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侯爷你被看上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侯爷你被看上了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罗知湘有孕,这可是府里的大喜事,一大早消息就风风火火的传到了齐初彤的屋子里。

  齐初彤闻言大喜,马上要府里的下人准备不少补胎的食物、药材到罗知湘的房里去。

  但是早上才送去,下午就有耳语传来,夫人送去的东西被罗知湘房里的下人给丢到一旁的小仓库里。

  这不识抬举的行为自然也传回齐初彤的耳朵里。

  齐初彤看在她有孕的分上,不予计较,依然嘘寒问暖,但罗知湘却仗着自己有了身子,端了个高高在上的架子。

  谢元恽早就听到了不少耳语,但齐初彤却一声不吭,一大早她替他整装上朝时,他低头看她,“你脾气倒好,被人欺到头上来了也没半点火气。”

  齐初彤扬起了嘴角,“夫君也听到府里的流言了?”

  “流言?”谢元恽嗤了一声,“明明就是事实,硬说成流言。是真的对罗知湘的无礼无所觉,还是揣着明白装胡涂?”

  “知道夫君聪明,什么都瞒不过你。”她抬起头,对他甜甜一笑,“但是等事成之后,再告诉你可好?”

  “好。”他捏了捏她的脸,也没勉强她,“只要别伤了自己。”

  她点了点头,送他出府。

  没多久,小杏气冲冲的回来。

  “这二夫人实在欺负人,”今早齐初彤特别派她送去的燕窝,罗知湘竟然当着她的面倒了,小杏再也忍不住心中不平,“难不成还怕夫人毒害她不成?”

  “她现在有了孩子,凡事小心点也是对的。”齐初彤倒没把这件事给放在心上,她的目光看着窗外,若有所思。

  张晋昨日出府去了,把罗知湘有孕而且这阵子不识抬举的行为传达给齐凝语知晓,她好奇齐凝语接下来的动作,所以等着——相信很快就会等到消息。

  果然才睡了个午觉起来,下人就来通传,齐凝语来了。

  齐初彤好整以暇的命人在园子里的凉亭里备好茶点,等着齐凝语大驾光临。

  “姊姊。”

  齐初彤见到她,立刻柔柔一笑,指了指一旁的位置,“坐吧,你来得正好,心情正闷着,陪我赏赏花。”

  “是,侯府的花开得真好。”齐凝语柔声的赞美,“晚些时候可否让妹妹摘些回去送给嫡母?”

  “当然好。”齐初彤点头,“送给娘,她看了也开心。”

  “是啊。”

  “姊姊为了什么事情心情闷着?”

  “也没什么。”齐初彤拢了拢自己的发淡淡的开口,觉得自己装傻的功夫越来越好了,“除了有忙不完的小事外,倒也没什么值得一提的。”

  “这样就好。”齐凝语垂下眼,从张晋的口中得知罗知湘有了身孕,这令她几乎一夜无眠。一直以来只想着进府后,先要除去的是天真却一无是处的齐初彤,却忘了还有罗知湘这号人物。

  “嫂嫂。”

  一看到罗知湘,齐初彤连忙招呼,“快过来坐下。今日还听下人说你身子不太舒爽,怎么出来了?”

  “看阳光好,所以出来走走。”罗知湘的目光打量着在一旁看到她来到,便连忙站起身的俏佳人,“看来这位便是嫂嫂的妹妹?”

  “是啊。”齐初彤轻声唤道:“凝语,见过二夫人。”

  站在一旁的齐凝语有礼的一福,轻轻柔柔的叫了一声,“二夫人。”

  “二小姐果然如传言所说的美貌婉约。”

  “你过赞了。”齐初彤也没让齐凝语坐下,只是要下人替罗知湘准备些燕窝送上来。

  “嫂子别忙了,我不饿。”罗知湘也不顾有下人在,直接就回了齐初彤的好意。

  她目中无人的态度显而易见,但是齐初彤也没有出声斥责,依然带着笑,讨好的说:“不饿那就晚些时候再吃,你现在身子娇贵,可得凡事小心才行。凝语,你还不知道吧?侯府有了喜事,现在二夫人身怀有孕,你略懂医术,不如你替二夫人把个脉,开个补胎的药方子。”

  “嫂嫂,还是别了,”罗知湘一脸的意兴阑珊,“不敢劳烦。”

  “怎么会劳烦?我妹妹——”

  “我说不用了。”罗知湘不客气的打断了齐初彤的话,手抚着自己的肚子,“我这个孩子尊贵,那些低下的庶出子女还是少碰得好,以免让我的孩子沾了秽气。”

  齐初彤见到齐凝语的脸色微变,佯怒说道:“知湘,怎么说这些话,再怎么说也是一家人。”

  “一家人?!”罗知湘嗤之以鼻,“我可不敢当。虽然同在侯府,但一房归一房事,嫂嫂,你纵使护妹心切,但还是少掺和进来的好,以免我肚子里有个万一,说嫂子不待见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

