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姨娘转职 第10章(2)

作者:佟芯
  “水儿,为何你要害梅堇,妯娌间有争执是正常的,这也没什么,她跟你是有多大的恩怨,竟让你想毒死她?”两老极不谅解,看着她的眼神都相当愤怒。

  “你……你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梁笙也一副她是妖魔的表情,想都没想到睡在身旁的枕边人胆敢杀人。

  夏水儿朝梁笙摇着头,所有人都可以恶毒的瞪她、骂她,唯独她的丈夫不行,她承受不住,“阿笙,我……”

  “别过来!你这女人真是太可怕了,真是蛇蝎心肠!”梁笙退开两步痛骂道。

  看到深爱的丈夫这么说她,夏水儿眼眶含泪,怨恨地道:“这都是因为你迷上自己的大嫂,你的魂都被她勾走了,我才会鬼迷心窍想除掉她!”

  此话一出,两老都震惊的看向小儿子。

  梁笙脸色难看的否认,“夏水儿,你在胡言乱语什么,竟说我迷上大嫂,明明是你疑心病太重,你有病!”

  夏水儿看他完全不承认,她心都凉了,歇斯底理的大笑,“对,我有病!我有病都是你害的,你曾经说你这辈子只会有我一个女人,你说你永不负我,可是你还是纳妾了,我才会变得如此疯狂!”

  梁笙脸上并没有愧色,“那是因为你——”

  “因为我无子吗?所以你就可以顺理成章纳妾吗?为什么你没有办法像你大哥一样说出你只要我,没有孩子也无所谓的话!”

  梁夫人实在看不惯夏水儿嚣张的指着她小儿子痛骂,斥道:“夏水儿,你怀有害人之心不反省,竟然还——”

  夏水儿怀恨瞪向梁夫人,改指着她,“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老太婆害的!不能生孩子是有多大的罪过?你知道跟别的女人分享丈夫的滋味吗?你什么都不懂,只认为传宗接代是理所当然,你让我活得好痛苦!”

  夏水儿又狠狠瞪向沈梅堇,“还有你,我最恨你了,沈梅堇,你怎么能毫不费力的得到我想要的一切,这不公平、太不公平了……”丈夫唯一的爱,丈夫的忠诚,她那么幸运的都拥有了。

  夏水儿愈想愈恨,竟拔起发钗,猛然冲向她,她那眼底的杀意,让沈梅堇全身打起冷颤,一时竟无法闪开。

  梁宸迅速挡在妻子面前,扣住夏水儿的手臂,夺去她手上的发钗,怒道:“够了,不要再一错再错了!”

  夏水儿重心不稳的往后一退,撞到了梁笙,下一刻便被他狠狠甩了一巴掌,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夏水儿,你真是心狠手辣,如今还想伤人!”梁笙十足憎恶的瞪着她。

  “你……你打我?”她不敢置信地捂着脸颊。

  “我不只要打你,我还要用家法惩治你今日的所做所为,然后休了你,把你赶出家门!”梁笙怒气冲冲的道。

  “你要休了我,把我赶出家门?”夏水儿的声音都发起抖来。

  “你下毒杀人,我怎么容得下你!梁家也容不下你!没把你移送官府就是对你最大的仁慈了!”

  她下毒谋害妯娌,这可是天大的丑闻,将她移送到官府恐会恶名传千里,他可是工部侍郎,前途一片光明,他不想被众人耻笑,不想被指指点点,他丢不起这个脸。

  他现在更不想看到她,她真是可怕得令人毛骨悚然!

  “你凭什么,我可是为了你,我变成这个模样都是为了你——”夏水儿怨恨的朝他冲了过去,发狠的打他,扯着他的头发。

  梁笙痛得失声大叫,“你这个疯女人,你敢打我……快来人!快捉住她!”

  夏水儿很快被外头的护卫制伏,押在地上动弹不得,此时她头发乱成一团,眼神狰狞,看起来真有几分像疯婆子。

  见到她这副模样,两老都摇摇头,对她很是痛心,纵然他们与她爹娘是老友,但也无法容忍她留在梁家了,谁知哪天她会不会也对他们痛下毒手。

  “水儿,我们和你爹娘是那么多年的交情了,我们也不想将你移送官府,念在你还没有真正铸成大错,你就离开梁家,从此和阿堃各自婚嫁吧。”梁家两老也不希望这丑事传出去,坏了梁家的门风,不如私下了结。

  夏水儿听到要和梁笙各自婚嫁,打击甚大,凄惨的大喊,“不,我不要!我好歹尽心尽力当了你们那么多年的媳妇……我只是没有生孩子,我没有做错事!”

