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侯爷你被看上了 第1章(2)

作者:子纹
  方念容静静的打量着齐初彤,方才故意撞她一下,想要借机谈话,这个被老夫人属意要嫁给表哥的女人,看来倒是温柔大度,不过那恬静的样子实在令人倒胃口,闷葫芦一个。不过也难怪,有个太傅父亲,刺史兄长,也不用指望她能多讨人喜欢。

  齐初彤原打算跟方念容多说几句话,但是眼角瞄到了今日的目标——罗知湘。

  看她出现,她的心情一阵激动,连忙说道:“公主,失陪一下。”

  她看着一旁恭敬的相府千金,她讲的都是她不感兴趣的八卦流言,正好可以趁机走人,“叶小姐,跟公主好好聊聊。”

  一急,她什么礼数全抛了,顾不得其它,撩起裙摆,急急的走了。

  方念容有些惊讶的看着齐初彤离去。来这里的官家小姐哪一个不渴望跟她套交情,怎么跟她说没几句话,这齐家小姐就走了,而且还……她看着她撩高裙摆,露出的小腿肚,不禁瞪大了眼。

  不是有对状元父兄吗?怎么是这副德性?

  “有意思。”方念容带着婢女,没来由的感到雀跃,耐不住好奇也从后头跟了上去。

  齐初彤脑子向来单纯,也使不出什么了不得的计谋,只是打算在百花宴上找机会跟罗知湘聊个几句,看有没有办法让她自己打消嫁进侯府的念头,却没料到看见罗知湘支开了自己的丫鬟,独自一人往府里后方一处僻静的小庭园走,她带着小杏接近,一个转弯就看到了马氏与罗知湘在交谈。

  她一惊,连忙拉着小杏躲进了一座假山后头,但却看到跟在身后的方念容。

  “公——”

  方念容立刻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探了探头,从小在平阳侯府里玩耍,这里她熟得就跟自己家似的。

  远远看过去,马氏跟罗知湘看来好像有什么争执,马氏向来会做人,怎么会跟一个跟自己没什么太大牵扯的官家小姐起冲突?方念容的手一挥,要婢女和下人在原地待着,就拉着齐初彤往假山的后头去。

  齐初彤一脸不解的跟着,这才知道原来假山后头别有洞天,两座假山的中间有个细缝,细得只允许一个纤细的人过去,多长些肉还可能卡在里头进退不得。

  方念容灵巧的一扭,就闪了过去,齐初彤也不迟疑,立刻跟了上去,偷偷摸摸的跟在公主身后走了几步。

  突然方念容停住脚,用眼神示意,手指头指了指上方。

  齐初彤抬头望去,意思是要爬上假山吗?看了下这高度,她的头皮有些发麻,但一想到谢元恽,为了他,她豁出去了,牙一咬,用力的点头。

  方念容眼底闪过一丝赞赏,开始手脚并用的往上爬。

  齐初彤看公主熟门熟路的样子,可见爬这座假山不是一、两次了,这个出身皇家的公主实在令人惊奇,不过她都能做得到,没道理她会不行。

  齐初彤心一横,没多久就跟着公主两个人偷偷摸摸的爬上山头,居高临下的听着下方马氏与罗知湘的交谈。

  “老实告诉你,这场百花宴,是老夫人为了要给侯爷挑房继妻办的,侯爷身子弱,老夫人舍不得他辛苦,所以不打算让他出来,我知道她心里是打算给他订下齐府的嫡小姐,但是她作梦,齐府的嫡小姐有对前途大好的状元父兄,要配也是配给我儿子才是。”

  齐初彤闻言,双眼因震惊而微睁。原来她才是被属意配给谢元恽的人,这个马氏打一开始就算计她。什么状元父子,以前提起自己的父亲和兄长她还觉得驴傲,现在只觉得生气,她父兄是了不起,但众人为何只见他们,全不把她当一回事。

  方念容则皱起了眉头。这马氏还真是大胆,竟然背地里对外祖母使拐子、用计谋。

  “总之等会儿我会叫人想个法子让侯爷离开房里到太明池去,到时你只要照着我的交代做就是了。”

  “可是夫人,”罗知湘的口气听出满是不愿,“我不谙水性。”

  “放心吧!”马氏的口气有着不耐,就怕两人被发现,“侯爷虽也不谙水性,但他若见府里的贵客失足坠湖,为了侯府声誉也不会见死不救。他向来就好面子,加上之前在朝堂上被杖责过后,他更不可能眼睁睁看外人在平阳侯府里出事,让外人有机会说嘴。他身边的能人不少,你不会有事,只是要记得,被救起时,就算没昏,你也得给我装成昏迷不醒。我自然有法子让侯爷与你有肌肤之亲,到时侯爷就只能娶你为妻。”

  罗知湘咬着下唇,她虽然家世落魄,但也不至于得要委屈嫁个快要死的人,纵使谢元恽是个侯爷又有个贵妃姨母,但是这一切也要他活着才有意义,若是哪天他双眼一闭,她又无所出,侯爷这个位置到时还不是轮到马氏的儿子谢庆瑜头上,到时马氏更可以名正言顺的揽着大权,而她罗知湘此生再没指望。

