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半婚 第3章(1)

作者:金晶
  接下来的日子,宋坚继续忙着他的工作,有时还会留在公司加班,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了。

  舒米爱连着好几天都是孤零零地解决晚饭,她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她想,这样的情况最多也就维持一两个星期吧。

  结果一个月以后,他还是很忙碌,甚至有一天还不在家里过夜。每天想跟他说说话,可早餐时间太短,没说几句,他就去上班了。

  中午他们又不一起吃,晚上有时会一起吃,可吃完他又去书房工作了。他已经彻头彻尾地成了工作狂,她越来越不满意了。

  “哇,你最近是吃了榴楗哦,脸快臭死人了。”阿花取笑她。

  舒米爱瞪了她一眼,无精打采地说:“我突然发现嫁给一个工作狂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你老公?!”阿花不相信地说:“不像啊。”

  “哎。”舒米爱轻踹了一下沙发,“我只有在睡觉的时候看到他,你说他是不是工作狂?”

  阿花皱眉,“喂,你说得很可疑欸,你确定是加班,不是背地里拈花惹草?”

  舒米爱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确定你是我的死党?”

  “我替你担忧嘛。”阿花委屈地看着她,“我要不是你死党,我还会替你担心这个哦。”

  “懒得跟你说,我去看我妈了。”她拿起包包往外走。

  舒米爱坐在车上,打了一通电话给舒母,“妈,你在哪里?我约你一起喝下午茶。好,那我去家里接你。”

  舒米爱慢慢地开着车回到娘家,舒母已经等着她了,“今天怎么想到约妈妈出去?”

  舒母才四十五岁的年纪,看上去却比同龄人老了五岁左右,舒米爱看着心疼不已,这几年母亲跟她一起熬得很辛苦,直到她有工作之后,她们的生活才没有这么桔据。

  “我想你了嘛。”舒米爱笑嘻嘻地打开车门,让舒母上来,“去我们之前去的那家店喝

  下午茶好不好?”

  “嗯,好,那个松饼好吃。”舒母笑弯了眼睛,“对了,你和阿坚怎么样?”舒母很关心舒米爱的新生活,很怕女儿有什么事情也不让她知道。

  “能有什么事,你那个好女婿把工作当老婆呢。”她一张嘴,满口的酸气。

  舒母却沉下了脸,默不坑声。

  舒米爱好奇地看了她一眼,“妈,怎么了?”

  舒母皱眉,抿着嘴没有说话。

  她们到了地方之后,舒米爱准备先去停车,舒母却说身体不舒服,“送我回去吧,年纪大了,血压一上来,头就晕。”

  “最近没吃药吗?”舒米爱赶紧开车回去,“回去以后吃了药,好好休息一下。”

  舒母有高血压,舒米爱很担心她工作太累,家里条件好点之后,舒米爱就坚持让她辞了工作。

  舒米爱有一段时间没有听到舒母说血压的事情了,“是不是又在操心什么事情?我跟你说过,现在就好吃好睡,好好锻链身体就好了,你不要太操心了。”

  回到了舒家,舒米爱扶着舒母回房,“我去拿药给你。”

  她倒了一杯温水,拿了药片,拿给舒母,看着舒母吃下之后,她坐在床边,拿了一个枕头垫着舒母的腰背,“先坐一会,刚吃下药不要马上躺下来。”

  舒母疲惫地点点头:“知道了。”

  “妈,你可得养好身子。”舒米爱撒娇地说:“以后生小孩、做月子,你还要照顾我呢。”

  “什么!”舒母恐慌地抓住她的手,“什么小孩?”

  “妈。”舒米爱娇羞地说:“我和阿坚准备要生小孩。”

  舒母却越听越害怕,脸色不自然地看着她,“没有避孕了?”

