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侯爷你被看上了 第2章(1)

作者:子纹
  太明池被一片青葱的草地包围,是侯爷生母在生前一手打点,站在拱桥向四周望去,池旁柳树飘飘,别有一番风味。

  齐初彤记得自己以前也常站在这里赏景,但后来因为这儿太接近侯爷休养的敬诚阁,马氏怕有闲言闲语,就禁止她前来。而今日“旧地重游”,她心中更有恍如隔世之感。

  罗知湘站在拱桥上,一脸若有所思。

  “这位是罗小姐吧?”

  罗知湘一惊,没料到还有别人会来,一个转头看着脸上挂着浅笑的齐初彤。她自然是认得她,毕竟她有对状元父兄,马氏还属意她嫁给自己的儿子。

  想到这个,她没来由的感到不悦,明明就是她该去嫁给要死不活的侯爷,为什罗知湘狐疑的看着她,“你愿意帮我?”

  “是。”她浅笑的看着她。“因为马氏想要我嫁给二公子,但我却一心想嫁给侯爷。”

  “你可知侯爷病入膏肓,随时可能撒手人寰,到那时,你一生没指望。”

  “纵使如此也是我的命。我此生嫁定平阳侯,”她的心从原本的不踏实,现在越说越肯定。“你呢?情愿选择二公子?”

  “是,我不愿嫁给一个将死之人。”

  “好,你既已做下决定,将来不论面临了什么情况,你我都两不相欠。”齐初彤看到远远走近的人,“等会儿,就照着我的话做。”

  罗知湘不知道齐初彤葫芦里卖什么药,但是一个将死之人,跟谢府斯文有礼的二公子,精明如她,当然选择后者。

  方念容心知肚明谢庆瑜对自己的好感,但她根本对他无意,只是碍于与侯府的姻亲关系,看在老夫人的分上,对谢庆瑜以礼相待,但却从未主动与之攀谈。

  但今日情况特殊,她特地收起了自己的霸道性子,巧笑倩兮的盯着谢庆瑜。

  “二表哥?”

  谢庆瑜听到方念容的柔声叫唤,脸上的表情难掩愉悦,“是的!公主。”

  这高高在上的公主表妹难得一次会主动找他谈话,无怪乎他心生雀跃。

  “今早陪老夫人用膳时,听说太明池旁的柳树随风摇曳,美不胜收,是否真是如此?”

  “是啊。”谢庆瑜立刻讨好的点头,“若是公主喜欢,二表哥陪你去太明池赏景。”

  “可是今日是老夫人设下的百花宴,前头正忙着,这岂不麻烦了二表哥?”

  “不麻烦。”谢庆瑜把握难得的机会与方念容相处。

  方念容一脸浅笑的带着两个随身婢女跟着谢庆瑜,一路上进退有据的与他交谈,才走向太明池,就看到了拱桥上的罗知湘与齐初彤。

  “奇怪,那两位是谁家的姑娘?”方念容佯装不知的问。

  谢庆瑜眉头一皱,难得与方念容赏花,可不想有人打扰。

  “我去瞧——”谢庆瑜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罗知湘从拱桥上掉了下去。

  “哎呀。”方念容大惊失色,“二表哥你还杵着做什么,快去救人。若是大表哥在,早就一个箭步——”

  谢庆瑜可不想失去这个在公主面前展现英雄本色的机会,连忙飞身过去,跃进太明池里,将快要灭顶的罗知湘给救起。

  一把将人给扶到岸边,罗知湘却紧闭双眼,昏迷不醒。

  “这可如何是好?”方念容装出惊慌的样子。

  谢庆瑜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用嘴封住了罗知湘的嘴,吹气进她嘴里。

  看到这一幕,齐初彤得意的与方念容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前头传来了脚步声,马氏正扶着谢元恽过来了,但已迟了一步,看到眼前的清况,一脸的铁青。

