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姨娘转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姨娘转职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两人一边聊,马车也抵达了池府,立即有人慎重的来接待她们。

  沈梅堇踏入大门,里头是美轮美奂的建筑和小桥流水,当年她一进府,就是被这富丽堂皇的景象给震慑住,鬼迷心窍,才会一步错,步步错,落得满盘皆输。

  池夫人身边的一等丫鬟热络道:“夫人可是很期待梅堇小姐和小绿小姐,还有你们带来的山猪肉和腌菜呢。”

  后面那句话让两人又相视一笑,跟着去了池夫人的院子。

  这顿午饭吃得很愉快,吃完后,三人移步到凉亭聊天,沈梅堇和小绿哄得池夫人笑声连连。

  池家虽也有几个小姐,但并不是池夫人所出,没那么亲热,因此对她俩是特别疼爱。

  池夫人觉得沈梅堇难得可贵,收她为义女,地位就跟千金小姐一样,但她并没有仗着池家有钱有势,央求她帮她家人在京城开店,而是靠自己一手包办,沈梅堇也很用心,时常带些她爱吃的小菜来池府陪伴她,跟她话家常,让她简直把这小姑娘疼入心。

  聊着聊着,池大绍从外头回来了,前来向池夫人问安,“娘。”

  当他看到凉亭里两位娇客,他堆起笑道:“梅堇和小绿也来了,今天要住上一晚吗?”

  沈梅堇见到他,灿烂的笑容登时变得生疏客套,“义兄,我也想住一晚,可是家里要做生意,我不太放心,得回去看看。”

  池大绍豪迈笑道:“姑娘家干么在意生意,最重要的是找个好郎君嫁。小绿都订好亲事,明年要嫁人了,梅堇,接下来就是你的亲事了,大哥可以帮你介绍好对象,像是顺发堂当家……”

  池夫人一听,没什么好脸色的驳回,“顺发堂当家不是在去年娶妻了吗?梅堇不做妾的,她的婚事你少管。”

  她知道儿子重利,近来和顺发堂在谈生意,想施个美人计,藉联姻和对方合作。

  “我也是为梅堇好,若是梅堇能嫁过去,荣华富贵是一辈子享用不尽啊。”池大绍怕娘亲生气,赶紧陪笑着说。

  转头看向沈梅堇,只觉得她那冷落冰霜的样子让他心里痒痒的,可惜她是义妹他动不了,更可惜的是,娘不许她随便嫁人,不过是个义女罢了,又不是亲生女儿,娘也真是的。

  沈梅堇将池大绍的心思看在眼里,暗暗冷笑,真不明白自己当年怎么会瞎了眼看上这个自私自利的男人,还为了他和其他女人争宠,最后被他抛弃,送给别的男人,她真是愚蠢。

  今生,她不想再与他有瓜葛,总是保持距离,不幸碰上也只能虚伪的假笑,她真是厌极了他。

  “梅堇不贪求荣华富贵,只望一生一世一双人,能有个一心一意钟爱自己的丈夫就好。”

  池夫人听得愉悦,哪有女人喜欢丈夫享齐人之福的,就连她当年让丈夫纳妾,也是逼不得已的。“是,我的义女值得一个一心一意对待自己的丈夫。梅堇,只要是你喜欢的,义母都替你作主。”

  娘亲都这么说了,池大绍只好摸摸鼻子,不再说话。

  “谢谢义母。”沈梅堇开心极了,有了义母的保证,她更有信心主宰自己的婚事了。

  只是,若她没有记错,一个月后的中秋,是促成她所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订亲的关键日。

  在前世,阻挡在他们之间的除了她的已婚身分外,还有他的婚约。

  那时当她看到他和别的女人订亲时,受到很大的打击,她只能躲在背后,充满妒意的看着他们站在一起……

  好不容易努力到现在,才有足以匹配得上他的身分,要是他订亲了,就枉费她重生一趟了。

  沈梅堇暗暗握紧拳,她必须阻止,绝不能让他和其他女人订亲!

  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男子骑着快马而来,在梁府大门前跳下马,五官刚毅,面无表情的他,看起来严厉冷酷,腰间系着一把剑,加上身形高大昂藏,劲装上还绣上皇宫羽林军的标记,无形中带给人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大少爷回来了!”

