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姨娘转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姨娘转职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梁宸一大清早就得到皇宫当差,沈梅堇天还没亮就起来做早饭了,看着丈夫终于吃到她亲手做的菜,又吃得津津有味,她心里实在欢喜。

  吃饱后,两人一起去向梁家两老请安,沈梅堇再陪着梁宸走到大门口,她一边走一边看着两人十指相扣的手,满心甜蜜。

  来到门口,阿金刚好把梁宸的马牵来了,沈梅堇依依难舍的松了他的手,叮咛道:“路上小心。”

  “我会的。”梁宸看向他那空荡荡的左手,妻子的手软软的,他真不想松开,到皇宫当差这件事,往常他习惯了觉得没什么,可现在一天要好几个时辰见不着妻子,他就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想念她了。

  “今天回来,顺便买花给我吧。”沈梅堇甜美笑道。

  “花?!”梁宸愣住,一时不太明白她在说什么。

  清晨的风很寒冷,骑马肯定更冷,沈梅堇看他大衣领子没拉好,踮起脚帮他拉好,对着他含笑道:“你不是要我教教你吗?我要花,什么花都行,可以送我吗?”

  梁宸想起来了,昨天吃晚饭时,他要她教他如何当个好丈夫,也承诺要为她做任何事,但他没想到,妻子会要求他送花。

  阿金看主子一脸呆样的站着,在他身边嘀咕道:“大少爷,女人家都是喜欢花的,大少奶奶当然也是了,您若送花,大少奶奶会很开心的。”拜托,快答应吧!

  梁宸像是听明白似的点了头,朝沈梅堇道:“我知道了。”

  听丈夫说知道了,沈梅堇相信他一定会做到,勾起浅浅微笑,目送他骑上马离开家门。

  阿金是梁宸的贴身小厮,帮他打点身边的大小事,梁宸在宫里当差时,他在府里闲来无事,便会去别的地方充当帮手。

  沈梅堇也有很多事要忙,没那么清闲,她不只要替梁宸煮饭,照顾他的身体,还得服侍公婆,尤其是她的婆婆,她得更加用心,好讨得婆婆的欢心。

  这时候梁家两老应该都吃完早饭了,她可以陪公公下下棋,婆婆的脚不太好,她也可以帮她热敷、按摩腿部。

  “大少奶奶肯定很期待大少爷送花给您吧。”绢儿揶揄道。

  “是啊,我很期待,一定很有趣。”沈梅堇眉开眼笑的回答。

  “有趣?”绢儿无法理解的问。

  沈梅堇掩嘴窃笑着,怎么能跟她说,这是调教相公的乐趣呢?

  她真不知道梁宸会送什么花给她,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会不会又害羞了?哎呀,她真的好期待啊!

  沈梅堇从白天便期待着梁宸回家,期待他送花给她,虽然说调教相公很有乐趣,但她也是个女人,当然会喜欢收到漂亮的花了。

  愈接近傍晚,沈梅堇的心情就愈雀跃,煮好了晚饭,她便在屋里来回踱步,也不知走到房门口探了多少次了。

  “大少奶奶,阿金已到大门口等大少爷了,您不用急。”绢儿忍不住笑道。沈梅堇睨了她一眼,居然被自己的丫鬟笑话了。

  没一会儿,阿金就回到出云居,在房门外拉开大嗓门喊道:“大少奶奶,大少爷回来了!”

  终于盼到梁宸回来,沈梅堇兴高采烈前去迎接,接过他手上的大衣,递给绢儿收好。

  “宸,我煮好饭了,快来吃吧。”她一边笑容满面的说,一边左看右看,见他两手空空,阿金手上也没有东西,不免觉得奇怪,“花呢?”

  阿金和绢儿也朝梁宸看去,是啊,花在哪儿?

