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姨娘转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姨娘转职 第1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梁家两老在知道梁宸被皇上封为护军统领,将带领一万士兵到北方打蛮族时,都感到十分震愕,虽说当年梁宸曾代替梁笙打仗多年,他本身也有高强的武艺,但在战火无情的战场上,要说完全不担心是不可能的,然而皇命不可违,他们也只能送儿子一程,盼他凯旋而归。

  皇上给的准备时间不多,梁宸两天后就得出发到北方去了,小俩口把握着仅存的光阴温存,沈梅堇知道北方冷,帮他打点着要带去的保暖衣物,还有他爱吃的腌菜,希望能多为他做一些事。

  就连目送梁宸离开的那一天,沈梅堇也表现得相当坚强。

  梁宸去打仗后,梁家人表面上过得和以往没什么不同,但其实梁宸身为家里长子,性格沉稳有担当,可说是梁家的主心骨,梁家两老对这大儿子格外倚仗,他不在,家里头就像是缺少了什么,是优秀完美的梁笙无法替代的。

  在送梁宸离开家里的那天起,沈梅堇就无比思念着他,开始写信给他,好排遣她的相思,在等了半个月后,她终于等到回信了,虽然梁宸只写上平安勿念四个字,她也开心不已,将他的来信折好放在前襟胸口的位置,当作她的护身符,只要想念他,她就会将信拿出来看,便能感到平静。

  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子两个月过去了,北方的战事仍未结束。

  这两个月里,沈梅堇做了许多事,她时常到庙里替梁宸祈福,也比以往更孝顺公婆,想为梁宸尽孝道,纵然梁夫人对她仍是有点冷漠,她也努力善尽当媳妇的责任。

  当然,她日子过得再充实,仍填补不了梁宸长期不在她身边的空虚,幸好孩子们每天都会找她学写字,会缠着她玩游戏,沈梅堇总觉得孩子们是贴心的在安慰她。

  她还有深爱的家人,偶尔她会回娘家的铺子里帮忙,和家人聚聚,她也会到池家陪陪义母,或是找小绿说些体己话,好排遣她内心的寂寞,婆婆对于她时常回娘家的行径不太谅解,幸好有公公替她缓颊。

  而梁笙在残忍的休离下夏水儿之后,看到她的态度便转冷了,她松了口气,知道梁笙是对她失去了兴趣,往后不必再担心他的纠缠了。

  又过了一个月,梁宸去北方打仗整整三个多月,终于传出捷报,打了胜仗。

  消息从北方传到京城,再传来梁家,梁家上上下下都欢天喜地,将梁宸视为骄傲,等待着梁宸凯旋而归。

  沈梅堇更是高兴,到庙里感谢菩萨保佑,她真不知道,这三个多月她是如何撑过的,如今终于盼到梁宸回家了。

  这一天,天气晴朗,穿着战袍的士兵凯旋而归,回到京城,军队经过梁家,百姓们夹道欢迎,爆竹声不断,沈梅堇一大早也精心打扮,想到大门口迎接丈夫,岂知她没等到人,只有他一群同袍前来。

  梁家两老也以为儿子回来了,等了半天却没见到人,十分不解的问道:“请问我儿梁宸呢?怎么没一块回来?”

  同袍里有个年纪大的,看似是在场阶级最高的,满是皱纹的脸难抑悲伤,“梁统领他……他中了敌方一剑掉入河里了,现在生死未卜……”

  所有人都被这番话吓得噤住声,没有反应,沈梅堇也是,脑袋一片空白,刹那之间,厅内一片寂静无声。

  突然间,梁老爷怒吼出声,“胡说什么!我儿子明明是打赢了!”

  沈梅堇因这句吼声回过神,却感到晕眩不已,脚下不太平稳,完全被恐惧淹没了。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说宸生死未卜?

