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姨娘转职 第7章(1)

作者:佟芯
  沈梅堇在中庭时发现有人在偷看她并不是错觉,事实上梁笙就在她对面的那棵大榕树下躲雨,但树荫仍敌不过逐渐变大的雨势,他淋得全身湿漉漉,狼狈不已,可要他用跑的回去又做不到,太丢人了,只能等着雨停。

  他不知道,在另一端能看到中庭的屋子,屋檐下,夏水儿愤怒又不满的看着丈夫躲在树下的身影,紧紧咬着唇瓣,都快咬出血了。

  他就那么喜欢沈梅堇吗?

  看到人家夫妻恩爱,他心里很嫉妒吗?

  曾经,她和他彼此相爱,但她那时却是梁宸的未婚妻,他们为此痛苦过,所以当梁宸代替梁笙从军,愿意和她解除婚约,成全他们两人时,她高兴得像要飞起来,以为成亲后她能永远得到幸福。

  婚后的前两年,她确实过得很幸福,岂知她的肚子始终不争气,逼不得已她只好听婆婆的话让他纳妾,还一次纳两个,说是得连那户人家的庶女一块娶才行,从此她美满的婚姻变调了,她得和那两个妾争宠,还得看着他抱着别的女人为他生的孩子享受天伦之乐,令她心酸不已。

  在知道丈夫喜欢上沈梅堇后,她心里更受打击,让他和别的女人生孩子也就罢了,只要他的心还是属于她的就好,但他居然把心分了出去,无法一心一意爱她,她真恨他!

  以前她总是嫌梁宸粗手粗脚,觉得嫁他很委屈,恨不得和他解除婚约,现在看到梁宸如此温柔的对待沈梅堇,夫妻俩恩爱、如胶似漆的模样,她就好生羡慕,她几乎快想不起和梁笙相爱时的甜蜜是多久之前的事了,他们总是在吵架,为了他那两个妾争吵。

  如果,她当初是选择嫁给梁宸,没有同意解除婚约的话……

  恍惚间,夏水儿内心涌起了懊悔。

  在奴仆众多的大户人家里,下人们总会嘴碎的传些主子的八卦什么的,沈梅堇嫁进梁家后也从绢儿那听了不少,这些日子最精采的莫过于夏水儿和梁笙那两个妾室争风吃醋,大打出手。

  沈梅堇记得在前世时,夏水儿和那两个妾可是团结一致的欺负她,现在则变成夏水儿一个人要抵御她们了。

  平时夏水儿和那两个妾再怎么吵,梁笙都会站在夏水儿这方,也会耐心哄她,但这次不知是为了什么,两人吵架了,梁笙竟狠下心不理会她,不只不到她房里睡,还冷漠以待,引来了梁家两老的关切。

  而比起梁笙夫妻,沈梅堇和梁宸的感情可说是非常稳定,相亲相爱的羡煞众人。

  在嫁进梁家后,沈梅堇在婆婆身上费了不少心思讨好,如今也收到成果,婆婆不再严苛待她,对她的态度转好。

  对于现在的生活,沈梅堇由衷感到心满意足,每天都觉得幸福。

  要说唯一让她不满的,就是她有好几次明明感受到丈夫对她热切的需要,他们之间蕴酿着强大的激情,需要马上占有彼此,但他都只吻了她几下就停下来了,让她相当错愕。

  她心知他个性保守,不敢白日宣淫,但到了夜里他依然在克制,他对她很温柔,简直太温柔了,总让她觉得他在压抑,没有真正释放他的欲望,让她无法获得满足,想要更多,想被他用力揉入心坎里,被他爱到骨子里,听到他说爱她……

  沈梅堇忍不住叹息,唉,像他那种男人哪说得出爱不爱的,只能慢慢调教了,下次她就试着向他表白吧,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

  沈梅堇偷偷笑了,觉得自己好坏,想到丈夫害羞的反应她竟满心愉悦,她真的好喜欢逗弄他。

  距离煮晚饭还有一点时间,沈梅堇在进厨房前,突然想看看梁宸为她画的那幅画,那天在晾干后就收起来了,记得他是收在柜子里。

  沈梅堇打开房里其中一个柜子,她东翻西找,好不容易找到了,正想取出来时,她不经意发现一个夹层,不细看的话很容易忽略,她好奇的打开来,里头竟藏了个画轴,用条红色带子绑着,看起来格外精致。

  为什么要特别藏起来?

  沈梅堇平时不会随便去动梁宸的东西,但看到这幅他特意藏起的画轴,她分外好奇,想看看他除了画她,还画了什么,忍不住动手解开带子——这时候,阿金和绢儿在外头敲了几下门,沈梅堇都没回应,担心大少奶奶可能出了意外,他们只好擅自进房,才推开房门,阿金看见沈梅堇手上系有红带子的画轴,惊慌的大叫,“大少奶奶,不能打开!”

  他这一叫,让沈梅堇停下动作,诧异的盯着画轴看。

  为什么不能打开来看?

  阿金情急之下快步跑到她面前,握住画轴,缓缓从她手心中抽走,干笑地道:“大少奶奶,这画是大少爷很久、很久以前画的,画得很不好看,真的很难看,大少爷他不会想让您看到的……”

  阿金并没有解开沈梅堇的疑问,他的样子好心虚,仿佛这画里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她故作没事的笑道:“这该不会你家大少爷旧情人的画吧?”

