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姨娘转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姨娘转职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隔天一早醒来,沈梅堇真的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像被拆过一次。

  她难以置信那个曾经需要她色诱的男人居然花招百出,真不知是不是看了春宫图学来的,而且纠缠大半宿还精力充沛,太折腾人了,让她怀疑他是不是欲求不满很久了,现在想一口气把进度补齐。

  昨晚他们也第一次没有熄灯,看清楚了彼此……

  沈梅堇想起来真是羞死了,她酡红的俏脸映在镜子里十分娇美,在镜子里还有个男人,在她背后替她梳着发,她睨了眼镜里的他,他那是什么表情啊,春风得意得像偷吃了鱼的猫。

  “好了,你出去,让绢儿来,你又不会梳发。”沈梅堇赶人,抱怨的语气里带有娇羞。

  今天她累得爬不起来,想差人去向公婆说一声她身体微恙,不去请安了,但刚刚婆婆的丫鬟来敲门,要他们夫妻务必去一趟,好像是有什么要事要说,她不得不下床。

  “梅堇,你还是很不舒服吗?”梁宸面上流露内疚,知道昨晚他太孟浪,弄得她白皙细嫩的身子都是他留下的痕迹,一早看到简直吓坏他了,他本想让她先洗个热水澡再回去躺躺,但娘急着找他们,他也只能用湿毛巾帮她擦拭身子。

  “还可以……”沈梅堇是真的腰酸背痛得很不舒服,但想到昨晚的亲密,那么亲昵的和他合而为一,她能感觉自己真的是被他爱到骨子里,今天早上再由他亲自替她梳洗,无微不至的呵护着,她再累也是满心浓情密意。

  梁宸很慎重的看着她,冒出了句,“梅堇,你不能走路的话,我抱你去吧。”

  沈梅堇红了脸,斥道:“你疯了,会被笑话的,你要让所有人知道我们做了什么吗?!”真是太丢脸了!“而且,我没有不能走路!”

  梁宸被骂了,只是摸了摸鼻子,还一副被她骂得很开心的样子。

  他真喜欢她撒娇,发着小脾气的模样,这是只有在他面前才会流露的一面,只有他看得到。

  “那让我牵着你吧,我会慢慢走的。”梁宸向她保证。

  沈梅堇听得一笑,心里好不甜蜜,“好了,帮我叫绢儿进来,可不能耽搁太久。”

  当房门打开之际,阿金和绢儿踏了进来,两人都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变了,大少爷和大少奶眼眸之间也流转着情意,难分难舍到令人害羞。看到主子言归于好,他们两人终于放心了。

  绢儿动作很快的帮沈梅堇梳了个妇人髻,打扮好后,沈梅堇赶紧和梁宸一块走去大厅。

  他们牵着手走着,活在两人世界里,眼里只有彼此,直到走到大厅,看到梁笙那一张鼻青脸肿的脸孔时,两人才惊醒过来,回到现实。

  他们居然忘了昨晚发生的事了!

  沈梅堇暗暗喊糟,想起梁宸昨晚痛殴梁笙一事,看来今天公婆是要来质问这件事。

  梁宸也是吃惊的,没想到他出手之重,竟会让梁笙脸上挂彩得这么严重。

  “怎么来得这么晚?!”梁夫人有些不满,马上质问,“我也不废话了,阿宸,昨晚有好几个护院看到你打了阿笙,我刚才问了阿笙老半天,他一个字都不吭,你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你习武可不是用来动粗的,把自个儿的手足打成这样像话吗?”

  一大早梁夫人看到小儿子那张貌比潘安的俊脸肿成这副德性,都快昏了,小儿子可要上朝的啊,不只要见上许多大官,或许还会见到皇上,现在这样子怎么见人?为此不禁责怪大儿子,怎么看都是他打人不对。

  “阿宸,你怎么把阿笙打成这样,你不会随便打人的,你向来礼让你弟弟,你们之间是出了什么事?”梁老爷也问道,但比起梁夫人公正许多。

  梁宸沉默不答,盯着梁笙,看不清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孔在想些什么。

  梁笙也表情阴郁的盯着梁宸看,天之骄子的他变得如此狼狈,他心里很恨,夏水儿看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丈夫也十分心疼,对梁宸非常不谅解,但她却无法替丈夫说话。

