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姨娘转职 第8章(2)

作者:佟芯
  被她斥责,梁笙非但没有清醒,反而更加迷恋的望着她,用带有遗憾的口吻道:“若是没有出意外的话,你该是嫁给我的,你义兄将你许给我,那一夜,你不该是和我大哥待在小木屋里,应该是和我在一起过夜……”

  沈梅堇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他竟将这件事拿出来说,还说得理直气壮,简直令人作恶!

  “闭嘴!我一点都不想嫁给你!那是我义兄个人所为,他卑鄙的想迷晕我,让我无法抵抗!这件事过了就不要再提了,对你也好!”

  说完,她硬是穿过他,提起步伐想逃跑,梁笙却从后方扳过她的肩膀,紧紧扣住,“梅堇,我们本该是一对的!我大哥他只是个粗人,只会舞刀弄剑,他配不上你,你嫁他太委屈了,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会把你捧在手心上,更温柔的待你……”

  “你疯了,快放开我!”沈梅堇被他捉得肩膀好痛,她使力想挣开他,却敌不过他的力道,喝醉酒的梁笙双眼充满疯狂的执着,让她好害怕,她想像那天踢他的一样踢他,却被他看出意图闪过,吏被他用力抱住,和他阽在一块。

  “天啊,你们在做什么?!”

  夏水儿愤怒的大喊,她在夜里睡不着出来散心,没想到竟会看见丈夫和沈梅堇搂搂抱抱。

  已回到家并经过此地的梁宸也看到了,阿金则跟在一旁。

  沈梅堇听到了夏水儿的尖嚷声,侧过脸去,看到梁宸也在,顿感震愕,冤枉无比,于是更用力想挣开梁笙。

  怎、怎么办,要是他误会……

  “沈梅堇,你这个贱人!”夏水儿嫉妒得马上迈出步伐,想冲上前分开他们,并扬起手想狠狠打沉梅堇一巴掌,不料梁宸动作更快,他施了轻功赶上前,从梁笙怀里拉出妻子,然后狠狠朝他的下巴挥拳。

  砰的一声,梁笙飞了出去,摔在地上,不只夏水儿骇住,巡逻的护院刚好经过,也都吓得瞪大眼,搞不清楚怎么回事。

  梁笙捂着被打肿的下巴,酒早已醒了,“大哥,你、你打我?!”

  梁宸一声不吭走过去,拳头毫不留情又一挥,一拳接着一拳,梁笙被打到脸颊浮肿,鼻血狂流,哀哀讨饶,夏水儿不敢接近,只能频频尖叫,“大哥,别打了,拜托你别打了!”

  “梁笙,我警告你,梅堇是你的大嫂,我的妻子,千万别碰她!”

  梁宸的语气很硬、很重,头一次那么严厉的威吓人,高大的身躯将梁罜整个人罩在阴影里,梁笙吓得完全动弹不得。

  沈梅堇第一次看到丈夫那么生气,浑身像是笼罩着一股阴暗的气息,让她脑袋空白得什么都没法想,只能看着他放开梁笙后,大步朝她走来,再被他拉着走回出云居。

  当房门阖上的那一刻,沈梅堇心惊的回过神,感受到梁宸阴暗的气息更重了,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愤怒,不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憨直男人。

  他真的很生气,那双黝黑的眸底凝聚着两簇怒光。

  此时,他正直勾勾地盯住她,她咽了咽口水,屏住呼吸。

  他听见多少了?有没有听清楚?

  她和梁笙搂搂抱抱的,他会不会误会了什么?

  沈梅堇吸了口气,试着向他解释,“宸,我跟梁笙没有什么,我是出来散步碰巧遇上他,结果被他纠缠住的,他说的那件事是我义兄他……”

  “梅堇,如果那一晚,你没有遇上我,和我一起待在小木屋里的话,你是不是就不会嫁给我了?”

  梁宸很快的截住她的话,他都听到了,听到在遇上她的那一晚,她义兄原本想将她迷晕,献给梁笙,这内幕令他难以置信,原来,当时她说有人在追她是这么一回事,她的义兄居然那样算计她!

  汹涌的怒火凝聚在胸口,梁宸全身的肌肉都愤怒的贲张着,他浑身发颤,不禁想着,倘若那一晚她没有遇见他,那么,他是不是不会和她成亲,不会拥有她?

  他从来没见过那么漂亮,美得像仙女的姑娘,第一眼见到她时他就为之倾倒,那一夜在树林里,她捉着他衣襟苦苦哀求他救她时,更闻入了他的心,而她居然还愿意委身于他,并说他是个高贵的人,他真的是何德何能能拥有她……

  沈梅堇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情绪激动得像是失去控制的野兽,让她震撼得说不出话。

  梁宸向前握紧她肩膀,暴躁的吼道:“要是没遇见我的话,你是不是就会嫁给梁玺了?!”

