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侯爷你被看上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侯爷你被看上了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天,方念容特地请了宫中御厨做了几样陈氏爱吃的糕点,还礼数周到的多做了些送进侯府。

  齐初彤的房里自然也赏了不少,知道罗知湘有孕之后,特别喜吃甜食,于是就在太明池旁的小亭子里,派人去邀罗知湘一起享用。

  罗知湘原想拒绝,但因为碍于公主也在,只好勉为其难的前来。

  “有着身子就不必了,”方念容阻止了要行礼的罗知湘,“快坐。”

  罗知湘扯了下嘴角,坐了下来。

  “老夫人可为了你肚子里的小祖宗心悬着。”方念容指了下桌上的糕点,“你可得多吃些。”

  “谢公主。”罗知湘尝了一小口。

  “可还合口味?”

  罗知湘点了点头,“很美味。”

  “你喜欢就好。”方念容看着若有所思的齐初彤,“表嫂怎么了,有事?”

  “是有件事,”齐初彤看了罗知湘一眼,“我庶妹派人通传,说要拜见。可是现在我正与公主和知湘赏景,所以想想,还是回了她吧!”

  “你庶妹人都到了,没道理把人请回。”方念容一个耸肩,“就让她进来,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也没等齐初彤有反应,她就直接叫婢女去把齐凝语请过来。

  听到齐凝语来了,罗知湘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公主,妾身身子有些不舒服,可否告退?”

  “当然,你的身子要紧。”方念容看出罗知湘不舒服的不是身子,而是心里,“只是二表嫂,你现在有了身子,心中有妒,只是苦了自己又伤了孩子。”

  罗知湘听出方念容的言下之意,眼神一敛,“妾身明白。”

  就在这个时候,齐凝语已经在婢女的带领下来到了跟前,跪下请安,“公主吉祥。”

  “起来吧。二表嫂说她身子不舒服,你过些时候便要嫁进府里,不如就让你陪着她回房去聊聊,”方念容目光穿梭在两人身上,“以后都是一家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彼此姊妹可要互相扶持,一家才能和乐。”

  “多谢公主教诲。”公主开口,罗知湘也不能拒绝,只能谢恩,让齐凝语扶着自己走开。

  “别以为公主左一声家人,右一声姊妹的我就会乐见你进门。”

  齐凝语小心翼翼的扶着罗知湘,心知肚明她现在是在给她下马威,她也没生气,只是柔声说道:“凝语从不敢妄想跟二夫人争些什么,只求能有个安身之所罢了。”

  “只求能有安身之所?!”她嘲弄的目光仔细的打量她,“果然我见犹怜,难怪昨夜夫君喝得酩酊大醉回府之后对我说,怎么不学学齐家二小姐那么温柔婉约,原来你们在背地里早就勾搭上了。夫君说他什么都不用开口,二小姐只要一眼就能知道他心中意,是朵解语花。真行,还未进门,就已经令夫君心醉。”

  齐凝语的神情看不出情绪,只进退有度的回答,“二夫人说的话严重了,凝语不过是略懂医术,二公子有事需要援手,所以才出手相助罢了。但无论二公子心中怎么想,凝语都明白二夫人才是当家的。”

  “少灌我迷汤,我怎么会是当家的?”罗知湘嘲弄一笑,“当家的可是你的好姊姊。等你一进门,到时这侯府全都是你们姊妹的了。”

  “嫁给二公子,以后凝语心中只有二公子和二夫人,姊姊已是外人。”

  “倒是会说话,你姊姊听了,可不知道该有多难过了。”

  齐凝语垂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走上了太明池的拱桥,罗知湘放慢了脚步。

  “你可知这个地方是我与二少爷缘分的开始,”罗知湘转头看着她,“在百花宴上,我本被安排嫁给侯爷,但我不愿嫁个病夫,情愿选择风度翩翩的二公子,可惜进府之后,他将我视若无睹,更让我发现他背地里流连声色犬马之地,这样的男人,让我觉得恶心又肮脏。”

  齐凝语大惊失色,“二夫人,你怎么说这种大不敬的话?”

  “纵使再大不敬也比不及你的万分之一,不论你在我面前有多柔弱乖顺,我都不会被你朦住眼。你狠毒,但我可以让你见识更狠毒的。”

  齐凝语还来不及细思她的话,罗知湘的脚突然一滑,她心头一惊,伸手要抓,却扑了个空,只能眼睁睁看着罗知湘尖叫着滚下了拱桥。

  “二夫人!”跟在后头不远处的下人见了,连忙冲了过来,手忙脚乱的扶起罗知湘。

  罗知湘抱着肚子,痛苦的哀号着,“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疼!”