  “夫人。”方念容连忙上前,“二表哥真是神勇,竟然不顾自个儿的安危舍身救人。”

  马氏挤出一抹笑,气坏了肠子却也不好发作。就见罗知湘咳了一声,缓缓醒了过来。

  谢庆瑜见了,立刻讨好的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娘亲和方念容,“这位姑娘醒了。”

  “二表哥真是另人刮目相看。”方念容满心的赞美,“快点将人抱进屋子去,换件干净衣服,派人请大夫。”

  谢庆瑜被夸得得意,一把将罗知湘给抱起,并派人去请大夫。

  马氏见状脸上闪过一丝慌张,要出声赞同也不是,制止也不是,只能苦恼的看着人走远。

  “方才……”两人一走远,齐初彤故作羞怯的说:“二公子虽是救人为重,但公主也瞧见了,二公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个姑娘这样……若传出去,这姑娘将来怎么嫁人?”

  “对啊!”方念容这也露出后知后觉的惊讶神情,苦恼的咬着下唇,她目光直直的射向马氏,原想算计她大表哥,现在设计到了自己的儿子,她心里肯定气坏了,“事发突然,一时情急倒也忘了男女授受不亲之理,这可如何是好呢?”

  马氏咬了下牙,强作镇定的说道:“就如公主所言,男女确实授受不亲,但大家也见到了,庆瑜是出于一片善心出手相救,总不好眼睁睁的看人灭顶,所以应该就是件小事。”

  “关乎一个姑娘的清誉,怎能说是小事?”方念容的神情一正,一脸的不以为然,“在侯府发生这种事可不能传出去让人笑话,得想个办法才行。对了,”她灿烂一笑,“我有个两全其美之计。”

  “不知公主的两全其美之计指的是?”齐初彤自然的跟方念容一搭一唱。

  “很简单,”方念容掩不住得意笑意的看着齐初彤,“反正二表哥还未婚配,不如就把这姑娘许给二表哥!”

  “哎呀。”看到马氏一张脸铁青,齐初彤差点忍不住笑出来,忙不迭的垂下眼,掩饰自己的心情,“公主冰雪聪明,这办法果然两全其美,既保全了罗姑娘的清白,还让二公子娶得美娇娘。”

  这完全出乎了马氏意料之外,怎么会是自己的儿子救了罗知湘,这丫头家早就没了权势,怎么匹配她的儿子?她心中属意的可是齐初彤这个儿媳妇,偏偏这局面还让齐初彤给瞧见,公主又在一旁胡乱出主意,煽风点火,她的目光急急的移到齐初彤身上。

  方念容看穿马氏对齐初彤还不死心,于是板起了脸,“对了!齐小姐,你的规矩呢?还不快向夫人道声喜。表哥,这齐家小姐你该有听闻,家里可出了对了不起的状元父兄。”

  “是。”齐初彤立刻依言照做,“夫人,恭喜。”

  耳朵听着齐初彤的一句恭喜,可让马氏心里气坏了。

  就算是她气死了,齐初彤也没半点感觉,她得意的看了方念容一眼。

  方念容心中窃笑,连忙拉了下始终不发一言的谢元恽,“大表哥,你别不出声,你说我的法子好不好?”

  谢元恽一脸的木然,在他看来不过就是平常的嘴对嘴人工呼吸,但在他人眼中似乎是件很严重的事,他淡淡的瞄了眼低着头,看似温顺的齐初彤,看到这丫头跟公主交换的眼神,白痴都看得出这两个人之间有鬼,偏偏马氏却被耍得团团转。不过管谁要娶谁,谁要嫁谁,与他无关,他懒得插手,只说:“我头晕。”

  “表哥身子不舒服吗?”方念容虽然玩心重,却没忘了谢元恽的身子不好,连忙要人扶着,“太阳大,表哥身子不好就别出来。是哪个狗奴才大胆的让侯爷出房门,看本宫不狠狠的打他几个耳括子。”