  梁宸对上妻子狐疑的脸,回答她道:“梅堇,我没买花。”

  沈梅堇脸上流露些许失望,但还是朝他微笑道:“没关系,忘了就算了,明天再——”

  梁宸很快截住她的话,坦白地道:“梅堇,我不会买花,我想了又想,花易枯萎,不耐放。”

  此话一出,沈梅堇傻住了,万万没想到他会说出这句话。

  绢儿和阿金听了都在心里大惊,大少爷也太诚实了吧,真是太不知情趣了!梁宸走到妻子面前,看着她道:“梅堇,你想要花,我送你别的花。”

  “别的花?”沈梅堇一怔,梁宸没多作解释,牵着她的手便往外头走,她搞不清楚状况,有些迟疑的往后望向桌子上摆好的饭菜,“可是,我饭都煮好了,菜会冷掉的……”

  “没关系,回来再热。”

  阿金和绢儿平时都是贴身伺候的,本能的跟着走,梁宸在前面丢下话道:“你们不必跟来。”

  两人闻言面面相觑,现在是怎么回事?

  走廊上,沈梅堇被梁宸拉着往前走,她实在不懂丈夫想做什么,想带她上哪去,只能跟着他走,没想到最后竟来到后山的林子里。

  沈梅堇一踏入这片林子,内心就充满对前世的记忆,也想起两人在成亲前,在这片林子里相遇,在那间小木屋里独处的回忆,心里涌上甜蜜。

  他该不会是把花藏在他的小木屋里吧?

  沈梅堇不禁抱有期待,然而当她踏入小木屋里,仔细的左看右看,依然什么都没瞧见时,她失望了,“这里哪有什么花?”

  梁宸松开她的手,二话不说走到前面的木桌子前,从桌上取起一块之前早削好的木头,拿着小刀,坐在长椅上开始雕刻起来。

  沈梅堇看到他雕刻起木头来,更是摸不着头绪,但仍安静待在一旁,直到看他雕出了形状,她倒抽了口气,双阵惊喜一亮。

  这不是……

  她入神的看着,盯着梁宸每个极富有节奏、灵巧细致的动作,看着他雕出了一片片花瓣,慢慢雕出了一朵盛开的花,接着,看着他将某种果实碾成汁液,替花瓣上色,最后,他将它搁放在桌上。

  “梅堇,这是我送你的花,先放着等它干。”他朝她讷讷的道。

  沈梅堇惊艳无比的看着那朵花,心脏怦评跳着,胸口滚烫、激动不已,“好美……好美的牡丹!”

  梁宸看到她兴奋的模样,唇角满足的一扬,“梅堇,你要多少花,我都雕给你,这种花是不会枯萎的,你可以放在身边很久、很久。”

  沈梅堇转向他,对上他温柔的眸,心脏倏地一悸。

  明明他是个粗犷木讷的男人,这番话却让她感受到他的柔情似水,就算他们已经成为夫妻了,她依然会为他感到心动。

  这时,他出其不意的牵住她的手,沈梅堇吓了一跳,觉得害臊。

  “对了,那里还有花。”

  “哪里?”

  梁宸二话不说又拉着她出小木屋,往前快步走着,然后突然扣住她的腰,施展起轻功。

  “啊——”

  沈梅堇放声尖叫,她简直吓坏了,双手用力抱紧他的腰。

  梁宸继续往前跃进,好似在半空中踩着步伐飞奔,沈梅堇的重量对他来说就像根羽毛,完全没有负担,接着,他看准了一棵最高的大树后,往上一纵。

  “啊——”沈梅堇马上把脸埋在他怀里,好掩盖她那尖细刺耳的尖叫声。

  天啊,好可怕!她闭着眼,完全不敢看下方。

  终于,梁宸停了下来,沈梅堇感觉到自己被他抱着坐了下来,不敢睁开眼睛看自己究竟身在什么地方。

  “梅堇,看一看。”

  沈梅堇只想打他,居然突然抱着她飞起来,当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坐在一根高高的树干上时,险些没晕过去。“我不要看!”

  她更用力抱紧他,深怕掉下去。太过分了,他竟这么吓她!

  “放心,我不会让你摔下去的。”梁宸坐在她身侧,大手紧紧钳住她的腰,“梅堇,你快看。”他口吻兴奋不已,迫不及待要她看。

  沈梅堇含着恐惧的泪,确定自己真的不会掉下去后,终于敢抬起头往前看,登时惊喜的瞪大了阵——天啊,她看到梁家的后花园了,那儿有一大片的花圃,有红色、白色、黄色、紫色的,这时夕阳西下,天际染成一片橙红,一整片壮丽的风景看下来,将她震慑住。

  “天啊,好美!”她感动得赞叹出声。

  梁宸听到她的称赞,眸光变得温柔,“梅堇,这些花不用摘下来就很美了。”