  成亲后,他一直当她是个温柔贤慧的女人,岂料相处久了,她跟他所想的愈来愈不一样,她会撒娇,有淘气慧黠的一面,她还会故意勾引他,让他完全无法招架,对她迷恋不已,他已经深深的爱上她了,现在要他如何去想,她其实原本不是属于他的?

  他弄痛她了。沈梅堇蹙紧秀眉。

  “我没想到阿茎居然喜欢你,如果那一晚你遇见的人是他,会不会觉得嫁给他比较好?我是个粗人,阿笙长得好看,又比我温柔体贴……”梁宸像是陷入了什么迷障,茫然起来。

  过去这些年来,他从来不曾嫉妒过弟弟,也不介意跟优秀的弟弟作比较,可是现在,他居然忍不住冒出这些念头,他害怕她会被夺走,那猝不及防窜出的占有欲几乎快淹没了他。

  沈梅堇听得发火了,她绷紧秀美的脸蛋,狠狠骂道:“梁宸,你在胡说什么,我为什么会想嫁给他?他一点都比不上你!那天我之所以逃走,就是不想被我义兄陷害嫁给他,我想遇到的人是你,想嫁的人只有你!我喜欢的就是你这个粗人,让我想付出一切的也只有你,大笨蛋,我爱的是你!”

  闻言,梁宸整个人清醒了过来,他的脸上有着亢奋欣喜,却也有着懊悔,他居然对他最爱的妻子发脾气了。

  他愧疚的把脸靠在她颈项,一脸无助地低喃,“梅堇,抱歉,我完全无法想像你没有嫁给我、不在我身边的情形,光是想到你差点成为阿笙的人,我就快要疯了,我不能接受失去你这件事……可恶,我真想狠狠揍你义兄一顿!”

  在知道这个内幕后,他生平第一次感到那么害怕——怕错过她。

  沈梅堇第一次看到丈夫那么惶恐,他那双环抱住她的手臂在发抖,她感觉到他的独占欲及浓烈的爱意,他性情温厚内敛,很少表露过什么内心话,到今天她才知道,原来她在他心里很重要。

  沈梅堇心里隐隐颤动着,充满着欣悦,双手捧起他的脸,“不会的,你不会失去我,我已经嫁给你了,宸,我是你的,是你的……”

  她安抚着他,伸手轻抚他那张粗犷刚毅的脸,爱恋的抚摸着,她知道他很不安,这或许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爱上一个女人,他不知如何是好,可她很开心,因为他是如此慎重的将她放在内心深处。

  被深爱的妻子安抚着,梁宸心里终于有了踏实感。

  她是他的。他一遍遍这样告诉自己,全身贲张的肌肉逐渐放松下来,接着,他将她搂入怀里,紧紧的,再也不想放。

  在这一刻,他感觉到她紧靠在他的心脏处,心跳声更与他融为一体。

  在抱紧她的这一刻,他更加感受到她的心情,她同样也很不安吧,害怕那幅画里画了什么,害怕有人会占去他的心,他不能再逃避了。

  梁宸缓缓松开了她,终于主动道:“梅堇,你想看那幅画,我让你看,但请你相信我,我心里没有别人,我不想让你看画,只是不想让你误会罢了。”

  闻言,沈梅堇心脏猛地一跳,他终于愿意让她看那幅画了?

  接着,她看到他打开柜子,取出那个他后来又藏起来的画轴,解开上头的红带子,摊了开来。

  沈梅堇想过那是夏水儿的画像,但她想都没想过,进入眼底的是一张没有五官的女人画像,那细长的黑发画得细腻,轮廓画得秀美精致,连戴着的发钗都华贵精细,就算没有五官,也能让人确信这是个美人,画的左方还写上了两行字,字迹并不优美,却让她看得震撼心魂,久久无法回神。

  梁宸望向她,毫不保留的向她开诚布公,“梅堇,这张画是我的梦,我自有记忆以来,就一直重复作着一个梦,我不知道梦中的女人是谁,总是看不清她的脸,但每当我梦到她在我怀里死去时,我就会感到心碎。画上的那两句诗,是她在梦里对我说的,我没念过多少书,只好将它背起来去问人,抄在画里。”

  他注视着她,真诚的眸底没有谎言,“梅堇,我不能否认我很在意她,我曾经把你当作是她,可是相信我,在见到你后,我就再也没有梦过她了。梅堇,你是和我一起过日子的人,你才是我唯一想要的人,我的心里真的只有你……”

  沈梅堇默默流下了眼泪,刺痛了梁宸的心。

  “梅堇,我让你难过了吗?”他懊恼道,他果然不该老实说的吗?