  沈梅堇看着夏水儿那委屈含恨的眼,真想痛快的说出实情,说梁笙被打都是自找的,说他意图对她不轨,但她不能说,要是牵扯出池大绍陷害她一事,不只会让公婆对娘家印象不好,婆婆或许还会误会她勾引小叔,节外生枝。

  两兄弟对峙了一会儿后,终于,梁笙先行开口了。

  “是我的错,我昨天喝了酒失态了……”他顿了下,似乎是扯到唇角的伤口,“我最近过得不顺心,喝醉酒说了些不好听的,大哥看我不中用,教训我一番,好让我清醒过来,爹、娘,大哥是为我好,请不要责怪他。”

  梁笙满心不情愿,但纵使他多么痛恨梁宸在众人前打了他一顿,让他受到那么大的羞辱,也只能忍下怒气为他说话。

  他生平第一次对梁宸感到恐惧,从小到大,他再清楚不过,他这个大哥只是长得高大吓人,其实是个刚正好说话的老实人,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大哥竟会为了一个女人打他,那凛冽狠利的眼神,拳头痛击他的力道,不只让他酒醒了,还吓得半死。

  他真的忘了,大哥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他是个双手沾满鲜血的人,在那一刻,他真的相信他会杀死自己,也因此就算他被打成这种鬼样子,一肚子怨气,也不敢有丝毫的怨言,指责大哥有何不对。

  而且,他这么说也是为自己好,他怎么说得出他觊觎兄长的女人这种话。不管怎么说是他理亏,爹娘对他抱有极大的期待,他不想沾有一丝污点,现在只希望大哥能看在他有心为他说话的分上,就此放过他,大家都好过。

  沈梅堇听到梁笙的话,真觉得他太阴险了,完全掩盖他的私心,但这确实是最好收尾的方式,闹大了对他们都没好处。

  她望向丈夫,拉了拉他的袖子,要他算了。

  梁宸望向妻子,他也不是傻瓜,真的揭露昨晚的真相,恐怕只会让爹娘操心。他握起拳,朝梁笙道:“我也很抱歉,是我出手太重了。”

  可是,他是不会后悔的,他无法容忍他的弟弟觊觎他的女人……不,任何男人都不行!

  “是,大哥教训得对。”梁笙松了口气,低声下气道。

  “可是阿宸你也打太重了,阿笙是做了什么错事,不好好用讲的,非要用打的才行,还把你弟弟打得那么惨……”梁夫人仍是无法谅解。

  梁老爷充当和事佬,“好了,他们兄弟都和解了,就算了,想想从小到大,他们兄弟有打过架吗?有句话说愈吵感情愈好,你就别操心了。”

  “可阿垄那张脸怎么上朝?”

  “先请个假吧。”

  听到要请假,梁夫人当然不免又唠唠叨叨的朝梁宸训话,而梁宸始终沉默,沈梅堇陪在他身边受叨念。

  梁夫人见她这大儿子低头听训,以为他有在反省,心情好多了,突然记起一件事。

  “对了,阿宸,梅堇向你提了吗?你有个远房表妹,今年十六岁,爹娘都过世了,只剩她一个人怪可怜的,我想将她许给你当妾……”

  此话一出,沈梅堇的心脏惊得差点从嘴里迸出来,她都忘记这件事了,没想到婆婆会在这时候提出。

  “娘,我不想娶别人。”

  如沈梅堇所料,梁宸一口拒绝,但她怕的是婆婆会恼怒的责怪他。她低下头,高高吊着心。

  梁夫人早知这儿子的个性,肯定会拒绝,笑了笑道:“阿宸,你那表妹是个好姑娘,可以和梅堇一起照顾你。娘知道你们刚新婚感情好,也不是要你马上娶,可以先将那个姑娘接回来,等个半年再成亲——”

  “娘,我只要梅堇一个人就好。”梁宸抢话,态度坚定。

  梁夫人面容冷了,看向媳妇,“梅堇,你是跟阿宸说了什么吗?你该不会是不让他纳妾吧?”她一心怪罪媳妇,认为是她不让儿子纳妾,儿子才会拒绝。

  沈梅堇承受着婆婆锐利质问的目光,没说话,自古以来,女人都是为难女人的。

  梁宸看到娘亲为难妻子,向前一步道:“娘,这是我的决定,我不想要娶别的女人。”

  沈梅堇听到丈夫是护着她的,相当感动。

  梁夫人见儿子替媳妇说话,很是不悦,但还是好言相劝道:“阿宸,你年纪大了,多娶个姑娘替你生个胖小子不是很好?”

