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为卿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为卿狂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韶光荏苒,又到了春暖花开的时节,桃李杏花漫山绽放。

  一座小镇上,一辆奢华的马车停妥于茶馆前。一道挺拔的身影率先跃下马车,伸出长臂,将一名绝色女子抱下来,之后两人手牵着手,一同步入茶馆。

  伙计立即向前招呼,带领他们来到靠窗的座位。

  「两位要来点什么?」

  「娘子,你想吃什么?」苍威面带微笑,看着坐于身旁的段云罗。

  「一壶好茶,几道小菜。」她朝茶馆伙计一笑。

  一见到她绝美的笑容,伙计差点移不开目光,只是当他瞧见她身旁的那名男子正以带着杀意的冷冽青眸恶狠狠瞪着他,立即吓得差点晕厥,于是不敢再多看绝色佳人一眼,敢紧前去备妥他们要的茶水与菜肴,端上桌后旋即离去。

  段云罗笑看着苍威紧抿双唇、脸色铁青的模样,「怎么着,吃味呀?对方不过是名伙计啊。」

  「他亦是男人。」苍威以低沉的嗓音说着,神情仍旧不悦。

  这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自从成亲过后,他又带着她一同云游四方,但是无论他们前往何处,她美丽容颜总是让所有男人惊艳,一见着那些男人觊觎的眼神,他总是怒火攻心,愤怒不已。

  「但……」段云罗笑着将雪白的柔荑轻轻覆在他的手背上,「我是你的妻子,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人,这样还不足够?」

  闻言,苍威心底的怒火这才逐渐散去,神情亦变得柔和,深邃的青眸里有着始终如一的深情爱意。

  他为他俩各倒了杯茶,随后端起茶杯,慢慢啜饮。

  然而段云罗却只是凝视着他,并未端起茶杯就口,小手依旧放在他的手背上。

  见她正紧瞅着他瞧,苍威将手中的茶杯搁于桌上,笑着轻问:「怎么了,为什么直盯着我瞧?」

  「你还记得吗?以前你曾对我说过,你不愿云游四方?」

  苍威点点头,并没忘了当初对她说过的话。

  「那么,为何你与我成亲后,这些年来却带着我遨游各地?」段云罗不禁想知道原因。

  「因为我记得你曾说过,希望能云游四方,看遍天下美景。」他看着她,眼底满是宠溺。

  闻言,段云罗先是一愣,随即笑了开来。「是啊,我确实是说过这些话。」想不到他还记得,并为她实现了梦想。

  苍威缓缓将被她的小手轻覆着的手抽出,轻轻按放在她白皙的手背上。

  「只要有你在身边,各地皆是我的住处。」

  听见他这么说,段云罗不禁俏脸绯红,心里更是感动。

  以前总是希望他能主动向她表明心意,如今他则是随时随地对她情话绵绵,每一句皆让她听得脸红心跳。

  外表看似冷漠沉稳的他,其实内心是炽热的,并为她而痴狂。

  她忽然想起一事,「对了,我记得再往前约莫半天的路程便能抵达玉霞城,可否带我前去?我想祭拜爹娘。」

  苍威迟疑了会儿,之后才轻轻点头。

  「怎么了?」她又怎会看不出他心中的犹豫?

  「我只是担心陈敬业又会来纠缠闹事。」之前所发生的事他仍记忆犹新,没有一天忘记,更担忧着她的安危。

  「放心,有你在我身边,我相信他不敢再对我怎么样,再加上……」段云罗凝视着他深邃的青眸,眼底有着对他的无限爱恋。「咱们已是夫妻,任谁也不能将我们拆散。」

  「是,娘子说得是。」苍威微微一笑。

  确实,没有人能将他们拆散,而他更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这么做,她是他一人的,永远都是。

