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姨娘转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姨娘转职 第1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几天后,天气晴朗,一辆马车停在梁家前,梁宸下了马车,在马车开走后,他望着朱红色的家门,感慨万千。

  他去北方打仗,没想到这一去会隔了近半年才回到家,在外头他总是想着回家,挂念着他的妻子,现在,他回来了,就站在自家门前……

  他深深吸了口气,缓和了紧张的情绪,敲下了门。

  门房打开了门,看到梁宸,吃惊不已,“大少爷您回来了?太好了,您回来了!小的马上去通知老爷、夫人、二少爷和大少奶奶!”

  门房知道大少爷来信后,主子们这几日心情有多焦急,三不五时便会派人来问大少爷回来了没有,尤其是大少奶奶,一天总会亲自来上好几次,今天大少爷总算回来了,他终于可以去报喜讯了。

  房门的叫嚷声响彻云宵,一边嚷一边跑向主屋的位置,梁宸也朝主屋大步走去,阿金迎面而来,他刚好想来大门探探梁宸回来了没,竟真的被他遇上了,双眼

  顿时冒出泪水大哭不已,只差没投入梁宸的怀抱。“大少爷,幸好你没死……太好了……哇呜……”

  梁宸唇角扬起笑意,像疼爱弟弟般的摸摸他的头。

  接着,沈梅堇跑来了,一听到门房的叫声,她马上挎着裙子前来,绢儿追在后头快喘死了,几个听闻此事的下人也一起赶来,几个长跟在梁宸身旁的孩子也跑来,众人一起跑向梁宸。

  “梅堇……”梁宸看到那么多熟悉的人,内心激动不已,尤其当他看到为首的沈梅堇时,思念更急遽涌上,这几个月里,他心里头非常挂念她,只能藉着回忆她的一颦一笑及家书内容得到安慰,现在终于见到她了。

  沈梅堇终于跑到他面前,气喘吁吁道:“宸……你、你的同袍说你被暗流冲走了,我们到处都找不到你……但我知道,你不会死的,你会遵守承诺回来的……”说完,她冲入他怀里,双手紧紧圏住他的。

  梁宸也紧紧环抱住她,感受到妻子温暖的体温,这才敢真正确定他思念的人儿就在他怀里,他真的回到家了。

  沈梅堇又马上自他怀里抬起头,拉下他的身子,仔细看着他的脸,是瘦了些,但她再帮他补补就好,她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平安回来就好。”

  梁宸也轻抚起妻子的脸,看到她神情憔悴,瘦了一圈,就知她受到多少煎熬,他既心疼又愧疚的道:“梅堇,我很抱歉,我坠河后,被一个隐居的大夫救起,大夫将我移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医治,因此你们才会找不到我。我也因伤势严重,加上溺水过久,昏迷了一个月才醒来,又花上一个多月休养,大夫才肯放我走,我很抱歉,让你久等了。”

  沈梅堇猛摇着头,“不,我不怪你,只要你平安回来就好……”

  “梅堇,你可知,我这条命是你救的。”见她呆愣不解,梁宸从前襟里掏出一个小袋,他将袋中的东西倒在手心,是玉石的碎片。

  沈梅堇看着倒在他手心上的碎玉片,惊愕道:“那块避邪碧玉碎了?!”

  梁宸拉开前襟,胸口正中央有一道狰狞的伤痕,看得出当初伤得有多严重,“那一剑刺进这里,刺得很深,若没有这块玉挡着,我肯定当场毙命,连神仙都救不了我。梅堇,是你救了我。”

  沈梅堇望着他胸口上的伤疤,又望向他手心上的碎玉,万万没想到她为他戴上,用来为他挡灾难的玉,竟意外保住他的性命。

  她伸手抚摸起他胸膛上的伤疤,双手隐隐发抖。

  就差那么一点,再刺深一点,他就死了,差一点,他就不在人世了……

  沈梅堇眼中冒出豆大的泪,是喜极而泣的泪水,因为他还活着,她高兴得想大哭,“太好了,宸,你得救了,我好怕你会死去……”

  沈梅堇不敢想像,这几个月来,她抱持着他活着的信念等待他回来,要是等到最后,他真的死了,她该怎么办?

  在前世里,他原本的命运或许是早死的吧,是这块玉改变了他的命运,是她扭转了命运,让他安然无恙的活着,让他得以继续陪在她身边,两人可以一起牵手到老,真的是太好了。

  梁宸看她哭得那么厉害,有点慌张的抱住她,拍着她的背安抚她。

  围观的下人们看着两人圃聚,拥抱在一块,都为他们的重逢感动落泪。

  拥抱了一会儿,沈梅堇放开了丈夫,抹了泪,朝他绽放微笑道:“爹娘和小叔都很挂念你,快去见他们吧!”