  “此仗是打赢了,由梁统领砍下蛮族主将首级,立了大功一件,可没想到回程经过河边时,受到残军突袭,虽然很快解决了残军,但梁统领也身中一剑,掉入河里,被急湍的暗流冲走了……”

  梁家两老闻言站都站不稳,幸好有下人搀扶住。

  梁笙纵使和梁宸并不亲近,在心里甚至是有点瞧不起他的,但听到自己的大哥出了事,仍是瞬间白了一张脸。

  沈梅堇更是难以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她盼了许久,盼了足足三个多月,就在等这一天,她一直等着梁宸回到她身边,怎么会……

  “大少奶奶!”绢儿看她的身子摇摇晃晃,一副快昏过去的样子,赶紧扶住她,然而,她却支撑不住沈梅堇迅速往下滑的重量,主仆俩在众人的惊叫声中,一起摔倒在地。

  那日,沈梅堇昏了过去,身心受到非常大的打击。

  但她不相信梁宸已死,他受了一剑坠入河里,被暗流冲走,不代表他死了,她深信他还活着。

  梁家人也不愿相信梁宸已死,不放弃的派人到他落河地点的附近找人,这次战役,梁宸一马当先摘下蛮族主将的首级,可说是立了大功,功劳甚大,皇上要封他为铁骥将军,不愿失去他这个人才,也派了大量人马协同梁家寻人。

  只是日子一天天过去,几乎都把整条河的四周寻遍了,村子也都找遍了,完全没有梁宸的下落,虽然说找不到尸体就是好事,尚能抱有梁宸还活着的一线希望,但这漫长无止境的寻找,也带给人绝望,深怕永远都找不到人。

  梁家两老也因为一直找不到梁宸的下落,无助之下开始求神问卜,神明说梁宸在哪儿,便马上派人去找,可惜找了几次都没有结果。

  两个月过去了,皇帝已撤回人手,打算把将军一职追封给梁家,而梁家的气氛每天都愁云惨雾,两老不知从哪找了个据说法力高强的法师,算出梁宸人早就死了,遗体被压在大石下,得尽快帮他办法事招魂,遗体才能浮出,死者才好心无挂念的去投胎,而两老竟然信了,配合起法师来。

  沈梅堇并不知道两老准备替梁宸办法事招魂的打算,这段日子以来,她饱受折磨,瘦了一圈,府里没人敢告诉她招魂一事,怕她无法承受再次昏倒。

  沈梅堇始终不放弃希望,梁宸对她许下的承诺还在她耳边响着,他说他会平安回来,她怎么能轻易接受他就这么死了?

  她好不容易得以重生,改变了原本的命运,和所爱的男人结为夫妻,但他居然死了?这是他在前世的命运吗?难道在她死后不久,就去北方打仗战死了,他注定英年早逝?

  那么,她的下半辈子得一个人孤伶伶的过完吗?

  沈梅堇真不敢相信,这悲惨的命运会落在她身上,她居然得和心爱的人阴阳两隔,那么,她过往的努力算什么?

  为了改变命运,拥有匹配得上梁宸的身分,她可是拚了命的努力,花了六年的时间,才如愿以偿嫁给他,她还想生他的孩子,想一起跟他变老,他怎么能死,留下她独自一人,这对她来说太残忍了!

  沈梅堇完全不能接受,她用最坚强的意志战胜内心的恐惧,相信他还活着。

  她宁可相信他正好好待在某一个地方,只是因为什么原因,暂时回不了家。

  她一遍遍的告诉着自己,说服着自己相信,然后从绝望里爬起来。

  而在这段日子里,绢儿和阿金都怕她会想不开,一刻都不敢分神的陪在她左右,家人也曾多次来探望她,可沈梅堇出乎众人意料的坚强,她会吃,会睡,纵然脸色看起来苍白谯悴,但她仍好好的活,也继续服侍着公婆,没有怠慢。

