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姨娘转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姨娘转职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沈梅堇就知道他会这么说,退而求其次,“那让我看看你是怎么雕的吧。”梁宸感到尴尬,又不能收手不做,只能低下头继续雕。

  沈梅堇又慢慢的坐近,梁宸察觉了,也往旁边移,两人一进一退,直到他已经坐在最边缘,没办法移动了。

  太靠近了,他都嗅到她身上的气息,姑娘家都像她一样那么香吗?不对,他在想什么?

  梁宸心一乱,一个不注意划伤了手。

  “天啊!流血了!”沈梅堇叫了一声。

  “没事……”

  “怎会没事!”沈梅堇赶紧拿帕子替他止血。

  梁宸被她捉住手,耳根子倏地红了。

  “对了,药箱!”

  “不必……”

  来不及了,她去取药箱了,梁宸发现她知道药箱放哪里感到有些惊讶,接着在看到沈梅堇眼底的担忧时,霍然一震。

  她担心他?

  在梁宸的记忆里,除了他娘亲,从没有女人会为他担忧,她们一看到人高马大,相貌凶恶的他就被吓坏了,他又是个粗人,不像梁笙能言善道讨人喜欢,这是第一次,他遇上不怕他又会担心他的女人。

  梁宸的心头鼓噪着,一时之间,眼前浮现了那个梦境,她的脸孔和梦中那个看不清五官的女人重叠了……

  他赶紧摇摇头,不对,那只是梦,他怎会把沈梅堇当成她?

  那个梦他不知前因后果,画面模模糊糊的,只知那女人的死去让他心碎,在梦里抱着她哭……

  “好了。”沈梅堇替他包扎好伤口,这才放下心来。

  梁宸回过神,恰巧对上她盈盈的笑容,忍不住感到心口发烫,脖子下也有股热气窜出,他赶紧从她手中抽离手,还撇过脸去。

  沈梅堇看到他闪躲的动作,表情有些失落,但她很快发现一件事——他的耳根子很红。

  他在脸红?

  沈梅堇感到很新奇,还是第一次发现他会害羞。

  梁宸在这时候站了起来,快步走到门口,“这雨怎么还不停?”

  她忍不住偷笑,他这么毛躁,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她相处吗?她会是他第一个脸红的女人吗?

  就在沈梅堇着迷的看着梁宸宽阔的背时,突然见到有只虫子爬上椅子,她吓了一跳,放声尖叫,“啊——”

  梁宸转过身,就见她朝他飞奔而来,扑入他怀里。

  “椅子上有虫,快、快去捉!”她脸色苍白的要他去解决那只可怕的虫子。

  “你这样抱着我,我没办法帮你。”梁宸浑身僵硬,那满怀的盈香充斥在他的鼻息间,他好不容易才挤出这一句话。

  天啊!沈梅堇赶紧松手,她一直在他面前失态,好丢人。

  她一松手,梁宸马上去处理那只虫,放到窗口放生。“好了,没虫了。”

  沈梅堇左看右看,真的没虫了,才敢重新坐上那张木椅。

  “别怕,有我在。”梁痕也坐下来,朝她几不可见的一笑,然后继续雕着木头。

  别怕,有我在。听着这句保证,沈梅堇心脏受到强烈的撼动,扑通扑通跳着。

  她好想、好想更加了解他,想知道他更多前世时她所不知道的事……

  接下来,两人无声胜有声,空气里飘浮着暧昧的气息。

  沈梅堇假装专心的看着他雕刻,实则是理所当然的坐在他身边;梁宸假装专心的雕刻着木头,但其实他根本没法忽略她的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沈梅堇困了,阖起了眼,头一点一点的,突然一个重心不稳往后栽去,梁宸吓了一跳,连忙搁下手上的东西扶住她,她却顺势枕在他肩上入睡,看着她甜美的睡脸,梁宸心脏怦枰跳着。

