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姨娘转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姨娘转职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隔天一早,沈梅堇在梁宸的陪同下向公婆奉茶。

  梁老爷是个老好人,个性豪爽不拘小节,沈梅堇记得在前世梁老爷对她不错,看到夏水儿欺负她会训个两句,也没因为她身分卑微就看轻她。

  倒是梁夫人心胸不宽阔,她都成为她的媳妇了,梁夫人对她依然颇有微词,认为是她举止轻浮勾引她品行端正的儿子,对她有着严苛的审视。

  不过,梁夫人本身倒不是难相处的人,比起池夫人,她没那么精明,只要投其所好就行了。

  沈梅堇在前世是从不巴结讨好梁夫人的,但从今天起她会认真处理婆媳关系,她一定要让婆婆喜欢上她,改变婆婆对她的印象。

  “梅堇,阿宸能娶到你真好啊!阿宸都这把年纪了,我还真担心他的婚事。”

  梁老爷看到这么漂亮的媳妇,笑得阖不拢嘴。

  “梅堇,照顾好夫婿是为人妻子的责任,阿宸平日工作繁重,有时晚上也要当差,你得好好照顾他的身子;女子以夫为天,你也要把他排在第一位,凡事都要为他打理好,不让他操心,知道吗?”梁夫人严谨的训戒道。

  “是,媳妇知道。”沈梅堇温驯的低着头,总之婆婆说什么她都答是,才不会让婆婆对她印象更不好。

  “爹、娘,梅堇嫁进我们家,我也会好好待她的。”梁宸跟着说道。

  沈梅堇听得暗喜,梁夫人可就不太高兴,觉得儿子太宠媳妇了,想说儿子几句,梁老爷却更快截住她的话,笑呵呵道:“阿宸,这就对了,男人就是要疼爱自己的妻子。”

  梁老爷以前是做粗工的,攒的钱只够三餐温饱,要说他最大的长处,就是对妻子好,在家里发达后也没有纳妾。

  梁夫人白了丈夫一眼,觉得他太多话了。

  “大嫂,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梁笙朝沈梅堇温文微笑道,眼里闪过阴鸷,颇有怨恨。

  他是在事后才得知,池大绍那晚要他去客房里说要给他惊喜,居然是要将沈梅堇献给他当妾,但计划失败,阴错阳差她嫁给了大哥。

  梁茎第一眼见到沈梅堇就对她颇有好感,再见她在娘亲寿宴上的表现后更是上了心,所以当他得知原本属于他的囊中之物被大哥抢走,心里气愤不已,现在看到两人前来奉茶,更觉得两人不匹配,认为梁宸这个粗人岂会善待沈梅堇,他和沈梅堇才相配。

  从小到大,梁笙因为聪颖有才情,梁家两老对他怀有望子成龙的希冀,尤其是梁夫人对他更是偏宠,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因此这次没能得到沈梅堇,他很不是滋味。

  但他也不能说什么,沈梅堇现在的身分是大嫂,他若表现出一丁点情绪,被人认为是觊觎兄嫂,他的仕途就岌岌可危了。

  “是的,小叔。”沈梅堇客套的道,几乎可以想像他此刻在想什么,她太了解这男人了,他大概在想着梁宸配不上她这种自以为是的话。

  夏水儿发现丈夫盯着沈梅堇瞧,想起在一个月前,他在婆婆的寿宴上看沈梅堇又射箭又弹琴,心神都不知飞去哪,暗暗握紧拳,做作一笑,“大嫂,我们是妯娌,我比你早进门,有什么不明白的事都可以问我。”

  明明沈梅堇的身分是她的大嫂,夏水儿的姿态硬是比她还高,接着,她催着两名年约二、三岁的男童、女童道:“快叫大伯母好!”

  “大伯母好!”两个孩子十分可爱,乖巧的道。

  “好可爱的孩子,生的真好。”沈梅堇亲切朝孩子们笑了笑。

  这话无疑刺伤夏水儿,因为这两个孩子都是梁笙的妾室所生。

  沈梅堇是在看到夏水儿脸色微变才想到这件事,知道两人的梁子是结大了,唉,她想避开这冤家,偏偏无法尽如人意。

  在场的人几乎都各有想法,只有梁宸和梁老爷在状况外。

  之后,梁夫人又絮絮叨叨提醒沈梅堇嫁进梁家该注意的事项,听完后,两人才得以踏出大厅,往居住的院落走去,婚后,沈梅堇当然是住在梁宸的出云居里。

  丫鬟绢儿凑上沈梅堇耳边,欣羡的道:“大少奶奶,刚刚大少爷在夫人面前说要好好待您,奴婢听得好感动,大少爷可真疼您,对您真好。”