  齐初彤把罗知湘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看在眼里,无奈的摇头,“确实如你所言,一房归一房事,我也不想掺和。只是侯府现在毕竟是由我当家,你那里缺些什么,要些什么也都由我发落,因你有孩子才多关心些,但你这样子,太不知分寸。”

  “是知湘的错,但嫂嫂的关心,知湘实在担当不起。”罗知湘拿起手上的丝巾轻拭了下额头,“毕竟你我同时进门,我已有孕,嫂子心中应该很不痛快,所以也就别摆着大度的模样,逼着自己花心思讨好我。”

  “我是真心关心你。”

  “随你怎么说,有些热了,我要回屋子去了,也让你们姊妹清静些。”

  齐初彤抿着唇,也没留她。

  等她一走远,站在一旁的齐凝语沉不住气的开口,“原来这是姊姊现在在侯府的日子,真是欺人太甚。”

  喝了口茶,齐初彤一脸的不以为然,“怎么突然说这种不得体的话,可一点都不像你。”

  “我是替姊姊觉得委屈。”齐凝语原本就知道齐初彤脑子天真单纯,却没想到她竟然愚蠢到让人欺到头上了也不明所以。

  “我不委屈,”齐初彤面不改色的说:“这些日子,侯爷疼我,我不知有多开心。”

  “侯爷疼爱纵是有幸,但是——”齐凝语拉着齐初彤的手,一脸的诚恳,“姊姊,二夫人的孩子还未出世就对姊姊如此无礼,难道你不怕将来……”

  “将来?”齐初彤抬头直视她,冷笑在心里,她怕的将来从来就不是罗知湘,“将来的事,等遇到再说,有什么好怕。”

  “姊姊,你就是如此单纯,我还真是担心。”齐凝语一脸担忧。

  “你到底担心什么?”齐初彤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别要说不说的,真是受不了,你就跟哥哥一样,总是不把话说明白。”

  “不说是怕姊姊心中有刺,”齐凝语静了一会儿,为难的开口,“我是怕孩子出生之后,姊姊在侯府的地位会一落千丈。”

  “怎么会?”齐初彤一点都不认同,“纵使罗知湘肚皮争气,真给她生了儿子,但我还是侯爷夫人。”

  “姊姊的想法未免太过天真,今日她目中无人的态度,怕是让她生了儿子,她会为自己的夫君、儿子图谋,威胁了姊姊的地位。”

  罗知湘是否有这种野心,齐初彤并不知道,但她绝对肯定齐凝语有夺取权势的想法。

  “你多虑了,”齐初彤气定神闲的喝着茶,“我谅她没这个胆子。”

  “姊姊啊!”齐凝语叹了长长的一口气,似乎有些朽木不可雕的无奈,“方才你要我替她把个脉,她都可以不顾你的颜面,断然拒绝,还说些一房归一房事,要你别掺和之类的浑话,你还觉得她没胆子欺到你头上来吗?”

  齐初彤静了一会儿,脸上浮现迟疑。

  看到她神情的转变,齐凝语知道齐初彤被自己说动了。

  “姊姊,这世上本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毕竟权势诱人,谁都想要一手掌控,呼风唤雨。”

  权势诱人,谁都想要一手掌控——这之中也包括了你吧?齐初彤幽幽的看着齐凝语。

  齐凝语注意到了齐初彤略带哀伤的神色,不由得迟疑,“姊姊,你怎么了?”

  “没什么,”齐初彤在心中叹了口气,“纵使事情真如你所言,我又能怎么办?她就是比我早了一步有孩子,我也莫可奈何。”

  “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齐凝语的声音陡然一低,一脸的为难,“只是手段太狠,我们姊妹做不出来。”

  狠毒的事,齐初彤肯定自己做不出来,但是齐凝语的话,她可一点都不认为这世上有什么事情她做不来。

  “你说说。”

  齐凝语压低自己的声音,在齐初彤的耳际说道:“让她的孩子无法出世。”

  齐初彤沉下了脸,斥责了一声,“胡说八道些什么?”

  “瞧我!确实是胡说,”齐凝语一惊,连忙缩了下脖子,轻咬着下唇,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真是失心疯,怕姊姊受委屈,一心为姊姊将来担忧,却出了坏主意。姊姊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你真是——”齐初彤手指着她的鼻子,这次是真的又气又恼,这丫头真是没救了,脑子竟然动到一个未出世的孩子身上。

  “姊姊别恼我。”齐凝语拿起一旁的花篮,有些慌乱的说:“是凝语的错,凝语还是先去采些花,早些回府去,不让姊姊看了烦心。”

  齐初彤只是看着她,没有任何响应。

  齐凝语头一低拿起花篮,可怜兮兮兮的模样在转身的瞬间一冷。

  她相信自己已经在齐初彤的心里种下怀疑嫉妒的种子,只要齐初彤开始因害怕失去而被盲目朦住了眼,就是她的机会来了。

  到时,她会让罗知湘的孩子保不住,还让齐初彤沾上一个阴狠的罪名,失了侯府上下的心。

  没多久,采了些花,齐凝语就告退回府。

  由始至终齐初彤都没有看她一眼,但齐凝语一点都没把她的态度放在心中,认为她是在认真的思考自己的提议,心中漫着一丝得意。才走过太明池的拱桥,却巧遇谢元恽兄弟穿着朝服走了过来。

