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半婚 第4章(1)

作者:金晶
  舒米爱暂时住在工作室,工作室原来有一间杂物间,整理一下就可以住人了,不过烦恼的是工作室没有厨房,这几天她一直在外面吃。

  她跟阿花商量了一下,又在一个角落里整理出一个简易的厨房,可以自己做饭。天黑了,阿花也回去了,舒米爱拿了钱包、钥匙去附近的超市买菜。炒高丽菜,再来一个蒸蛋,她在心里想着晚饭的菜单。

  工作室在一带陈旧的老公寓附近,因为租金便宜、交通便利,所以她们毫不犹豫地租了下来。

  老旧的公寓是没有电梯的,还好工作室在三楼而已,楼梯间有点暗,她刚走下楼梯,就看到一道身影从角落里走了过来,舒米爱吓了好大一跳。

  “谁?”她吓得钱包都掉在了地上。

  “小爱……”

  她呆住了,是宋坚,“是你啊。”

  “嗯。”

  舒米爱朝他伸出一手,“拿来。”

  “什么?”

  “离婚协议书啊。”舒米爱理所当然地说,却发现他的脸色沉甸甸,“我说错了?”

  “我说过了,我找你绝对不是为了离婚。”

  “哦,那你找我干什么?”舒米爱挑眉。

  宋坚的脸色温柔地看着她,“回家,小爱,我找你是想接你回家。”

  “呵呵。”她一笑,“家,你确定那是一个家,而不是饭店吗?”他想回来就回来,想走就走,连她搬掉了一半的东西离开了,他也没有发现,他不觉得他这个丈夫当得太失败了吗?

  可惜他不是这么想的,否则他应该没有脸再出现在她的面前,可他出现了,还这么理直气壮地要接她回家。

  宋坚黯淡地看着她,“我知道我不该太忙……”

  “我不想知道你为什么忙,反正离婚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舒米爱严肃地看着他。

  说完,舒米爱就转身往超市走,身后传来脚步声,她头一回,就看到宋坚跟在后面,脸上的神情照旧不变,可他的眼神却带着几分疯狂。

  就她发愣的一瞬间,他一掌捂住她的嘴,一掌拦住她的腰,不由分说地直接将她带到了他的车旁边。

  绑架!她睁大了眼睛,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会来这一招。她气愤地用力地踹他、踢他,能用上的她都用上了。本来扎着的头发也散开了,她就跟疯婆子似的在他的怀里上演着无声动作片。

  她呜呜地发出挣扎的声音,他不为所动,打开车门,就要把她按坐在座位上时,她慌了,宋坚怎么会这样!

  舒米爱一脸的不敢置信,嘴巴没有犹豫地一口咬了下去,他的大掌很温暖,可再温暖也掩饰不了这个男人想绑她回家的恶行。

  她咬下去,起初只是轻咬,可他没有松开的意思,她狠狠地咬下去,咬到牙龈都疼了,他还是不放开她。

  舌尖尝到淡淡的血腥味,她难受地松开牙齿,宋坚趁机将她锁在车内,自己快速地上车,在她晕头转向的时候,他已经开车了。

  她难受地以手背擦了一下嘴,心脏夸张地跳着,舒米爱没想到宋坚会这么对她,她张了张疼痛的嘴,又看了看他被她咬破的手掌。

  “你疯了!”舒米爱惊魂未定地说。

  宋坚抿着唇,不说话,眼睛黑沉一片。

  舒米爱深吸一口气,“宋坚,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停车,我要下车。”

  他额际的青筋跳动了几下,“回家再说。”

  她以为他的性格很木讷、温和,“停车,你再不停车,我就跳车了!”她威胁他。很显然,宋坚已经算到了她这一点,凉凉地说:“你跳不了。”

  她咬破了唇,的确,他把门锁住了,她跳不了。

  “宋坚!”舒米爱生气地喊着他的名字,可往日听话的老公现在成了一颗又臭又硬的石头,根本没有用。

  时间就在他急速前进及她怒目以瞪中过去,车子一停下来,他打开车门,她火速地远离他,往外走。

  身后传来他的脚步声,她一回头就看到他伸过来的大掌,下意识就要躲,没注意到他越发铁青的脸。

  他一把揽过她的腰,直接抱起她往公寓走,舒米爱十指并用,不客气地用力掐进他的肉里,“你放我下来,你要疯自己疯,我还要见人!”

  宋坚停下来看了她一眼,“愿意回家了?”