  迎接他的门房喊道,小厮阿金也迎了过去,将马牵给另一个小厮,恭敬的道:“大少爷,天气闷热,您想先沐浴还是先喝杯凉水……”

  “不必。”梁宸简单扔下两字后,直直往前走,步伐之快,阿金几乎要赶不上,他一路来到自己的院落,打起井里的水,双手捞了口喝下,再高举起水桶,从身上淋下。

  豪迈!阿金看傻了眼。

  黑色劲装本就以轻便为主,一沾水就合身的黏贴在梁宸身上,看得出那是副长期练武的强壮身躯,肌里分明得没一丝赘肉又不会过分魁梧。

  淋了水后,稍稍消暑了,他抽出剑,即兴的练起剑来。

  真是一刻都不得闲啊,才刚从皇宫里当差回来,又劳动了!阿金连忙差人去端碗冰镇酸梅汤来,大少爷怎么能只喝井里的冷水。

  等酸梅汤送来,梁宸还在使剑,不知何时,有几个小萝卜头来了,他们是下人们的孩子,会帮着爹娘做简单的工作,看到大少爷在练剑,自动排成一列,扎起马步一起练习。

  阿金点了点头道:“还真有模有样的啊!”看来一碗酸梅汤不够,他马上差人去准备一桶来。

  使了一会儿剑,梁宸停下看向孩子们,仔细检查他们的动作,给予指正,不到半刻钟,孩子们撑不住了,他也没多苛责,朝阿金吩咐道:“去拿来。”

  “是大少爷您昨天雕的木头吗?马上去!”他赶忙拔腿奔回房里。

  没多久,他将东西用个篮子装着,很快跑回来,梁宸一一将篮子里的小玩意拿出来递给孩子们。

  “哇!好棒!”

  “大少爷好厉害!”

  那是一个个用木头雕刻而成的剑和弓,孩子们爱不释手,看他们喜欢,梁宸没有说话,只是浅浅扬起笑,很快又隐去,要是没仔细看,根本看不到那朴实的笑意。

  倒是阿金看在眼里,感动万分,他的大少爷对孩子们真温柔呀,教他们习武,又送玩具,只是他的外表高大威严,又不爱说话,容易让人觉得冷酷,难以亲近,其实大少爷很好的。

  大少爷还是个生活简单朴实的人,平日在皇宫里当差,下工后就回府练练剑、雕雕木头,一点都不像那些纨裤子弟爱往外跑,对了,大少爷还很会画画呢,只是很少表现,说起来大少爷很有才华,只是……

  阿金重重叹了口气,就算大少爷再好,都被二少爷的光芒给掩盖住了,人人提到梁家,第一个想到的都是梁家二少爷梁笙。

  梁家本也是穷苦人家,前些年边境起战事的时候,皇帝下旨征少年兵,每户都要出适龄男丁,那时梁宸已订下婚约,又超出适龄,本应由二少爷梁笙从军的,然二少爷自幼聪慧善读书,梁家再穷都咬牙将银子攒起来栽培他,望二少爷能光耀门楣,故而夫人十分不舍二少爷从军。

  当年大少爷见一家忧愁,便主动解除婚约,谎报年龄代替二少爷从军,没想到因此建了功绩,战事停歇后,谎报一事虽被发现,但皇上体谅其孝心及对兄弟友爱之情,不但未责罚,还提拔他担任羽林军都尉一职,刚好同年二少爷中举,以最年轻之姿出任工部侍郎一职,从此让梁家大翻身,成了官宦人家。

  只是就算大少爷担任的羽林军都尉多么威风凛凛,有着保卫皇帝及京城重地的重任,相貌俊美、貌比潘安的二少爷仍是比大少爷出锋头,受到各方的青睐与注目,梁家两老也都把二少爷看得比大少爷重。

  而二少爷早在几年前便娶妻了,还收了两名妾室,大享齐人之福,日子过得顺心如意,大少爷则因待在军中多年,早过了适婚年龄,至今仍是孤家寡人。

  更让阿金愤慨的是,二少爷娶的还是大少爷的前任未婚妻,在大少爷替代他从军时,将大少爷解除婚约的未婚妻接收下来。

  阿金会知道梁家这么多事,是因为他幼年和梁家是邻居,听爹娘说的,老爷念他是昔日邻居的孩子,又乖巧伶俐,让他进府里做事。

  他庆幸自己服侍的是大少爷,大少爷对他很好,完全将他当成昔日的邻居弟弟看待,而不是个奴仆。

  也因为大少爷待他好,他才会那么为大少爷不平。

  阿金又叹息着,不知叹了第几声时,有下人来通报了。

  “大少爷,夫人请您去一趟。”

  梁宸低头看着自己全身湿答答的,遂道:“我先去沐浴。”

  “我马上差人烧热水!”阿金反应很快。

  “不必,我去浴间冲个水,换个衣服就行。”梁宸快步走了几步,又回头道:“阿金,让孩子们喝酸梅……”

  “是!早就准备好了!”有一大桶呢!阿金早摸清主子的性子,怎么可能他一个人喝酸梅汤,让孩子们干瞪眼呢。

  梁宸去冲个水、换个衣服,并不需要有人伺候,很快打理好后,便往大厅的方向走去。

  梁夫人看到儿子来了,慈蔼的朝他招招手,“阿宸,娘想谈谈你的婚事。”

  梁宸脸上闪过错愕,迟疑了下才道:“娘,我不急。”

  梁夫人蹙眉,“什么还不急,你都二十八了,阿笙都生两个孩子了!你爹认识了一位武官,那位大人的闺女刚满十七岁——”

  “娘,我现在还不想成亲。”梁宸很快截住娘亲的话。

  梁夫人脸上带有愧疚,握住他的手道:“阿宸,你不想成亲,是还在念着水儿吗?你怪娘当初让你代替阿笙去打仗,不得不跟水儿解除婚约,又让阿笙娶了水儿?”

