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姨娘转职 第9章(2)

作者:佟芯
  从那天起,沈梅堇和梁夫人的关系就变得僵冷,梁夫人认为是她怂恿儿子不听她的话,总存心挑她毛病,摆出一副仇视她的态度,但沈梅堇还是尽力做好为人媳妇的义务,每日的请安,还有婆婆爱吃的小菜她依然会送去,没有一点怠慢。

  她也喝起汤药调养身子,虽然梁宸说两人没有孩子也无所谓,可她仍然很想为他生孩子,大夫说她的体质确实很难受孕,但不是不可能,为此她抱有很大的希望,她也想藉着怀孕拉近与婆婆的关系,并不想一辈子与婆婆不合。

  梁宸也很有心,有空就会找上婆婆说话,想化解婆婆对她的心结,毕竟儿子是亲生的,当娘亲的哪会记恨那么久,但她这媳妇可会被怨恨到老死。

  今天,梁宸休沐,下午陪一群小萝卜头在空地上练拳,还跑了院子好几圈,流了满身大汗,他立即脱下衣物,打着赤膊,从井里打起水来直接淋下。

  这时都入秋了,天气有点泛凉,沈梅堇可看不下去,“宸,快把衣服穿上,别以为你身体健壮就不会着凉……”

  梁宸突然转了过来,沈梅堇止住声,他那宽阔的肩膀,条线漂亮结实的胸膛让她感觉口干舌燥,她微微侧过脸,声音变弱了,“你没听见吗?快把衣服穿上……”

  “不要跑,停下来!”

  几个小萝卜不知玩着什么追逐游戏,不小心撞到了她,她一个重心不稳往前倾,梁宸顺势抱住,强壮的双臂环住她,她睁大眼,嘴唇贴着他健壮又结实的胸膛,脑袋一片空白。

  “要亲亲吗?!”

  “终于要亲亲了吗?”

  “嘘,小声点……”

  听到小孩子在一旁的嬉笑声,沈梅堇终于醒神,她赶紧推开丈夫,手叉腰瞪着孩子们,“你们也流了一身汗,赶快回去洗澡,免得着凉!”

  沈梅堇向来都是温温柔柔的,她这一发火可是非常有气势,孩子们一轰而散。接着,她没好气的朝待在一旁看好戏的阿金和绢儿命令道:“你们还发呆,还不快去烧热水!”

  最后院子里只剩下她和梁宸两人,她用力瞪着他,清丽秀美的脸蛋都涨红了,“都是你,害我闹笑话了!”

  梁宸着迷的望着妻子,她那脸颊上的两团红晕好可爱,他忍不住要求道:“梅董,帮我洗头。”

  沈梅堇看他没有一点反省,脸蛋更红,“你还敢要求……”

  “帮我擦背,我擦不到。”

  梁宸用着一双真诚的眼眸看,沈梅堇的心猝不及防地一跳。

  近日来她发现他变了,没像以前那么迟钝,像是某一方面开窥般,总会向她提出要求,例如,他会主动要她煮什么给他吃,或者要她帮他槌背,而她总是因他投来的真挚眼神而心软,无法拒绝。

  两刻钟过后,水烧滚了,注入了宽大的浴盆里。

  梁宸坐在浴盆边的矮凳上,打着赤膊,沈梅堇则站在他身后,替他洗头。

  梁宸温驯的任妻子替他洗着一头黑发,沈梅堇轻轻的在他头皮上施力,洗净每根发丝,再用水替他冲洗干净发上的皂角泡沫,没发现她的衣服被溅上了水,上身已呈半湿漉的状态。

  “好了。”

  头发洗好了,梁宸站了起来,沈梅堇马上别过脸,就算是早成为名符其实的夫妻了,看到丈夫的裸身还是会觉得害羞。

  直到听到他坐入水盆里的声响,她才转过身,用勺子捞起水,浇在他肩膀上,再用毛巾刷洗他的背,看他背上有许多伤疤,她忍不住伸手轻抚着,轻轻的滑过,极怕弄痛他。

  那轻柔的碰触十分小心翼翼,像是充满爱怜的抚弄,梁宸在瞬间涌起强烈的欲望,霍然转过身,桶里的水随着他的力道飞溅出来。

  沈梅堇毫无防备的被泼上水,“你怎么突然转过来,水都泼到我了……”她埋怨着,低头往下看,这才讶异的发现胸前早就湿漉漉了,恐怕是在帮他洗头时就打湿了,刚才又被泼到水……

  她忽然打了个寒颤,抬起头对上梁宸漾着灼烫情欲的眸。

  他都看到了……

  沈梅堇下意识的环抱住胸,想往后退,却直接被梁宸拦腰一把抱进浴桶。

  “哇——”

  太突然了,她尖叫了声,用力槌打他的胸,天啊,她的手好痛,他的胸肌也太硬了吧!

  “你干什么把我拉进水里!”她又羞又怒的道,现在她都变成落汤鸡了。

  “你也要洗,才不会着凉。”梁宸关心的道。

  沈梅堇想从另一边爬出,梁宸却将她环抱得紧紧的。

  “梅堇,你会着凉的。”他重复的道。

  沈梅堇在心里呐喊,他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把她的话奉还给她的!