  绢儿才来梁家一个月,本只是个小小的扫洒丫鬟,今天一大清早竟被总管派到大少奶奶身边伺候,据说是大少奶奶亲自指名她的,而且还只指定她一个丫鬟服侍,让她受宠若惊。

  虽然不明白大少奶奶为什么选了她,但服侍主子月例会高一点,真是太好了,她家里急用钱,她一定会好好服侍大少奶奶的。

  绢儿不知道,她在前世就是沈梅堇的丫鬓,对她忠心耿耿,在她生病时无微不至的照顾,所以沈梅堇才会选她当丫鬟,想在日后回报她。

  “是啊,他对我很好的。”沈梅堇唇边酿着甜蜜的笑,小声的说,说完,她抬起头往左方看去,傻住了,怎么他丈夫不见了?

  一旁的阿金无奈拍了拍额头,“大少奶奶,大少爷向来走得快,肯定又忘了身边有人了。”

  他想起前去奉茶时,大少爷也走得快,还是他提醒大少奶奶在身边才走慢一点的。

  大少爷能娶到大少奶奶这个温柔贤慧的好姑娘,他阿金多开心啊,不枉费当时为了撮合他们,牺牲小我扛下那头死猪,差点没被压死,但是大少爷独来独往惯了,不太懂得和女人相处,着实让人担心,往后他可得多提点提点大少爷。

  阿金这话说完,就见梁宸从前面回来了,他走到沈梅堇面前,蹙着浓眉懊恼道:“梅堇,抱歉,我……”

  不知怎地,沈梅堇突然想逗他,故意咬着唇,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埋怨道:“宸,你好过分,把我忘了。”

  “梅堇,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习惯一个人走,我以后不会丢下你了,你别难过……”梁宸慌慌张张的道歉,额上沁出一滴汗,如何对待他的娘子比管理一支军队还困难啊。

  沈梅堇看他拚命哄着她、向她道歉的笨拙模样,心下悸动,觉得他像只大狗般憨厚老实,好可爱。

  这么形容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不太妥当,可是在她眼中她的丈夫真的好可爱,让她好心动。

  原来,他害羞时除了耳根子会红,还有这样的表情,让他那张严肃的脸看起来一点都不凶恶。

  沈梅堇暗暗笑了笑,朝他伸出柔荑。

  梁宸盯着她的手,不明白她的用意。

  “以后走路就牵着我的手吧,这样你就不会忘了我,又走得太快了。”她解释道,眼睫微颤了颤,要丈夫牵着自己的手,还真是一件很害羞的事。

  梁宸看着她那白玉小手,大手覆了上去,紧紧的牵着。

  “不会再忘记的。”他喃喃出口,像是在做保证。

  沈梅堇听到了,两人笑着往前走。

  被丈夫牵着手,肌肤的接触让她想起了昨晚的洞房花烛夜,倏地脸红了,他哪里会了,分明说谦,昨夜其实并不舒服,可是这也证明他没有碰的女人,他只属于她的,她也是,这让她很高兴。

  而且,这男人看起来虽然高大威武,但骨子里纯情得很,又迟钝又不解风情,看来她真得教教他,让他开窍点。

  沈梅堇看起来是文静温婉,但她在前世可是经历过妻妾斗争,头脑精明又会耍心计,在她还没进池家当丫鬟时,她也都和弟妹们玩在一块,性情上有着活泼的一面,因此她有调教自己的丈夫这想法并不奇怪的。

  在沈梅堇打着主意的同时,梁宸耳根子可是红到不行,妻子的手好软好嫩,会让他想起她衣裳下更软嫩的肌肤……他的脸冲上了一股热气,都快呼吸困难了。

  不行,现在可是大白天,他在胡思乱想什么,他昨晚也太粗鲁了,还伤了她,他的心情不能那么愉悦……他大力打了自己的额头。

  沈梅堇纳闷的看着他,“你做什么打自己的头?”

  “没,打蚊子。”梁宸正经道,不敢看她。

  是吗?沈梅堇仍是纳闷,和同样一脸费解的绢儿对看。

  “哈哈!”阿金盯着自家大少爷看,冷不防地一笑,更让沈梅堇和绢儿感到莫名其妙。

  真的太好笑了,大少爷心虚,才会不敢看着大少奶奶说话,而且大少爷耳朵也红了,肯定是在想着不光明正大的事。

  他阿金敢肯定,大少爷大白天发春了!

