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姨娘转职 第8章(1)

作者:佟芯
  沈梅堇醒来,看了看仍然暗着的窗外,想起平时梁宸若早上要当差,她都是这时候爬起来做饭,好让他吃饱出门,从今天起,她不用那么辛苦做饭了,她可以睡久一点。

  然,沈梅堇闭上眼想继续睡,却觉得床铺太大了,有种空旷感,昨晚她就因此翻来覆去到很晚才入睡。

  不,别再想了。她用棉被蒙住了头。

  绢儿悄悄进了房,她总在这时候来,好伺候大少奶奶梳洗并帮着她做早饭。“绢儿,今天不煮饭了,我要再睡会儿,你回去歇着吧。”沈梅堇听出是绢儿的脚步声,从棉被里闷闷传来出一句话。

  绢儿却没有离开,走到床旁轻声说道:“大少奶奶,大少爷在外面。”

  他在外面?

  沈梅堇蹙着秀眉,下了床,由绢儿服侍着梳洗后,披了件外衣去开门,就见梁宸在房门口站着,脸上、颈子上布满汗水,显然是先去练过武才来。

  “你来做什么?”

  梁宸看她开门了,迫不及待地问道:“梅堇,我今天可以回房睡吗?”

  昨晚他被赶出了房,虽然说院落里还有别的房间可睡,可也是孤枕难眠,他闻不到妻子特有的香气,也没有她钻入他怀里取暖的温度。

  也因为睡不好,他半个时辰前就醒来了,睡不回去便决定去练练武,跑个几圈,好不容易等到她睡醒的时辰才来找她,却不敢贸然进入,一直待在外头打算等到她来开门。

  见到她第一句话,就是他想回房里睡,他早习惯晚上睡觉时身边有人,他实在是不想再一个人孤单的睡觉了。

  沈梅堇听他问得直截了当,见他眼下浮现微微的青影,一脸没睡好的模样,想到昨晚她也同样不好过,不过,她才不会因此顺了他的意,“那你是愿意给我看画了?”

  梁宸顿时闭紧双唇,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沈梅堇心里一冷,“你流了一身汗,快去冲个澡,我交代过了,厨房会送饭给你吃的。”说完,砰的一声,她用力甩上门。

  梁宸一脸落寞的垂下头,连那向来挺直的背也弯了,足见她的拒绝杀伤力有多大。

  阿金从来没见到主子这般垂头丧气的模样,说起来这件事他要负很大的责任,于是他向前拍拍胸膛道:“大少爷,让阿金来帮您吧!”

  傍晚,梁宸比平时要晚些回来,他手上提满糕点、珠宝发钗,还有一束鲜艳的花,原来是绕到街上买东西了。

  沈梅堇并没有把房门锁上,严格限制不让他进来,但梁宸就是莫名的做贼心虚,在门口杵了一会儿,才在阿金的鼓励下进了房里,将手上的物品堆在桌上,然后朝坐在桌前绣帕子的妻子喊了声,“梅堇,这些给你。”

  沈梅堇抬头看了看站在面前的男人,看到他堆在桌上的玩意,微蹙起眉心。这并不是他平常会买的东西,看来是阿金帮他出了主意。

  “梅堇,我可不可以回房……”梁宸紧张的开口。

  “不行。”

  听到这句话,梁宸的脸色黯淡了下来,垂头丧气,看得出深受打击。

  可沈梅堇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朝房门口方向走去,走没几步又停下。“以后别浪费钱买这些东西了,用这种方式讨好我是没有用的。”

  闻言,梁宸的脸上和内心更是蒙上一层阴影。

  “怎么会,大少奶奶不可能不喜欢的啊……”在外偷看的阿金猛捉头发。而梁宸看到沈梅堇踏出房间,迅速大步追上去,跟在她后头。

  以往他一回家,她都会用笑容来迎接他,现在却冷脸相待,他心里就像被击出个窟窿,他手足无措,只能跟着她走,她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冀望她能回头朝他嫣然一笑。

  沈梅堇岂会不知梁宸跟在她后头,他那沉稳有力的脚步声是她最熟悉的,但她毫不理会,继续走她的,可无论她走上几步,他就跟上几步,就像条尾巴一样,甩都甩不掉。

  沈梅堇烦死了,从不知道这男人缠人的功夫那么厉害。

  她忍不住回头冲着他道:“我要去茅厕,你也要跟吗?”

  梁宸尴尬的停下步伐,不敢跟了。

  当然,他没有死心。

  过了两日,沈梅堇房间里多了好多木头雕刻品。有各式各样的花朵,有红、有黄、有紫,雕刻得非常精致,令她爱不释手,不禁喃喃道:“他晚上不睡,都在雕这个吗?”

