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姨娘转职 第2章(1)

作者:佟芯
  阳光明媚,两辆马车缓缓的行驶在大路上,周围有骑马的护卫沿路保护,其中一辆坐着沈梅堇和池夫人。

  马车行驶了一会儿,沈梅堇悉心问道:“义母,您会不会不舒服?”

  “这路很平坦,倒不会头晕,而我这双脚本来会酸痛,现在也不会了,梅堇,多亏你平时用药方子替我热敷。”池夫人欣慰地道。

  沈梅堇微笑道:“义母,您现在双腿强健,可以多跑几个地方呢!”

  “是啊,我还想多去几个地方玩……”

  这时是午后,池夫人说上几句话后就打了哈欠,沈梅堇看出她有困意,贴心的道:“义母,您就先小睡一下吧,等到了我再唤您。”

  她帮池夫人背后垫了枕头,让她能睡得舒适。

  接着,她探向窗外,心里忖着,终于到这一天了。

  今天,是梁夫人的生辰,说起这梁家可真是传奇,原本只是个贫困之家,因长子成为武官,次子成为文官而一下子堀起,成了官宦之家,而池家是大商行,商人做事也得有官人提点才顺利,因而池家对梁家是有费功夫的,梁夫人和池夫人又特别有话聊,因此这生辰,自然得去一趟。

  但在沈梅堇的记忆里,这一年池夫人的腿疾犯了没去成,池老爷做生意太忙碌没去,最后是由池大绍代表去的。

  沈梅堇必须前来梁家一趟,好阻止她所爱的那个人订亲,但她并不想拜托池大绍带她来,也不想被他质疑用意,所以她就积极的帮池夫人热敷腿部,效果还真不错,让池夫人腿疾好上很多,可以参加寿宴。

  池夫人向来疼爱沈梅堇,看到她表现出浓厚兴趣,想着来增广见闻,看看世面也好,便带着她一块来,让沈梅堇如愿以偿。

  不久,沈梅堇看到梁府的大红匾额,唤了池夫人起来,替她打理仪容,扶着她下马车。

  沈梅堇到此心情也很复杂,这是她前世的第二个夫家,她曾经嫁来这个家半年之久,也因为她是个被丈夫抛弃,转手嫁来这里的女人,卑微低下的身分总让她遭受白眼,而被新丈夫宠爱的她更常受到元配欺负。

  “池记商行到!”

  “池夫人,咱们夫人等您很久了!”

  门房确认完身分后,马上有资深丫鬟领她们入内,后头跟着池家的一干丫鬟,阵仗颇大。

  由于有许多客人是从外地赶来的,故寿宴是订在晚上,也提供了夜宿,因此沈梅堇和池夫人今晚会在这儿过夜。

  在池大绍被带往招待男宾的地方时,池夫人因和梁夫人交情好,直接被带往厅中,在那儿还有好几个官家夫人在,互相打着招呼,朝梁夫人恭贺一声生辰喜悦。

  梁夫人见到沈梅堇,好不惊艳,“池夫人,我记得你只有一个儿子,这是你哪一房的女儿?长得真美。”

  池夫人引以为傲的介绍起沈梅堇。“这是我收的义女,叫沈梅堇。”

  “梁夫人好。”沈梅堇行了礼。

  她本就长得不差,五官清丽,气质也温柔婉约,在场官夫人见了都是赞美。

  “原来是义女啊,出落得亭亭玉立,许人了没?”梁夫人又问,对沈梅堇很有好感,为大儿子婚事烦恼的她,今天只要有人带着适婚闺女前来,她都会特别注意。

  “还没呢,我想为她找户好人家,我这义女贴心,我一定要让她当正室才不会委屈她。”语气满满都是对沈梅堇的疼爱,将她看得极重。

  “有个贴心的女儿真好,可惜我只有两个儿子。”梁夫人口吻带有羡慕,仍一边观察着沈梅堇,对她是愈看愈中意,可她想替儿子挑上最好的,那位武官的女儿她还没见到呢,全部看过再决定也不迟。

  沈梅堇看到梁夫人正打量着她,微微敛下眸,面上保持着端庄娴雅,心里却很复杂。

  在前世,她是被男人抛弃转送给梁笙的,梁夫人认为她不清不白,对她颇是厌恶,知道她被夏水儿欺负,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今她换了身分,就得到梁夫人的欣赏,可见身分果然很重要。

  接下来,因为梁夫人提起了她那两个儿子,话题都兜在上头了,尤其是梁笙,相貌俊美又在朝廷担任工部侍郎,成为官夫人们畅谈的对象,沈梅堇对梁笙兴趣缺缺,有点心不在焉。

  晚点就可以见到他了吧?足足等了六年之久,她好想念那个朴实刚毅又寡言的男人……

  这时,有下人来通报,梁夫人笑得可开心了,“是我那小儿子,问我该不该进来打声招呼。”

  官夫人们听到梁笙来了,反应都很热烈,她们早就想瞧瞧本人了,想知道他是何等出众,更别说官夫人带来的几个待字闺中的闺女都红了脸,只有沈梅堇全身僵硬,十指紧握着。

  “就请梁二公子进来吧,我们都想见见他呢!”

