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姨娘转职 第3章(1)

作者:佟芯
  当武官千金开口的那一刻,全场一片哗然。

  她这抢话的举措可说是相当失礼的,但在这当下,似乎没有人会去在意这点小事,一听到又有姑娘家毛遂自荐要射箭,都很期待。

  “这不是林大人的千金吗?听说她从小就跟着父兄练箭呢。”

  “那技术肯定是一流的……”

  “真想见识见识呀……”

  梁家两老互看了眼,虽觉得这位友人之女失礼,但宾客都想观赏,他们也只能应允。

  “林姑娘,那你就试试吧。”梁夫人说完,带有歉意的朝沈梅堇道:“梅堇要为我弹琴祝寿真是有心了,可惜得请你等一会儿了。”

  “不打紧。”沈梅堇客气道。忽然被这武官千金窜出头,她也只能见招拆招。

  林姑娘怀有较劲意味的瞥了眼沈梅堇,然后朝梁家两老飒爽笑道:“沈姑娘说要为梁夫人弹琴祝寿,不巧我也会弹琴,待会可否也让我为梁夫人弹上一曲,我和沈姑娘也能互相切磋琴艺呢!”

  “我这女儿从小就会射箭,内人希望她更有女孩子样,也教她弹琴,希望梁夫人也听听小女的琴艺。”

  林武官向前接话。身为武夫的他,并不拘泥女儿急于表现,失了礼数一事,他盼着女儿能嫁进梁家,希望女儿能捉住这机会好好表现,好谈妥亲事。

  梁家两老听到一个武官千金会弹琴,都很吃惊,尤其是梁夫人,她挑媳妇极重视才艺,直点头道:“那真是让人期待啊!”

  当沈梅堇听到这句话,额头都快冒出汗了。

  她也看出这位林姑娘想与她竞争梁宸,她绝对不能大意。“梁公子,可否借我弓箭?”林姑娘转向梁宸,笑问。

  梁宸点了头,客气的将弓箭递给她,视线略过她看向站在她后方的沈梅堇,心里惋惜着,他其实比较想听她的琴音。

  接下来,林姑娘拉起弓,架势十足,咻的几声,一连三发,箭箭红心,表现出众,赢得众人的掌声。

  沈梅堇脸色微变,她只射出一箭。“真厉害啊,不愧是林大人的女儿!”

  “真有乃父之风!”

  场面热闹非凡,赞美声此起彼落,都赢过沈梅堇的风采。

  不久,下人送来了一把琴,按理应该由沈梅堇先弹的,这位林姑娘却不客气的先行坐上位子。

  她慢了一步。沈梅堇指甲用力戳入手心。

  “那么,我来小献一曲,祝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圆润清脆的优美琴音旋即响起,那高超的技巧引人入胜,扣人心弦,所有人都陶醉其中。

  沈梅堇陷入了慌张,这琴艺可真好,是她怎么练都比不上的,这位林姑娘是货真价实的千金,她不是,她只是假的……

  一曲完毕,沈梅堇听到如雷的掌声,当下全身僵硬,无法动弹。

  “沈姑娘。”梁宸看到她一脸迷惘又慌乱,不知怎地,他忍不住唤了她一声。

  这一喊让所有掌声停下,所有人都注视着她,也让与她较劲的林姑娘脸色变了变。

  沈梅堇猛然回过神,对上梁宸询问的目光,整个人清醒了。

  她在做什么?她怎么能被吓住,在这里就认输了呢?

  她很快地镇定下来,回复从容自若,朝梁夫人笑道:“梅堇献上一曲,祝梁夫人寿比松龄、福寿双全。”

  接着,她坐上位子,十指弹奏起来。

  过去,她时常练琴练到手指发疼,每天最少会练上半个时辰的琴,一切都是为了今天。

  为了得到她所爱的那个男人,她要尽情的展现她练习的成果。

  沈梅堇用着毕生最大的努力演奏,总在抬头之际,偷偷看着站在前方的梁宸,又害臊的低下头来,乐音间充满情意。

  “天啊,真动听……”

  “真好听,太美了!”“我从来没听过那么美的琴音……”