  “我只要梅堇生的孩子。”梁宸态度坚持。

  梁夫人盯着儿子,蹙起眉头,“你怎么会说出这种傻话,梁家能开枝散叶是好事。”

  “只是为了多生孩子就得娶妾吗?娘,你要我去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如果只是因为那姑娘孤苦无依就娶她,那她岂不是很可怜?”梁宸耿直的道。

  梁夫人脸色难看,一下说不出话,催着丈夫道:“你倒也说说话啊!”

  梁老爷满脸为难,“他们夫妻才刚成亲没多久,你就要阿宸纳妾,这本来就让人难以接受了。”

  “你!”梁夫人瞪他。

  “娘,爹也没有纳妾不是吗?爹和娘感情一直都很好,让人很羡慕,就这样两人一起过不好吗?”梁宸又道,完全不觉得自己有娶妾的必要。

  这句话无疑狠狠打了梁夫人的脸,女人总是不希望丈夫纳妾的,但却要求自己的媳妇接受。

  他又接箸道:“娘,梅堇还年轻,晚几年生孩子无妨,要适没有孩子也没关系,阿笙已经有儿子可以替梁家传香火了。”

  梁夫人听得额冒青筋,快被气死了,大骂道:“你在说什么混话啊!”

  她狠狠瞪向沈梅堇,认为一定是她带坏儿子的,要不然这么孝顺的大儿子怎么会忤逆她。

  要是以往,沈梅堇肯定怕被婆婆讨厌,但,这一刻她却感到好开心。

  她听到了,她的丈夫说不会纳妾,他说,她没有生孩子没有关系。

  沈梅堇原本还有着对前世的阴影,深怕她无法怀上孩子,到最后必须接受丈夫纳妾的命运,听到这句话,她的忧心完全烟消云散。

  “娘,我不要他纳妾。”沈梅堇抬起头面对婆婆,勇敢说出真心话。

  她知道,一说出这句话,她辛苦与婆婆经营的感情都白费了,但无所谓,只要她和梁宸齐心便好。

  沈梅堇看到梁夫人恨恨瞪她,活似有多么厌恶她,背挺得更直,毫不退缩。

  梁宸握住她的手,那双手真温暖,给了她信心与勇气。“娘,我们先走了。”

  她望着丈夫刚毅的侧脸,会心一笑,跟着他离开大厅。

  她知道,只要和他在一起,她便无所畏惧。

  “气死我了!真是我的好儿子、好媳妇!只是娶个妾而已也那么不听话,真是气死我了!”

  背后传来梁夫人的叫嚷声,两人没停下脚步仍继续往前走。

  梁笙从头看到尾,看到梁宸坚持不纳妾,以及他和沈梅堇握紧的双手,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介入他们。

  他心里不由得感到遗憾,从小到大他聪颖过人,爹娘将所有的心血投注在他身上,他自恃甚高,却得不到区区一个女人。

  而他的高傲也不容许他继续迷恋一个他得不到的女人,只能懊悔当初为什么没有抢得先机得到她。

  夏水儿看到丈夫的眼神落在沈梅堇身上,流露遗憾失落,再看到梁宸为她所做的一切,不禁心生怨恨。

  凭什么这两个男人都迷恋那个女人,为她大打出手,她到底是有什么本事?!

  凭什么梁宸可以为那个女人做到这个地步,竟说她就算生不了孩子也不会纳妾,而她却完全得不到幸福,得不到丈夫专一的爱,她好痛苦!

  夏水儿嫉妒又怨恨的盯着沈梅堇的背影,那眼神令人毛骨悚然,像是想置她于死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