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姨娘转职 第2章(2)

作者:佟芯
  大少爷怎么又不说话了?

  阿金看到他家大少爷和平常一样没啥表情,直到看见他耳根子红通通的,才知道大少爷是在害羞。

  原来他家大少爷不是木头,也不是对姑娘家没兴趣呀。

  “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今天来参加寿宴的客人吗?”阿金又代替主子问,得帮大少爷弄清楚这姑娘的身分。

  “我是客人没错,我……迷路了。”沈梅堇轻蹙了眉,总不能说她在躲人吧。

  “迷路了?”瞧她刚刚头上还有落叶,那种叶子可是种在两旁草丛里的,明明有路,她怎么会迷路到踏入草丛里?

  但阿金识相的没多问,“姑娘,你身边怎么没一个丫鬟跟着呢?”这姑娘气质好,穿的是不俗的衣料,肯定是个名门千金。

  “我本来只想在寒翠阁内走走,岂知会迷了路……”沈梅堇有点无奈,偷觑着一直都沉默不语的梁宸,说不出她是为了找他才会走来这里。

  阿金看到这姑娘盯着他家大少爷看,这才想起都还没帮她作介绍,“姑娘,这位是我家大少爷梁宸,请问您是哪户人家的千金?”

  沈梅堇直直的注视着梁宸道:“我是池记商行池夫人的义女,我叫沈梅堇。”

  她的心脏怦怦跳着,这是她重生后以全新的身分与他相识,她不再是梁笙的妾室了。

  梁宸在听到了她的名字后呆住了,左胸处开始骚动鼓噪着。

  良辰美景几时有?恨不相逢未嫁时……

  自他有记忆以来,他总是作着一个梦,梦到一个看不清脸孔的女子对他含泪说出这句话,是巧合吗?他们的名字刚好是良辰美景……

  阿金看两人“含情脉脉”的对看着,机灵地道:“大少爷,沈姑娘迷路了,您就送她回寒翠阁吧。”

  “我送?”梁宸一怔,回道:“可是我还要扛这头猪到厨房,跟寒翠阁方向不顺。”

  真钝啊!“大少爷,沈姑娘迷路了,您是主子,带客人回去是应该的,猪……就交给我吧。”阿金鼓励的朝他家大少爷猛眨眼道,虽然他估计大少爷应该看不懂他在眨什么。

  梁宸想想也对,将肩上的山猪往阿金身上放去。

  阿金双手抱住,啊啊了两声,重心不稳的往后退。

  “没问题吗?”

  主子这么问,身边还有个姑娘看,他当然要撑住,“没、没问题,就交给我……”

  沈梅堇看他一副快被山猪压垮的样子,感激的看向他,谢他愿意舍身助她。

  “沈姑娘,我送你回寒翠阁。”

  她望向梁宸,就见他说完后立即转过身,大步往寒翠阁的方向走去,她赶紧快步追上。

  本来,她与他距离五步,但他人高马大,一双腿又长,渐渐地,两人隔了十步、二十步,变得遥远起来。

  沈梅堇慌了,虽然她知道怎么回寒翠阁,但好不容易见到他,她不想跟他隔得那么远,在前世,他们的距离就是这么的远,她永远无法光明正大站在他身边……

  就在这时,梁宸停了下来,掉头往回走,沈梅堇看到他回来,傻了下。

  “走吧。”他似带有懊恼的朝她低沉道。

  他的脚程向来很快,总是随兴行事,想打猎就打猎,想练功就练功,从不等人,在皇宫里,由他领队的羽林军个个身手敏捷,步伐都跟得上他,总会让他忘了后头还有人。

  说完后,他确定她有听进去,转过身又往前走。

  盯着他宽阔的背,看得出这次他特意放慢了步伐,沈梅堇好感动,此刻,她的胸口充斥着满满的心跳声,以及狂袭而来的爱意。

  一步,一步,又一步,她紧紧跟在他后头。

  她努力了六年,终于来到他身边了。

  晚宴从酉时开始,梁家准备了丰富的酒菜招待宾客,饭后还有各式各样的余兴节目,梁家二少爷梁笙为祝贺娘亲寿辰,当场即兴作诗,表现出他的聪明才智,众人拍手鼓掌,场面热闹非凡。