  比起林姑娘高超的技巧,沈梅堇弹的琴声感情更为充沛,绵密细腻,丝丝入扣。

  所有人都聊得入迷,被这迷人的琴音吸引住了,都觉得远比上一曲更胜一筹。

  林姑娘不甘的咬着唇,单看梁宸的眼神,她就知道自己彻底输了。

  梁宸专注的聆听着沈梅堇的琴音,不,他其实已经分不清楚,他是在听琴音,还是在看着她的人,他直勾勾地望着她,魂魄都不知飞到哪去了。

  另一端,梁笙也出神的望着沈梅堇,从头到尾都不曾移开眼。

  池大绍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他们,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唇边隐隐勾动着诡笑。

  快亥时了,沈梅堇亢奋的躺在床上,久久都睡不着。

  她想起稍早发生的事,她和另一个姑娘较劲,获得了更响亮的掌声,她成功抢走了所有风采,梁宸还有在场所有人都惊艳的看着她,让她在这本该入睡之际,却兴奋得睡不着。

  她成功了,她可以改变命运了,日后和梁宸订亲的人会是她吧?

  沈梅堇欢喜不已,又有点惶然不安,担心醒来全是空,不敢闭眼整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双眼睁得清亮。

  叩叩,有人敲门了。

  沈梅堇早让服侍她的丫鬟休息去了,该不会是陪着义母睡在隔壁房里的丫鬟来敲门?义母身子不舒服吗?

  沈梅堇虽说是别有目的接近,但连着两世池夫人对她的用心栽培,她一直心存感激,真心将她视为义母对待,她赶紧披上外衣前去开门,来者却是梁家的丫鬟。

  “沈姑娘,我们大少爷找您,想见您一面。”丫鬟前来传递消息。

  “找我?”沈梅堇大为错愕,心口也用力一跳,梁宸说想见她?可他怎么会选在大半夜里?这样也不太好吧,要是被人撞见的话……

  沈梅堇怎么想都觉得不妥,未婚姑娘在夜里和男人幽会,对名节有伤。

  “沈姑娘,我们大少爷真的很想见您一面,他这个人木讷,刚刚人多不好跟您说句话,所以才让奴婢来叫您一声,只是在后花园的凉亭里说个话罢了,奴婢也在的。”

  沈梅堇虽觉得不妥当,但最后仍被内心的本能驱使了,她满脑子都是他,想只是在凉亭里说句话应该不要紧吧,这时候府里的人都睡了,谁会看到他们?

  沈梅堇只犹豫了下,便跟着走了,直到踏入一个院落她才惊觉不对,这不是往后花园的方向,她记得后花园是在另一边,这院落是梁家用来招待客人的客房之一,听说在进行整修,今天并没有客人入住啊。

  此时她心里更大声冒出一句话——梁宸真的会大半夜把她叫来这里吗?

  他这人虽不受礼教束缚,但也是个会拿捏好分际的人,在前世就对她保持距离,从不逾矩,怎么可能会在明知对她名节有伤的情况下,还约她出来?

  沈梅堇脸色一变,愈想愈不对劲,她立即停住脚步往回走,却猝不及防的被人从背后用帕子捂住口鼻,发现那是迷香,她赶忙闭住呼吸,并假装昏厥,在那人放松钳制她的力道时,用力踩了那人一脚。

  “痛呀!”

  听到这声哀嚎,沈梅堇曲起手肘往后一撞,挣脱开来,在看清楚攻击她的竟是池大绍的手下,池大绍人还躲在草丛边看着时,她咬牙切齿朝他道:“池大绍!你让丫鬟带我来这里,又想迷晕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难道是要像前世一样,为了讨好梁笙,将她送到梁笙的床上吗?!池大绍被活逮了,脸色阴晴不定的走到她面前,故作轻松的滩手,“梅堇,别那么说嘛,大哥是为你好,想帮你一把,你今晚你那一箭射得真好,琴技也好,把梁二公子迷得团团转,要是你能嫁给他——”

  “你要我做妾?”沈梅堇愤怒的打断他。义母已经警告过不准打她的主意了,他竟然小人的算计她,以为生米煮成熟饭,义母也拿他无可奈何吗?

  没想到池大绍仍大言不惭,“做妾没有不好,是娘太大惊小怪了,若是能捉住丈夫的心,妾可比正室得宠……”他搓搓手,讨好地道:“梅堇,帮帮哥哥吧,有些事还是得需要做官的打通,做生意才顺利,梁笙条件比梁宸好,嫁给他当妾你不会吃亏的。”

  “混帐王八蛋!”