  梁宸见娘误会了,澄清道:“娘,怎么会,我是自愿从军的,而且我只将水儿当成妹妹,她和阿笙才是郎有情妹有意,看到他们成亲我也很高兴。”

  夏水儿的爹和梁老爷是多年老友,夏家是商贾之家,比起当时贫苦的梁家富裕许多,但仍是不弃嫌,与梁老爷约定好要当亲家,在夏水儿出生后,说好日后给梁家的长子梁宸当媳妇。

  但随着孩子们长大,反倒是年纪相仿的梁笙和夏水儿走在一块,互相喜欢。

  梁宸早看出这一点了,也想解除婚约,刚好他要从军,就顺势提出,弟弟和水儿在那之后成亲,也是他乐见其成的。

  梁夫人叹息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只是娘每次想起,总觉得对不起你,要不是为了阿笙,你现在也早娶媳妇,有好几个孩子了。”

  “娘,我对读书没兴趣,反而喜欢习武强身,当年由我入军队是最好的,我是真的觉得这么做比较好。”梁宸真心的说,从不后悔当年代替弟弟去打仗。

  梁夫人听得动容,拍了拍他的手背,“那就快点娶门媳妇,娘希望有个媳妇照顾你,也想抱抱你的孩子。”

  她生了两个儿子,比起大儿子,小儿子相貌出色许多,又有学问才华,她对小儿子相当看重,不免偏袒了些,但她对大儿子可没有不疼爱,也是很以他为傲。

  本朝女子普遍都在十六、七岁成婚,男子则在二十出头成婚,大儿子待在军中多年,都二十八了,早过了适婚年龄,门当户对的人家看不上他们家,她也看不上一般人家出身,加上儿子对成亲兴趣缺缺,婚事才会延宕到现在。

  一个月后的中秋刚好是她的寿辰,到时会有许多官员宾客到府祝贺,丈夫认识的武官友人很欣赏儿子,不计较儿子年纪大又没读过多少书,想将女儿嫁过来,虽然对方的官职没儿子高,家世也低了他们一截,但要是对方闺女教养好,这婚事也是可以结的,她怕再挑下去,儿子就没媳妇娶了。

  “娘,我真的……”

  梁夫人不想听到儿子拒绝,语重心长道:“阿宸,你就听娘的话,别再让娘担心你的终身大事好吗?你爹嘴巴上不说,但他很希望你快娶妻呢,这次娘的寿宴上,你爹那位武官友人会带着他女儿来,你就先见上一面吧。”

  梁宸没再说话了。

  梁夫人知道大儿子孝顺,肯定会妥协的,拍拍他的手臂道:“好了,回房休息吧,工作一整天也很累了,晚点娘再差人送补汤给你补补。”

  没多久,梁宸踏出了大厅,耳边响着娘亲的叮咛,心浮气躁的往前走着。

  阿金追在后头,听到梁夫人的一番话,忍不住道:“大少爷,您就忘了二少奶奶,娶个好妻子吧,您别再惦着二少奶奶了……”

  虽然大少爷不在意,也不觉得委屈,但他还是为大少爷感到不平,觉得大少爷为梁家牺牲太多了,连未婚妻都被抢走,他真希望大少爷能娶到一个比二少奶奶更好的女人!

  阿金使劲跑着,没注意到前方的人停了下来,让他差点撞上。

  “你在瞎说什么,我没有想着她,我跟水儿没有什么。”梁宸蹙着眉道。

  每当他那两条粗浓的眉蹙起时,脸看起来便更加凶恶,要不是阿金看习惯这张面恶心善的脸,早被吓得频频发抖了。

  “可是,您不是有画二少奶奶的画像,珍惜的收在柜子里吗?”阿金困惑的道。

  梁宸脸色古怪,“那不是画她。”

  那是画谁?阿金困惑着,他确定那幅画画的是女人,他曾看过大少爷在画,虽然没有五官,但有着一头长发,还戴了发钗,但他只看到这里,大少爷就把他遣出去,不让看了。

  他想,那应是在画二少奶奶,毕竟大少爷也只接触过二少奶奶,没有过其他女人……

  梁宸不知阿金满脑的猜臆,回答完后,他的眼神充满着茫然。

  他真的要成亲吗?

  男人本该成家立业,他都二十八了,确实是该娶妻生子,不教爹娘操心,可是,他一个人生活惯了,实在无法想像有个女人进驻他的生活,还是个他毫不熟悉的陌生女子,他想要的是个和他心意相通的人……

  脑海里闪过什么画面,他甩甩头。那不过是梦,不是真实。

  回院落,自井里打起一盆水,掬水洗脸,不让自己再胡思乱想,待心绪平静后,又继续练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