  饮完茶,吃过菜,苍威自衣襟内取出一只有着云菱纹的青色荷包,付过了银两,然后握着段云罗的柔荑离开茶馆,乘着马车,朝玉霞城驶去。

  马车里,段云罗偎在苍威怀中,伸出柔荑,轻轻探入他的衣襟,来回四处摸索。

  她那不规矩的小手立即被他一把握住,她轻抬起头,立即对上他那变得更为深邃的青眸。

  「你想做什么?」他嗓音低哑,眼底有着爱欲。

  立即明白他会错了意,段云罗红着脸,小声地道:「我可还没那么不知羞,大白天的在马车上勾引你。」

  「那么你的手又在摸什么?」他挑眉笑问。

  「我只是想看一下之前我送给你的那只荷包罢了。」

  「那你可以同我说一声,用不着直接动手。」苍威笑着自怀中取出荷包,递向前交给她。

  接过荷包,段云罗以指尖轻抚着那看来有些破旧的荷包,偎在他怀里,轻轻说道:「改日我再帮你缝一个新的荷包,好吗?」

  「都好,一切依你。」苍威俯下身,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

  马车缓缓往前行,黄昏时分,终于抵达久违的玉霞城。

  段云罗掀起马车布帘往外看去,熟悉的街道令她感到怀念。

  最后,马车停妥于段宅大门前,苍威率先跃下马车,伸出长臂抱着段云罗下来。

  看着眼前紧锁着的大门,段云罗取出一直放在身上的钥匙,将门打开。

  两人一同进入宅第,逐一将屋里紧掩着的门窗打开,好让空气流通,再将桌椅以及家具上的灰尘拭净。

  「整理得差不多了,咱们一起去饭馆用晚膳吧。」苍威柔声道。

  「嗯。」

  段云罗微微一笑,伸出柔荑轻放在他掌中,任由他握着,两人一同离开宅第,前往饭馆。

  当他们来到人声鼎沸的饭馆,老板刘三一眼就认出了段云罗。

  「哎呀,段姑娘,真是许久不见了!」

  「是啊,刘老板,许久不见了。」

  「这位是……」刘三看着她身旁的挺拔男子,满脸好奇。

  「在下苍威,是云罗的夫婿。」

  刘三先是一愣,看着他俩十指紧扣的模样,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但……你之前不是……」

  是他记错了吗?印象中段云罗明明是与陈敬业有婚约啊!可是,这名高大剽悍的青眸男子竟成了她的夫婿?

  「刘老板,您究竟要我们在这儿站到什么时候?」段云罗笑着说,化解尴尬。

  「啊,是是是,瞧我真是老胡涂了,来,快请这边坐。」刘三亲自带领他们来到一旁较隐密的座位。

  苍威与段云罗坐下后,刘三未等他们开口,便立即请大厨做几道店里的招牌好菜,并亲自端上桌。

  「今儿个由我做东,你们若还要吃些什么尽管开口。」刘三用力拍着胸脯,脸上满是笑。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段云罗连忙摇头,「该付的银子就得付,要不就好像欠了你一顿饭钱,咱们可会过意不去的。」

  苍威亦接着道:「刘老板,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嗳,你们既然在这儿用膳,就得听我的。」刘三一副这顿饭他请定了的模样,任谁都不许拒绝。

  段云罗看了苍威一眼。

  苍威这才点头,「那么就多谢刘老板的美意了。」

  「千万别和我客气啊!尽管吃,要是吃不够,再开口吩咐一声,反正我这儿多的是菜。」

  「嗯,多谢刘老板。」段云罗忽然想起一事,「对了,我离开的这段期间,玉霞城里可有什么改变?」

  「这个你问我就对了。」刘三在他们面前坐了下来,「这些日子,城里的改变可大了,像那个官老爷不晓得怎么了,竟得了急病去世,人们全都拍手叫好,因为他除了什么事都管不好之外,还是个见钱眼开的贪官,凡是给他银两的人们皆无罪,百姓们都气得咬牙切齿,所以他死后不少人拍手叫好,之后,朝廷派了另一位官老爷,颇受好评,让人信赖,如今大伙儿都过得满平顺的。」

  「那么……陈敬业呢?他现在如何?」段云罗就怕他又会出现,前来找他们麻烦。

  「他啊!」刘三叹了口气,「他之前镇日花天酒地,天天上赌场,将他爹死后留下的积蓄全部花光,连宅第也卖了人,最后穷困潦倒,无人理会,某日他又喝醉了酒,不慎跌倒,就这么摔死了,而他死后没人替他收尸,尸骸都发臭了,最后人们受不了恶臭,只得拿出一些银两,差人将他抬去葬了。」

  段云罗与苍威闻言先是一愣,看着彼此,默然无语。

  「哎呀,瞧我真是的,一直和你们说话,让你们没法子好好用膳,待会儿若还想吃些什么,再同我说一声啊!」语毕,刘三便起身离开。

  段云罗低垂着头,幽幽地说:「我总觉得……自己似乎对不起陈伯父。」

  「怎么,你想嫁给陈敬业?」苍威拧紧剑眉。

  「当然不是。」她抬起头凝视着苍威,「陈伯父从以前就待我极好,视我如己出,但是……感情这种事是强求不来的。」

  缘分乃是天注定,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再如何强求也无用。

  而她深信,她能与苍威相遇、相恋,最后结为夫妻,是上天安排好的姻缘。

  「我衷心感激上苍能让我遇见你。」段云罗望着他深邃的青眸,轻轻说着,眼底有着对他的深情爱恋。

  凝视着她,苍威伸出厚实大手轻轻覆在她的雪白小手上,眼底有着对她始终不变的情意。

  「我亦是如此。」感激上苍让他遇见了她,爱上了她。

  闻言,段云罗立即朝他绽出一抹艳丽绝伦的笑,整颗心更是甜蜜万分。

  「对了,我们什么时候要回去?」她柔声轻问,心底已有了个决定,而她相信,他亦会满意她这个决定。

  「你是指莲华城的住处?」苍威挑起眉。

  「当然了。」她笑眯了眼。

  「怎么急着回去?」

  段云罗朝他招招手,请他稍为弯下身,好让她能在他耳边诉说旁人听不见的悄悄话。

  虽然不知道她打算对他说什么,但是苍威仍照她的要求,缓缓弯下身,让她能在他耳畔低语。

  「相公,咱们生个娃娃可好?」她真的好想拥有一个他的孩子。

  一愣,苍威笑了,「好,一切都依娘子。」不管她想要几个娃娃,他都会尽力配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