  沈梅堇平时就算是疏离冷淡,也是端庄有礼的,池大绍还是第一次被她充满恨意的痛骂,吓了好大一跳。

  原本在他的计划里,他打算迷晕她,将她送入前面的空房,再让梁笙过去,然后第二天叫人去查房,塑造成两人情投意合,情不自禁共度春宵的假象,到时她肯定得嫁梁笙,梁笙得到她,就会帮他疏通一些麻烦事,可没想到他的诡计会被她发现。

  “女孩子家别说那么难听的话,乖,听大哥的话……”池大绍使了个眼色,命手下捉住她。

  那名手下对沈梅堇是愧疚的,动作慢了点,沈梅堇逮到缝隙朝池大绍抬起腿,用力踢向他的命根子。

  她可不是个柔弱的女人,在前世,什么明争暗斗没斗过,要逞凶斗狠她绝对不会输人!

  “该死!”池大绍双手捂着下身,痛得脸都扭曲变形了,看到沈梅堇踢完后马上跑走,他忍痛要一旁看傻眼的手下追去。

  “快!叫所有人去追,千万别让她跑到我娘那里,还有小声点,别惊动到梁府的人……”

  可恶!要是这事她跑去跟娘说,或是被梁府的人知道,他就完了!他已经派人去通知梁笙到这院落,要是曝光,梁笙也会怪罪他,他得捉住这个贱女人!

  沈梅堇在踢了人后,奋力往前逃出去,她真想大声求救,但这里是梁家,池大绍想利用她献身来讨好梁笙这事若是传开了,有损池家的名声,让池夫人没有颜面,更怕因此嫁不进梁家,所以并不想把事闹大,她只能逃走。

  她不能被捉到,她不想像前世一样成为梁笙的妾室,她绝对不重蹈覆辙!沈梅堇往寒翠阁的方向跑去,她知道有池夫人在她就安全了,岂料池大绍的人在前面路口守株待兔,她无法回去,也怕往别条路逃会很快被逮着,突然,她想到梁宸在后山的树林里有间小木屋,决定进去那里躲一下。

  沈梅堇小心翼翼的往后山跑去,树林入了夜后又暗又阴森,惊慌失措下,她居然找不到记忆里的小木屋。

  怎么办?她听到后头传来脚步声,更是使劲跑着。

  一双大手冷不防地捉住她手臂,沈梅堇心脏都快爆开了,她奋力挣扎着,想甩掉那只手,“滚开!放开我!”

  “沈姑娘,你要去哪?不能再往前走了,入夜后的树林很危险!”捉住她的是梁宸,他大声喝道。

  偶尔夜里,他睡不着就会到林子里的小木屋来,今天他耳边一直回荡着沈梅堇那优美的琴音,难以入眠,便走进来,没想到途中会见到一个姑娘家的身影,他怕那人有危险而追来,看到居然是她,十分震惊,都这么晚了,她一个人跑到林子里做什么?

  沈梅堇怔怔的抬起眸望着他,虽然天太暗看不清五官,但这高大的身躯、浑厚的声音,都让她确定是梁宸,眼泪差点滑落,压抑在心口的恐惧全都在见面这一刻渲泄而出。

  她扑向他,捉着他衣襟恳求道:“梁宸,救我、救救我……”

  “沈姑娘?”梁宸错愕的看着她,她的脸蛋在月光照射下格外苍白,那含在眼底的泪光让他软了心。

  “快!他们追来了,快带我走!”沈梅堇害怕的道,现在她只要听到任何风吹草动,就以为有人追来了。

  梁宸根本没听到有人靠近,也不明白是谁在追她,正当他想问清楚时,却被雨滴到了额头。

  沈梅堇也伸手擦拭着脸上的雨水,“下雨了……”

  梁宸眼见这雨势会加大,捉着她的手喊道:“走!”

  沈梅堇一路被他拉着跑,他的速度太快,让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跑了一会儿,前面出现了一间小木屋,两人赶在雨势变强前躲了进去。

  沈梅堇一进木屋,双腿虚软的跪下来,忍不住全身发抖。

  天呀,她差一点、差一点就失身了!

  “沈姑娘,你遇上什么事了?”