  “大少奶奶,大少爷看起来好可怜……”绢儿忍不住为梁宸说话,大少爷这几日的作为只能用痴情来说,想必不让大少奶奶看那幅画大概是有苦衷吧。

  沈梅堇也想起他脸上胡碴没刮的模样,不过才几日,他的脸似乎也清瘦了点……她连忙甩甩头,不行,她不能对他心软。

  隔日一早,沈梅堇心想梁宸会在房外站岗,这几天他都是如此,她铁了心如之前一样不理他,蒙着棉被继续睡觉,岂知天都亮了,也没见到他的身影,难不成他直接出门去了?

  这时,阿金慌乱的声音自房门外响起,“大少奶奶,大少爷发烧了!”

  沈梅堇闻言赶紧下了床,披了件外衣推开房门,赶去梁宸睡的空房,就见梁宸打着赤膊坐在床上。

  “梅堇!”梁宸看到她,欣喜的站起。

  “你怎么没穿衣服,要是烧得更严重怎么办?”沈梅堇快步走到他面前,将他的身子往下扯,想摸摸他的额头。

  梁宸看她那么关心他,心里充斥着满足,“梅堇,我没有发烧,我好好的。”

  沈梅堇一怔,这才发现她受骗了,难不成这是苦肉计?

  “你骗我!”她怒得想转身就走,无奈梁宸挡住她去路,还抬起双臂抱住她,她的脸埋在他刚硬的胸膛前,都快无法呼吸了。

  “笨蛋!放、放开我……我会闷死……”

  梁宸终于松开了她,但还是圏紧着她,深怕她一走了之。“梅堇,别生我的气了,我跟弟妹之间真的没有什么,我发誓。”

  他的声音听来可怜兮兮,沈梅堇几乎可以想像在他背后有一条朝她猛摇讨好的尾巴。

  “我吃不惯厨房做的菜,我只喜欢吃你做的。梅堇,我更想跟你一块睡。”

  沈梅堇耳边听着他继续的恳求,双眼盯着他赤裸的胸膛看,那结实精壮的胸肌,还有上头凸出的两点,都让她晕头转向。

  这是美男计吗?她在心里喃喃地道。

  当然她也想投入他怀里,他这颓丧失志的模样让她好心疼,好想摸摸他的脸安抚他,不想再对他冷冰冰了,可是……

  “那你愿意让我看那张画了吗?”沈梅堇再次提出要求。

  梁宸仍是沉默。

  沈梅堇脸色一沉,心里极恼,不过是一张画而已,问心无愧的话,为何不敢让她看也不说明白?要不他也可以骗骗她,拿别的画来晃点她,他什么都不会!

  “你这只大笨狗!”沈梅堇骂道,用尽所有力气推开他,转身就跑。

  大笨狗?

  梁宸愣住了,想追上却慢了一步,又想到他没穿衣服,便速速找衣服穿上,阿金要他别穿衣服在房里等着,结果一点用都没有。

  梁宸泛起苦笑,他也没想到,他的妻子明明看起来是那么温柔,性子却那么倔,非要亲眼看看那幅画,把一切弄个明白不可。

  但仔细想想,也难怪她会那么执着了,他怎会看不出来她爱着他,她每天为他洗手做羹汤,煮他爱吃的菜,为他挑选食材补身子,都是抱着满满的情意烹煮的,她对他的好,对他的温柔,也是一个女人对男人毫不保留付出的情意,他何德何能从她那得到了这些,却只会惹得她伤心。

  他不是傻瓜,不会不知道该怎么哄她,她要的只是看那幅画而已,她想要的只是他的专一无二心。

  可是,不行,他不想对她说谎,他也无从向她解释为何他会画那幅画,她怎么可能相信他作的那个梦,他更怕说了后会雪上加霜,让她误会他心里有人……

  梁宸挣扎着,终于穿好了衣物,但那本该追上去的步伐,却迟疑得踏不出去。

  沈梅堇和梁宸冷战多天,但这事并没有像梁笙和夏水儿那般闹大,梁宸的出云居本来下人就少,沈梅堇平时又打理得井井有条,下人口风都紧,而且她也会为梁宸做足面子,只是在自己的院落里吵,两人一起去见梁家两老时,感情可好得很,至于她反常的没帮梁宸做饭,也以身体微恙当理由,因而没引起太大怀疑。

  只有孩子们格外敏感,就算沈梅堇在他们面前假装和梁宸感情如昔,他们仍察觉到什么,原本他们都会在梁宸回来后过来缠着他练练功、习字之类的,这几日见气氛不对,便都不敢来了。

  沈梅堇原本每天会为梁宸做饭,会替他炖补品,煮清凉退火的汤品,或替他缝衣服,做做新衣,现在什么都不做了,突然觉得一天的时间好漫长。

  好空虚。她捂着心窝处,感觉又闷又酸楚,这种日子她真的过得很煎熬。

  而且都亥时了,他怎么还没回来,是有外务吗?还是遇上什么危险?