  梁笙踏了进来,俊美又风度翩翩的气质宛如天上谪仙,彬彬有礼的向娘亲和各位夫人请安。

  沈梅堇低下头,想避开他的目光。

  前世他是她的第二任丈夫,后来她才知道,梁笙曾在池府见过她一次,对她念念不忘,因此池大绍才会将她转手送给他。

  嫁给梁笙半年,她也算了解这男人的本性了,他表面上文质彬彬,实则眼高于顶,瞧不起比他低下的人,而且他自尊心极强,无法忍受任何人忽视他,见讨好不了她,他竟任由他的妻妾联手欺负她,想毁了她,这辈子她只想离他远远的。

  然而,沈梅堇刻意不和他对上眼,却让梁笙独独注意到她。

  “池夫人身边这位姑娘是……”

  “这是池夫人的义女梅堇。”梁夫人道。

  沈梅堇不得不抬起头,勉强朝他点头致意。

  其他闺女见状可都嫉妒极了,恨不得让梁笙问她们名字,就算知道他早有妻妾了,也想吸引他的注意。

  接着,梁笙在娘亲身侧坐下,闲聊了几句,母子俩显得感情很好。

  “你大哥呢?”

  “听说去打猎了,说要为娘你的寿宴加菜。”

  声音并不大,但沈梅堇听到了,抬起头,刚好和梁笙对上眼,她脸色迅速变得冷漠。

  梁笙早习惯姑娘们充满爱慕的神情,她这副冷若冰霜的模样反而让他感到好奇,不由得盯着她打量起来。

  沈梅堇蹙紧秀眉,马上低下头避开他的目光,前世对他的恨意也让她咬牙切齿,极力忍耐着不朝他那张自视甚高的脸扔杯子。

  结束小叙,沈梅堇搀扶着池夫人到安排好的寒翠阁休息,趁着离晚宴还有一段时间,她想出去透透气,丫鬟要跟,她以在附近走走,马上回来为由拒绝了。

  她一边走一边怀念着和那个男人相识的情景,处处都充满着过去的回忆,她记得很清楚,他住的出云居是在那个方向……

  沈梅堇不知不觉走出寒翠阁,来到了中庭,直到发现不对,这才回过神,急急停下脚步。

  她在做什么?她现在可是池家的义女,不能随便到男人的住所去,这不是自个儿家,没丫鬟跟着到处跑也不好,她走太远了。

  正当沈梅堇想往回走时,前方正巧迎来梁笙和一名容貌艳丽的女子,那是夏水儿,她左看右看了下,没有路,只好躲在草丛后。

  她恨死梁笙了,一点都不想碰上他,夏水儿更是她前世的冤家,因为梁笙的纠缠,才会引发夏水儿的妒意,三番两次的带头欺负她,虽然她并不怕跟她斗,但今生她只想和那个男人相守,不想替自己树立敌人,因此离这对男女远一点是最好不过的。

  “你竟然替那个女人说话就因为我没有替你生孩子……”

  “水儿,你不懂吗?她们不算什么,我最爱的仍是你……”

  沈梅堇躲在草丛里听进他们的对话,似乎是夏水儿跟梁笙的妾室们争风吃醋,最后梁笙将她按入怀里,甜言蜜语哄她。

  沈梅堇在草丛里蹲久了腿好酸,心想他们怎样都好,可不可以换地方谈情说爱去?

  这时候,抱得紧紧的两个人突然看到了什么,急速分开来。

  发生什么事了?

  沈梅堇拨开草丛想看得清楚些,就见一个高大的男人介入他俩之间,肩上还扛着一头缚住四肢死去的山猪,看起来有几分吓人。

  是他……是他……沈梅堇一时激动得无法自拔,眼眶含着豆大的泪。

  “大哥,你、你怎么……”梁笙看着兄长肩上扛着的大山猪,马上往后退,夏水儿也躲在丈夫后头,只露出脸来。

  “这头山猪是要在今晚加菜的,怎么了?”梁宸问道,他又不是第一次去猎猪,何必吃惊。

  “怎么没叫下人扛?阿金人呢?”梁笙心想,堂堂一个梁家大少爷去打猎就算了,肩上还扛着一头死猪,要是让今天的宾客见着怎么办,真是太粗俗了。

  “不必,他们扛不动,我自己来快一点。阿金……还在后头吧。”他转头探了探背后,没有人,他走太快了,大概又把阿金抛在后头了。

  梁宸转回身,朝弟弟向前一步道:“这头猪用烧烤的会很好吃,希望客人能满意。”