  他平时是个很有警觉心的人,外头雨声哗啦作响,加上他魂不守舍的,竟忽略了那夹杂在大雨中的蜇音声和呼喊的人声,当他发现有人靠近小屋时,已经来不及了。

  “大少爷,您怎么和沈姑娘在一起?!”阿金见里头有亮光,以为是自家大少爷半夜睡不着,着急的进来想报告沈姑娘失踪的消息,却见到这一幕,顿时目瞪口呆,下一刻大喊出声。

  梁宸见到阿金,一时也慌张得不知该如何解释,原本打定等雨停要送她回去的,却让人寻了过来。

  若是只有阿金一个人便罢,不至于毁了沈梅堇的名声,但梁宸听到不只一人几乎就在阿金拉开嗓门的同时,不仅熟睡中的沈梅堇被吵醒了,还引来了外头的人,进来的人有梁笙、池大绍,梁家总管,还有梁家和池家的家仆、护卫们。

  他们都是稍早被池夫人央求来寻沈梅堇的,她半夜起身发现本该在另一边厢房的沈梅堇不在房里,心急如焚的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在梁宅里没找到人,便寻到这片林子。

  池大绍寻了许久都寻不到沈梅堇的人正惶惶不安着,深怕他所做之事会被揭发,得比其他人更快找到她,没想到好不容易找到了,竟看到她和梁家大公子梁宸在一起,两人孤男寡女待在木屋里,让他震惊万分。

  而梁笙看到兄长和沈梅堇在一块时,脸色也倏地变难看。

  总管、家仆护卫也都用着异样眼光的看着他们,认为他们是偷偷在木屋里幽会,干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沈梅堇被吵醒后,原本还双眼惺忪着,一下被这么多人盯着,脑袋轰的一声瞬间清醒了。

  她望向身旁同她一样惊愕的男人,知道他们俩是出大事了!

  在沈梅堇的计划里,她希望透过她在梁夫人寿宴上的表现,改变命运和梁宸订下亲事,但她也由衷希望梁宸是真心喜欢她,两人是两情相悦成亲的,却不想这起意外会促成婚事。

  沈梅堇虽然谎称她睡不着,半夜去了林子一趟,恰好遇上梁宸,一起在木屋里躲雨,但人们显然只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算他们衣衫整齐,依然认为他们行为不检,最后的结果是沈梅堇的名节已失,梁宸为了以示负责,必须娶她。

  只是明明这种事男人也有分,但自古以来女人都受到更严苛的目光,原本对沈梅堇有好印象的梁夫人因此对她有质疑,虽然没说出口,但沈梅堇看得出她认为自己一个姑娘家不该在半夜去林子里,闹出这事端,太轻浮了,梁宸似是不想让她承受这份压力,直截了当挡在她面前说都是他的错,他愿意娶她。

  池夫人虽认为她可以嫁给更好的对象,但看到梁宸勇于承担,加上她的坚持,又为梁宸说尽好话,也就答应了。

  至于沈家人即使有些担心,仍相信梁夫人的判断,将婚事交由梁家打理。

  可笑的是,池大绍分明就是罪魁祸首,却用着她去勾搭男人,害他计划失败的眼神看她。

  池大绍当然气恼了,虽说沈梅堇同样是嫁入梁家,但嫁的不是对他有益的文官,而梁笙没有得到好处,可不一定会帮他。

  但沈梅堇懒得理他,只想着她终于嫁给梁宸了!她像在作梦般,感到飘飘然的,她真的嫁给他当妻子了,这是她前世无法实现的梦。

  但她又有些忐忑不安,这么匆促就成亲,她害怕梁宸只是因为责任而娶她,他其实并不喜欢她,这么一想,她突然没了自信。

  在筹备婚礼中,礼俗上新人是不能相见的,沈梅堇一颗心高高吊着,有着期待,又怕受伤害。

  终于,一个月后,到了成亲之日。

  沈梅堇没想到会那么快成亲,想说也要好几个月准备,但刚好一个月后有个绝佳的好日子,双方长辈都看好那天,日子就此选定。

  等所有仪式都结束,沈梅堇戴着凤冠,坐在新房里等候。“大少奶奶,大少爷进来了。”

  她听到了有脚步声传进来,接着喜娘说起了一连串吉祥话,才和待在房里的丫鬟相继离开。

  沈梅堇紧张万分的绞着手指,等着他掀起红盖头,岂知等了好一会儿,他都没有动作。

  怎么回事?他后悔了,不愿意娶她吗?