  唯有坚强的活着,她才能等到梁宸回来。沈梅堇的内心如是想。

  今晚,梁家两老为梁宸办法会招魂,平常沈梅堇晚上都是待在房里的,今天她突然心血来潮想出去吹吹风,就看到下人们忙碌的来来去去,又听到要帮梁宸办法会招魂的耳语,她瞬间绷紧毫无血色的脸蛋,拎高裙摆朝大厅方向跑去。

  绢儿和阿金见状可吓到了,赶紧追去,他们都忘了晚上要替大少爷办法会,真不该让大少奶奶往主屋方向走的。

  这时大厅里都布置好了,摆了张大供桌,桌上摆有三牲四果、酒、有插满香的香炉,一些奇奇怪怪念不出名号的法器、贴着符咒的旗子,还有一碗鲜红的汤,也不知是什么玩意,怪诡异的。

  供桌后,有个穿着道士袍,留着长胡子、手拿法器的老人,老人背后站着一群人,有梁家两老、梁笙和他两名妾室,一群下人等,他们手上都拿着香。

  当沈梅堇跑进大厅看到这一幕时,觉得实在太荒谬了,他们竟瞒着她替梁宸做法会!

  “这是在做什么?”她的声音颤抖不已。

  梁家两老看到沈梅堇跑来都吓了一跳,就是怕她承受不住才瞒着她办法会的,阿金和绢儿来不及阻止她进到厅内,只能尴尬的待在她背后。

  “大嫂,法师是要替大哥招魂,这是为大哥好,让大哥走得安心,没有牵挂。”梁笙从供桌后方走来她面前,向她说明。

  沈梅堇猛摇起头,招魂?不,梁宸还没死啊!

  她毫无预警的往前冲,将供桌上的酒和三牲四果扫落在地。

  任谁都没有想到端庄娴雅的沈梅堇会做出这种举措,所有人都怔住了,没有即时制止她,直到法师怒喊出声。

  “你这妇人,真是太愚昧、太不敬了!要招魂得藉助鬼神的力量,你这样做别说招不到魂,也会触怒鬼神——”

  沈梅堇瞪向法师,斥道:“你少装神弄鬼了,梁宸他没有死,他没有死!”

  法师被她锐利的目光一吓,气势顿消,沈梅堇继续将供桌上的法器、旗子都一手扫落地,接着抱起笨重的香炉想往地上砸,在场的下人们看到她的行为都不禁傻眼的想,是因为大少爷死了,大少奶奶疯了吗?

  “大嫂,你这是在做什么?!大哥他已经死了,你这么做无事于补,大哥他不会活过来的!”梁笙回过神,抢过她手上的香炉摆回去,然后朝下人们命令道:“发什么呆,还不快阻止大少奶奶,别让她再闹下去了!”

  绢儿和另一名丫鬟左右抱住沈梅堇,阿金则苦口婆心的劝着,“大少奶奶您冷静一点,您会伤了自己的,大少爷他……他不会乐见的。”说着,他哽咽了起来。

  沈梅堇想挣开钳在身上的力道,却动弹不得,最后她不再挣扎,缓缓滑下身子,跪坐在地上,绢儿和另一名丫鬟放开了她,但仍站在她身旁。

  “宸没有死,没有尸体,要我怎么相信他已死……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死了……”她双阵淌着泪,喃喃自语。

  “你真是疯了!大哥他死了,你醒醒吧!”梁笙看到沈梅堇这副模样,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她认清事实。

  “他没死……没死……”沈梅堇拚命摇头,喊得声音都哑了。

  “大少奶奶……”绢儿看得不舍,跟着哭了,阿金低着头,不停抹着泪,几个丫鬟见状,也都不忍的低泣着。

  法师见到这荒唐、不可收拾的场面,朝梁家两老怒道:“你们这样子还要不要办法会!”

  梁老爷和梁夫人都难以想像大媳妇会如此疯狂,震惊了许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法师这一开口,梁夫人才有了动作,走到沈梅堇的面前,斥责她道:“你这是在做什么,法会都被你毁了!”

  沈梅堇抬起头,满脸泪痕,哑声道:“娘,宸没死,为什么你跟爹都当他死了,明明都还没有找到他,怎么可以说他死了?”