  阿金脸色一变,让她心里一顿。

  “怎么会,大少奶奶您别想太多了,这只是张普通的画!”阿金在下一刻马上澄清道。

  他哪敢让大少奶奶看到这幅画啊,虽然大少爷矢口否认这画是二少奶奶,但他确定这画里的是个女人没错,现在大少爷和大少奶奶感情正浓,要是让大少奶奶看到这画里的女人,引起什么误会就糟了,他绝不能让大少奶奶看到这幅画!

  然而阿金不知他这般澄清,只会愈描愈黑,更引发沈梅堇的疑心。“这张画到底是…….”

  “对了,绢儿,你不是说你刚才遇上彩霞姐,说是夫人要大少奶奶去一趟吗?”阿金拉高嗓门的朝绢儿道,显然是故意转移话题。

  绢儿本也好奇那幅画里是画什么,听到这话才回过神来。真糟,她差点忘了正事!“大少奶奶,夫人在找您,要您过去一趟!”

  婆婆找她?

  沈梅堇心里纵然对那幅画很是疑惑,也不得不先搁下,走一趟婆婆那里了。

  等她从婆婆那里离开后,心情像是跌入了谷底,脸色苍白,她失魂落魄的,一段路走走又停停,耳边一遍遍的回荡着婆婆说的话——梅堇,娘知道你们才刚新婚就要阿宸纳妾不好,可是娘也没辨法,那是阿宸的远房表妹,她爹娘过世了,一个小姑娘无依无靠,怪可怜的,能有个好归宿是最好的,再说阿宸年纪也不小,多纳个妾,为梁家开枝散叶也是好事,你可以体该吧

  当时沈梅堇因为太震惊了,以至于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后来婆婆又说了什么,她都听不进耳里,思绪恍恍惚惚的,完全不知自己在做什么,当婆婆说她可以回去时,一晃眼竟过了半个时辰,都耽搁了她为梁宸做饭的时间。

  绢儿看沈梅堇恍神的样子,怕她摔跤,便扶着她的手,一边忍不住说道:“大少奶奶,大少爷他不会的……”

  “我知道他不会。”沈梅堇苦笑,拍了拍绢儿的手。

  她相信那个男人,他向她承诺过不会娶别人的,只是她突然想起自己的前世,当时她就是因为无子才会被池大绍抛弃,转送给梁筌,若是她生不出孩子,婆婆会不会逼着梁宸纳妾?

  成亲才一个月,她知道这不能急,可她真的害怕,她无法和别的女人分享丈夫……沈梅堇抡着的拳头发颤,指甲都刺痛了手心。

  “那不是大少爷吗?”绢儿突然惊呼一声。

  沈梅堇抬头一看,就见梁宸走在前方,阿金跟在他身后。

  见到他,她就像找到重心一般,想依偎着他得到安慰与勇气,不料往前走几步就见梁宸转了弯,并和夏水儿及她那一干丫鬟迎面遇上,沈梅堇和绢儿躲在后方偷看,见两人停下来说话。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碰到面打招呼是理所当然的,只是让沈梅堇难以置信的是,他居然和夏水儿单独踏入一旁用竹子架高的小花圃里,那儿的花草长得很高,还有攀爬在架子上茂密的红花绿叶掩人耳目,而阿金也一副作贼心虚的挡在入口处不安的戒备着。

  “阿金是在做什么,把风吗?”绢儿脱口而出后真想掴自己一巴掌,因为她看到大少奶奶的脸色更加凝重了。

  “大少奶奶,您不要胡思乱想……”绢儿也希望是误会,刚才夫人才说要让大少爷纳妾,大少奶奶太可怜了……

  沈梅堇勉强勾了勾微颤的唇角,说得不怎么确定,“也许,他们只是想单独说些话,不方便被听见。”

  当她一说完,她立即看到夏水儿向前捉住梁宸的前襟,投入他怀里,从她这个角度刚好可以清楚看到两人相拥的身影,接着,她看到梁宸推开了夏水儿。

  绢儿也看到了,松了口气,“我就知道大少爷不会——”

  可接下来令人错愕的事情发生了,夏水儿往后倒,梁宸竟大手一捞,将她拉入怀里,绢儿简直是抽气连连。

  沈梅堇大为震惊,这一幕太刺眼了,她紧紧握着拳,等着梁宸将夏水儿推开,怎料夏水儿抱了他一段时间,梁宸都没有推开她。

  沈梅堇感到头晕目眩,她稳住身子,然后向前跨出步伐。

  她当然不是要落荒而逃,而是要问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夏水儿警告她不准接近梁笙,那她现在又在做什么?

  绢儿看到沈梅堇气势不凡的往前走,她吓住了,“大少奶奶……”该不会要冲上去打二少奶奶一巴掌?别看大少奶奶外表斯斯文文的,严肃起来也是很有威严的。

  阿金站在小花圃入口左顾右盼,就怕被发现,一看到沈梅堇走来,吓掉了他半条命。

  “大少奶奶,您怎么……”

  跟在沈梅堇后方的绢儿叉着腰,朝他骂道:“臭阿金,你没把大少爷看好,还让二少奶奶对大少爷投怀送抱!”

  “我没有啊,大少爷只是和二少奶奶说个话而已。”阿金告诉自己不该心虚的,岂知他转过身一看,吓死人了,两人竟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