  她刚要说话,住在楼上的一对老夫妇笑咪咪地看着他们走过去,接着她听到老奶奶说:“年轻人感情真好啊。”

  老公公严肃地说:“伤风败俗,世风日下。”

  “呵呵,你就羡慕吧,你现在可没有这体力抱我了。”老奶奶揶揄着。

  老公公安静了。

  舒米爱也无声了。

  宋坚抱着她走进电梯,她眼角猫到了他的耳廓,他的耳朵也红了。

  叮当,他们的家到了,他柔声说:“回家了。”

  这一次,她轻而易举地挣开了他的怀抱,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关上门,并且将门反锁,还将密码锁的密码也换了。

  舒米爱愤恨地站在那里,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瞪着他。

  “肚子饿吗?”宋坚问她。

  她冷着脸,就是不说话,他不在意地往厨房走去。她冷哼一声,坐在了沙发上。

  他到底想干什么?要跟她好好谈谈离婚的事情?看看他的态度,他哪里是要跟她谈离婚的事情,根本是不接受她提出离婚的要求。

  难题摆在她的面前,她要说服他离婚。但她想不通,离婚要说服什么啊,他不是已经有女人了吗,还跟她纠缠什么,该不会想着家花、野花一起采吧?呸,他想得美。

  在舒米爱胡思乱想的时候,一盘香气扑鼻的炒饭出现在她的眼前,她眼睛一亮,晚饭一没吃,她的肚子正空着。

  她的肚子很应景地咕噜一声,她的头顶传来宋坚温和的声音,“饿了?吃吧。”

  培根炒饭,看着很普通,但是饿了就觉得好香、好好吃。

  舒米爱的眼睛在炒饭上停留了一会,眼睛一闭,很有骨气地说:“不吃!”他打什么主意,她还不知道,要是吃了到时候要吐出来还给他怎么办。

  看着她闭眼的模样,宋坚宠溺地一笑,他拿着调羹舀了一勺,凑在她的嘴边,“吃吧,我喂你。”

  “才不要。”舒米爱睁开眼睛,快速地说:“拿开!”

  宋坚的眼微沉,拿着调羹的手强势地定住,“你要是不吃……”

  “怎么样?”她挑衅地一笑。

  “也没什么……”他故意拉长声音。

  “什么?”她一张嘴,嘴一闭,就咬到了调羹,来不及吞咽的饭粒直接掉在了脖颈胸前,“你故意的!”

  宋坚无奈不已,他哪里是故意,他不过是想好好喂她,不过他没有经验,她又不配合,所以就造成了眼下尴尬的局面。

  “小爱……”

  “你到底想干什么?”舒米爱的耐心全无,“离婚的事情,我不会改变主意的,我要离婚,就这么简单。”

  宋坚拿着调羹,眼睛微微垂下,“先吃饭,好吗?你饿了。”

  “我不饿,你不要转移话题。”她厌恶极了他的装傻。

  啪的一声,他重重地放下了碗,“真的不吃?”

  “不吃!”话音刚落,他突然上前,她被迫靠在沙发上。

  他的气息很近,近得她可以听到他的呼吸,这么近的距离让她不适,她想躲开,但输人不输阵,她硬生生地忍住了躲开的想法,他却俯首在她的脖颈上,纤细的长颈上突然一热,她眼一低,他正吻着她的脖子!

  “你干什么!”舒米爱惊慌失措地推着他。

  “不能浪费粮食,对不对?”宋坚发现他的靠近会让她惊慌,惊慌的模样总比刚才那副淡定坚持说离婚要好多了。

  舒米爱眼尖地看见他舌头上的饭粒,脸止不住地红了,她食指指着旁边的炒饭,“你要吃,去那里吃!”

  他好整以暇地说:“我觉得这里比较好吃。”他说着低头,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起那被她弄洒的饭粒。

  “走开……”她被他软绵绵的舌头舔得身体微颤,红晕染满了脸颊,她像一颗红苹果被他拿捏在手里。

  舒米爱又气又羞,可阻止不了他的动作,更可恶的是他居然还在她敏感带上舔着,她喘了一声,“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他不想离婚,但她绝对听不进去,他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吃饭。”

  “我自己吃!”她分不清自己是饿还是要避开他不要脸的行为,她忙不迭地端起碗,一口一口地吃着,不忘用眼白去瞪他。

  宋坚看她总算吃了,木木的俊脸才缓和了些,起身去厨房端了一杯果汁给她,自己坐在一旁默默地吃饭。

  舒米爱吃完之后,喝了果汁,半晌才反应过来,扬高声音问:“你会做饭?”

  “嗯。”他一个人住外面,炒饭、炒面还是会的。

  舒米爱无法相信地摇头,“我跟你结婚半年,我都不知道原来你会做饭。”

  “会做的不多,你喜欢吃,以后做给你吃。”宋坚小心地说。

  她无声地看着他,她抓了一下头发,“宋先生,你这样把我关在公寓是犯法的。”

  宋先生……宋坚被她的叫法给伤到了,他默默地收拾碗筷去了厨房,安静地开始洗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