  沈梅堇摇着头,念起这幅画里的两行诗句,“良辰美景几时有?恨不相逢未嫁时……”

  这是她前世的遗言,他画的是她,梦中的女子是她。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只有她一个人默默在努力,只有她一个人苦苦追逐着他,殊不知他内心深处是记得过去那段记忆的,他一直将她放在心上。

  他真傻,居然怕她误会,怕她胡思乱想,宁可受她的气,也不敢让她看这幅画,而她也真是傻,居然在跟自己吃醋。

  天啊,怎么办,他是记得她的,记得牢牢的,她好开心,开心得想流眼泪……

  梁宸看她哭了,慌张的道:“梅堇,我是真的怕你误会,才不敢对你说的,真的,我珍惜你,小心翼翼的待你都来不及了,怎么会想惹你伤心呢?”

  沈梅堇眨着困惑的泪眸道:“你小心翼翼的待我?”

  梁宸知道自己多嘴了,不得不硬着头皮说下去,“梅堇,其实我………….我就像头野兽,每天都想跟你亲热,连大白天都想把你带上床……你说,只要我温柔一点,就不会弄痛你了,所以我一直都很小心,时时提醒着自己要温柔点,不能伤了你,我也不敢对你太孟浪,在大白天就碰你,怕吓坏你……”说完,他耳根子都染起一抹赤红,脸上写满了不自在。

  听完,沈梅堇秀美的脸蛋也涨红了。

  两人对看着,都害羞极了。

  “梅堇,我心里真的只有你,我只要你。”梁宸再次强调,看得出来他很紧张,直怕她不信。

  下一刻,沈梅堇笑容乍放,含着泪水喜悦地笑了。

  原来她的丈夫很爱她,爱到必须极力忍耐住欲望,才不会吓着她。

  原来,她的丈夫很珍惜她,珍惜到得小心翼翼的,才不会伤了她。

  她从来不知道,他对她的感情,会浓烈到想吞下她整个人,他真的是将她爱到骨子里了。

  “傻瓜,为什么不早点让我看这幅画?!”沈梅堇心疼他独自烦恼了那么久。梁宸呆怔住。

  沈梅堇噙着笑又道:“或许,这是我们的前世啊!”

  “前世?”他想都没想过。

  “你瞧,我们的名字就是‘良辰美景’,是一对的,这或许是我们的前世也说不定。”

  是这样吗?梁宸蹙着眉,“可是那个梦不好,最后…………”她死在了他怀里。

  “我现在好好的不就行了?”沈梅堇微笑道,前世的她因为心情郁闷不快乐,身子并不健朗,才会在受了风寒后,感染肺病死去,现在的她心情愉悦,身子健壮得很,她不会生病的。

  梁宸原本害怕向她坦白他的心境后,她会在意画里的女人,会认为他脑子有问题才会将那女人当成她,岂料她竟对他说,那是他们的前世,让他高高悬着的一颗心完全放松了下来,再也没有一丝害怕。

  “梅堇,那我可以吃你煮的菜吗?”他试探问道。

  “嗯。”沈梅堇迅速点了头。

  “那我可以上床睡了吗?”那语气听来可怜兮兮的,活似她这几天都在凌虐他。

  沈梅堇噗哺一笑,“当然可以了。”

  梁宸迫不及待低头吻了她,放松之后,他竟感到强大的欲望倾巢而出,让他急欲想占有她。他有好几天没吻她、碰她了,他忍不住了!

  她是他的!梁宸在心里呐喊着,大掌扣住她后脑杓,吻得更为激烈,可说是毫不温柔,粗鲁得要命。

  沈梅堇被吻得快不能呼吸了,唇舌之间都是他男性的气味,脑袋热烘烘的无法思考,好一会儿,他才松开她,但她仍无法好好喘口气,她对上他的双眸,那么的兴奋、炽烈如火,她感受到他强烈露骨的欲望,双腿竟发软起来。

  可是,她喜欢,好喜欢他对她充满热情。

  “宸,看来你真的忍得很辛苦……”她几乎可以想像这句话让他有多窘了,然后她拉下他的颈子,故意在他耳边柔声道:“从今以后,你不必再忍耐了,我没那么娇弱,我也需要你……啊!”她惊呼出声,被他腾空抱了起来。

  梁宸将她抱上大床,沈梅堇娇羞的把头埋入丈夫怀里。

  他可真是迫不及待呀!

  沈梅堇有预感,今天晚上她会比以往都还要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