  沈梅堇忍不住又往房门的方向看去。

  “大少奶奶,您还是和大少爷和好吧,要不您心里也不好受。”绢儿本来是站在大少奶奶这边的,现在看到大少爷那么痴心,心逐渐靠撤过去了。

  沈梅堇当然知道她是在折磨自己,只是,一直以来都是她追着他的,在她以为终于可以捉住自己的幸福时,那幅画的出现成为一个巨大的威胁,卡在她心底,让她寝食难安。

  一直以来,都只有她一个人努力着,像个傻瓜般追着他,虽然她顺利嫁给他了,弥补了前世的遗憾,但她并不知道自己在他心里的分量,这男人是将她摆在什么位置上,是不是在今生,他心里还惦记着其他女人,没弄清楚那幅画,她真的没办法和他过日子……

  沈梅堇叹息地想,又忍不住将头探向门外。

  她已经习惯他一回来就忙着讨好她,现在没看到他,实在难安下心。“阿金去门口等大少爷了。”绢儿笑着说。

  “我又没在等他。”沈梅堇口是心非的撇过脸说。

  绢儿明目张胆的偷笑,方才大少奶奶会命厨房做宵夜,还不是怕大少爷回来饿了。

  沈梅堇回头瞪了绢儿一眼,接着又开始坐立不安,最后她站了起来。“陪我去外面走走吧。”

  主仆俩在屋子前的空地上散步,此时夜色虽黑,但屋檐、走廊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挂有一盏灯笼,可说是通亮一片,不怕看不清路况,当夜风徐徐吹拂时,顿觉一阵凉爽,烦躁似乎都消退不少。

  走到一半,绢儿突然肚疼,她脸色惨白的捂着肚子,直冒冷汗,“大少奶奶,我内急……”

  “快去吧,我在附近走走就回去了。”

  沈梅堇原本只打算在出云居里散散步,待她一回过神,竟发现自己踏出了院落,还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急忙停下脚步。

  她这是在干什么?学阿金到门口等他吗?她才不管他!

  沈梅堇闷闷的往回走,途中经过中庭时,听到一阵脚步声从后方响起。

  她一听便知那不是梁宸的脚步声,转过头去看,竟是梁笙。

  梁笙独自一人,似乎喝了点酒,身上有股酒气,神情有些茫然,一看到她,勾起一抹迷人的笑,绕到她面前堵住了路。

  “这不是大嫂吗?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大哥没陪着你吗?”

  纵使梁笙对她向来是有礼得体,从没冒犯过她,但沈梅堇还是提防着他,梁宸不在时,她都会把绢儿带在身边,哪知菀会在这个夜里,孤身一人遇上梁宸。

  她看了看四周,平常都会有护院巡逻的,许是刚巡逻过此处,这会儿一个人影都没有,一片空荡荡的。

  沈梅堇不禁后悔她不该一个人乱走,可都与梁笙遇上了,也不能不搭理,唉,随便应付一下他吧。

  “小叔,你喝醉了,早点回房休息吧。”她客气地道,说完后便想越过他,迅连离开。

  梁笙打了记酒嗝,向前一步,伸手挡住她的去路,眼神热切。

  沈梅堇看到他迫近,心底一骇,赶紧往后一退。

  梁笙看出她在闪躲他,不悦地道:“你总是这样,对我冷若冰霜,我有哪一点比不上大哥?”

  第一次见面时,她就对他避之唯恐不及,处处闪避他,之后她嫁进梁家,她也不喜与他说话,刻意不与他碰面,似有多么厌恶他,然而她却对大哥笑,对大哥百般温柔,夫妻俩看起来恩爱非凡,沐浴在幸福里,让他实在看不下去,嫉妒无比,却也只能压抑,只能放弃,告诉自己她已经是他的大嫂了。

  可他真的不甘心,这个女人凭什么属于大哥?要是在平常,他还能克制自己,偏生刚刚夏水儿又跑来哭诉他变心,吵得他心烦,几杯黄汤下肚后再见到她,他无法再压抑了,凭着本能挡下她。

  沈梅堇听他这么问,蹙紧秀眉,咬牙斥道:“小叔,请你自重,别说些会让人误会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