,她用力地摇头,“不是,我……”

  “差不多要睡了,洗洗睡吧。”

  “你……”舒米爱抱住自己,一脸的愤怒,“你把我掳过来,就是要我吃饱了,再给你吃?你作梦!”

  宋坚挺直着身子,听到她的话,他不由得汗颜,“不是,你的衣服脏了,刚才的饭沾上的。”

  她头一低,果然如他所说,她羞窘地转过头,“要你多管闲事。”

  “小爱,你去洗澡吧。”

  “洗什么,我才不要洗,等等。”舒米爱看着他步步接近,脸色一僵,“你要干什么?”

  “我帮你洗。”宋坚笑着走向她。

  她差点咬到舌头,他说的是什么鬼话,“不用你好心。”她咬牙切齿,脚却向着浴室的方向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忍!

  这样的宋坚是陌生的,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舒米爱无奈地进了浴室洗澡,以一种宇宙超级无敌慢的速度洗。本来以为她的东西都被她带走了,但全新的护肤品却摆在洗手台上。还没拆过,是他买的,也是她惯用的牌子,原来他还知道她用的是什么。

  她在浴室里整整待了一个半小时,去角质、泡澡、擦乳液、敷面膜……直到她都舒服得快要睡着了,她才不得不出去,但她没有换洗衣物,要她只穿一件浴袍出去?不可能!

  “咳,宋坚。”她拉开一小点的门,至多只能看见一只眼睛。

  “嗯。”

  “我刚刚脱下来的衣服……”

  “我拿去洗了。”

  为什么她有一种牛郎把织女衣服骗走的感觉!

  “我应该还有一些厚的衣服,麻烦你拿给我。”她只来得及带走一些轻薄的、当下要穿的衣服,厚衣服都还在衣柜最深处。

  她听到脚步声渐渐远离,接着又近了,一只大掌拿着衣服塞了进来,她急急地接过立刻关上了门。

  “Fuck!舒米爱一拿起衣服,低咒了一声,在浴室里喊道:“你干嘛拿这件衣服给我!”

  “那些衣服都太厚了,我在衣服最底层找到的,也许你不喜欢穿,但穿那些厚衣服会闷出病。”他柔和的声音隔着厚厚的墙传了过去。

  无巧不成书,他拿过来的正好是她当初抛弃的睡衣,是阿花送给她的睡衣,这样的睡衣让她怎么穿出去。如果他看见了,还以为她要诱惑他!

  舒米爱深吸一口气,“不,我不要穿这件,你给我拿件厚的。”

  “小爱,你怎么了?”宋坚觉得很奇怪,从她说离婚开始,她做的每一件事情、说的每一句话都和平时的她不一样。

  她怎么了,她怎么了?她要发疯了!

  “我不要穿,我……”舒米爱暴躁了,“你知道给我买护肤品、生活用品,就不知道给我买睡衣!”她直接将火撒在了他的身上。

  “我……”宋坚有些尴尬,“我本来想买,可是里面都是女生,我不好意思进去买。”

  “你不会在网路上买?”

  宋坚默默地说:“好,下一次。”

  下一次,谁跟他有下一次!舒米爱抱着头在浴室里面走来走去,知道他是不打算拿厚衣服给她了。有穿总比没有好吧,她无奈地安抚自己,一边套上睡衣,一边朝外面吼:“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不知道你这么讨厌这件衣服。”她人走了,将最讨厌的衣服留在了这里,这是不是说明她真的要离婚,意志很坚定?

  宋坚黯淡地坐在浴室外的椅子上,拳头拽得紧紧的,不管她怎么想,他绝对不离婚。

  他不知道?她该感激他没有看一下睡衣吗?舒米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身材曲线非常的棒,前凸后翘,很吸引人。

  蕾丝带着梦幻,薄纱透着性感,不得不说阿花设计这件睡衣性感中带着纯真,纯真中无意地透出诱惑。但他们现在的关系不适合啊!

  舒米爱将浴袍披在身上,大义凛然地走了出去,看着宋坚坐在沙发上,“我换下的衣服呢?”

  “还在洗,我等等替你晒。”

  “等一下。”她打断他的话,“我那件上衣是雪纺纱的,你直接扔进洗衣机?没有用洗衣袋什么的?”