  沈梅堇回过神,对上梁宸询问的目光,她说不出自己是为了见他而受骗,怕他觉得她太轻浮。

  肩膀仍是不停颤抖着,在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比想像中还要害怕,好怕今生又错过他……

  梁宸看她发抖,猜想她应该不想提,也没再多问,“等雨停,我就送你回去。”接着取出收在木屋收屉里的大衣递给她。

  沈梅堇接过,眨着泪眼望着他。

  “披上去才不冷,不脏的。”梁宸以为她是忌讳这个。

  “不是……谢谢。”沈梅堇摇摇头,她不是嫌脏,只是觉得好感动,道完谢后她赶紧披上,证明自己并不嫌弃。

  在大衣的包覆下,她不再发抖了,她吸了吸鼻子,停止流泪,现在她是安全的。

  梁宸见她披上了大衣,转过身去生火、烧热水。

  沈梅堇看着他烧水,思绪飘远,想起有一次她又被夏水儿欺负,他带她来这里,煮茶给她喝,让她的心平静下来,在那之后,她都会擅自前来,他显得有点伤脑筋,似乎是认为他们孤男寡女不该独处,但因为平时没人会经过这里,他也没拒绝她来。

  她好怀念过去那段日子,就算两人各据一方坐着,静静的都不说话,她也觉得快乐。

  “我是跟我义兄吵架了,我素来跟他不合。”沈梅堇掀唇,简单带过,并不想让他知道她差点被送给他弟弟的事。

  梁宸听见了,看了她一下,然后趁着烧水时,拿起放在柜子上的刀子和木头,坐在一张长木椅上雕刻起来。

  沈梅堇看到他在雕木头,涌上了熟悉感,微微一笑。从以前她就觉得惊讶,他一个大个子,手却很灵巧,能雕出一个个精致的木雕品。

  沈梅堇望了望木柜上的木雕,她知道这些都是他的作品,就连木柜子,还有这间小木屋都是他打造的,她很为他感到骄傲。

  过了一会儿,梁宸从木椅上站起,弯身递给她,“给你。”

  沈梅堇接过手,噗哧一笑,“这是兔子?好可爱!”在前世她被欺负时,他看她闷闷不乐,也都会雕木头给她玩。

  她知道他这是在哄她,虽然他不会用好听的话安慰人,看起来粗手粗脚的,可是,她知道他有着温柔细腻的一面。

  梁宸看她心情好一点,唇角微微扬起。听到水滚声,他转过身,在茶壶里倒了些茶叶,再注入热水,不久倒了杯茶给她。

  “多喝一点,才不会着凉。”

  沈梅堇看着他递给她的木杯,接过去喝了口,心被温暖了,暖和得令她想哭。有时候她总会想,他明明长得不俊美,只能说是五官端正,不笑时是一副严厉相,蹙起眉来时更加可怕,为什么她还会喜欢他?

  或许是经历了两段婚姻,她的心历尽沧桑,反朴归真,愈能感受到他的珍贵之处,他是个多么难得可贵的好男人,也因为他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她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心动,感觉到温暖,那颗伤痕累累的心获得了治愈。

  看到他,她也会想起幼年时住在隔壁的一对夫妻,那个男人是个憨厚的老实人,很疼爱妻子,夫妻俩虽过得不富裕,却很美满和乐,当时她才十岁,就十分羡慕这对夫妻,真不知道自己后来怎么会被财富迷了眼,她真是个傻瓜。

  外头下着滂沱大雨,唏哩哗啦的声响不断,小木屋内却是静默无声。

  沈梅堇见梁宸又雕起木头,看得入神,从以前他就不爱说话,看起来颇冷酷,但其实他只是口拙,不擅言辞罢了,所以在前世,都是由她主动的。

  他衣服破了,她为他缝,他病了,她为他煮鸡汤,总是抛开矜持的对他好,但这个人就像个木头人,完全不解风情,要不是她在死前听到他的真心话,她不会知道他对她有情。

  现在,他们两人独处,是让他喜欢上她的大好机会,她可不希望他像个木头人,两人无话待到雨停。

  沈梅堇卸下身上的大衣,坐上长木椅的另一端,“梁大少爷,可以教我雕刻吗?”

  梁宸被她这话吓了一跳,他并没有专心到忘了她的存在,只是想藉由雕刻分心,没想到她居然靠过来了。

  他稳定心绪,果断道:“不行,会伤到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