  只是纵使心有不甘又如何,马氏的母家有恩于罗家,这个人情她爹要她一定得还。

  “以罗府现在的局面,你能嫁给侯爷也是你的福气。”马氏冷冷瞧了她一眼,“开心点!到时你可以当侯爷夫人,我可是迫不及待想要与你成为一家人。”

  罗知湘压下心中的不快,低垂着头,轻点了点。

  “去吧!”马氏见她首肯,这才露出满意的神情,“那里便是通往敬诚阁的方向。”

  直到两人走远,方念容才忍不住心头的嘲弄,出声道:“原来马氏属意罗知湘给我大表哥当继妻。”

  罗家的势力早已不在,马氏想设局让谢元恽娶罗知湘,看来野心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

  “公主不喜欢罗家姑娘?”

  方念容淡淡的瞄了齐初彤一眼,这根本就不是喜欢与否的问题,虽说她看齐初彤这丫头不讨人厌,但人心隔肚皮,也不知可信不可信,所以索性说道:“不论喜欢与否,都与本宫没有关系。”

  齐初彤明白方念容心中对自己有防备,也不再多说什么。她探了探头,爬上来时不觉得,现在这么一看,这高度还挺吓人的,“公主,下去时你可得小心点,受了伤可不好了。”

  “你顾着你自己就成了。”

  “还是我先下去,若真跌了,至少还有我可以当垫背。”说完就开始往下移。

  方念容听到她的话,不由得轻挑了下眉,“要巴结本宫的人不少,你就不用白费心思了。”

  “我不是要巴结公主,”一直到双脚安全的回到地面上,齐初彤伸出手扶着方念容。“只是怕公主若在侯府受了伤,宫里会把事情怪在侯爷头上。”

  方念容的动作顿了一下,眼里闪过不快,“你这是话中有话吧?怕我伤了,我父皇又怪罪表哥吗?”

  谁不知道谢元恽会落下病根就是因为在一场与三皇子一较长短的狩猎上,明明就是三皇子自己学艺不精一时不察,坠马受了伤,昏迷不醒。皇上却不知是听了谁的谗言,说是谢元恽求胜心切,故意惊吓了三皇子的马匹,皇上大怒,在朝堂之上杖责了谢元恽,庆幸最后是二皇子从塞外赶回,劝阻了皇上,并等到昏迷的三皇子醒来,查明了是误会一场,才保住谢元恽一条命,只是谢元恽却因此而一病不起。

  对此方念容心中有气,但毕竟是自己的父皇,对于表哥受到的委屈,她也无能为力,现在听到齐初彤的话令她觉得心中又是一刺。

  “公主怎么想就是怎么了。”齐初彤也没有想隐瞒自己的心思。

  看出了她的不满,方念容生气,“那不过就是个误会。”

  “是啊!误会,”齐初彤也不客气的回嘴,“误会到人都躺在床上,连婚姻大事都要受人左右,你们就真没一点愧疚?”

  “你这死丫头,”方念容火了,“你说的话,可是要掉脑袋的。”

  “我知道公主为难,一个是父皇,一个是表哥,帮哪边都不对,但人不可能没有是非,若侯爷今日的遭遇是因你皇家而起,你就应该帮他。”

  “他是我表哥,我自然会帮他,至于你——”方念容直指着齐初彤的鼻子,话声一隐,突然觉得新鲜,“你这是在替我大表哥抱不平?”

  “没错。”齐初彤没有隐瞒的用力点头。

  “真是好笑了,你难道没听到刚才马氏说的吗?她可属意你嫁给谢庆瑜——侯府的二公子。”

  齐初彤眼神一转,不屑的将下巴一扬,“那又如何?我的婚姻大事可不是单凭她一个人说了算。”

  “确实如此没错,但是若你有点脑子的话,你该清楚要选谁。”方念容嘲弄的看她,以为她现在的理直气壮是因为没弄清眼前的情况,“马氏虽是继室,但在我表哥病了的期间,俨然就是侯府的当家主母。虽说我表哥是嫡子,也袭了爵位,但是我姨母已死,他身体又不好,至今没有子嗣,到时他的眼睛一闭,侯爷的位置就落到了二公子的头上,除非是傻子,不然也该知道要选哪个当夫君。”

  “我哥哥总说我是个又笨又傻的,所以我就算选了条傻子才选的路走也不怕给人笑话。公主是侯爷的亲表妹,难道方才听了马氏的话,就没打算要插手?”

  “我当然会插手,但与你无关。”方念容是打定主意直接去谢元恽的房里,挡下马氏将人给带走。

  大不了就是大吵一顿,弄得一场好好的百花宴不欢而散,然后回宫被自己的母妃禁足几天,横竖就是不让马氏的计谋得逞。

  “事情既然跟公主一起遇上,就不能说跟我无关。”

  “你到底想怎么样?”这算是爱管闲事吧?

