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半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半婚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阿花端了一杯花茶给舒米爱,自己也端着一杯喝着。

  舒米爱收线,将衣服抖了抖,拿了衣架挂了起来,从储物间拿出熨斗。

  “我来吧,你休息一会。”阿花放下花茶,抢了工作。

  舒米爱坐在沙发上,抿了一小口的花茶,“呼,好累喔。”

  “等我们完成这次工作,休息一个月。”阿花熨烫着衣服,忽然贼贼地看着她,“我说,你什么时候准备生个小孩?”

  舒米爱一愣,“干嘛?”

  “我问你,你还问我干嘛!”

  “那个……生小孩的事情我还没想到欸。”

  “如果你要生小孩的话,到时候工作室得再找个助手才行。”阿花考虑道。

  “确实。”舒米爱伸了一个懒腰,“如果有计划,你第一个知道。”

  她们说了一会,舒米爱就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休息了,她一直有计划生小孩,就不知道宋坚有没有计划了。

  身边结婚了的朋友都说,男人结婚了其实和没结婚差不多,但是有了孩子就不一样了。她回家以后问问他,想什么时候生小孩吧。

  舒米爱是一个行动派,她看了一下手表,对着阿花说:“我要去一趟医院。”

  “干什么?”

  “看一下我现在适不适合怀孕。”她笑咪咪地说。

  阿花只不过是随便问问,没想到舒米爱听了进去,“要不要这么急呀。”她都被舒米爱迅速的行动力给打败了。

  “这种事情要趁早准备。”

  “刚刚还说没准备好呢。”阿花赏了她一记白眼。

  “哈哈。”舒米爱笑着离开了。

  从医院出来之后,她满意地开车回家了。医生说她的身体状况很好,随时可以受孕。没有什么比身体健康更让人愉快了!

  舒米爱开心地开车回家,她刚进门没多久,宋坚也回来,他换上家居拖鞋,“我回来了。”

  “哦。”舒米爱把高丽菜拿出来,洗了起来,“对了,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嗯。”宋坚走到她的身边,倚在流理台边,“什么事情?”

  “我们生一个小孩吧。”

  宋坚并没有反对,“这件事情要好好计划一下。”

  “没问题,反正医生说我没有问题,不过你要戒烟、戒酒。”

  “好。”宋坚点点头,“我去换衣服。”

  “嗯。”

  接下来,宋坚接了一个很大的案子,开始忙碌,宋坚一忙起来就跟疯子一样,舒米爱有时候半夜醒过来,他还没有睡。他敬业是好,但身体健康也是很重要的。

  舒米爱被冷醒了,这几天天气有些闷热,她晚上睡觉会踢被子,她揉了揉眼睛,打开了灯,身边的床是冰冷的,说明某人还在工作。

  她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披了一件外套,走出卧室,往书房走。书房的灯光还亮着,里面的男人还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意思。

  舒米爱轻推开门,果然看到宋坚戴着眼镜,正不知道在纸上画着什么。听到声响,他抬头,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她粉嫩的小脸上带着刚睡醒的迷糊,轻薄的睡衣勾勒着她美丽的曲线,他嘴角一勾,朝她伸出一手,她搭着他的手,他微使力,让她坐在了他的腿上。

  舒米爱贴着他热呼呼的胸膛,小声地说:“怎么还不睡?”

  他亲了亲她的额头,“正要睡。”

  “抱我回去睡觉。”她嘴一嘟,撒娇地说。

  宋坚看了一眼桌上凌乱的文件,又看了看她朦胧的睡颜,很快作出了决定,弯腰将她抱了起来,“遵命,我的女王。”

  她笑着拥着他的肩膀,在经过开关时关了灯,她的脸贴着他的肩头蹭了蹭,他不在她身边睡觉,弄得她踢被子,鼻子痒痒的,有点感冒的征兆。

  “以后不准工作到这么晚了。”

  宋坚将舒米爱放在床上,服从地说:“好。”

  “工作量也要减少,太忙了。”她说。

  “嗯。”

  “还有……”

  他低头吻住她的嘴,堵住了她的抱怨,绵长的吻让彼此都热了起来,她无意识地拥着他的脖颈,他压下来时,扑面而来的是他身上淡淡的香皂味。

  她的双腿一抬,轻而易举地缠住他的腰身,两个人如麻花般纠缠在一块,他的吻火热地往下移,她的小嘴才有了说话的时候。

  “这么晚不睡,你明天爬不起来,不关我的事情。”舒米爱推卸责任,可身体却火辣辣地贴着他的,像火热的舞娘般舞动着。

  宋坚深吸一口气,隔着布料咬住她的蓓/蕾,“为了女王殿下,鞠躬尽瘁。”