  在下人们团团的簇拥下,夫妻俩往主屋的方向前去。

  午后,梁宸一个人待在房里,将那张没有五官的美人图从柜子里取出,沾着笔墨将它完成,画上了沈梅堇的五官。

  他没有对妻子说过,在他昏迷的那一段日子,他总是梦到她,梦到好多与她相处的画面,却不是他记忆里拥有的,他想,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前世,他们在前世就相遇了,在那一世,她死在他怀里。

  “良辰美景几时有?恨不相逢未嫁时……”

  梁宸看着画纸的两行诗词,念了出声,多么哀凄的诗,以往他不明白这两句诗词有何用意,不知道为何看了他会有心碎的滋味,现在他明白了。

  前世的他们,是不能在一起的。

  在梦里,她是梁笙的妾。

  多么荒唐的一件事,他根本无法接受。

  幸好,只是梦,只是他的前世,现在不同了,他们是夫妻,他们可以厮守一辈子。

  前世的遗憾已如过往云烟,这幅画他会永远收起来,当作他所作的一场梦,往后,他只会活在现在,只会画现在的她。

  梁宸将画收入柜子里,永远的关上,接着他踏出了房间,往前快走几步,看到妻子正坐在树下的躺椅上,晒着午后的暖阳。

  这天的阳光不似夏天艳阳高照,也比冬天的阳光暖和,沈梅堇晒得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阿金和绢儿看到梁宸来了,偷偷窃笑,识相的先行离开。

  当梁宸坐上沈梅堇身边的另一张躺椅时,她才发现他来了,朝他笑说:“你躲在房里做什么?阿金抱怨你把他赶出去,一个人偷偷摸摸不知在做什么。”

  她一边说,一边摸着腹部,虽然还看不出肚子,但她已经有两个月身孕了。

  这孩子是她在梁宸回来没多久后怀上的,在等待梁宸回来的那段煎熬日子里,她已经停了几个月的汤药没喝,能吃得下饭就很不错了,现在她竟能自然受孕,刘御医说是她心情欢喜,无忧无虑,自然孩子就来了,真是神奇。

  “没什么。”梁宸不想多谈,他只想好好珍惜与她的现在。

  “梅堇,你都吃光了?”他看到放在矮桌上的小菜都吃完了。

  “嗯,娘做的小菜我特别有胃口,吃了也不那么想吐了。”

  沈梅堇怀孕后吃什么都吐,瘦了一大圏,只想吃娘家母亲烧的菜,但她娘得帮她大哥娶的媳妇做月子,照顾刚出生的小孙子,无法住下来天天为她烧菜,梁夫人为了让媳妇好好吃饭,亲自下厨做了几道私房菜,而沈梅堇胃口也因此变好,此举足以见到梁夫人疼爱沈梅堇的一面。

  梁宸这趟回家,最大的惊喜莫过于她们婆媳感情变好了,他娘也不再提纳妾的事,那名远房表妹被她安排另嫁他人了。

  “那就多吃点,养胖点。”他说着,摸了摸她仍不明显的肚子。

  “宸,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她笑问。

  “都好,最好是像你一样漂亮的女孩,我一定很宠。”

  沈梅堇的笑意多了一分,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道:“不管是男孩女孩都好,只要孩子健康就好了。”

  梁宸也盯着她的小腹看,刚毅粗犷的脸部线条变得柔和,看起来像个傻爹,突然间,他像想到什么,阵底流露内疚,“梅堇,我对不起你,皇上封我为铁骥将军,我实在不能拒绝……”

  沈梅堇望着他,噗哧一笑,“皇上封你为将军是好事,哪有人为了升官道歉的。”

  梁宸蹙着一对浓眉,十足苦恼,“若我当了将军,皇上一下令,我就得马上带兵去打仗,或许得长年都驻守在边关,你就只有一个人了,还得辛苦带孩子,我实在是觉得对不起你。”

  沈梅堇不以为意清脆一笑,“担心这么多做什么,孩子都还没出生,你也还没去打仗,而且我哪是一个人,我有爹娘,绢儿、阿金,还有好多人陪着我啊。”

  天底下,大概只有这个男人觉得当将军麻烦吧!