  接着,众人移到外头,梁家大公子梁宸要做射箭表演。

  晚上的夜风微凉,吹来还挺舒适,沈梅堇扶着池夫人走到临时搭建的看台上观赏,一干婢女也跟着,池大绍本来是和她们走在一块的,一见到熟人,马上过去套交情。

  这时,有两位官家千金走进看台里,窃窃私语。

  “我只想看梁二少爷做诗,对什么射箭的没兴趣。”

  “可不是,梁二少爷长得多俊,比起来,梁大少爷真是太平庸了。”

  “还长得好高大、好吓人呀,梁夫人看我的眼神就像在挑媳妇,我才不想嫁给他。”

  “我也不要……”

  她们的谈话声很小,但仍是让耳尖的沈梅堇听到了,她气她们不了解梁宸,竟这么嫌弃他,但也只能忍下,不好发作。

  “义母,累吗?”她转向池夫人关心询问道。

  “不,我还可以多站会儿。”池夫人精神显得很好,也很期待接下来的表演。

  看台前的一大片绿地就是射箭场,四周挂了一盏盏灯笼,照亮漆黑的天际,场地也很广阔,放满靶子,很是壮观。

  在那个方向,梁宸已经准备就绪,他坐在马匹上,一身黑色劲装,突显他的精悍强壮,手持着弓箭,架势十足。

  许多宾客都下看台去看了,女眷们大都在看台上,沈梅堇和池夫人站在其中一端,看得很清楚。

  沈梅堇专注的看着梁宸的身影,想起白天他送她回寒翠阁,走得太快又为她折了回来的贴心举动,不禁芳心大动。

  锵、锵!铜锣敲下,表演开始了。

  沈梅堇屏住气息看着梁宸策马向前,拉起弓射箭,那一瞬间仿佛人马合一,姿态太美了,接着咻的一声,他朝靶子射出了第一枝箭——正中红心!

  “中了、中了!”众人惊呼出声。

  马儿并没有停下,仍在奔驰中,梁宸拉起弓,沉稳的又射出一箭,咻的一声,也是红心。

  “天啊!又中了!”众人激动喊道。

  这场地是一个大圆,梁宸一边骑马,一边射箭,转弯时,速度没有一丝放慢,弓一拉,仍是命中靶心,次次都是红心。

  “真厉害!”

  “太精采了!”

  梁宸射艺精湛,众人看得亢奋不已,方才那两个批评梁宸的千金小姐也看得脸红兴奋,频频说他厉害,沈梅堇抬高下巴,为他感到骄傲。

  看着梁宸挺拔的英姿,她成了全场最入迷的人,心脏跳得快迸出胸口。

  她知道他的武艺很厉害,又精益求精,每天当差回来后都很勤奋练功,从没有一天偷懒过。

  “爹说的没错,梁宸公子真不错。”

  听到一道甜美的声音响起,沈梅堇侧过脸看去,看到了位眉宇间带有英气,却又不失娇俏的少女,顿时警戒心涌上。

  就是她,这个姑娘会在今晚过后成为梁宸的未婚妻。沈梅堇握紧手,手心都出了汗。

  她记忆很深刻,梁宸在射完箭后,就是这个武官的千金小试身手,接着她还弹琴献艺,祝贺梁夫人寿辰,因而让梁老爷、梁夫人留下好感,在日后为两人订下亲事。

  而当时的她是梁笙的妾,只能远远看着梁宸精湛的技艺,听着那位武官千金的优美琴声,在日后听闻他们订亲的喜讯。

  这一次,她一定要阻止梁宸订亲!

  这时候,前面一阵喧哗,原来是射完箭的梁宸踏进了看台,被宾客团团包围住。

  “真厉害,不愧是羽林军都尉!”

  “这身手可真好啊!真想再看一次,真精采!”

  “梁老,你这两个儿子厉害啊!一文一武,文武双全。”

  “真羡慕你有这两个儿子!”