  正当沈梅堇胡思乱想时,红盖头终于被掀起了,她松了口气,为自己的担忧感到好笑。

  两人四目相对,不知怎地,她感到分外尴尬。

  梁宸严肃的脸庞实在看不太出情绪,沈梅堇不知他在想什么,他一身大红袍,穿起来太健硕、也太俗气了,她觉得还是黑衣适合他。

  气氛依旧沉寂,沈梅堇又绞着手指,她不喜欢这种气氛,他一句话都不对她说,好似他们是陌生人。

  其实梁宸只是词穷,他握着抨尺的手都冒汗了。他从没想过他居然能娶到她,真是三生有幸,但她就像仙女,他却只是个莽夫,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怕她委身于他会太委屈。

  若是平常,沈梅堇肯定会细心的发觉到他只是在紧张,但现在,成为新嫁娘的她是惶然不安的,因此没有察觉。

  她吸了口气,决定直接摊牌,不希望往后彼此心里有疙瘩。

  “你不愿意娶我吗?”

  梁宸心一惊,那总是面无表情的脸上显出慌张,“怎么会,我愿意的,我想娶你,真的!”

  “为了负责?”沈梅堇小心翼翼的问。

  “是要负责,可是……”梁宸顿住话,盯着她看,“我也想娶你,我想跟你一起过日子。”

  曾经他对成亲这件事不感兴趣,不想娶个陌生女人成天对看,可是因为对象是她,他才想娶亲,想和她一起过日子,他认为她就是与他心意相通的那名女子,能娶到她,他心里是窃喜的。

  听到他这么说,沈梅堇心脏一跳,故意打趣的道:“你不会再娶别人?”

  梁宸知道她是指纳妾,弟弟梁笙就有两名妾室,时常为此和弟妹夏水儿吵翻天,他不明白,妻子娶来不是要疼惜的吗?为何要娶那么多人来让妻子伤心?

  “当然不会,我只会娶你一个人。”他果断的道。

  沈梅堇听他说得铿锵有力,掩着嘴噗哧一笑。

  不确定他是否真的喜欢她重要吗?他本来就是不擅长表达感情的人,他会害羞,耳根子会红,就证明他对她是有好感的,就算他没有很喜欢她,现在他们都成亲了,她会努力让他喜欢上她的。

  她也想告诉他,她爱他爱得很深,却说不出口。

  他们之前只见过两次面,才认识两天,若她这么说会吓到他吧,何况她也要保持矜持,不能什么都由她主动,往后她还有很多机会可以说。

  “我也想嫁你,我不会想嫁别人。”