  齐凝语神色一正,停下脚步,行了个礼,“侯爷、二公子。”

  谢元恽冷冷的看她一眼,没有反应。

  “你来了。”谢庆瑜的反应则热情多了。

  齐凝语羞怯的对他一笑,“摘了些花,要回去送给嫡母,就不打扰侯爷和二公子了。”

  “我送你。”

  “让李侍卫送吧。”谢元恽开口了,“你妻子才有孕,早些回房去陪着她。”

  谢庆瑜满心不愿,却又不能当着众人的面,不理谢元恽的命令。

  齐凝语是个聪明人,连忙进退有据的说道:“是啊!方才听姊姊提了,二公子房里喜事,恭喜二公子,凝语不敢劳烦二公子。只是侯爷……”齐凝语柔声的对谢元恽说道:“姊姊心中有事,有劳您费心了。凝语先行告退。”

  谢元恽轻挑了下眉,看着站在凉亭里望向他这个方向的齐初彤。

  谢庆瑜在一旁莫可奈何的看着齐凝语离去,“大哥,凝语是我未过门的妾室,送她回府又如何?男子三妻四妾本是平常,知湘不会不懂事。”

  “我看你镇日流连在杏花阁、寻芳居众女子之间,怎么连最基本的一点女人心都不了解。”

  谢庆瑜的神情有些僵,“什么杏花阁、寻芳居?”

  谢元恽讽刺的扫了他一眼,“你该是比我更清楚自己暗地里都在做些什么好事。”

  谢庆瑜被盯着有些不自在,他确实是喜欢寻花问柳,但这实在也不是太了不得的事,毕竟人不风流枉少年,但谢元恽看来并不赞同,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他行礼退下。

  谢元恽也没有留他,转身走向凉亭。

  齐初彤脸上带着浅笑,“夫君,下朝了。”

  “早下朝了,只是跟大舅子聊了会儿。”谢元恽也没急着去换下一身朝服,直接坐了下来,没等小杏送茶上来,拿起齐初彤的茶杯就喝。

  他的举止并不合宜,但齐初彤根本没想过出声制止,反而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

  “什么事心里不痛快?”谢元恽问。

  齐初彤不解的看着他,“没有啊!夫君怎么突然这么问?”

  “你妹妹,”他也直言,“说你心里有事。”

  齐初彤摇头失笑,若她心中有事,也全是因为她,“夫君,我真觉得这妹妹善解人意。”

  谢元恽耸了耸肩,对此不予置评。

  “夫君不觉得她可爱吗?”她侧着头,露出甜笑看着谢元恽,“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

  “可爱跟可怕只差一个字。”他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或许庆瑜觉得她是前者,但我只觉得是后者。”

  “怎么?夫君觉得我妹妹可怕?”

  “说可怕,其实也言过其实。就是虚假!”他瞄了她一眼,“就算她是你妹妹,我也不会说些违心之论讨好你。”

  “夫君心如明镜,因为她确实可怕。”她亲手替他倒了杯茶,“到时若嫁进府里,知湘又有孕,可以想见府里热闹了。”

  “热闹点也好,不然日子过得闷沉沉,你也无聊。”

  她没好气的瞄他一眼,“夫君这是存心给我找事?”

  “若你不想,”他放下手中的杯子,专注的看着她,“别让她嫁进侯府就好了。”

  她的心一突,她原本就打算不让齐凝语嫁进侯府,没料到谢元恽的想法跟她一样。

  “可是若原本议定的婚事不成,”她说出心中的担忧,“侯府和齐府可都得丢人。”

  “面子又不能当饭吃,”谢元恽看得洒脱,伸出手把她抱上大腿,温柔的拥她入怀,“把日子过得开心才是要紧。”

  他的似水柔情令她毫无招架之力,似乎她什么都不用说,他便能看穿她的想法,一时动情,忍不住抬起脸温柔的亲吻他。

  “天啊!我真不敢再看下去。”

  听到方念容的声音,齐初彤心里一惊,忙不迭的要从谢元恽的大腿上站起来,但是他紧搂着她不放。

  “也没人要你看。”谢元恽懒懒的看着方念容。

  方念容的嘴一撇,不客气的坐了下来,“好吧!我是嫉妒你们感情好,更突显我的形单影只。”

  “你很快就会有伴了。”

  齐初彤的双眼一亮,“公主要婚配了?!”

  谢元恽点头。

  齐初彤原想要问个究竟,但看着方念容闷闷不乐的样子,迟疑的道:“怎么?不是公主喜欢的人?”

  方念容张开嘴,但觉得话语梗在喉中,最后沮丧的闭上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