  人人赞不绝口,同时被人群包围的梁氏夫妻都笑呵呵,骄傲无比。

  梁笙也像说了什么,哄得众人笑了,话题一下就绕在他身上,博得更多赞美声。

  锋头又被二少爷抢光了。阿金看着从头到尾闷不吭声喝着茶水的主子,默默叹了息。

  梁宸抹了抹唇边溢出的水,倒有些轻松,他并不喜欢在人们面前卖弄武功,又不是在玩杂耍,但今天是娘的寿辰,娘希望他这么做,说是为了他的婚事要多多表现,他也只好做了。

  “有人想试试吗?不用骑着马,站在原地射箭就好,只要射中,我大大有赏!”梁老爷心情大好。

  有人跃跃欲试,但瞧梁宸箭箭命中红心,就怕出糗面子挂不住,在场也有几个武官在,但也不太有把握,要是射偏就丢人了。

  推来推去的,竟没有一个人肯出来。

  “让我试试吧。”

  闻言,每双眼都看向发声处,看到是个姑娘家都惊讶不已。

  沈梅堇举起手,她同时看到那位武官的女儿尴尬的放下伸到一半的手。

  她知道她很卑鄙,要抢走属于这女人的未婚妻之位,但她绝不会放弃能得到那个男人的机会。

  “梅堇,你怎么会说要试?这可是射箭呀!”池夫人被她这番话吓了一跳,池大绍也傻眼。

  沈梅堇对上他们,以及一双双诧异的目光,沉稳道:“义母,我哥哥会射箭,我从小就跟着他学了。”小时候家穷,哥哥为了贴补家计,跟着猎人学打猎,猎到猎物就扛去市场卖钱。

  她也在自家弄了个靶子,要哥哥教她,这几年来,只要有空闲她就努力的练习,从最初开不了弓,频频弄伤手,到现在大有斩获。

  居然是她!

  当众人转向沈梅堇时,梁宸也顺着目光看过去,颇感意外。

  她一身粉樱色的衣裳,是那么的美,那么的柔弱,她却说要射箭,她真的拉得起弓吗?

  他在看着她!沈梅堇看到梁宸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心脏狂跳,鼓起勇气的朝梁家两老道:“梁老爷、梁夫人,可否让我试试身手?”

  梁夫人没说话,显然无法从她说要射箭这话里回神,梁老爷豪爽道:“小姑娘有志气,就试试吧!”

  “真的假的,居然说要射箭?”

  “真没用啊,我们这些大男人比不上一个小姑娘……”

  旁人窃窃私语着,沈梅堇跨步往前走,走到梁宸面前,朝他一笑。“梁大少爷,你手上的弓箭可否借我一试?”

  梁宸一愣,瞳眸里映满她温柔的笑容,心脏怦地一跳,感觉耳根子又发热了,赶紧将弓箭递给她。

  沈梅堇拿起弓,放上箭,颇有架势的对准二十尺以外的靶子。

  为了今天,她很拚命、很努力的练习,她一定会射中。

  咻!

  “射中了!还是红心!”

  现场欢声雷动,沈梅堇射出的箭造成了轰动。

  寻常人家的闺秀哪会这些?还不是都养在闺中刺绣,因此沈梅堇的技术确实是相当难得,令人惊艳。

  所有人都盯着她看,沈梅堇知道她让许多人刮目相看了,但她只在意梁宸是怎么看她的。

  梁宸完全看傻了,没想到看似娇弱的姑娘竟有力气拉开弓,射出箭,还正中红心,这可需要练习好一段时间,对姑娘家而言是非常困难的。

  沈梅堇看他对她发傻着,心里满意极了,接着她走向他,将手上的弓箭还给他,投以感激的微笑道:“多谢梁大少爷借我弓箭。”

  沈梅堇那甜美的笑容更使得梁宸失神,他慢了一下才接过弓箭,有点害窘道:“不,不会。”

  “是她……”在另一端,梁笙也情不自禁地望着沈梅堇看,喃喃自语。

  夏水儿不满丈夫盯着别的女人看,拉了拉他袖子,“那女人是谁呀?”

  梁笙没理会妻子,双眼充满惊艳。

  “这丫头居然会射箭?”池大绍感到惊奇,同时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梁笙看着沈梅堇,沈梅堇则看着梁宸,真是有趣啊!

  池夫人看到义女射中靶心,起初是震惊的,接着骄傲地道:“我们梅堇除了会射箭,还多才多艺呢!”

  沈梅堇转向梁夫人,顺势接下义母的话,“梁夫人,梅堇也会弹曲,就让梅堇为您弹上一曲祝寿——”

  “慢着,我也会射箭,也让我试试吧!”武官千金冷不防举起手,那清亮的嗓音瞬间压过沈梅堇的声音。

  沈梅堇望向那位武官千金,内心复杂,她以为她已经抢夺先机了,殊不知真正的胜负现在才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