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半婚 第2章(1)

作者:金晶
  结婚后三个月,舒米爱发现宋坚有很多不好的习惯,比如他换洗的衣服会全部丢进了洗衣机,他不知道内衣和外衣要分开洗的道理。

  “宋坚,你要是再把衣服放在一起洗,我揍死你!”暴躁的她学不来温声细语,凶狠地警告道。

  “哦。”

  “不准在家里吸烟!”

  “哦。”

  “不要把鞋子都摆在外面,鞋柜是干什么用的!”

  “哦。”

  细节摧毁一个人,舒米爱一边拿着粉土笔在布料上描着,一边对阿花说:“真的要气死我了。”

  阿花耸耸肩,“这不是正常的吗,他又不是你造的机器人,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按照你的标准来。”

  “还是气。”舒米爱嘟着嘴。

  “改过来了没?”

  “倒是改过来了。”舒米爱脸上又出现笑容,“我老公还满乖的。”

  阿花白了一眼,“幸好我不跟你一起生活,否则我会疯了。”

  “喂!”

  “说错啦?”阿花摇着长长的头发,“衣服要分类洗,食材要分类放,哇,听着很有道理,可是做起来很麻烦欸,我多怕麻烦你又不是不知道。”

  舒米爱被说得脸一红,好像她对宋坚太凶了,“真的很不对吗?”

  “也没有不对,他没有反驳你就OK啊。”阿花加了一句,“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们天生绝配。”

  舒米爱瞪了她一眼,宋坚好像独居了满多年的,生活习惯一向很随意,而且男生在这方面也一向是不讲究的。

  不过她说他的时候,他很听话地遵从,偶尔忘记了,但她同样的事情说上两遍,他就会记住了。

  “我说你,结婚之后气色越来越好了,你老公对你很好哦?”阿花暧昧地对着她挤眉弄眼。

  舒米爱没好气地红了脸,“麻烦你把你脑子里不该有的东西删一下。”

  “哈哈!”阿花大笑。

  舒米爱气得捶了她几下,“懒得跟你说,工作啦。”

  “哈哈!”

  舒米爱低头装作没听见,宋坚看着很木讷,但是在那件事情上他一点都不马虎也不呆板,该有的调情、该有的马力,他都有。

  她想着想着,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给埋了,大白天的,她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阿花突然神神秘秘地对她一笑,“前几天我做了一件衣服。”

  “什么衣服?”

  “你看了就知道,我送给你。”阿花将一个纸袋塞到她的怀里。

  阿花诡异的模样让舒米爱郁闷了,“到底是什么?”她低头正要看。

  “回家再看!”阿花强调道。

  舒米爱被挑起了好奇心,不过她还是忍住了打开的欲望,不服地说:“那我要提早下班!”

  “好啊。”

  奇怪的是阿花居然同意了!

  舒米爱下班回家之后,从纸袋里拿出衣服一看,她瞬间无语了,红潮大面积地覆盖了她的脸。

  这是什么破衣服!准确地来讲,是一件睡衣。睡衣长度到膝盖,下摆是可爱的波浪,前面的布料就遮住重点部位,其他部位全是蕾丝勾勒而成,一看就是勾引味十足,后面则是全透明。

  舒米爱瞬间倒在床上,不知道是不是社会发展得太快,她保守得接受不了这些啊!臭阿花,弄些什么呀。

  她欲哭无泪地将这睡衣给塞进了衣柜最底层,她才不要做这么丢脸的事情,再说她和宋坚之间还不需要这样有情趣的睡衣来提升他们的性生活。

  “阿坚,下班了一起喝一杯?”同事上前勾住宋坚的肩膀。

  宋坚平时也会跟同事们小酌几杯,他点点头,“好。”

  今天晚上的几个同事就跟打了兴奋剂似的,个个喝瘫了,宋坚保持几分清醒,分别将他们送回了家去。

  只不过他的车里一阵酒味,实在是不好闻,他降下车窗,开着车多蹓跶了一会,希望风能吹散这股酒味。

  舒米爱对这种酒醉之后飘散在空气中发酵的酒味很不喜欢,他们结婚当天,他没喝多少酒,但身上沾了不少的酒气,她便催促着他赶紧去洗澡。等他身上没了酒味,只有淡淡的香皂味,她才像小猫似的依偎在他身边,那副可爱的模样令他心痒难耐。

  他下意识地想散一下酒气,免得他回家之后,她一脚把他给踢下床。

  等他觉得车子里的味道没了,他才开着车回家,将车停好,他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晚上十二点了。

  正要上楼,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喂?”