  闻言,梁宸的眼里多了分热度,是兴奋,是喜悦。

  沈梅堇看到他那么高兴,心里更踏实了些,这说明了他是在意她的,他真的想娶她。

  “我们对彼此还不甚熟悉,一起学着当夫妻吧,以后我们就互称名字,我叫你宸,你就叫我梅堇吧。”她又开了口,看起来很腼腆。

  宸,这名字她不知在心里喊了多少遍,终于能当着他的面这般喊他。

  “梅堇..”梁宸喃喃念着她的名,想起了梦中的女人,想到她在死去前对他念出的诗,微微失了神。

  他书念的不多,哪里晓得这诗是什么涵意,听过也就忘了,但不知怎地,他都一字不漏的记起来了,还特别去问人,终于知道这是两首截然不同的诗句。

  如果说良辰美景是指他们的名字,那后面那句就是指梦中那名女子是有夫之妇,懊悔不能与他相守,而他在梦里似乎很喜爱那女子,为她的死感到痛心。

  但这件事他不能对他的妻子说,他性子再钝也知道女人会在意这种事,他不想惹她误会。

  她是那么美好的姑娘,他这个粗人竟能拥有她,简直是在作梦,他不想让她有一点儿不开心。

  接下来,两人一起吃了桌上的菜肴,按照礼俗喝了交杯酒,然后便是洞房花烛夜。

  沈梅堇等了好一会儿,这男人坐在她身边静默无声,完全没有动作。

  她悄悄觑了眼,脑子里有了奇怪的念头。

  她知道这男人的生活向来简单朴实,当完差回到家里,不是练功、雕木头,要不就是到后山打猎,她从没听过他出入勾栏院,会不会他……不会?

  今晚她该不会要主动教他吧?沈梅堇光是想像就觉得好笑。

  但当梁宸再开口,她马上就觉得不好笑了。“梅堇,我看我今天去睡书房……”

  “你想丢下我?”沈梅堇瞪着他,真不敢相信他居然不想和她洞房,他不知道将新婚妻子丢在房里,会让她受到耻笑吗?

  梁宸后知后觉才想到,停顿了下,道:“那我睡地上……”

  她气得不轻,动手捉住他的袖子,“你不愿意和我洞房?”

  沈梅堇这一用力,一本薄薄的册子从他宽大的袖口掉出来,她低头一看,登时傻眼了,那册子封面是一对赤裸的男女交叠在一块。

  这是……春宫图?!

  梁宸没想到册子会掉出来,马上收了起来,“梅堇,这不是我的,是阿金硬塞给我……”他懊恼着,怕她用异样的眼光看他。

  沈梅堇怔怔地望着他,眼光确实有点奇特,“所以,你真的不会?”

  “我……”梁宸倒抽了口气,眉头蹙得好紧,看起来比平时凶恶几倍。

  她看出他为难,且是非常非常的为难,忍不住微笑。

  梁宸用力握住她肩膀,双目炯炯的看着她,咬牙朝她表明道:“我不是不会。”

  沈梅堇微愣,真难想像这男人会有这么认真的表情,也难怪了,这可是攸关男人的面子。

  “我是怕……”梁宸微微低下脸,那双浓眉又打结了,“你说我们还不够熟悉,要一起学着当夫妻,我是想多给你一点时间适应……”他是个粗人,怕她到惊吓,她那小兔子般的受惊模样他不想再看到了。

  莫非他刚刚杵着不动,是在烦恼这个问题吗?

  沈梅堇轻轻笑了出声,笑得清亮好听,梁宸诧异地看着她,不明白她在笑什么。

  “可是怎么办,我想在今晚先和你成为夫妻,日后再慢慢和你学着当夫妻。”她已经等了好久,想在就和他成为名符其实的夫妻,马上成为他的。

  梁宸本来还有些局促,听她这么说,目光随即变暗,沙哑地道:“梅堇,我会好好珍惜你的。”

  这句话便够了,比任何甜言蜜语还受用。

  沈梅堇看着他,愈看愈觉得他像只大狗,外表看起来凶恶,但那双直视她的眸一直都是很真诚的,出自内心忠诚的对待她。

  知道他的性子闷了点,要等他主动洞房可能要等上许久,她只好主动解起他的新郎袍。

  她曾经无所不用其极的引诱男人,为男人宽衣稀松平常,但这是她第一次为她喜爱的男人宽衣,她的双手不住颤抖,感到喜悦又羞涩。

  “慢着……”梁宸拉开了她的手。

  沈梅堇一怔,又怎么了?

  “我去熄灯。”

  她忍不住低低窃笑,真是的,该害羞的人是她吧!

  灯熄了,在黑暗里,只剩窗外的月光,两人只看得到彼此的身形轮廓,沈梅堇马上被一温热的唇堵住,笑不出声,她想,他大概是很懊恼吧。

  下一刻,沈梅堇被他高大的身躯一压,往后倒在床上,他的背好宽,好结实,她张开手满足的环抱着他。

  没多久,她想,他们不需要那本春宫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