  下午,梁宸带着沈梅堇逛着梁家大宅,让她熟悉环境,也介绍仆人们给她认识,沈梅堇对梁家再熟悉不过,但因身分不同,她现在是梁宸的妻子,当她重新踏在这块土地上,所见之处都变得新鲜不已。

  两人刚新婚,彼此间都有些拘谨害羞,都还在适应夫妻这层关系,沈梅堇相信,他们会愈来愈习惯当夫妻的,她也会让梁宸慢慢爱上她的。

  婚后第三天,梁宸依照礼俗陪着沈梅堇归宁。

  家住的不远,他们先是搭着马车到沈记饭馆停留一会儿,沈梅堇想让梁宸看看她家的饭馆,介绍他给伙计们认识,再到后两条巷子里的娘家宅子去。

  沈梅堇的爹娘平时都是闲不住的人,都会待在店里帮忙,不会留在家中,这天还是知道女儿、女婿要回来,才有耐心在家里等候。

  沈家宅子并不大,依沈家现在的经济状况,他们可以住上更好的,但因为以前穷怕了,依然不改勤俭生活,觉霄子可以遮风避雨住暖就好。

  也因为沈家是开饭馆的,平常吃饭都是在饭馆里打发,已经许久没在家里开伙了,今天还是女儿归宁,沈母才亲自下厨。

  这时候,沈母正忙着在厨房里烧菜,梁宸和沈父、沈大均,沈梅堇两个年纪略小的弟妹在大厅里,沈梅堇原本打算进厨房帮忙,却被娘亲赶了出来,要她陪着夫婿就好。

  沈梅堇心想梁宸木讷寡言,大概不知道该怎么和她家人相处,她去陪着他也好,一来到大厅,果然如她所想,他和她的家人相互对看,一片安静无声。

  她爹看梁宸人高马大的,还拚命的挺直背,眼睛瞠大,似乎是在跟梁宸比气势,沈梅堇看了真觉得好笑。

  小香、小雄都有点害怕的看着他,只有大哥勉强可以说是神情自若。

  “笑一个。”沈梅堇挨坐在丈夫身边,在他耳边悄悄说着。

  梁宸轻轻扯唇笑了,只是他明明有笑,但实在是看不出来。

  在沈梅堇想着该找上什么话题聊时,终于,沈大均开口问道:“妹婿平日有什么兴趣吗?!”

  梁宸想了一下,答道:“练剑。”

  “练剑?”不是钓鱼、喝酒,是练剑?

  梁宸极点头道,“我每天从皇宫当差回到家里,都会先练个剑,吃完饭后也会练一下,睡前再练一下。”

  “每天?”沈大哥听的下巴都快掉了,不累吗?

  “是,每天。”

  “你没想过做别的事……”

  “没有。”

  一直都没说话的沈父抚掌道:“在家里练剑没往外头跑,这样顾家!而且也可以缎练身体,很好!”

  沈梅堇和沈大均互看了眼,都为父亲的反应感到好笑。

  “对了!”沈梅堇像想到什么,从包袱里取出一只木雕的小兔子给妹妹,“小香,这是你姐夫要送你的,他亲手雕刻的喔。”

  “是兔子,好可爱!姐夫好厉害,手好巧!”小香原本还会怕梁宸,听到这可爱的兔子是他雕的,惊喜万分,害怕的心情都飞走了。沈父、沈大均和小雄也都好奇的挨过去看,赞叹着他的手艺。

  “是啊,他手很巧,雕刻也是你姐夫的兴趣。”沈梅堇强调道,他可不只会练剑。

  梁宸有些困窘的低下头,他心思没那么细腻,是妻子替他想到的,要他做个讨喜的玩具,好让她弟弟妹妹不怕他。

  “那我的呢?”小雄指了指自己,他也想要。

  沈梅堇掩嘴笑道:“男孩子玩什么玩具,我不是买了很多书给你吗?”

  小雄哀嚎道:“不公平啦!”

