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半婚 第3章(2)

作者:金晶
  舒米爱挂了电话,面无表情地盯着手机好一会,曾经种下的怀疑种子此刻发芽了。加班……他是这么解释的。她讽剌地笑了,早下班了,哪里来的班给他加?

  一种被欺骗的愤怒油然而生,贝齿咬着红唇,她握紧双拳,拿了车钥匙就往楼下走,结果走出电梯,她又愣在了那里。去哪里?去找他?去哪里找他?

  她胸前的曲线激动地起伏着,她慢慢地转身回到电梯里,电梯一层层地往上爬,她的心却一点一点地冷却,她脑子一片混乱,无数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回荡着。

  男人加班,就是出轨的第一步;如果男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那就是金屋藏桥再好的男人,心口也会开花;男人不偷腥就跟猫不爱吃鱼一样,绝对不可能;女人呢,不能全靠男人,男人要是靠得住,这离婚率也不会这么高;那种看着越老实的,心里诡计越多。

  舒米爱蹲在电梯里,那些过来人说的话在她的耳边不断地重播着,叮当,电梯门一开,她像找到了出口似的,快速地逃出了这个封闭的空间。

  新鲜的空气快速地钻入她的心肺,她微闭着眼睛,轻喘着,她走回公寓,瘫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

  她失神地陷入自己的思绪中,不会的,怎么可能呢,她轻拍着脸颊,“不要想、不要想,弄清楚再想,现在想什么都是多余的。”

  她不断地安抚着自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走到浴室,放了一缸热水,试着去找自己原先的生活方式,吃饭、洗澡、睡觉。

  这几天,舒米爱的状态一直不好,她觉得婚姻磨掉了她的棱角,如果是以前的她,她会直接去问他,如果他真的敢外遇的话,她就揍死他。可是现在,她却变得胆小。

  “你最近怎么了?脸色很不好。”吃早饭的时候,宋坚注意到她脸色不佳,眼眶下一片乌青。

  舒米爱抬头望了他一眼,“没什么。”

  她一顿,“你最近还要加班?这份工作这么忙,要不要考虑别的工作?身体累出病就不好了。”

  宋坚放下喝粥的碗,“没关系的,也不是很累。”

  他安抚她的话在舒米爱的耳里成了享受这份忙碌,她垂眸,冷淡地应了一声:“哦。”两人无话,他去上班,她坐在家里良久之后才去工作室。

  之后的一个月,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忙碌,而她也渐渐习惯了他不在家,她的话越来越少,而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沉默。

  不管他是真的工作忙,还是假的工作忙,她都不想去研究。

  直到有一天傍晚,舒米爱走出工作室,她忽然觉得自己这一段时间过得委屈了,于是她雄赳赳气昂昂地拎着包包去了宋坚的公司。

  当时她没有考虑到他有可能下班,也没有去想其他的事情,她就是要找到他,然后抒发她的郁闷。

  她坐在计程车里,眼睛看着窗外,突然宋坚和一个女生相依偎的身影在她的眼前一闪而过,“停车!”

  计程车险险地停了下来,舒米爱付了钱、下了车,站在他们的对面,她拿出手机,“你在哪里?”

  她看见宋坚背对着女生,对着手机说:“加班。”

  “哦。”她诡异地笑了,看他挂了电话,将手机放在了口袋里,扶着女生离开了。

  加他个大头鬼!舒米爱怒气冲冲地回家收拾了行李,正要推着行李箱离开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她听到他那边有些吵杂的声音。

  宋坚的声音有些慌张,“小爱,公司这边临时出了事情,我得待在公司,今天晚上不回去了。”

  舒米爱冷冷一笑,“好啊。”

  她挂了电话,推着行李往外走,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她的眼泪哗啦啦地开始不要钱地往下掉。

  “呜呜……”她像个傻瓜似的一直哭着,哭到最后,干脆就坐在门口哭,哭得天昏地暗,好像全世界都抛弃了她。

  宋坚这个混蛋,他忙,他好忙,全世界就他最忙了,忙着跟女生打情骂俏,忙着对别的女生嘘寒问暖,加班,他加什么班!