  这男人在那一天将她拆吃入腹啃了一遍又一遍,之后就再也不掩饰他的欲望,对她是火力全开,索求无度,总是让她全身稣酥软软抵抗不了,可恶,明明以前都是她调教他的,怎么现在变成他调教她了?

  “现在是大白天啊!”她咬牙道,大白天就洗鸳鸯浴,这样好吗?

  “没人看到就好。”

  沈梅堇瞪大眼,瞧这是什么话,他居然说得出口!她不知道门外还有仆人守着吗?要是被听到什么,还是洗得太久,她还要不要做人啊?

  “可是,在这里要怎么……”沈梅堇话说到一半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男人的眼神变得更幽深危险了,闪着欲望的火苗,像是想一口吞了她。

  她忘了这个男人一直都在精进中,花招百出。

  梁宸将她往腿上抱,沈梅堇察觉到臀下生龙活虎的勃起,脸红得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梅堇……”

  呢喃着她的名,他在她细致的颈项、脸颊上摩挲亲吻着,她都快融化了。

  沈梅堇不甘心,恶狠狠的反身咬了他的耳,梁宸只觉得像被小猫咬了口,反让他更欲火焚身,他低吼一声,封住她的唇。

  沈梅堇被他热烈吻着,双手推拒着,看起来却像只是意思意思的挣扎一下,然后很快地停下了。

  罢了,大白天就大白天,等晚一点再来后悔。

  沈梅堇为了调养身子,好顺利怀胎,一天要喝上三帖药,时常都觉得满肚子是汤药,光喝药就饱了。

  “大少奶奶,药熬好了!”

  绢儿将药端来,沈梅堇看着那碗黑抹抹的药,叹了口气,依旧忍耐的喝了下去。

  “这药很苦的,大少奶奶真的是好辛苦。”绢儿忍不住同情的道。

  “苦也得喝,这药方子吴大夫说必须照三餐喝,一顿没喝就没用了。”沈梅堇一边蹙眉喝药一边说。

  吴大夫是住在附近的老大夫,长年替梁家两老还有府里的下人们看病,对穷人更是分文不取,极受人爱戴,虽然前世吴大夫救不了身染重病的她,但吴大夫已经尽力了,她依然很敬重他。

  好不容易喝完汤药,她轻拍了拍鼓胀的肚子。

  “真的是喝饱了。”接着打了个哈欠,眯起眼,一副想睡觉的模样。

  绢儿见状道:“大少奶奶最近感觉很嗜睡,时常看到你在打哈欠。”

  沈梅堇也纳闷,“可是,我明明都有睡饱,每天也有午睡啊。”

  绢儿眼珠骨碌碌一转,“该不会是大少奶奶有喜了?听说有孕都会嗜睡呢。”

  “有那么快吗?”沈梅堇不禁窃喜,但她才刚喝上一阵子汤药而已,她觉得没那么快受孕,可又想到近日来梁宸对她总是精力旺盛的频频索求,加上她的月事也迟了,或许有孕也是可能的。

  “明天就找吴大夫替您把脉吧。”绢儿笑嘻嘻的道。

  “嗯。”沈梅堇点了头,脸蛋微酡,显得娇羞,但又怕不是,心里真是既期待又怕失望。

  “好了,我得去做晚饭了。”她从椅子上站起身,伸了伸懒腰。

  “大少奶奶,您不好好休息吗?!”

  沈梅堇看她担心,好笑地道:“又还没确定我有孕了,不用太紧张,而且吴大夫也说了,我得时常走动,身子才会健壮,才好顺利怀胎,我不能一直懒洋洋的不动。”她按了按手臂,活动筋骨,“帮宸煮好热腾腾的饭菜,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梁宸身为羽林军都尉,责任重大,工作时辰长,她无法为他做什么,只能多为他补补身,亲手烧菜给他吃。

  “大少奶奶真的很有心,对大少爷很好呢。”绢儿暧昧的朝她眨眨眼,有些羡慕两人的恩爱。

  沈梅堇被说得害臊了,睨了她一眼,“别说了,还不快走!”

  主仆俩一起踏出屋子,沈梅堇一边走一边揉着颈子,又打了哈欠。

  怪了,怎会那么疲倦,她真的是有孕了吗?但怀孕会使人那么疲倦吗?

  “大少奶奶,大少爷回来了!今天还真早!”绢儿突然惊喜的道。

  沈梅堇抬起头,看到梁宸从前方迎面而来,她喜出望外的加快步伐。

  梁宸到皇宫里当差,晚归是常有之事,为避免饭菜放凉,她都会晚个两刻再去烧菜,没想到他今天没有耽搁到,准时回来了。

  沈梅堇看到他身边除了阿金,还有一位看似德高望重的陌生老人,心里想着还真稀奇,他会带客人冋来。

  走了几步,突然,她感觉到一阵晃动,身子不禁一顿。

  不,不是晃动,是她在头晕,她站不住脚……

  在眼前化为一片黑暗前,沈梅堇听到绢儿着急的大叫,然后看到丈夫朝她飞奔而来,接着她便失去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