  “臭小子,叫什么叫,给我好好念书!”沈父一巴掌拍了他的头,沈大均和小香都很不客气的笑了。

  沈梅堇悄悄朝梁宸附耳道:“我爹就是这样,会跟孩子们玩。”

  “真有趣。”梁宸扬笑,原本来到这里他还有些紧张,现在都松了口气。

  一会儿,饭煮好了,沈梅堇和小香前去帮忙端菜,沈母一次煮了十几道菜,都是好吃的家常菜。

  “哎呀,多吃点,别客气。”沈母笑咪咪的帮梁宸夹菜,看着女婿一身正气怡然,又有强健的体格,真是愈看愈满意。

  “谢岳母。”梁宸低头猛吃,有点不自在,不明白岳母为何这么热情看他。

  沈梅堇和娘亲的眼光对上,感到有些害臊,当初因仓促成亲,她怕爹娘对他印象不好,帮他说了许多好话,也要爹娘别在意他凶恶的外表。

  沈父沈母务农起家,是朴实的老实人,并不看重外表,既然女儿是嫁定了,他们也只盼望对方真心对待女儿,梁宸有着一双刚正、坦荡荡的双眼,为人木讷,也不会说花言巧语,对他印象自然不差。

  沈父拿起酒瓶,朝梁宸道:“会喝酒吗?”

  “会。”梁宸马上双手端着杯子递出。

  沈父倒了酒,梁宸一口灌下。

  “很好!酒就是要大口喝,再喝!”沈父看他喝得那么爽快,大声说好,又倒了酒。

  沈梅堇忍不住一笑,看来,爹是喜欢他了。

  “小董,哥哥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你喜欢这么有男子气慨的男人。”沈大均调皮的看着她。

  “哥!”沈梅堇知道他在调侃她,瞪了他一眼。

  “姐夫,你在皇宫当都尉,有遇过什么有趣的事吗?”小雄好奇问道。

  梁宸搁下酒杯,认真想了一下,“倒没有有趣的事,只有很危险的状况,有一次刺客闯进皇宫要暗杀皇上,刀子都架在皇上的脖子上了,幸好我动作决,丢了飞镖射死对方……”

  梁宸平时不多话,说起工作来倒像是在说故事,内容惊险刺激,所有人都仔细聆听着,不时惊叫出声,无形间和沈家人拉近了不少距离。

  “天啊,姐夫太厉害了!”小雄兴奋的道,差点没朝梁宸下跪叩拜,“姐夫,请你教我武功吧,我想拜你为师,成为像你这样的大侠!”

  “臭小子,别作梦了,给我好好念书!”

  小雄马上被沈父打了头,所有人都哈哈大笑。

  他们一边聊着天,一边吃着饭,十几道菜色很快都吃了大半。

  沈梅堇最喜欢吃娘亲做的糖醋炸鱼块,盘里只剩一块,她提起筷子想去夹,见弟弟也伸来筷子,她又抽了回去,马上有一双筷子更快的夹起,放入她碗里。沈梅堇一愣,看着碗里多出的一块鱼肉。

  “吃吧,你不是很喜欢吃吗?”梁宸看她这道鱼夹了好多次。

  沈梅堇抬起头来,羞窘的埋怨道:“你怎么可以跟小雄抢!”

  梁宸傻住了,他有抢吗?

  所有人听到都笑了,沈父更是笑得最大声,看到女婿这么疼爱女儿真开怀,“好女婿,做的好!”

  “可是我的鱼……”小雄也爱吃鱼,嘴巴嘟着可吊上一斤猪肉了。

  沈大均和小香一人一手摸着他的头,要他乖乖的。

  “小堇,看来你爹很喜欢他呢。”沈母附在沈梅堇耳边笑说:“女婿是个老实人,对你又好,我跟你爹都放心了。”

  沈梅堇害臊得红了脸,看到梁宸和她的家人相处的那么和乐,她也好开心。

  这顿饭,真是吃得她心口好暖,好幸福!

  两人中午吃完饭便离开前往池家拜访,沈母还准备了好多腌菜、腌肉让他们带回去。

  池夫人是个精明能干的人,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梁宸目光正气又诚恳,马上赢得她的好感,让沈梅堇松了口气。

  回到池家,她这才知道,原来池夫人一直都不相信她会和男人幽会,加上池大绍始终对她的婚事很不满,让义母察觉出异样来,进而调查,在得知是儿子想陷害梅堇后,气到狠狠修理了池大绍一顿。

  看到义母如此为她出气,沈梅堇是愧疚的,那晚她确实是想见梁宸才会上当,但义母没多说什么,知道她是个有分寸的人。

  被母亲修理的池大绍本来还想找她算帐呢,但看到梁宸那么大一个人站在她身边,他便一个字都不敢说了,还恭恭敬敬的,她想他大概是怕被梁宸知道他打的主意,他的脖子会被扭断吧,那畏惧的嘴脸可真好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