  “对啊。”她点点头,不过也不一定会中,这个月的大姨妈还是准时来了。

  舒母摸了摸发冷的身子,“小爱,妈跟你说,你必须小心些,阿坚常常加班,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舒母说得很小心,就怕说错了话,伤到了女儿的心。

  舒米爱一脸的吃惊,“妈,你今天跟阿花说了一样的话欸。”

  舒母却笑不出来,“妈不是跟你开玩笑,我是跟你说认真的,他……就是你生父,当初也是这样加班加到心都跑到秘书身上去了。”

  舒米爱难掩吃惊,看着舒母脸上痛苦的神色,她渐渐地冷静下来,怀疑的种子飘在了她的心上,她缓缓开口,“妈,我知道了。”

  舒母捧着心,难受地坐在床头,眼睛红红的,“都是一些陈年旧事了,妈就是想起来觉得自己笨,妈不想你跟我一样走上这条路,如果你又……”

  随着舒母的视线落在她的小腹上,她一瞬间就明白了舒母的意思,她微微低头,敛眉沉思。片刻,她抬头,又是一张笑脸,“妈,你想多了,第一,我这个月的姨妈刚走,我不会怀孕;第二呢,阿坚这个人你也知道,他出轨的机率真的很低。”

  只是低,但不代表不会发生,舒母伸手拍拍她的手背,“你要机灵一点,不要和妈一样……”

  “妈,你不要多想了,我说过了,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呢,就是好好享福,不要想别的。”舒米爱打断舒母的话。

  舒母叹了一口气,“好。”

  她跟母亲又说了一会话才离开,她漫无边际地开着车,看到药局时,她迷茫地开了过去,方向盘一转,开了一圈,她又回到了药局。

  她在药局买了避孕药之后,又坐回了车里,她趴在方向盘上无声地笑了,“舒米爱,傻瓜,瞎想什么!”

  宋坚将设计稿交给了老阅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兼任他好友的老板严肃地看着他,“怎么了?”

  “这次房屋的格局很不错。”

  “你要换房子?”严肃吃惊地说:“你们才新婚耶。”

  “现在的房子有点小,我想换个大的,到时候有了小孩会很热闹。”宋坚温温地说。严肃夸张地揉了揉眼睛,“我眼睛是不是瞎了,居然看到你这根木头脸上有父爱!”

  宋坚莞尔,“我年纪不小了,得考虑这些。”

  “哇靠!”严肃爆粗口,“那我呢,老婆连影子都还没有。”

  “去相亲吧,会找到喜欢的。”譬如他。

  “我还是看看今年进来的工读生有没有长得漂亮的,追她们比相亲还要快一点。”严肃哈哈大笑。

  宋坚颔首,“记得帮我问问那个房子。”

  “知道啦!”严肃不耐烦地说:“快滚,在我面前这么幸福。”

  宋坚笑着离开了办公室,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刚一接听,脸色就难看了许多,说了一声“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他走回严肃的办公室,“严肃,我有事情,要出去一下。”

  “行。”严肃爽快地点头。

  宋坚离开了公司,连车也忘记开出来,直接坐了计程车。计程车快速地穿梭着,最后停在了一家疗养院前。

  他刚走进去,医护人员一看到他松了一口气,“宋先生,你来了。”

  “嗯,她怎么样?”

  “情绪不稳定,前几天表现得很平静,没想到今天却……”医护人员无奈地说。

  “我去看看她。”

  宋坚走进房间里,看着躺在床上一脸惨白的女生,纤细的手腕上绑着白色的绷带,他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坐在她的床边,“不要再做傻事了。”

  女生安静地一动也不动地躺着,毫无血色的精致脸蛋如在夜里无声开放的百合花,美丽却没有一丝生气。

  “爸妈都不想看到你这样子。”

  女生的眼皮动了一下,宋坚盯着她,柔声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会在你身边。”

  “我不想住在这里。”她幽幽地说。

  宋坚望着她,良久才开口,“好。”

  第三十四次。

  宋坚第三十四次没有回家吃饭了,连电话也不打,只传了一封简讯给她,他对待她的方式越来越简单了。

  舒米爱将还来不及淘的米放回去,随意地从冰箱里拿出一颗苹果,洗干净之后就坐在沙发上一口一口地咬着。

  半晌,她站了起来,拿起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喂,你好,是阿峰吧,我是舒米爱。”

  “宋太太?”阿峰是宋坚的助理,宋坚结婚的时候,他见过舒米爱,他有时候送资料给宋坚,也是舒米爱开门的。

  “是啊。”

  “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阿坚的电话打不通,想问一下你在不在他身边。”

  “哦,我不在宋设计师身边,不过我们一起下班的,我想他应该快到家了。”

  “好的,谢谢你啊,再见。”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