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姨娘转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姨娘转职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沈梅堇一声不吭的越过阿金,踏进了小花圃。

  梁宸听到背后有嚷嚷声,还有脚步声传来,立即转过头去看,见到妻子气势汹汹的朝他走来,他吓了一跳,“梅堇?”

  平时他是个迟钝的人,但并不笨,他立刻用力推开怀里的夏水儿,解释道:“梅堇,是这样的,水儿她是因为……”

  梁痕的力气很大,夏水儿被他推得大退几步,差点又栽了跟头,看到他要对沈梅堇说出实情,她感到丢脸的大喊,“别说!”

  “水儿因为和阿笙吵架心情不好,找我诉苦。”梁宸不顾她的阻止仍是说了,他只在乎妻子会不会误会,怕她不相信,急欲再澄清,“我没有说谎,今天我一回来就遇上水儿,她说想找我商量,要到没人的地方说,怎知她说没两句就哭了,还……”扑上来了。

  梁宸是个老实人,沈梅堇看得出他没有说谎,而且近日梁笙和夏水儿吵架是事实,夏水儿脸上也有泪痕,她相信他的说词。

  夏水儿十分难堪,真不敢相信这男人居然把她的事都说出来了,害她好丢脸!她因为向梁笙质问他是不是喜欢沈梅堇,梁笙不承认,两人大吵一架,到现在都还没和好,她才想在梁宸身上寻求安慰的。

  她不停地想着,当年她若嫁给梁宸,或许她现在会幸福点,她也想证明自己仍是有魅力的,是梁笙眼睛瞎了才会看上沈梅堇,岂知梁宸这男人真是个呆头鹅,完全不懂得安慰她,也不解风情,看到沈梅堇来,他竟还用力推开她,害她差点往后栽……这是第二次!他一共推了她两次!

  夏水儿不甘心,更憎恨被沈梅堇看到她这么狼狈的一面,她整理好仪容后,朝沈梅堇走去,笑盈盈道:“大嫂,你不知道吗?我和宸哥是青梅竹马,感情好得很,我们还曾是未婚夫妻,我有什么烦恼都会找宸哥商量,宸哥他很疼我,会为我作画,对我是有求必应,刚刚,他还很贴心的安慰了我。”

  说完,她看到沈梅堇脸色一变,知道自己计谋得逞,得意一笑,大摇大摆的走了。

  夏水儿留下了烂摊子给梁宸,他简直啦口无言,任他怎么想都没料到她会说出这些话,连一旁听到的阿金和绢儿都露出不苟同的表情。

  “梅堇,我……”

  沈梅堇真的生气了,她居然被那女人挑衅,听她说和她丈夫梁宸的关系有多好!

  她绷着一张冷若冰霜的脸,完全不理梁宸,转身就走。

  梁宸生平第一次冒了冷汗,他急急追了上去,“梅堇,你听我说,我只将水儿当妹妹疼,我和她的婚约也是爹娘订的——”

  沈梅堇停下脚步,转身犀利地望向他道:“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吗?你不该单独和她见面,不该亲昵的叫她水儿,不该安慰她,让她说出这种话。何况你还抱了她!”最后这句话充满了怨慰。

  说完,她又转身快步往前走,将他抛在身后。

  梁宸听得头皮发麻,赶紧追上。他很想牵住她的手,他们向来都是牵着手走路的,可是她在生气……

  而她的那番控诉实在令他感到冤枉,梁宸追着她,一边解释道:“梅堇,我不是抱了她,是她抱住我,我有推开她,可推得太用力,让她往后栽,我怕她摔跤,才会赶快扶住她……”

  沈梅堇有看到那一幕,原来是这么回事,梁宸是将往后栽的夏水儿捞回来,可是,她仍在生气,气他抱了其他女人。

  “你抱得很久,抱得很紧。”她停下步伐,指控道。

  梁宸觉得更冤枉了,语气急促的道:“我扶住她后,她又马上抱住我了,她哭得很惨,像快断气似的,我一时不敢推开她……梅堇,真的,她找我是来诉苦的,说阿笙对她不好,她心里很苦……”

  “谁不好诉苦,偏偏就跟你这个前未婚夫说,还是抱着你说,她难道不知道你已经成亲了吗?!”沈梅堇咬牙,觉得真是太不成体统了,而且那女人自己也是有丈夫的。

  “我真的不知道她会抱住我,她从来不会那么失态的……梅堇,真的,我跟她没有什么!”梁宸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怕她不相信自己。

