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姨娘转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姨娘转职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时候,沈梅堇走到梁宸身边,拿过他手上的册子看,都是很简单的诗词,“我来教孩子们读书吧。”她开口道。

  说到读书,沈梅堇真的很感激池夫人在前世对她的栽培,让她学识字,教导她拥有丰富的见识,而在她重生当上池夫人的义女后,也是靠着在前世所学习的学问,让池夫人欣赏她,由衷的疼爱她。

  梁宸看到妻子揽下这份工作,松了口气,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来,那张脸依然面无表情,但沈梅堇就是看得出来,不禁觉得好笑,忍不住掩着嘴窃笑。

  孩子们仰着头看着两人的互动,虽然他们没说上几句话,但无意间仍流露出属于夫妻间亲昵的氛围,有孩子不禁好奇问道:“大少爷,大少奶奶,我爹娘感情好时会亲亲,你们也会亲亲吗?”

  另一个孩子接着道:“我娘会拿菜刀砍我爹,可是晚一点就亲亲了,说这是床头吵床尾和。”

  “你们会亲亲吗?”

  “我想看!”

  “我也想看!”

  所有的孩子都倍感兴趣的盯着他们夫妻看,都想看到他们亲亲。

  梁宸和沈梅堇这下可尴尬极了,真不知该怎么做,阿金和绢儿也不帮忙解围,都坏心的等着看好戏。

  接着,梁宸缓缓别过脸。

  沈梅堇真不敢相信他居然别过脸去,是要她处理吗?

  这要她说什么,坦白说他们也会亲亲吗?

  不对。沈梅堇脸色一变,只有一次,就洞房花烛夜那一次他吻了她,之后就再也没有亲过她了,更别说是和她行房,每晚他一躺上床就是倒头大睡……

  为什么他不想碰她?

  她内心狐疑的想着,但是面对孩子,也只能掏起笑容对他们道:“小孩子不能看。”

  “不能看吗?”孩子们失望了。

  “当然不行,等你们长大后就知道了。”沈梅堇轻松解决小萝卜头们,双手一拍,进入正题,“不是要读书吗?不会的都来问我吧!”

  接下来,她解说起书册里的诗词涵义,利用树枝在泥地上写字,教导孩子们认字,阿金和绢儿不识字,也跟着一块学,她趁着这一群人练习时,走到丈夫身边,“宸,你也来。”

  梁宸表情怔忡着,被她拉着蹲下,手上还被塞了一根树枝。

  他也要学?!

  沈梅堇朝他正色道:“你得学会写上更多字,好写情诗给我。”

  梁宸错愕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妻子居然要他写情诗。

  见状,沈梅堇都快笑出声了,写情诗对他很困扰吧。

  她想起前世,她也曾教过他和孩子们在泥地上写字,当时的她以一个女人的身分对他好,渴求着他的爱,只能藉着教孩子们写字为由接近他,然而这男人却因她是他弟弟的妾,总是一本正经的和她保持距离,让她感到挫败。

  现在,他们都是夫妻了,她可不想他再一本正经的对她了。

  她不由得想,他不碰她,难道是因为她没有魅力吗?

  沈梅堇担心不已,干脆来试探他。

  “宸,好不好,我教你识字?!”她故意挨近他,贴近他的耳边吹气,她知道那是他最敏感的地方,天啊,她这样就像在调戏她的丈夫……不过有何不可?

  梁宸感觉到耳边有股热气,还嗅到了从妻子身上飘来的淡淡香气,他难以抗拒,从没想过这么温柔端庄的妻子,也会有撒娇、勾引人的一面,禁不住发出沙哑的嗓音,“好……”

  沈梅堇发现自己对丈夫是具有影响力的,满意的窃笑着,接着拿起树枝,教他写起字来。

  梁宸根本无心写字,她那淡淡的香气始终萦绕在他鼻端,教他耳根发烫,全身僵硬,只能困难的凝聚心神,照着她的笔划写着。

  “宸,你的字可真是端正漂亮!”沈梅堇吃惊,他以前没那么会写字的,写得很丑。

  梁宸低着头没说话,没告诉她,他为了梦里的诗翻过书,也练习过,字迹自是练得端正。

  “这里写错了,笔划要从左边划到右边才对……”