  “这是怎么回事?”在亭子里,远远看到罗知湘摔倒的方念容,连忙带着齐初彤赶到,看着眼前的一团乱,瞪着齐凝语,“你是怎么办事的?二夫人有着身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齐凝语百口莫辩,“公主恕罪,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

  “闭嘴!”方念容怒斥了一声,连忙赶到罗知湘的身旁,“二表嫂,你怎么了?”

  “这个毒妇,”罗知湘痛得狰狞着一张脸,颤抖的手指着齐凝语,“故意推倒我!”

  方念容闻言,转头狠狠的瞪着齐凝语。

  齐凝语无措的摇着头,“我没有,我没有推倒——”

  “闭嘴。”方念容连忙要人请大夫,“我没空听你狡辩。”

  齐凝语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急急看着齐初彤,一脸的乞求,“姊姊,我没做,真的没做。”

  齐初彤连正眼都没有看她一眼,一把将她给推开,焦急的说道:“快来人啊!快把二夫人送回房里。”

  “嫂子,这就是你的好妹子。传出去还象话吗?”方念容离去前,再次狠瞪了齐凝语一眼,袖子用力一挥,带着婢女连忙赶到罗知湘的房里看情况。

  “姊姊——”

  “你什么都别再说了,”齐初形神色严厉的打断她的话,“你现在最好祈求老天让知湘和肚子里的孩子没事,不然纵使你只是一时不察,害她跌倒,失了孩子,你这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做人了。”

  “我真的——”齐凝语这下是百口莫辩,拉着齐初彤的手哀求,“让我去看看二夫人,我懂医术,我能——”

  “别再生事了。”甩开齐凝语的双手,齐初彤厉声斥道:“这个节骨眼,你以为侯府里有人敢让你接近罗知湘吗?”

  齐凝语的心瑟缩了一下,这与她心中的算计不同。她确实是打算让罗知湘肚子里的孩子不保,但出手的人可不是自己。她是要等齐初彤自己沉不住气,让罗知湘滑胎。

  但现在众人都以为是她害罗知湘跌落拱桥,到时若真滑了胎,不管真相为何,她这一生就如同齐初彤所说,一辈子都无法抬起头来做人。

  她紧握着自己的手,要自己镇定下来,只是轻摔了一跤,罗知湘肚子里的孩子未必会有事,她不能慌,情况没有想象中糟糕。

  她的眼神一转,闯进脑中的第一件事不是去看罗知湘的死活,而是急急的到了马氏的房里,现在只有说服这个未来的婆婆,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侯府因为齐家二小姐推倒了侯爷的二夫人一事霎时炸开了锅,乱成了一团。

  原以为齐家二小姐是貌美如花,柔顺乖巧,没想到是个可怕的妒妇……

  跪在马氏面前,齐凝语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但话还没说几句,就传来消息,罗知湘没保住孩子。

  马氏得知消息,立刻铁青着一张脸。

  齐凝语一脸苍白,眼泪更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落下。

  马氏心里一阵气恼,原以为是个乖巧的,没想到还没进门,就将她盼了许久的孙子害了。但偏偏她的父兄皆是状元,公主又要嫁进太傅府,她虽然气在心头,却也不能拿这丫头怎么样。

  现在平阳侯府里,齐初彤受陈氏疼爱,又有谢元恽撑腰,她因为叶养的事被迫自囚在屋里,知道自己再不找个帮手进门,她们这一房在侯府根本没有地位。可现在——

  “你真是胡涂。”马氏终是忍不住啐道。

  齐凝语低着头,“凝语知道现在是百口莫辩,但我真没有动手,我是清白的。”

  “清白?!”马氏忍不住哼了一声,“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公主在,你姊姊也在,她们可没一个开口替你说话的。”

  齐凝语低头哭泣,不发一言。

  “夫人,侯爷夫人来了。”

  听到通传,马氏嘲讽的看着门外,“她倒来得挺快。让她进来。”

  齐初彤进了屋里,垂眼看了跪在地上的齐凝语一眼,跟马氏请安。

  “不敢。”马氏冷冷的说,“你看看你的好妹子。想老夫人盼了这个曾孙多久了,你们要如何给交代,可别说母亲没有看你的颜面,今日的事,你要怎么处置?”