  她的话说完,没人敢答腔。

  马氏的脸色更难看。

  方念容当然知道是马氏将人给拖出来,她就是存心要给马氏难看,“怎么没人说话?这平阳侯府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公主,”马氏压下火气,陪着笑脸说道:“是妾身看景色美,要元恽出来走走。”

  “原来是夫人。”方念容拉长着语调,嘴不屑的一撇,“若是夫人的话,想必是绝不可能有伤害表哥的心,是本宫嘴快了。只是这大太阳的,下次可别莽撞了。”

  当着众人的面被数落,马氏心中有些不快,但还是咬着牙,带着笑,“是妾身想得不周延。”

  “下次机灵点就好。”方念容说话也没在客气的,扶着谢元恽说道:“表哥,我陪你回房去。侯府要有喜事,等会儿我一定要去找老夫人说,我就快要有个二表嫂了。”

  “公主!”马氏心急,连忙叫住方念容,“这事妾身会处理。”

  “我知道夫人一定想要亲自跟老夫人说,”方念容转身对马氏笑得灿烂,“但既然是喜事,谁说不都一样。”

  怎么会一样?马氏气恼在心里。看这局面是别指望能打消公主的念头,她的目光看向齐初彤——她派人去查过,这齐家小姐从小被家里宠着,性子难免孩子气了点,但她个性单纯,没有心眼,如此一个有家世又好摆弄的丫头,自然是她挑儿媳妇的首选。

  “这阳光确实刺眼,”彷佛没看到马氏欲言又止的神情,齐初彤装模作样的伸手轻触了下额头,“就先告退了。”

  事情已经解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齐初彤连忙行了个礼,转身就走。因为一时心急,下桥时没注意到脚底下的青苔,脚一滑,整个人扑倒,小杏来不及拉,眼睁睁的看着她整个人撞上桥上的石柱,当场额头破了个口子,血流如注。

  原本要跟着谢元恽回房去的方念容吓了一跳,正要上前察看,一旁的谢元恽却快了她一步。

  奇怪!方念容傻了眼,她表哥的身子不是还没好吗?看这敏捷的身手,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早就恢复健康。

  这一撞把齐初彤撞得头晕目眩,突然一条帕子用力的压在她的伤口上,她痛得叫出声,下意识要拨开。

  “若不想死,就别动。”

  这懒懒的语调,令齐初彤忍不住停下动作,她睁开了眼,第一眼就见谢元恽发亮的双眸近在咫尺,一脸专注,注意力全放在她额头上的伤口。

  “还不快去请大夫。”谢元恽看着一旁全都呆若木鸡的一群人,这些人是怎么了?有人受了伤,血流如注,竟然没一个有反应。

  下人闻言回过神,连忙飞奔而去。

  谢元恽收回视线,这才注意到齐初彤呆愣愣的看傻了眼。

  虽然身子不好,但他有张来自生母的英俊五官,只要他愿意,清秀的面貌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他黑眸闪闪发亮,英气逼人的脸庞略带邪气,靠近她的脸,声音抚过她的耳际,“凭你这脑子都能骗倒人,这马氏看来也不是个机灵的。”

  齐初彤没料到他会突然接近,他身上一股淡淡的麝香味充斥鼻息,令她心跳莫名乱颤,她一时心慌意乱,无措的想要抽身,却扯到了伤口,痛得倒抽口气。

  “别动!”他一把抓住她,手压得更紧,“真是怪事,听说你有对状元父兄,想来应该是对了不起的人物,怎么你却笨得连路都走不好?”

  又是她的父兄,怎么没几句话就得要扯上他们,齐初彤有些不平的说:“别拿我跟他们比。”

  他看她孩子气的嘟起嘴,不由得笑出来,“我没拿你跟你的父兄比,因为——根本没得比,程度差太多。”

  “侯爷。”她压根没察觉自己的口气就像在家里跟父兄撒娇一般。

  谢元恽懒懒的扫了她一眼,将压在她伤口上的帕子微移开,血已经止住了,“不逗你了,你的伤口看来——”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阵猛咳。

  看他的脸色蓦然涨红又转白,齐初彤心一惊,伸手拍了拍他的背,“侯爷,你怎么了?”