  皇上赐给他们一座将军府,早早就能搬进去住,他却怕她动到胎气,坚持要等到她生下孩子后再搬。

  原本皇上还有意塞几个美人给他当赏赐,他也全都拒绝了,真是听得她大冒冷汗,深怕他触怒皇上被砍头,幸好皇上没气恼,还觉得他这人很有趣,竟在殿堂上哈哈大笑。

  他真的好傻,心里只有她和孩子,只想要和她简单平凡的过日子,没有身为男人该有的雄心壮志。

  “可是,我会想你……”梁宸低下头喃道。

  沈梅堇害臊得脸一红,不用看,这男人肯定耳根子也红了。“我会写信给你的,你只要好好照顾好你自己,别再添伤口,给我平安回来就好了。无论多久、多少年,我都会在家里等你的。”

  在他心窝处的那个严重的伤疤,每当她看到,她都会感到害怕。

  或许往后他们夫妻会聚少离多,但,自他从鬼门关走一遭后,她唯一的心愿就只有他平安就好,只要此生能和他一起到老,她就不会有怨尤。

  闻言,梁宸一双黑眸闪烁着动容的光芒,沙哑的道:“梅堇,等过个十年,我会找个理由向皇上辞官的,或许那时我已经不受重用,早不是将军了,到时候我们就搬到山上住吧,我打猎,你种菜,就这么一起过恩爱的日子。”

  沈梅堇忙不迭拍了拍脸颊,天啊,她脸好热,他怎么说得出这种话。

  这也是她的梦想,和他过着平凡又朴实的生活。“好,我们一起等待那一天。”

  接下来,两人没再说上一句话,但的氛围却是很幸福的,梁宸并没有把手抽走,依然力道轻巧的覆在她腹部上。

  比起他们这对恩爱的夫妻,梁笙在休了夏水儿后,总是形单影只,虽然他身边有两名美妾,但都打不进他的心,梁夫人本打算再为他娶门正妻,他却拒绝了,听说有下人看到他喝醉酒,含泪喊着夏水儿的名,似乎是在感到孤单后,才终于明白,他再也找不到比夏水儿更爱他的女人了。

  前阵子梁笙还出了大事,让爹娘除了高兴沈梅堇有孕外,还得操心他的事。

  梁笙在工作上总是顺风顺水,养成他傲慢、轻忽小细节的习性,加上夏水儿离开他后,他变得容易出神,这次竟一时不察犯了严重的错,惹恼皇上。

  他不只被罢了官,还得去坐牢,最后是梁宸替他向皇上求情,罚了家里不少钱,才免去他的牢狱之灾,但他触怒龙颜,让皇上留下极恶的印象,想必他往后要复起是难上加难。

  这还是天之骄子的梁笙生平第一次受挫,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懊悔不已,他仕途受挫了,又失去最重要的女人,还是他亲手赶走的,他觉得自己真是可悲。

  梁笙深信,这是他抛弃夏水儿的下场。

  梁宸看爹娘都为他操心不已,忍不住狠狠打了他一顿,终于逼得梁笙振作起来,承诺他一定会返回官场。

  梁笙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梁宸相信他一定办得到,他也相信经过这次的事,梁笙会知道这世间不是绕着他打转,学会谦虚行事,不过结果只能用时间来证明了。

  再多晒了暖暖的阳光一会儿后,沈梅堇从躺椅上站了起来,梁宸跟着站起。

  “不想再躺了吗?!”

  “我躺到骨头都酸了,刘御医有说要多走动,孩子才好生。”沈梅堇伸了伸懒腰,往前踏出步伐。

  “走慢点,小心点。”梁宸看她踏出步伐,走得挺悠哉,仍小心翼翼在她背后提醒着。

  沈梅堇走了几步,他就跟上几步,他还仔细看前方路上有没有石子,抢先帮她清除,免得摔跤,再退到她身后继续跟着。

  见状,梅堇停下步伐,失笑道:“你不要跟在我后头唠叨,我不会摔跤的。”

  闻言,梁宸瞠大黑眸,闷不吭声的,像是大受打击。

  沈梅堇伸出了手,微噘起唇,“又忘了?你只要牵着我的手走就好。”

  梁宸想想也是,唇边扯起一抹憨厚的笑,覆上她的手。

  他小心的牵着她的手往前走,注意着步伐不要过大,配合她慢慢走。

  沈梅堇盯着丈夫绷紧,完全不得轻松的侧脸,绽开愉悦又甜蜜的一笑。

  她现在很幸福,相信以后也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