  “拖出去打十大板,打完再赶出去!”梁笙朝护卫下令道,完全不惦念以往的夫妻之情。

  梁家两老虽觉得小儿子做得太过火,这十大板打下去可是会皮开肉绽,但想到夏水儿差点害死大媳妇,便选择漠视,总比真的将她送到官府坐牢好。

  “梁笙,你竟敢这么对我,你这个无情的男人,你辜负我,你辜负我——”

  夏水儿被护卫往外拖,她拉开嗓门尖叫,那凄厉的声音让人听得心惊胆颤。

  “等等。”沈梅堇从头到尾看尽这对夫妻的绝裂,眼见夏水儿就要被拖出去了,她忍不住想为她求情。

  明知夏水儿想杀她,看到她的下场自己该是感到痛快的,可是,她就是觉得夏水儿可怜,她可以感受到她内心的无奈、痛楚和凄凉。

  “不要管。”梁宸拉住她,朝她摇头。

  “可是……”明明梁笙也有错,是梁笙害的,但他却一点责任都不用负。

  “这是她自找的,她自己选的路,她要为此付出代价。”梁宸语气冰冷的道。

  沈梅堇对上丈夫的眼眸,是那么的充满戾气,她深切的感受到,他可以对所有人仁慈,唯独差点害死她的夏水儿不行。

  她也体认到梁笙对夏水儿有多无情,梁宸对自己的爱就有多深,那颗憨厚善良的心可以为了她变得铁石心肠。

  夏水儿那天被打了五大板就晕了过去,便没继续打了,梁夫人让人替她上了药后,派马车送她回娘家。

  沈梅堇至今回想起夏水儿被抬上马车的画面仍觉得残忍,夏水儿的爹娘还为此上门理论,但在知道女儿下毒杀人未遂只能丢脸的离开,后来,她听说夏水儿闹着要自杀,不久后就听到她出家的消息,大概是哀莫大于心死。

  看到夏水儿的下场,沈梅堇心里完全没有报复的快感。

  只要是女人,都想要一个好归宿,想要一个对自己忠贞的男人吧,夏水儿也是,只是她的方法错了,选择了害人之路。

  她也曾经选错路,前世的她被名利迷了双眼,遗憾而死,但她何其幸运拥有重生的机会,夏水儿会有吗?

  也因此,沈梅堇非常珍惜现在得来不易的幸福日子,虽然只是平凡的生活着,但她很知足,只想和心爱的丈夫这么过一辈子。

  夏水儿的事,下人们也都被严厉的下了封口令,梁夫人一开始就放出夏水儿身染重病自请回娘家休养的消息,等人们淡忘此事后,再让梁笙迎娶新妻。

  而沈梅堇也因为被夏水儿害得险些没命,梁夫人许是惘怜她,便不再那么仇视她、挑她毛病了,让她暗自松了口气。

  她也喝起由刘御医亲自调制的受孕汤药,但她想着就顺其自然吧,时机到了就会有好消息了。

  “大少奶奶,大少爷回来了!”

  下午时分,沈梅堇正在房里做衣服,听到阿金在外头大喊,马上放下手上的衣物,前去迎接丈夫。

  走了几步,她便见到梁宸后头跟着几个小萝卜头,突然觉得他这个威风凛凛的都尉不只威风没了,还有点好笑。

  梁宸教了孩子们一套拳法,要他们去练习后,来到她身边。

  沈梅堇看到他外衣破了个小洞,双手拉着他的衣服道:“脱下来,我帮你缝。”

  说完她便后悔了,她说这种暧昧的话,这男人肯定会将她拖到暗处或房里亲吻,从那一天大白天要她陪洗鸳鸯浴后,就没有他不敢做的大胆事了。

  不过……沈梅堇等了又等,竟看到他乖乖的脱衣,没有任何其他动作。

  她在接下来也发现了丈夫的不对劲,平时他教孩子们练功,会摸摸孩子们的头,要阿金去拿他雕刻好的木头给他们,但今天他却在发呆。

  她教他和孩子们写字时,他也一边学一边在发呆,就连吃饭时,他从来都是吃得津津有味的,今天虽然仍是吃光了,却像是食不知味,他甚至闪避她的目光,不敢看她。

  沈梅堇习惯了这男人的一切,他一个眼神她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她知道,他有事瞒她。

  等用完晚饭,房里无人时,沈梅堇直接问道:“你就直说吧。”

  梁宸闷了一会儿,终于开口了,“梅堇,听我说,我得上战场去打仗了。”

  沈梅堇耳边轰隆一声,瞠大眸的瞪着他看。

  “你要去打仗?”她的声音扬高,像是他说了多荒谬的话。

  梁宸低着头道:“北方边境战事告急,需要援兵支援,我曾经打过仗立过功,皇上觉得我可用,封我为护军统领,要我率领一万兵力去支援……”

  沈梅堇耳边仍轰隆响着,她一下子头晕目眩,什么都无法想,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爹娘知道吗?”