  她坐在门口,手背不停地擦着眼泪,湿了右手,再换左手,擦到最后累了就两手一放,任由泪水冲刷着脸颊。

  她一开始还以为他真的加班、真的很忙,她这个傻瓜居然还会相信!哭到最后,没有了力气,没有了声音。她无声地抽泣着,拉着行李箱一边哭一边往外走,她不敢去找舒母,也没有去找朋友,她直接去了工作室,随便地把行李箱丢在了一边,窝在沙发上掉眼泪。

  她连自己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迷迷糊糊地就躺在了沙发上。

  “小爱、小爱……”

  舒米爱被人推醒,睁开眼睛就看到阿花的脸,“阿花。”

  “你怎么在这里睡觉?跟你老公吵架了?”阿花一早到工作室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的舒米爱,简直要把她吓坏了,她注意到角落的行李箱,心里暗叫不好。

  舒米爱完全就是一副跟老公吵架,要离家出走的架势啊!

  “没事。”舒米爱默默摇头。

  “你……”阿花想说什么,却见她神情萎靡,“你早上肯定还没吃,我去买,你去刷牙洗脸。”

  “嗯。”舒米爱点点头。

  阿花出去之后,舒米爱快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等阿花回来,她又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早。”舒米爱笑着打招呼。

  阿花心里慌慌的,可知道好友不想说,只好陪着笑,“早。”

  宋坚回家之后,发现舒米爱不在,他打了一通电话给她,她说回家陪舒母几天。

  他完全没有发现她的衣服少了、她的行李箱少了,他并没有往那一层面想,只当舒母真的不舒服,她回去陪舒母。

  宋坚一个人煮了面,吃了面,洗洗就睡了,这几天他累得厉害,睡前他还在想,第二天要去看看丈母娘。

  第二天他醒来就接到了舒米爱的电话,他有些惊讶,他们似乎很久没有约会了,她还特意约他去阳明山的餐厅吃饭。

  老婆都这么贴心浪漫,他自然也不能落后。他跑去珠宝店买了礼物,是一套首饰,结婚以来,他很少见她戴首饰。

  他将礼物放在办公桌里,等着晚上见面再给她,心情雀跃地等到了下班,他拿着礼物坐进了车里,他刚要开车去阳明山时,手机响了起来。

  “什么!”他立刻踩下刹车,“我知道了,现在就过去。”他打了一下方向盘,往阳明山的反方向开去。

  手术室门口,宋父、宋母正等着,宋坚一到,“怎么样了?!”

  宋母摇摇头,哭着说:“我不知道。”

  宋父叹了一口气,“还在急救。”

  “怎么回事?!”宋坚气急败坏地看着他们。

  “小雅早上说想吃豆浆油条,我就去买了,结果回来的时候,她就割腕了。”宋母边说边哭。

  宋坚咬了咬牙,“妈,不是你的错,你别哭了。”

  宋父搂着宋母,“好了好了。”

  等了半个小时,手术室外的红灯暗了,宋雅被推了出来了,宋父开口道:“阿坚你先回去吧。”

  宋坚点点头,转身就要走,宋母说话了,“阿坚,这件事情暂时不要让小爱知道,毕竟不是好事。”

  宋坚艰难地颔首,往外走,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很晚了,他匆匆地坐上车,打了电话给舒米爱,“小爱,对不起,我来迟了……你现在在哪里?”

  电话那头响起了舒米爱的声音,他的心口一暖,但下一刻她的话让他脸色大变,“宋坚,约会迟到没关系,不过离婚的事情你也能无视,我佩服你。”

  “什么?”

  他要追问,可那头的电话已经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离婚?该死的,为什么要离婚,他们不是一直好好的吗?这中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宋坚连忙开着车往舒家跑,门一打开,是舒母,他一紧张,舒米爱已经到了不想看见他的地步了吗?

  “阿坚,怎么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情吗?”舒母惊讶地看着他。

  宋坚呆愣了片刻,舒母的话和舒米爱的话在他的脑海里交错着,半晌,他闷闷地说:“我听小爱说,你身体不舒服……”

  “这个孩子真是的,我没事,这几天都有吃药,血压也正常,你让她别操心。”宋坚的心快速地下沉,她不在这里,那么她在哪里?

  “担心我,打个电话就好了,干嘛跑过来看,多远啊。”舒母心疼地说。

  他强颜欢笑,“呵呵,没事,我正好经过这里。”

  “来都来了,进来喝杯茶吧。”舒母对他招手。

  “不了,小爱……她还在等我回去,我先走了,下次我们再一起来看你。”

  “好,开车小心些。”

  她去哪里了?疑问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地徘徊着,他开车回到家,走回卧室,他僵硬地站在卧室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