  这时,沈梅堇发现他写错了,捉着他的手一起写,当她柔软香馥的身子贴住他时,梁宸心神荡漾起来,顿时心猿意马起来,对自己的妻子着迷不已。

  他蹙着粗眉,感觉背上都流了汗,相当狼狈,他终于再也忍不住的发出求饶声,“梅堇,有人在看……”

  沈梅堇听他这么一说,抬起头来才发现阿金、绢儿,还有孩子们都盯着他们看,看起来像在等待他们亲亲,她赶紧从他身边跳开,脸蛋都红了。

  气氛太尴尬了,或者该说太甜蜜了,阿金仿佛嗅得到那股浓情密意的香味啊,真令人受不了!他清了清喉咙,找话题打破尴尬的气氛,“大少奶奶,大少爷虽然不太识字,可是很会画画呢!”

  沈梅堇一听,很感兴趣的问:“画画?真的吗?”

  梁宸蹙起眉头,“梅堇,别听阿金瞎说。”

  “是真的,大少爷画得很好呢,只是很少人见过,从军后就更少画了,大少爷最厉害的就是画人像了。”阿金不怕得罪主子,愈说愈起劲。

  沈梅堇惊喜的望着丈夫道:“宸,那可以画我吗?”

  画她?梁宸看着妻子清妍柔美的脸庞,心头浮起躁热。

  人物要画得精准,得看着人作画,这一画可得画很久,要他一直看着她作画,他肯定会生控……

  “不行,我早生疏了。”梁宸拒绝,认定自己绝对不行。

  沈梅堇看他耳根子又红了,知道他肯定又害羞了。

  该不会是这样,他才不碰她的吧?

  那么,她该怎么做呢?

  她还能怎么做?当然是勾引丈夫了。

  沈梅堇认为,夫妻之间必须要有闺房之乐才能增进感情,而且,她也想和她的丈夫关系更加亲昵。

  所以当晚她准备了酒水,难得在颈子上抹了点香粉,涂了胭脂,在单薄的白色单衣外披了件鲜艳的桃色纱衣,一头洗过、擦得有八分干的秀长黑发简单用带子绑着,垂放在背后。

  沈梅堇低头看着自己一身打扮,这样差不多了吧,不会太冶艳,又比平常多了一点风情。

  她最该注意的一点是,她不能让梁宸睡着,他只要一躺上床就能马上入睡,今天晚上,她可不想看着他的睡脸干瞪眼。

  梁宸沐浴完进了房,穿过屏风,来到内室,当他见到坐在床上的妻子时,明显一愣,感觉今晚的她好像有点不一样,特别的美。

  沈梅堇看他发起愣,知道她的打扮奏效了,拿起放在桌上的酒壶、酒杯,朝他绽开甜美的微笑道:“宸,要喝一杯吗?”

  梁宸突然醒过神来,立刻拒绝,“不,太晚了,要睡了。”

  一听,沈梅堇衔在唇边的甜笑当场僵住。

  梁宸没察觉到她受到的打击,迳自脱起外衣披在衣架上,准备上床休息,在越过她时,他似乎嗅到她身上的香气,顿了下脚步。

  沈梅堇发现他的反应了,马上逮到机会挨近他,冲着他迷人的笑道:“我抹了点香粉,香吗?”

  “香,闻了更想睡了。”梁宸留下让沈梅堇傻眼的回答,然后很快爬上床躺下,拉起被子盖好。

  更气人的是,这男人一阖上眼就睡着了,床上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

  沈梅堇美阵瞪着他,一排贝齿恨恨咬着。

  怎么办呢,要不要摇醒他?

  最后,她叹了一口气,留了盏微弱的油灯在桌上,然后爬上床,跨过躺在床上的男人,来到内侧躺下。

  她侧过身,注视着躺在她身边的男人,脑子里乱糟糟地想,她真的那么没有魅力吗?成亲已经半个多月了,她每天睡在他身边,他真的都把持得住吗?

  该不会真的要她主动吧?