  “我第一个对你说。”梁宸抬头道,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的反应。

  “是吗?要去打仗……被皇上封为护军统领要去打仗,这可是皇上的赏识,若是你率领的军队能打胜仗,就能升官吧?这是好事……”沈梅堇茫然的对着自己说,说服自己往好处想,却压不住心里另一道声音。

  她好害怕,明知他是个武将,他避不了再次上战场的那一天,但她还是感到害怕,一时之间竟慌得不知怎么办才好。

  沈梅堇用力抡紧拳,感觉全身都在发抖。

  “梅堇……”梁宸看她神色不对,伸手过去抚摸她的脸。

  沈梅堇闪躲他的触碰,站了起来,“我去外面走走。”她需要冷静!

  梁宸看到她踏出房间,不放心的跟在她背后走,她绕着这院落走了一圏又一圈,他也默默跟了一圈又一圈。

  沈梅堇转过头,蹙着秀眉怒喊道:“不要跟着我!”

  梁宸停下,看她往前走,仍旧默默跟着,像是怕她会做出什么傻事。

  回到房里,沈梅堇躺上床,不发一语,梁宸躺在另一侧,想牵她的手,她试图挣开,他紧紧握着不肯放,她一夜无眠,他陪她睁眼到天亮。

  一大清早,沈梅堇起来为他做早饭,以往她都会送他到门口的,但今天她却反常的躲在房里,她满心只有焦虑,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绢儿也察觉到异样了,今天大少奶奶炒菜炒到一半时还发起呆来,幸好有她看着。

  “大少奶奶,您又和大少爷吵架了吗?”

  沈梅堇因这一句话恍然惊醒,他们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是在吵架吗?

  他都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战场打仗了,她居然还在闹别扭,生他的气……不,她不是在生他的气,她只是在害怕,担心他上战场会有危险,然而不管她再怎么怕,都违抗不了皇上的圣旨,改变不了命运。

  沈梅堇深深吸了口气,平静下来后朝绢儿道:“陪我出去一趟吧。”

  沈梅堇嫁到梁家后就难得出门,她先是到珠宝铺子帮梁宸挑了块昂贵的避邪碧玉,再去香火最旺盛的庙里过火,希望神明能保佑他平安无事。

  晚上,梁宸回来了,怕沈梅堇还在生气,手里提着她爱吃的糕点想讨好她,却见她不只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还对他微笑以对,他下巴都差点掉了。

  “梅堇,你不生气了吗?!”

  沈梅堇款款走向他,从前襟里取出一块系上银链子的绿色碧玉,放在手心给他看,“宸,这是避邪碧玉,我今天买的,拿去庙里过香火了,只要你戴着,它就可以帮你挡去所有灾难,保你平安。”

  “梅堇……”梁宸看到她的用心,不禁感动低喃。

  “来,我帮你戴上。”沈梅堇示意要他低下颈项。

  梁宸弯下头,任她为他戴上,戴好后,沈梅堇望着他道:“记住,这块玉绝对不能离身,它可以保佑你平安。这段日子,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也会照顾好爹娘的,你什么都不用操心。”

  梁宸看到他的妻子眼角蓄着泪,看到了她的脆弱,也同样看到她的强韧,那眼泪强忍在眼眶里绝不掉下,甚至还对他绽放微笑。

  梁宸一时难掩激动的抱住她,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煎熬,她就像是他心头上的一块肉,让他挂心不已,他怎么有办法离开她,怎么有办法不思念她,他甚至不敢想该怎么这熬过,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战役。

  但,他仍是得熬过,唯有化思念为力量,奋力一战,取得胜利冋到她身边。

  “梅堇,我发誓,我会平安回来的。”梁宸抱紧她,在她耳边承诺道。

  为了她,他一定会守住自己这条命,回到她身边!

  沈梅堇被他强而有力的臂膀拥入怀里,听到他坚定的心跳声,听到他的承诺,那从昨天便心乱如麻、不知所措的心终于平静下来。

  她必须坚强才行。沈梅堇这样告诉自己。

  “宸,我会等你回来的。”这一句话她也说得坚定,毫无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