  “我跟公主一样,打定主意要插手了。”

  她嘲弄的看着她,“你凭什么?凭你有对状元父兄,我就得像众人一样敬你几分吗?”

  “别再提我父兄了,他们是他们,我是我,”齐初彤翻着白眼,“真是倒霉才跟他们当一家人。”

  她惊讶的看着她,竟然说这种孩子气的话。不过跟自己挺像,自己有时气起来,也是口无遮拦的抱怨自己倒了八辈子霉才会投胎成为皇室中人。

  “公主,当我求你了,”齐初彤哀求的说:“请你帮帮我。”

  “帮你?!”她彻底被她搞胡涂了。明明是她表哥的事,怎么现在却变成她帮她了呢?!

  “对,帮我。帮我一劳永逸的断了马氏要罗家小姐嫁给侯爷的念头。”

  方念容狐疑的看着她,“你脑子没问题吧?怎么对此事比我还积极,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没目的,只是……”她的话声隐去,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若跟方念容把前因后果都讲明了,说她重新活了一次,认清了好人与坏人,所以决定伸张正义,不让好人受欺负,只怕她会把她当成疯子吧,只是若不明说,她又要用什么理由,让公主相信自己真的没有一丝恶意?突然她灵光一闪——

  “因为我要为了我的终身幸福努力,其实我心仪的是侯爷。”

  方念容有些惊讶的重复了一次,“你心仪我大表哥?”

  “是。”齐初彤肯定的点头,“正好老夫人心中也是盘算将我许配给侯爷,这真是老天有眼,成全我与侯爷。所以说什么都不能让马氏破坏,今日马氏与罗家小姐的事,公主一定要帮我,成全我一片真心。”

  方念容被她的话唬得一愣一愣的,她表哥生了重病死气沉沉的窝在床上,说句难听点的,还不知道能活多少时候,老夫人为此烦忧不已。原本打算趁着百花宴广邀名门时探探齐初彤,看是否能订下与齐家的亲事,给谢元恽冲个喜,但老夫人心知肚明,不会有人想要嫁给随时可能一命呜呼的孙子,到时一辈子没有指望,所以对这件婚事也是没多大的把握,但这齐初彤竟然一心下嫁?!

  宫里沉闷的日子过得久了,终于遇上件新鲜事。

  “你该知道,以你的身分,你可以嫁给更好的。”

  “我不要,我只要嫁给侯爷。”齐初彤的心意已决,虽然侯爷夫人这个位置听起来威风,但她实在没太大的兴致,只是重生前,是她误信小人而害侯爷枉死,就算命中注定他活不长久,她也要守在他的身边护着他,这是她欠他的。“今日我一定要断了马氏的念头,不论她想做什么我都不会让她如愿。她要罗家小姐嫁给侯爷,我就要罗家小姐嫁不成。”

  “说得这么大声,你到底有什么点子让这件事不成?”

  她愣住了。

  方念容翻着白眼,“果然,只是说话大声罢了。我现在去把马氏骂一顿,然后把我表哥拖住,不让他出敬诚阁算了。”

  “不行,这样会让老夫人颜面尽失的。”

  “难得你把老夫人的感受都考虑进去了。”

  “这是当然。”印象中陈氏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最后却……她摇摇头,打定主意不再想以前的事,她要扭转命运,就不能陷入过去的悲哀里。

  “不然呢?”方念容皱起眉头,“叫罗家小姐不要掉进太明池里?”

  “可是听她和马氏方才的话,就算我们挡着,她跳也会跳进去。”

  “是啊!”方念容忍不住跺脚,“说了半天,还不是没有办法。你不是有对状元父兄吗?脑子怎么一点都不灵光?”

  这真是从小跟到大的耻辱,齐初彤搔着头,突然眼睛一亮,“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真是太感动了,难得一次用了个有程度的成语。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方念容愣楞的重复了一次,“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齐初彤暗自微笑,拉过方念容,在她的耳际低语了几句。

  方念容惊讶的瞪大眼睛,然后开始摇头低笑,“这事能成吗?”

  “不知道!”齐初彤的脸上因淘气而发出光彩,“但马氏刚才说了,她迫不及待要罗知湘嫁进侯府跟她成为一家人,咱们这么做,也算如她的意。”

  方念容露出笑容,点了点她的额头,“你这丫头,你哥哥应该是个瞎了眼的状元,瞧这脑袋明明就挺灵光的。你去太明池等着!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谢公主相助。”

  “是我谢你才对。我也不乐见大表哥娶个跟马氏连成一气的女人为继妻,到时可能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方念容不经意的话语刺痛了齐初彤的心,笑容微隐。

  “怎么了?”方念容挑了挑眉,注意到她情绪的转变,“本宫只是开玩笑。”

  “我明白。”齐初彤垂下眼,明白方念容说的是玩笑话,但她绝对料想不到罗知湘若真进门,今日的玩笑话会成真。“公主,事不宜迟,你快去吧。”

  “好!我去去就来。”方念容带笑的看着齐初彤,带着自己的婢女,兴冲冲的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