  沈梅堇深深吸了口气,下定决心,慢慢的靠了过去,碰上他的肩膀。

  梁宸像是吓一跳般睁开眼,他其实并没有睡着,“梅堇,你……”床那么大,她怎么贴过来了?

  “我想靠着你睡,这样才不会作恶梦。”沈梅堇无辜的道。

  这样他哪睡得着?!梁宸心里闪过这句话,接着缓缓的,不着痕迹的往床边挪动。

  沈梅堇看得美眸都冒火了,她确信自己没看错,他往旁边移动了。

  她忍住怒气,再接再励,又朝他移过去。

  梁宸见状,又往旁边挪动,想与她保持距离。

  沈梅堇干脆豁出去,不顾矜持的抱住他,将脸埋入他怀里。

  梁宸倒抽了口气,都结巴了,“梅、梅堇……”

  “我很冷。”沈梅堇头一次对他那么任性,看他往哪逃。

  “很冷?”现在还是夏天,有那么冷吗?梁宸呆了。

  他吸了口气,深深一呼吸,想缓和胸腔里心脏急遽的跳动。

  平时他因为工作疲累,只要一阖上眼就能马上入睡,但妻子今天抹了香粉,闻起来清香动人,带有一股诱人的味道,他一闭上眼,感官竟变得十分清晰,根本无法忽略她强烈的存在,现在她一抱住他,对他来说更是巨大的刺激,要他怎么忍耐

  “梅堇我……我去喝口茶!”梁宸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压抑对她的渴望,忍得额头都沁出汗了,他忙不迭捉开她环抱住自己的双手,想掀起被子下床。

  但他这个举动在沈梅堇眼里看来,是怕得逃下床。

  她气极了,她有那么可怕吗?他分明不是害羞,而是……

  她马上从床上坐起,喊出声,“梁宸,你就这么不喜欢我吗?”

  梁宸听到她这样说,错愕的转过身,当他对上她那受伤的表情时,他知道自己搞砸了,做了让她误会的事。

  “梅堇,不是的……”

  “那你为什么不想亲我,也不想抱我?”沈梅堇质问,话说得直接,语气相当冷。

  梁宸听她直截了当的问,表情僵住,“不是的,是我……”

  沈梅堇脸色冰冷,该说是她的心很冷,她万万没想到,这么努力想让他爱上她,他对她这个妻子竟是毫无兴趣。

  梁宸看到她一反常态对他冷若冰霜,知道再不解释肯定更糟。

  他低下头,捂住额头,有点难以启齿的道:“梅堇,我……我知道那天我让你很疼,你一直都在忍耐我,我……我怕我又会弄伤你……”

  沈梅堇完全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番话,脸蛋瞬间涨红。

  梁宸耳根子也红了,依然不敢看她,“梅堇,我说过我会珍惜你的,你比我想像中还柔弱,切个菜就割伤尹流血了,我是个粗人,怕伤了你……我怎么可能不想……”他愈说愈小声,已经说不出话了。

  沈梅堇脸红得像快滴出血了,天啊,他远比她想像中还憨厚可爱,他竟是那么的为她着想,那么的疼惜她,让她心动得无法自拔。

  她脸蛋烧红着,心热热麻麻的,好一会儿才说得出话,“宸,只要你温柔一点,我就不疼了。”

  她真想捂住脸,她居然说得出这种话!

  “梅堇……”梁宸心脏狂跳着,她说的这句话对他来说太刺激了,他感到晕眩,全身热烫不已。

  沈梅堇看他还杵在原地,只好无奈下床,拉下他的身子亲吻他的唇。

  没办法,她的丈夫是个呆头鹅,她只好亲自教教他了。

  迎面扑来的馨香,以及那甜美柔软的唇,让梁宸在这段日子里所压抑、所忍耐的欲望都苏醒了过来,他伸来大手扣住她的后脑杓,更热情的索吻。

  终于,他忍不住的将沈梅堇抱上床,放下了床幔。

  没一会儿,他额冒大汗的下了床,吹熄了灯,才再回到床上。

  在他壮硕的身躯压上他娇弱的妻子时,他一遍遍提醒着自己,要温柔点,要小心翼翼的,不能伤了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