  “宋坚,你去哪里了?”是舒米爱。

  “我跟几个同事去喝了酒。”他老实地说,一边拿着车钥匙往公寓走。

  “你今天晚上不回来吃饭也不跟我说一声?”她肚子里憋着一股气。

  宋坚的脚步一顿,想到自己忘了打电话回来报备一声,她现在肯定跟发怒的小猫咪似的,嘴角微微带笑,“小爱,我……”

  “你这个混蛋,不回来不会跟我说一声吗,我白白多做了菜,吃不完又倒掉了,你知不知道有多浪费。晚回来也不说,你知不知道我明天早上还要起来上班,就是因为担心你现在还没回家,一直在等着你。你不吃饭、不回来,起码要跟我说一声,你……”

  正在房中暴走的舒米爱听到身后有声响,吓得转身,一看来人是宋坚,她气得把手机扔到床上,跑到他身边,往他的胸膛挥了一拳,“你这个王八蛋,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小偷!”她握着双拳往他身上狠狠地捶了几下。

  任由猫抓狂的话,后果会很惨,他眼疾手快地抓住她行凶的两只手,顺势将她往后一推,两人倒在了床上,形成了她在下、他在上的姿势。

  “放开我!”被他毫无胜算地压在床上,舒米爱急得脸都红了。

  “小爱,听我说。”宋坚镇定地说,顺便以脚固定住她的,免得他被踢得断子绝孙。

  他认识她到现在,她的性格他太了解了,热情冲动,谁让她不开心,她就让那个人不开心,总归就是冤有头、债有主,她绝对会找那个人算帐。

  “你还当自己是单身的时候,不回来吃饭不说一声,晚回家也不说一声,是不是以后做什么事情都不跟我说一声?说一声会怎么样,不就是嘴巴张一张的事情吗!”别人说的什么一个巴掌、一颗糖的夫妻守则,还给糖,她不给炸弹都是好的了。

  虽然她吵架的样子很剽悍,但宋坚也没有要跟她吵架的意思,被她轰炮之后,他傻傻地看着她。

  舒米爱突然像气球似的咻地泄气了,跟一个木头吵,她能吵得起来吗?当然不能,对着他这副阿呆的模样,她还能吵得起来就见鬼了。

  “放手。”

  “小爱,对不起,我忘记打电话回来说一声,是我不好。”宋坚一个人生活了几年,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作了决定就算了。听了她的话,他觉得她说得很对,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他应该做什么事情都跟她商量一下。但身分的转换太快,在细节上他还做得不完美,假以时日,他会做一个好老公。

  他的话只会令舒米爱更气,男生本来就没有女生成熟,他们自在惯了,很多事情都还没有女生想得周全。

  “放开!”反正跟他在一起,架是不用吵的,谁会对着呆瓜吵架,她又不是有病。

  宋坚这一次格外的小心,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她,见她脸上有怒气,动作却缓和了。

  舒米爱恼火地钻进了被子里,将头埋在被子里,很干脆地不理他。半晌没有听到他的声音,她转头一看,就见他木着一张脸,依旧保持刚才的姿势。她又气又想笑,真的是木头。

  她伸出一腿,往他小腿上一踢,“洗洗睡了,大晚上的要当幽灵啊。”

  宋坚立刻动身去浴室洗澡,十五分钟左右就出来,她已经睡着了,他小心地躺进去,迟疑片刻,伸手将她拉进了怀里,吻了一下她的耳朵,“小爱,以后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