  他悄悄伸长手,想去牵她的手,又迅即抽“回来,因为他看到妻子在瞪他,她好像更生气了,那双眸子比先前还要凌厉。

  沈梅堇会瞪他,是因为想起了夏水儿说的一句话。

  “夏水儿说你会为她作画,是真的吗?”她质问,那画面光想就让她醋意大发。

  “那是在打仗前画的,没有什么。”梁宸拚命解释。

  “柜子里,你用红带子绑起的那画轴,是画她吗?”沈梅堇联想到那幅画,脑海里浮起阿金心虚的表情,好像里面真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

  梁宸一震,完全没想到她会提及那幅画,他明明收在夹层里……他顿了一下才道:“不是。”

  可就是这么个停顿,让沈梅堇起疑了。

  “可以让我看那幅画吗?”她想弄清楚那幅画里到底画了什么,不想整天疑神疑鬼的。

  若不是夏水儿的画像,他会大方让她看吧?

  不料梁宸久久不语,最后困难的吐出两个字,“不行。”

  沈梅堇震愕不已,激动的道:“那幅画真的是画夏水儿?你心里还惦记着她才留着那幅画?”

  梁宸不明白她怎么会那么想,赶忙澄清,“不是的,梅堇,那画真的没什么,我可以烧掉——”

  “可以烧掉却不敢让我看?!为什么?你到底画了什么?”沈梅堇打断他,感觉梁宸有事在瞒着她,他是这么老实的一个人,她真不敢相信他竟会瞒她。

  她一阵心痛,语气更加尖锐,直言道:“不是夏水儿,那么是你哪个旧情人?”

  “都不是,你别胡思乱想!”梁宸否认,握住她的肩膀。

  沈梅堇仍只想到夏水儿,除了她,她想不出他和哪个女人有关系,要是他们真没有什么,为何夏水儿会那么亲密的抱住他诉苦,他也不敢让她看那幅画?

  在前世,夏水儿一直都是爱着梁堃的,与梁宸确实没有感情纠葛,但在她重生的这个世界,他俩之间,会不会发生什么她不知道的转变?

  沈梅堇突然感到慌张,又想到婆婆要让他纳妾的事,所有的事夹杂在一起,让她的心好乱,她一路努力走到现在,如今只觉得好累、好沮丧,全身无力。

  她好怕自己捉紧在手心的幸福会凭空不见,她还想到一件事,他从没有说过爱她……

  原本她是不在意的,可是在这时候,那句“我爱你”成为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疲惫得支撑不住。

  沈梅堇推开了他,步伐不稳的往后一退。

  “梅堇……”梁宸怕她摔跤,向前捉住她的手,却被她用力甩开,这是她第一次拒绝他。

  沈梅堇再次看向他,眼神充满着怒意和伤心,让他心头一凛。

  “从今天起我不帮你煮饭了。”原本她要煮晚饭的,刚好被婆婆叫去一趟,耽搁了时间,现在也没必要煮了。

  “梅堇……”梁宸讷讷的重复她的名字,纵使有多么不了解女人,也知道现在的她是真的生气了。

  “还有,我要跟你分房。”沈梅堇坚定的道。

  “分房?”梁宸双眸瞠大,不敢相信她说了什么。

  “在你让我看那幅画之前,我要分房。”说完,沈梅堇迈开步伐往前走,踏入了前面的出云居里,绢儿追在后面,虽然觉得大少爷很可怜,但这也是大少爷自作自受,她是站在大少奶奶这边的。

  梁宸杵在原地,耳中嗡噏作响,脑中满是沈梅堇方才那一席话——她说她要跟他分房?她不跟他一块睡了?

  这怎么行!

  呆愣了半晌,他终于回过神来,大步追进,在他走到两人的房间,正想推门而入时,房门被打开来了,沈梅堇抱着一套枕头被子,朝他身上用力扔去。

  梁宸本能的伸开双手接住,“梅堇,这……”

  “你自己一个人好好睡吧!”她恨恨的道。

  砰!门用力被甩上。

  梁宸手里抱着枕头棉被,大受打击的呆站在房门口,动也不动。

  阿金在后头暗暗叫惨,大少奶奶会认为那幅画跟二少奶奶有关,好像是他害的,这下该怎么办才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