  “是……肯定满意。”梁宸有点招架不住的往后退,夏水儿瞧着那含怨吐舌的猪头,脸色也不怎么好。

  沈梅堇看到这种情形忍不住小声轻笑,回想起她第一次碰见他时,他刚好打完猎,肩上也扛了头羊还是鹿什么的,加上他一脸凶相,不苟言笑,她当时真的被吓坏了,当他是个可怕的人。

  但在真正相处过后,她才知道,他是个性情中人,不受礼教束缚,而他外表看似凶恶,其实很温柔。

  “大哥,晚宴快开始了,大哥快扛去厨房吧,也快去洗个澡,才不会有血腥味。”梁笙嘴巴上好意的说,但也听得出那语气中带有一丝瞧不起。

  “大哥,我们先走了。”夏水儿拉着丈夫绕过梁宸,拔腿就跑,暗自决定晚上她绝对不吃那头猪,太可怕了!

  跑得真快!沈梅堇很想笑,她本以为外头那男人会走去厨房,但他并没有往前走,反倒对着草丛看,那双眼很锐利,她吓了一跳,差点没发出抽气声。

  “谁在那里?”

  他果然发现了!沈梅堇一惊,捂住嘴。

  “是谁躲在里面?出来。”梁宸喝道。他从刚刚就听到草丛里传来小声的窃笑声,那人特地躲在草丛里偷看是要做什么?

  听到梁宸的话,沈梅堇焦急不已。

  她该怎么办?她本来想着要以最美好的面貌与他重逢,瞧现在是什么状况,哪有好人家的女儿会躲在草丛里偷听别人说话的,太丢人了,她死都不要出去。

  沈梅堇悄悄往后退想逃走,却见一只毛毛虫停在她的手臂上,清楚看到那毛绒绒的身躯朝她爬呀爬,她吓得双手一挥,放声尖叫。

  “哇啊!”

  她一边叫一边跑出草丛,刚好和梁宸撞个正着。她戛然止住声,整个人呆住,瞠大美眸看着他,发现自己做了蠢事。

  老天!他们也靠得太近了,那张刚毅的男性脸庞就在她面前放大,沈梅堇突地使不上力,腿软的往地上一跪。

  梁宸还以为是谁躲在里面,没想到跑出来的是个他没见过的姑娘,她似是被什么吓到,仓惶的跑出草丛,然而此刻,他想她应是被他吓到,才会腿软跪下。

  一时间,他不知所措,这姑娘长得真美,美得他不敢出声,就怕会吓到她,动手扶她又觉得唐突,他想起夏水儿很怕他肩上这头猪,往后退了两步,决定不要太靠近她。

  这时,阿金终于追来,找到了他的大少爷,却没想到会看见这诡异的一幕,怎么有个姑娘向大少爷下跪,而大少爷动也不动的杵在那儿?

  当他看到大少爷肩上扛着的山猪时,终于明白这姑娘是被这头山猪吓着的,赶紧过去处理。

  梁宸看到他来了,那凶恶的眉缓了缓,明显是松了口气,阿金好想翻白眼,他这大少爷真不懂得和娇滴滴的姑娘家相处啊。

  “姑娘,你还好吗?”阿金代替自家少爷问道。

  听到这句话,沈梅堇这才回过神,发现自己跪在地上,赶紧站起,拍拍身上的尘土。

  她在做什么啊?竟然以这种最糟糕的方式与他见面,不行,她得冷静下来,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

  “姑娘你头上有……”阿金好心提醒道。

  沈梅堇双手一摸,见她头上有落叶,赶紧拨了拨,整理仪容,她不能再出糗了。

  梁宸紧盯着她看了许久,终于出声道:“姑娘,我很抱歉,吓到你了。”

  沈梅堇忙不迭摇头,急忙解释道:“不是的,我是看到有虫子才会吓得冲出来,你和你的猪绝对没有吓到我!”

  她才不会像夏水儿那样看到他肩上扛着猪就闪得远远的,或像梁笙一样面露鄙夷。

  梁宸听到她的话,刚硬的脸部线条变得柔和了些,从袖口掏出一方帕子,朝她递出,“姑娘,你的脸脏了……”想了想,他又强调,“这帕子是干净的。”

  沈梅堇将帕子接了过去,不小心碰触到他的指头,立刻像触电般缩了回去,满心都是悸动。

  这一幕也让她回想到过去,有一回她被夏水儿欺负,弄得全身脏兮兮的,他看着她,似乎不知该不该拉她一把,最后递给她手帕,要她擦擦脸……

  沈梅堇捏了捏手上的帕子,在稍微擦了擦脸后,朝他绽开笑容,将这六年来累积的思念,以最温柔、最美丽的方式展现,“多谢公子。”

  好美!梁宸在心里惊艳。

  因为刚才的碰触,他的手还麻麻热热的,她又那么一笑,那浅浅的笑容随即映满了他的内心,他感觉心脏跳得飞快,耳根子也是烫的,这还是第一次有这么美的姑娘朝他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