  他希望她开心,露出喜悦的笑容,他想将这天底下最美好的事物全都献给她,讨她的欢心。

  沈梅堇听着他低沉浑厚的嗓音,感动得都快热泪盈眶了。

  他送给她的花,比那些摘下来的花儿还美,还要令她开心。

  他讨好她的方式太笨拙,但却是出自真心,用着只属于他的方式为她付出,温柔真诚得让她的心为之融化。

  他说过,只要她要求他做的事,他都会做,而他也真的做到了。

  在这一刻,沈梅堇确定,花会枯萎,但这男人待她的心意,永不凋谢。

  时间过得很快,半个多月过去了,沈梅堇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她努力经营自己和梁宸的婚姻,为他做菜,为他缝衣,对他是温柔体贴、无微不至的照料,她打从心底爱着这个男人,愿意为他倾尽所有的付出。

  调教丈夫对她来说更是件妙不可言的事,很少人知道,这男人只是外表凶狠,其实内心是既单纯又纯情的,和外表反差极大,加上他的学习能力很快,调教起来很有趣。

  他不会送她花,但他会为她雕刻,几乎天天都会将新雕刻的花放在床头。

  他会带着她到小木屋来,煮茶给她喝,抱着她飞到树上看花、看晚霞,别有一番甜蜜。

  他还会下厨,若是他早点从皇宫回来或适逢休假,他会陪着她在厨房做菜。

  偶尔他也会买些小糕点给她吃,或买漂亮的发钗给她,她想这是阿金教他的,但她也很开心。

  虽然他做的都是极平凡简单的事,但是她很快乐。

  他的外在看似平凡,但内在就像座宝库,每天她都会挖掘他的内在,看到她所不知道的一面,每天都比前世多了解他一些,也更喜欢他一些。

  两人一起学着当夫妻,日后一定会愈来愈恩爱,他也会爱上她的吧?

  沈梅堇在心里甜蜜的想,不知不觉发呆许久,手上的针线连动都没动。

  “大少奶奶又出神了,肯定在想着大少爷。”

  沈梅堇回过神来,见绢儿取笑的看着她,白了她一眼。

  “大少奶奶,大少爷回来了!”

  下一刻,房外传来阿金的大嗓门,沈梅堇马上放下手上的针线和衣服,一副很盼望见到丈夫的模样。

  绢儿笑得更夸张了,她没空搭理她,快步踏出房间走向丈夫,就见他背后跟了几个小萝卜头,排成一列,好不有趣。

  梁宸身为羽林军都尉,工作忙碌,总会因为许多突发状况晚归,但起码他还能回家一趟,好好休息,若是遇到得全天当值,或是皇宫有异状,他就得镇守在皇宫里,几天几夜都不能回家,因此沈梅堇经常替他熬补品补身,也会煮凉快退火的饮品给他喝。

  今天,梁宸提早回到家了,每回只要他早归或是有空闲,他就会教仆人的孩子们扎马步,练练功夫。

  人们只看到梁宸威严冷酷的外表,便以为他不好亲近,但孩子们却看到他内在朴实的本质,都喜欢缠着他。

  不过今天,孩子们看起来并不是来练武的,他们手上都各拿着一本册子。

  “你们怎么不扎马步?”梁宸也看到沈梅堇朝他迎面走来,他外出工作一整天了,迫不及待想先跟她说句话,但孩子们手上都拿着一本册子盯着他瞧,也不扎马步,让他有点心急。

  阿金搔搔头道:“大少爷,您怎么忘了,这几天老爷为他们请了夫子教书,拿这册子来,大概是想请教大少爷您吧。”

  梁老爷是个好人,想起当年为了让小儿子读书,可是到处打粗工,省吃俭用的过日子,所以富贵后他将心比心,希望别人家的孩子们也能够顺遂的读书。

  阿金话一说完,马上有个孩子走到梁宸面前,递出册子,用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看着他。

  梁宸不得不接过册子,然后沉默了,久久不吭声。

  阿金看得出来,大少爷是在烦恼,他大字识不得多少,哪有办法教他们?但大少爷要是说不会,孩子们会失望吧,他们可是相当祟拜他的,而且大少爷也会觉得没面子,只要是男人都爱面子。阿金暗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