  齐初彤沉默了一会儿,也没坐下,直接就跟着齐凝语一起跪在马氏面前。

  “姊姊?!”齐凝语感到意外。

  齐初彤对她轻摇了下头,恭敬的对马氏说道:“是齐家教女无方,还盼母亲见谅。”

  “见谅?!”马氏居高临下的看着齐初彤,从她进门至今还没让她向她跪下一次,她当这个母亲早就觉得窝囊,现在倒好,给她抓到了机会,她冷冷一哼,“她还未嫁进门就如此善妒,你说将来可还得了?”

  “是我的妹妹胡涂了。”

  “姊姊,我——”

  “别说话,二夫人知道失去了孩子,哭得晕了过去,口口声声说你狠毒,故意害她没了孩子,”齐初彤打断了齐凝语企图辩解的话,“这个时候,就真心领罚便是。”

  齐凝语心中一股气闷,怎么也没料到自己会被罗知湘给设计了,这个该死的女人,将来若进门,她一定会找机会报这个仇。

  她恨恨的一个咬牙,衡量局势,知道这个时侯只能服软,不然这事儿无法收拾,她压下怒火,用力的叩头,“请夫人息怒。”

  “我要如何息怒?”马氏不客气的站到了齐凝语的面前,用力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没了的可是我盼了许久的孙儿。”

  齐凝语一双美目含泪无语。

  齐初彤在一旁见她一副柔美的样子,心中平静无波,一开口却满是关心,“母亲,妹妹娇弱,别伤了她。”

  马氏原没有要伤害齐凝语的意思,但看齐初彤这么护着她,突然心中扬起一丝快意,“倒真是个好姊姊,连向我请安都从未双膝跪下半次,这次却能为了自己的妹妹跪下。但她错了就是错了,纵使有你求情也没用,不然这侯府就没了规矩。”

  马氏扬起手,狠狠给了齐凝语一个巴掌。

  “母亲!不要。”齐初彤连忙制止马氏。

  “怎么?”马氏听到她的求情,反手又给了齐凝语一个耳刮子,“难不成要为你妹妹循私说情?”

  “妹妹有错在先,母亲要教训也是当然,但这两巴掌已经够了,”齐初彤说得飞快,“她毕竟还未嫁进侯府,不是侯府的人,要教训也是我齐家的事。”

  “你齐家的事是吗?”马氏双眼一瞪,“来人啊!”

  她叫人拿来了藤条,不客气的丢到了齐初彤的面前,“我看你要如何教训她。”

  齐初彤看着藤条没有动作。

  “姊姊,你就打吧。”齐凝语知道今日的皮肉痛是逃不过,不如再做场好戏给齐初彤,不让她难做人,让她对她的懂事心存感激。

  齐初彤转头看着她,“你要我打你?”

  “是啊!”她对她挤出一抹悲伤的笑,“不想让姊姊为难。”

  “你真是懂事。”齐初彤垂下眼,看着地上的藤条,“只是怕伤了你。”

  “无妨。”齐凝语哽咽的说:“知道姊姊信我,再痛也无妨。”

  齐初彤这才缓缓的伸出手把藤条捡起,是齐凝语自动要让她打的,所以她也不用对她客气了。

  她站起身,扬起手,不留情的手起手落,狠狠的打了她好几下。

  齐凝语痛得眼泪直流,没想到看初彤语小小个子,力气那么大,这几下可是狠狠的往死里打。

  看着她缩着身子,齐初彤心中闪过一丝快意,下手更不留情。

  “这是做什么?”谢庆瑜从外头大步走进来,立刻护花心切的上前推了齐初彤一把。

  没有防备的齐初彤踉跄了一步,跌坐在地。

  “你没事吧?”谢庆瑜连忙将被打得倒卧在地的齐凝语扶起。

  齐凝语强忍着痛,可怜兮兮的看了谢庆瑜一眼,轻摇了下头。

  谢庆瑜心一拧,火大的看着齐初彤,“你到底在做什么?!”

  马氏瞪着谢庆瑜,“这话该是我问你才是,你嫂子在教训自己的妹妹,你插什么手?”

  “若再让嫂子打下去,就出人命了。”谢庆瑜忍不住怒气,“到时怎么跟太傅府交代?”

  “该怎么交代?”马氏没料到自己的儿子会在众人面前反驳她,不禁怒火中烧,“难不成你还不知道知湘的孩子没了吗?”

  “这孩子没了,将来还会再有。”谢庆瑜扶着齐凝语坐在椅子上,口气一点都不在乎,“就算你们打死了人,也无济于事。”

  小杏将被推倒的齐初彤扶起。

  齐初彤冷眼旁观的看着谢庆瑜护着齐凝语的样子,看来这个多情种还是看上了齐凝语的美貌,被牵着鼻子走了。

  屋子里的气氛因为谢庆瑜的到来而降到冰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