  “你真是……”梁夫人忍不住哽咽,她也不想承认大儿子死了,可要是还活着,为什么两个月了还找不到人?为什么他不回家?

  梁老爷走到梁夫人身边,红着眼眶道:“梅堇说的对,明明没有找到阿宸的尸体,怎么能说他死了?阿宸前几年去打仗都平安回来了,他现在武艺更高强,可是个护军统领,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死……你真的相信他死了吗?”

  梁夫人眼里蓄满泪,一句话都没说,接着,她走到供桌前,将那只笨重的香炉狠狠推到地上去,此举让所有人都惊骇不已。

  梁夫人盯着那倾倒在地的香炉,还有扫落一地的供品、法器,喃喃念着,“砸了也好,都砸了……是我太迷信了,阿宸怎么会死呢,不可能……”

  “爹、娘,你们在做什么?!大哥被刺了一剑又坠河,怎么活得了?”梁笙真不敢相信,连他爹娘都不肯面对现实。

  闻言,梁夫人瞪住小儿子,生平第一次那么严厉地斥责他,“住口!你大哥他没有死!”

  梁笙浑身陡地一震,沮丧的垂下了头,他也不希望大哥死了,可若不这么想,所有人都会痛苦万分,只有相信人死了,才会比较轻松。

  “爹、娘……”沈梅堇在听到公婆同意她的说法,认为梁宸没死时,惊愕的抬起头看向他们。

  梁夫人蹲下身,轻轻抚摸着她满是泪痕的脸,慈祥的看着她。

  “傻孩子,你怎么那么死心眼,那么的坚强……你真是个好媳妇,阿宸娶了你真好……”

  在大儿子去打仗的这段日子,她怎么就没看在眼里呢?

  明明她这婆婆对她那么不好,她还是会时常陪伴他们两老,为的是为大儿子尽孝,她也一直坚信大儿子没死,坚持到这一刻都没有放弃,让她动容不已。

  回想起来,她第一次见到梅堇时就很有好感,婚后她对待大儿子也确实用心,会亲自料理三餐,会为他做衣服,所有事全都不假他人之手,小俩口感情也很好,她怎么会讨厌这个媳妇呢?

  “娘……”沈梅堇很意外会从婆婆口中听到这番话,听到她说她是个好媳妇,梁宸娶了她真好,她不住潸然落泪。

  “你都那么坚强了,我这个当娘的更要坚强,要相信阿宸没死。”梁夫人像是在说给自己听,要自己坚持下去。

  沈梅堇激动的捉住婆婆的手道:“娘,宸他会回来的,他答应我的,他会平安回来的!”

  梁夫人怜惜的看着她,展臂抱住了她,沈梅堇怔了一下,然后和梁夫人一起抱头痛哭失声。

  梁老爷看着她们婆媳哭了,也忍不住捂着眼偷偷的哭,场面哀凄,几乎所有人都鼻酸落泪,梁笙虽然没哭,但他低着头一言不发,想必心情也不好受。

  至于那位据说法力高强的法师,这会儿被晾在一旁,气得半死也没有人理他。

  法会取消了,接下来的日子,梁家人仍继续追查梁宸的下落,纵使都没有消息也毫不气馁,只要没找到尸体,就抱有一丝存活的希望。

  沈梅堇和梁夫人在抱头痛哭之后,也培养出如母女般深厚的感情,她们会一起到庙里替梁宸祈福,互相鼓励着,比起沉溺在悲伤中,她们都宁可振作起来,带着希望等待梁宸归来。

  终于,上苍像听见了她们的苦苦祈愿,不久后,梁家收到了一封以梁宸名义写来的信。

  度过了这段黑暗哀伤的日子,梁家上上下下都欣喜若狂,沈梅堇更欢喜的抱着梁夫人哭,她认得梁宸的笔迹,确实是他亲手写的,简单写上“平安、尽快返家”的字句,也是他的风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