  谢元恽开了她的手,想要站起身,却一阵头晕目眩。纵使有坚强的意念,终究敌不过这副虚弱的烂身体,他在心中咒骂了一声,双眼一闭,直挺挺的往前倒去。

  齐初彤感到片刻惊慌,随即整个人被昏过去的谢元恽死死的压在身下。

  原本在一旁看好戏的方念容,看到谢元恽昏了,忙不迭的回过了神,惊慌失措的喊道:“快来人。还不快把侯爷给扶起来,没看到侯爷晕了吗?”

  下人连忙上前将谢元恽给扶起。

  齐初彤焦急的看着谢元恽被人抬走,也顾不得自己的伤口,难掩关怀的问:“侯爷没事吧?”

  “他身子弱,该是在这大太阳底下晒得太久了,有太医侍候着,不会有事,倒是你——”方念容审视着看着她,伤口的血止住了,但是脸上的血迹看起来怪吓人的。“看样子似乎很痛,不知道是否会留下伤疤?”

  伤口确实痛着,齐初彤手边也没有镜子,不知道自己的伤到底多严重,眼角瞄到地上的帕子,她出神的弯腰捡起,这是谢元恽方才紧压在她额头上的,想到方才与他接近,他亦正亦邪的浅笑,心跳好似又要不听使唤,不知道他要不要紧?

  方念容一脸严肃,“一个好好的姑娘,若是在平阳侯府破相了,传出去平阳侯府有愧。”

  “公主言重了。”手捏着帕子,齐初彤喃喃自语。

  瞄了眼站在一旁始终不说话的马氏,再看齐初彤傻愣愣的样子,方念容心中翻着白眼,语气加重了几分,“你在侯府破相,侯府对齐府实在难以交代。”

  “不会的,回府之后我会——”

  方念容再也受不了的拉着齐初彤的手,要她专注的看着自己,“晚些时候,我会跟老夫人提提这事儿,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交代?!看着方念容闪闪发亮的眸子,齐初彤好似有些了解了,嘴角不自觉上扬,“好啊!交代,”她点着头,“有劳公主了。”

  “这是应该。”

  “公主,你是在说些什么?”马氏心急的问,心中对这公主没有一日不反感,但偏偏她是皇室的人,她就算有十颗脑袋也得罪不起。

  “夫人放心。”方念容得意扬扬的看了马氏一眼,“本宫也不想插手侯府的事,只是现在二表哥要娶亲,你肯定得要忙和好些时候。所以齐家小姐的事就交给我来办!相信本宫处理事情,绝对不会令侯府蒙羞,也不会令太傅府委屈。

  “夫人也别杵在这里,快去看看我大表哥。也不想想今日百花宴,大表哥这么一晕,二表哥这么一闹,传出去都是一场笑话了。更别提老夫人原不打算让大表哥出房门,但你偏让他出来,弄得人都晕了。若大表哥有个什么万一,只怕外头的人都说你不待见侯爷这个前人所出之子。这话若传开,对夫人的名声可没半点好处。”

  马氏闻言,脸色一阵青白,纵使心有不甘也只能先去看看谢元恽的情况。

  早看马氏不顺眼,这次可狠狠的修理了她,方念容心情大好的看着马氏走开。

  “快去处理你的伤,我可不想见你真破相。”

  “谢公主。”

  “别谢了,是你自己聪明。”对于两人第一次连手合作的成果大感满意,“想了个让罗知湘嫁给二公子的好办法。”

  说到这个,齐初彤也不禁得意了起来,今日她确实下了步好棋,她扭转了原本安排好的命运,她抚着额头,若真的破相了,她也不在乎,只要能嫁给谢元恽,一切都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