  宋坚摇了摇头,“没有。”

  “天哪,你不手洗就算了,连套进洗衣袋也没有!衣服要是被洗破了,你赔!”舒米爱气愤地上前,一掌拍在他的胸前,却疼了她自己的手,她红着眼睛揉着手,“你这个生活白痴。”

  宋坚无语地看着她生气,眼睛往下一瞄,却见到了意外的春光乍泄。他的喉结上下滚动,邪火在小腹中酝酿着。他终于知道她为什么排斥这件睡衣了,不是因为太丑,而是太……勾人了。她买来勾引谁?是他!

  这个答案让他欣喜若狂,同时也令他郁闷,她想诱惑他,说明她对他的在意,可她为什么没做?为什么要说离婚?

  宋坚上前将她抱住,低哑地问:“穿成这样,是要勾引谁?”

  舒米爱头一低,看到自己刚才打他时的衣衫不整,脸色爆红,“勾引谁也不勾引你!”她口是心非地说,并在心里嘟囔了一句,都怪好事的阿花。

  她的话扩大了宋坚的疑惑,她为什么有这件衣服,却从没在他的面前穿过?他们婚姻生活很和谐,她为什么要离婚?

  脑海里只有一个原因,她有了情人。他脸上的五官开始扭曲,眼神里透着痛苦,“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舒米爱想推开他,他的双手却很紧、很用力,好像要将她勒断了似的。

  “不给我看,给谁看?!”宋坚突然爆发,就如一座火山爆发,源源不断的岩浆冲破地表,熊熊地冲向她。

  舒米爱啊的一声被他推倒在沙发上,她要起身,他却直接压在了她身上,大掌毫不客气地扯下她的睡衣。

  客厅的灯光很明亮,可以看清彼此的一切,就是她眼角的一粒痣,他也能看清,何况是如此美景。

  薄薄的布料遮住她的重点部位,但是掩饰不了她因激动和冷意而挺立的嫣红,更是遮掩不了她那神秘的花圜,幽暗如神秘森林,不断地向猎人招手。

  宋坚的呼吸一下子就重了,波浪的下摆微微往上撩,可以看见她白嫩的大腿,衣柜里没有内衣,他也没有办法变出来给她。所以他知道,她的身体是赤/裸的,即使隔着薄薄的睡衣,他的眼睛火热得如雷达般轻易地扫射着她的身体,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

  舒米爱的寒毛竖起来,她有一种即将被怪物吞入肚子里的恶寒,她的双手被他牵制在一旁,双腿被他压着,压根动弹不了。

  他生气了,从他怒火中烧的黑眸中,她能看到那热力十足的火焰,他为什么生气,她没有头绪。她现在只想着自救,他这样的目光太熟悉了,那是一个男人在床上时的目光,是一个男人要一个女人的暗示。但以前他很压抑,即便他们做到最畅快时,他也只是露出渴望而满足的神情,而不是此刻如狼似虎的凶狠目光。

  她想逃,她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喊,快逃、快逃……

  宋坚的大掌罩在她的胸脯上,指尖邪恶地逗弄着她的花蕊,她的身体对他很熟悉,不过一会就有了反应。

  她怕了,吼着:“你不要乱碰我丨”她要跟他离婚,不是闹着玩,她是认真的。

  即便他们还没有离婚,但她已经觉得他们离婚了,做爱是不对的,他不该再碰她,而她也不会跟前夫发生关系。

  “我们离婚了!”舒米爱朝他大吼。

  这是她走错的第一步,她刺激到了他,他狠狠地低下头,用力地堵住她的唇,那发狠的模样让人心颤。

  很多人说,平时很少发脾气的人发狠起来才是真正的可怕,现在这样深刻的教训正发生在舒米爱的身上。

  她心慌慌的,不由自主地扭着身体要逃开,被他压制住的身体不安分地要逃,更是激怒了他。

  他带着怒意的吻游走在她的唇边,舒米爱眼睛微涩,一种想哭的冲动在她的心口泛滥,他的吻称不上温柔,更像是在发泄。

  她被吸吮出了泪光,在灯光的反射之下显得楚楚可怜,他入魔似的吻着她,恨不得就此沉醉在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