  ……

  她尖叫着,被填满的身体传来惊喜般的快感,好热、好热,热得她不停地扭着腰身,散开的发丝在空中飞舞,落入他的眼里,她成了不折不扣的妖精。

  他的娇妻有多热情,只有他知道。

  这场活力四射的欢愉持续了许久,她双颊通红,双腿无力,两手撑在他坚实的胸膛上,喜悦布满了娇艳的脸蛋,被彻底爱过的身子忍不住颤抖着。

  “阿坚……”舒米爱轻呼着他的名字,身下的爱潮汨汨而出。

  平日没有表情的宋坚此时咬着牙,下颚紧绷如铁,抽着气狠狠地将她拽了下来,粗哑地低吼着,所有的火热急急喷射而出。

  他紧紧地压着她,怕压坏她,正要起身,她的脚却勾着他不让他走,“不许动,保持这样不要动。”

  “为什么?”

  “我想要小孩。”舒米爱朝他一笑。

  宋坚心头又一阵火热,“我真的会死在你身上。”

  她体内的男性又开始死灰复燃,她惊讶地看着他,随后妖媚地朝他甩了一个媚眼,“那你不要做了。”

  他僵硬着身体,她已经推开了他,当他离开她时,双双发出一声低吟,他难受地想上前,她已经拉着薄被盖住了身子。

  “我要睡觉了。”

  “小爱……”

  “乖,明天继续。”她蒙头就睡。

  宋坚无奈地看着她睡觉的模样,他在她的脖颈间轻轻地吻着,“多做才会有。”

  舒米爱侧过身,一手探向他的下身,抓住他的男性,“可是我累了,你很有活力哦?”她娇笑,“免费帮你灭火,不要就算了。”

  “要!”

  ……

  舒米爱抽了几张纸巾擦干了手,睥睨了他一眼,“睡觉啦。”

  宋坚在她的身后躺下,在她的耳边轻喘着,“小爱……”

  “嗯?”

  “太少了。”他意犹未足。

  “休息好了,明天再战,晚安。”舒米爱不由分说地关了灯,抱着他睡觉,总算不用担心被子被踢掉,就算踢掉了,还有他这个大暖炉。

  黑暗中,宋坚却神采奕奕,闻着她的发香,他的心跳有力地鼓动着,前几天的那一幕又在脑海里上演。

  那天,他走出公司,原本下着毛毛雨的天空开始落下一颗颗珍珠大的雨珠,他连忙跑到捷运站。

  他的车送到车厂保修了,遇上这种鬼天气,说下雨就下雨,真的很没有办法。手机响了起来,宋坚掏出来接通,“喂?”

  “下班了吗?”舒米爱凉凉地问。

  “嗯,下班了。”

  “外面下雨了,你坐车回来吧。”

  “我在捷运站了,直接坐捷运回去。”

  “哦。”她低低地应了一声。

  “小爱?”

  “没事了,挂了。”

  宋坚坐捷运到了家附近的捷运站,刚出捷运站就看到穿得粉粉嫩嫩的舒米爱站在巨大的广告牌旁,巨大的伞斜在她的肩膀上。她低着头,穿着雨鞋的脚时不时调皮地踢一踢地,夹杂着雨珠的水轻轻拂过她的脸颊,那场景美得就像一幅画。

  他傻愣愣地站在那里,直到她发现他,朝他喊了一声:“宋坚!”

  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下上空,发现雨越下越大。再看了一眼令他眷恋的笑容,他突然在她的脸颊两边各落了一个吻。

  他发疯了?她抬头看他。他两眼亮晶晶的,“小爱,你真好……”

  舒米爱嘴角微微弯起,将信将疑地看着他,“什么?”

  宋坚抱着她,这一刻,他觉得有人在家等他的感觉真的太幸福了。他用力地抱着她,就像拥有最珍贵的宝贝。

  舒米爱被他勒得手臂生疼,“痛啦,放手。”

  闻言,他放开她的手,默默地伸手揉着她的手臂。

  “干嘛这么高兴?”舒米爱不解地问。

  宋坚嘴一抿,摇摇头,不说话。

  她想了想,嘴角一弯,“我来接你,你很开心?”

  宋坚看着她嘴角绽放的笑容,心念一动,薄唇已经覆上去了,嗯,他很开心,娶到她真好。

  他搂着她,静静地感受着平凡中的甜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